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十二章警花白燕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警花白燕妮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俊揚氣勢洶洶的推開孫長貴肥胖的身軀,走到姚澤面前,一雙牛眼瞪的圓溜溜的看著姚澤,將他上下打量一番后,沉聲問道:「姚澤兄弟,沒人動你吧,誰要是動了你,老子今天就扒了他的皮。」李俊陽說完,扭頭掃視了孫長貴以及他兩名手下一眼,那兇悍的眼神看的三人臉s一變,趕緊驚恐的低下了頭,身子顫顫巍巍不知該如何是好,而那兩名小jng員雖然害怕卻也是暗自舒了口氣,辛虧剛才沒有動手扣押這個姚鎮長,否則今天之後就可以拖掉制服滾蛋了。

至於孫長貴他這個始作俑者,在聽到李俊陽勃然大怒的厲聲話語后,更是嚇的臉s發青,一張醜陋的老臉扭曲到一起,他不停的擦拭著額頭的冷汗,嘴唇有些打顫想要解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看來今天是難逃一劫啊,孫長貴暗自嘆息一聲,心裡開始有些責怪起他大伯來,假如不是他大伯讓他抓這個阮成偉,就不會招來這個年輕的鎮長,而沒得罪這個年輕的鎮長,自然也不會得罪自己的頂頭上司,這苦,孫長貴憋在心裡卻沒法說出來。

李俊陽目光掃過三人後,看到俏生生的站在姚澤旁邊的女jng,臉s緩和了一些,說道:「燕妮也在呢。」

「恩,我也是剛剛過來,見門口有人爭執就出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叫燕妮的女jng微微頷首,朝著李俊陽露出一絲笑容,然後輕聲回答。

李俊陽點了點頭沒說什麼,將目光轉回到姚澤身上,一臉正s的問道:「姚澤兄弟,是不是他們三個王八蛋剛才找你麻煩啊?」

李俊陽在詢問姚澤的同時將手指指向孫長貴,孫長貴見了,頓時嚇的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全身已經冷汗淋淋,身子彷彿虛脫了一般,雙腿不停的哆嗉起來,平時他也就是在普通jng員那裡耍耍威風、裝裝樣子,但是真正在兩個所長面前他連個屁都不算,假如他讓所長不高興了,所長給他小鞋穿,將他提出jng局不是輕鬆松的事情。om

「李局,我……哎,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小姚鎮長,我該打、該打」孫長貴見事情無法挽回,便決定在姚澤說出他的惡行之前,他主動認錯,可能還能得到一些同情分,於是他咬著牙,狠狠的朝著自己臉上摔巴掌,那用力的程度彷彿打的不是自己的臉,沒幾下他那本來就有些醜陋的臉被扇的腫的像饅頭一般。

姚澤沒有絲毫同情孫長貴的意思,如果只是犯了一些小錯誤,姚澤到不至於去跟他計較什麼,但是對於這種仗勢欺壓百姓、行事心狠手辣的敗類,姚澤更本不會有一絲心軟,姚澤知道萬一他這次心軟的放過孫長貴,那麼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老百姓要遭到他的迫害。

見李俊陽投來詢問怎麼處理孫長貴的眼神,姚澤一臉嚴肅的看著李俊陽,沉聲說道:「李局長,像這種敗類留在縣局就是個毒瘤,以後說不定會禍害多少無辜的百姓,至於怎麼處理李局長自己看這辦吧,畢竟這是你們局內部的事情,我不好干預到其中。」

「哼,不好干預還說出這種話來,你這意思明顯不就是要李局長將孫長貴趕出jng局嘛,至於拐彎抹角的說那些沒有的嘛,虛偽1

白燕妮開始聽李俊陽說眼前這個小夥子是鎮長時,還驚訝不已的打量了姚澤一番,見姚澤二十齣頭就能擔任一鎮之長,一定是有些過人的才幹,內心不禁有些佩服起姚澤,但是剛才見姚澤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白燕妮又來了氣,雖然平時她也看不慣孫長貴的作風,但是即使是和姚澤有些矛盾,也不至於被開除出jng局這麼嚴重吧。om~

白燕妮認定了姚澤是個小心眼且喜歡公報私仇的男人,於是一臉不屑的諷刺著姚澤。

李俊陽聽了白燕妮諷刺姚澤的話,臉s就沉了下來,「燕妮,可不要胡說,姚鎮長這麼說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得,沒事的話,你先去忙你的吧。」

白燕妮心裡雖然不服氣,但是對於李俊陽的話又不得不聽,在李俊陽面前她不好發作,只見她寒著俏麗的臉龐,狠狠的剜了姚澤一眼,然後重重的哼了一聲,踏著高跟鞋氣洶洶的走了進去。

身邊的柳嫣見局勢已定,也就安心下來,於是一臉笑意的看著姚澤打趣說道:「小澤啊,得罪美女可不是什麼好事哦。」

姚澤無奈的看著白燕妮苗條的背影,臉上露出無奈之s,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柳嫣嫂子,我怎麼就得罪她了?似乎我都不認識她吧?怎麼談的上得罪。」

李俊揚搖了搖頭,勸慰的說道:「姚澤兄弟,不必理會她,她父親是咱們局的局長,平時太過寵她,才促使她變成這副xng格,有些桀驁不馴了,不過心還是很善良的。」

姚澤理解的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扭頭將目光看向孫長貴。

李俊陽會意姚澤的意思,於是板著臉,沉聲對著一臉死氣沉沉的孫長貴說道:「姓孫的,你現在被停止了,回家反省去吧,在家等局裡給你的處分通知。」

孫長貴見李俊陽真停了他的職,哭喪著臉,低三下四的求饒道:「李局,我知道錯了,你就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給姚鎮長賠禮道歉,一直到他滿意為止,行吧?」

對於李長貴的話,李俊陽全然不予理會,轉身對著姚澤說道:「走,咱們進去吧。只要將正常程序走一遍阮成偉就可以出來了。」說完他又看向兩名小jng員,沉聲說道,「如果等會他還不走,在這裡搗亂的話,你們兩直接把他趕出局去,聽見沒。」

「是、是。」兩名jng員見李俊陽沒打算處理他們,於是兩人皆在心裡偷偷吁了口氣,聽到李俊陽的吩咐,他倆趕緊點頭稱是。

孫長貴見李俊陽鐵了心要趕自己出jng局,於是也就不再多待,只是轉身走時看向姚澤和李俊陽的眼神變的惡毒起來。

……

在李俊陽的帶領下,姚澤和柳嫣在關押室見到了阮成偉,見阮成偉臉上有些臃腫,柳嫣瞪大眼睛吃驚的問道:「呀,成偉啊,你這臉怎麼搞的,到底是誰這麼心狠手辣把你打成這樣」說著話柳嫣就將手伸向阮成偉被打腫的臉上,想看看嚴不嚴重,卻不想阮成偉齜牙利嘴的喊疼。

姚澤見阮成偉被打成這幅模樣,也是氣憤不已,沉聲說道:「這是誰幹的啊,怎麼把人打成這樣。」

阮成偉輕輕捂著吃痛的臉,又不敢張大嘴巴,只能低聲嗚咽道:「是一個帶隊的胖子,他見到我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扇了我好幾巴掌,這次出去了我非告他亂用私刑不可。」

「又是這該死的王八蛋。」李俊陽低聲咒罵了一句,然後對著阮成偉抱歉的說道:「兄弟,局裡出了這種敗類是我的錯,讓你受苦了,不過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孫胖子,他被開除是遲早的事情。」

阮成偉和李俊陽也算是老熟人,雖然有些怨氣但也不便再說什麼,於是開口道:「姚鎮長、李局為了我的事讓你們費心了,真是不好意思,等會出去了,我到縣裡的香滿樓擺一桌,算是答謝你們。」

「阮哥,別這麼客氣,都是自己人嘛。」姚澤笑著開口道。

李俊陽xng格大大咧咧,又喜歡喝酒,見阮成偉這麼說,就笑眯眯道:「那感情好,既然阮兄弟一番心意,那咱哥幾個今天可得好好喝幾杯。」說完他又接著說道:「這香滿樓的生意可是相當火爆的,得提前去定位置,要不然等會連坐的地方都沒有,要不這樣吧,姚澤兄弟,你和柳嫣妹子先去定位置,我陪成偉兄弟把正常程序走完了就過來。」

「恩,也好。」姚澤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柳嫣說道:「那嫂子咱們先過去吧。」

本周還有很多jng華呢,需要的朋友到書評區留下腳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