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十三章爭執【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爭執【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和柳嫣離開縣局時天s已經擦黑,大街小巷霓虹初上。om

姚澤開車帶著柳嫣先到了香滿樓,此時香滿樓的樓下已經停滿了車子,附近的街道上也都三三兩兩的停著一些,姚澤看這情形,無奈的開著車子在附近轉悠了半天也沒找到位置停靠。

這時,坐在副駕駛座子上的柳嫣突然指著一個偏僻的位置說道:「小澤,快看,那裡有個位置呢。」

姚澤朝著柳嫣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輛車子剛剛開走,姚澤就笑著打趣道:「嫂子反應夠靈敏的,而且眼神大還真是有好處,看的範圍都比我們這些小眼睛的人看的廣。」

柳嫣揚著俏麗的臉龐,得意的說道:「那當然咯,也不看看我是幹嘛的,檔案室里那麼多的檔案,腦袋不靈光,眼神不好使,每天找檔案不得找死埃」,姚澤聽了就哈哈笑著將車子開了過去,剛打方向盤準備停進去時,笑臉一下在僵硬了下來。

只見一輛白s雪鐵龍呼嘯而來繞到姚澤車子前面,硬生生的將他的車子卡進了最後一個車位,然後安安穩穩的停了下來。

姚澤被這情形看傻了眼,醒過神后,頓時心裡大為窩火,還有這麼搶車位的,太沒素質了吧,姚澤憤怒的狂按了幾下喇叭,將車子熄火,對柳嫣說道:「嫂子,你坐車裡面等著,我去看看誰這麼沒素質,跟個土匪似的。」說完他將車門打開,一臉惱火的走了出去。

柳嫣怕姚澤惹事,就趕忙將車窗搖了下去,探出腦袋喊道:「小澤,有什麼好好說,別衝動埃」

「嗯。」姚澤對著柳嫣擺了擺手,示意了一聲,就朝著白s雪鐵龍走去。

「喂,喂,你出來。」姚澤伸手敲了幾下對方的玻璃窗,一副不得善罷甘休的架勢。

「有病啊,敲什麼敲,這車窗敲壞了你給賠埃」只聽見一聲嬌喝穿進姚澤耳朵,接著一名身材苗條的女子氣勢洶洶的將車門打開,怒目瞪著用力敲自己車窗的男人。

兩人看清彼此的相貌,皆是一愣。

「是你?」女子率先反應過來,嬌俏的臉龐上多了幾分異樣的味道來。

姚澤撓了撓頭,苦笑著點了點頭,說道:「白jng官,咱們還真是有緣,這才幾個小時就碰了兩次面。」說完,姚澤開始打量起這個美女jng官來。

此時,她已經將威風凜凜的jng服給換了下來,上身穿著一件修身版蕾絲拼接的牛仔小外套,裡面一件白s小衫將她圓潤挺拔的胸部突顯而出,胸房不是特別雄偉但胸.型卻很美,腰身纖細不足一握,下身穿了件緊身牛仔褲,將修長的美腿以及向外凸起的挺翹美.臀,緊緊的包裹住,想都想得到,那翹臀如果用食指戳一下,該有多大的彈xng。

白燕妮此時的打扮看上去既充滿青活力又落得美麗大方。

姚澤打量白燕妮的眼神比較隱晦,所以並沒有讓白燕妮發覺什麼。

聽了姚澤的話,白燕妮撇了撇嘴,將身上穿的粉紅s牛仔外套整理了一下,說道:「我可不敢和你姚鎮長有緣,若是哪天一不小心將您給冒犯了,你還不得給我小鞋穿埃」

姚澤知道白燕妮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耿耿於懷,便笑著解釋道:「白jng官,你可能是有些誤會了,我並沒有……」

「打住,打祝」白燕妮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皺著柳眉說道:「姚鎮長你用的著和我解釋什麼嗎?你是淮安鎮的鎮長,而我是湯山縣的小jng員,咱們兩個沒有交集的人說這些沒用的幹嘛,不管你今天是出於什麼原因都和我沒關係,請讓開,我要過去。」

姚澤沒見過這麼沒禮貌的女人,頓時臉s就垮了下來,「先別慌走,我還有事情沒說完。」

白燕妮剛邁開步子準備離開,聽姚澤這麼一說,她身子頓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姚澤問道:「什麼事?」

姚澤木拉著臉,指了指白燕妮的車子,說道:「這個車位是我的,你有沒有先來後到的意識?」

白燕妮今天本來是和家人一起到香滿樓來聚餐,下班后就急急忙忙的朝這邊趕,可是來了之後才發現這邊的車位全都停的滿滿當當,無奈,她將車子開到酒店後面,恰巧看到一輛車子開了出去,於是她利用自己高超的車技快速佔領了這個車位,將後面那個慢吞吞的車子給卡在了外面。om~

此時聽姚澤這麼一說,她倒是記起的確是自己搶了他的車位。

但是,白燕妮這種嫉惡如仇的大女人,本來就對姚澤沒什麼好感,又怎麼可能將車位給讓出來,於是她挑釁的笑了笑,一臉得意道:「什麼叫這車位是你的,你是將這車位買了呢,還是說這車位上有你的名字?再說你自己技不如人,被別人佔了位置也是活該。」

姚澤氣結,「你……白jng官,你怎麼胡攪蠻纏呢,明明就是我先找到的車位,你就這給搶佔了是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我趕時間,沒空和你扯東扯西的,想要這車位,沒門。」白燕妮瞥了姚澤一眼,不由分說的就朝外走。

姚澤悲嘆一聲,流年不利,遇人不淑埃

白燕妮一個女人,姚澤又不好意思一直和他糾纏,頓時心裡鬱悶不已。

「燕妮你快點啊,大家都等著你呢,剛才我在樓上就看你進來停車子了,怎麼磨蹭到現在呢。」這時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急急忙忙走到白燕妮身邊,有些焦急的說道。

白燕妮用蔥鬱的手指輕拂了下胸前的髮絲,瞥了一眼姚澤,對自己丈夫說道:「遇到一個麻煩的人,耽擱了點時間,咱上去吧,別讓老人家等急了。」

中年男人聽了自己妻子的話,這才注意到旁邊還站著個年輕小夥子,他看了姚澤一眼,心裡有些納悶,這人是誰啊?怎麼感覺有些面熟呢?

「咦?」男人突然想起什麼,丟下妻子馬上熱情的上前和姚澤打招呼道:「你是咱們淮安鎮的姚鎮長吧,剛才還在犯嘀咕呢,咋看姚老弟你這麼熟悉。」

姚澤見此人熱情的和自己握手,姚澤就有些疑惑的問道:「不知你是?……」

「噢,我是縣委辦公室主任,我姓陳,姚鎮長可能對我沒什麼影響了,但是我可是記得老弟你啊,上次你來縣委時我恰好給縣長送文件,咱們有過一面之緣呢。」陳祥瑞笑著解釋道。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陳主任,幸會幸會。」說完客氣的和陳祥瑞握了下手。

「姚鎮長是來吃飯的吧?」陳鍾瑞拿出煙盒遞給姚澤一支煙,然後問道。

姚澤笑著接過煙,看了站在不遠處的白燕妮一眼,說道:「是啊,和幾個朋友過來吃飯,剛剛在這附近轉悠了半天沒找到一個車位。」

陳祥瑞理解的點了點頭,說道:「姚鎮長可能還不知道,這裡每天只要超過了七點根本就別想在找到停車的位置,聲音太好了,沒辦法埃」說著話,他笑眯眯的朝著自己妻子擺手說道:「燕妮快過來見過姚鎮長。」

白燕妮美眸輕倪了自己丈夫一眼,不悅的說道:「見什麼見,還吃不吃飯呢。」

陳祥瑞一窘,尷尬的對著姚澤笑了笑,說道:「我愛人就這麼個鬼脾氣,姚鎮長你別見過。」說完,他就過去拉著白燕妮的手,在他耳邊低聲說道:「燕妮,那位可是淮安鎮的姚鎮長,你給我點面子,上去和人家打聲招呼,在外人面前這麼落我的面子,要我以後怎麼和別人相處埃」

白燕妮掙脫開丈夫的手,嘟囔道:「這個人我認識,剛才就是因為和他鬧了點矛盾,才耽擱了點時間呢。」

「哦?你和姚鎮長鬧什麼矛盾了?」陳祥瑞疑惑的看著自己妻子,問道。

白燕妮偷偷看了自己丈夫一眼,有些理虧的低聲說道:「就是,就是剛才搶了他一個車位,然後和他起了點小爭執。」

「胡鬧1陳祥瑞皺著眉頭將白燕妮拉到姚澤身邊,說道:「快跟姚鎮長道歉,燕妮你也太胡鬧了吧。」

白燕妮哼了一聲,倔強的將俏臉移開,不理陳祥瑞。

「算了,我在找個地方停車就是了。」姚澤見白燕妮一副自己沒有錯還那麼強橫的模樣,心裡就有些氣憤,朝著陳祥瑞說了一聲后,不理陳祥瑞在後面叫喊,向自己車子走去。

「小澤,怎麼樣啦?」見姚澤上車后臉上不太好看,柳嫣眨巴著美眸疑惑的問道。

姚澤點了跟煙,吸了一口,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遇到一個不講理的女人,咱在去別的地方停吧。」說完,姚澤將車子朝著花滿樓前面開去。

……

和白燕妮走進香滿樓的大廳,陳祥瑞想起剛才姚澤氣憤的模樣,就有些抱怨的對白燕妮說道:「燕妮啊,你又不是小孩子,怎麼還這麼任xng呢,好端端的非要把姚澤給得罪了你才開心埃」

「得罪就得罪了,不就一個鎮長嘛,看吧你嚇的,祥瑞你在機關里混了這麼多年,怎麼越混膽子越小了?1白燕妮嫵媚的白了自己丈夫一眼,一臉淡然的說道。

「婦人之見,你不在官場根本不知道裡面的形勢,你只是看到了表面現象而已,你以為他就是一個副鎮長那麼簡單,你可知道當初他到淮安鎮任職時,是誰送他過去的嘛?」

白燕妮疑惑的看向丈夫,不解的說道:「誰啊?」

陳祥瑞臉s有些難看的說道:「縣長何惲1

「啊?怎麼可能?這不合規矩吧?」白燕妮驚訝的捂著小嘴,一臉誇張的說道。

「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能讓堂堂一個縣長甘願放下身段去送一個副鎮長任職,那麼這個二十齣頭的小鎮長背後的勢力該有多大!!1說完,陳祥瑞無奈的看了妻子一眼,微微嘆了口氣,推開包廂的門走了進去,留下白燕妮站在包廂外面皺著柳眉想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