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十五章女廁所再次相遇【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女廁所再次相遇【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在李美蓮的帶領下,姚澤等四人來到了三樓名叫『望月樓』的包廂,這香滿樓的包廂還真有些名堂,姚澤這一路走來,發現每個包間都取了一個古樸、雅觀的名字,而且包括它的內部裝修都是古s古香。om~

進入包廂,四人坐穩后,李美蓮給四人分別添上茶水,喊來了點菜員,然後吩咐點菜員要招呼好幾位客人後,她笑眯眯的和姚澤單獨打了個招呼,又和眾人告辭一聲,就笑容可掬的輕輕帶上房門,退了出去。

李美蓮婀娜多姿的走出去后,阮成偉右手低著下巴,一臉讚賞的說道:「這個女人有點本事啊,交際能力很強。」

李俊陽同意的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她如果交際能力不行,也不可能當上這香滿樓大堂的經理,不過這女人也算是命苦,幾年前她老公去外地出差,被一輛貨車給撞死了。那個肇事司機逃走後,到現在還沒被抓到,人死了,沒賠到一分錢不說,還要自己出錢安葬,你說是不是紅顏命苦。」

「還有這等事啊?」阮成偉驚訝了一下,剛準備將嘴裡的煙給點上,卻突然被柳嫣給奪了去,「人家怎麼樣管你什麼事?你是心疼她還是怎麼滴?」柳嫣板著小臉,一臉的不高興。

阮成偉見狀,就訕訕的笑了笑,「哪有啊,這不是閑聊嗎,看你說的,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你是什麼人,自己心裡清楚。」柳嫣將煙氣狠狠的扔給阮成偉,然後賭氣的將臉扭向一旁不再理他,拿著遙控器開始調頻道。

阮成偉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見點菜的服務員還拿著本子站在一旁,就趕緊岔開話題道,「姚澤還有李大哥你們快點菜,喜歡吃什麼隨便點,今天我和柳嫣請你們,算是感謝你們的幫忙。」

聽了阮成偉的話,李俊陽故作不悅的說道,「咱們幾個說什麼感謝不感謝的,太見外了,以前在鎮上共事吧,咱們雖然認識但沒什麼交際,不過現在不同,我和姚澤兄弟那是共患難過來的,他的朋友也就是我老李的朋友,以後我能幫上什麼忙的儘管開口就是,至於感謝之類的話,以後就甭提了,否則我可生氣了。om」,說完,他笑眯眯的順手將菜單遞給姚澤,說道:「姚澤兄弟,你來點吧,我對菜沒什麼講究,只要有酒就行了。」

姚澤就笑著點頭接過菜單,見柳嫣坐在一旁還撅著小嘴,使勁的按著遙控器生悶氣,就朝柳嫣喊道:「嫂子,別光坐那裡看電視啊,過來看看你喜歡吃什麼菜,我給你點。」

柳嫣扭頭看了姚澤一眼,就說道:「還是小澤對嫂子好,知道心疼嫂子。」說完她狠狠的瞪了阮成偉一眼,俏生生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姚澤旁邊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後臉s緩和下來,對姚澤說道:「小澤,吃什麼都行的,我不挑食,你自己看著點就是了,給我點幾個不太油膩的菜就行,嫂子這段時間在減肥呢。」

姚澤邊翻菜單,邊笑著調侃道:「嫂子,你身材已經夠好了,還需要減肥啊,再減可就不好看了。」

柳嫣把玩著自己蔥鬱的手指頭,聽了姚澤的話,就幽幽嘆了口氣,輕倪了阮成偉一眼,說道:「你可不知道,女人啊,稍微不注意肉就長出來了,就我現在這個樣子,你成偉哥已經開始嫌棄了,若是真在胖一點,他還不一腳踹了我埃」

李俊陽聽了,笑著打趣道:「柳嫣妹子,不能吧,就你這仙女的模樣,成偉會嫌棄你,別說笑了。不過他若是敢嫌棄你,你跟老哥說,老哥第一個繞不了他。」

阮成偉苦著臉說道:「老婆,我什麼時候嫌棄你了,可別亂說啊,我疼愛你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嫌棄你。」

「切1柳嫣撇了撇嘴,對於阮成偉的話嗤之於鼻,她當然知道阮成偉對她是真心的,但是隨著結婚時間變長,柳嫣覺得阮成偉越發的沒有了當年追她的激情,對自己也沒有以前那麼關心,對任何事情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這讓她心裡開始隱隱有些不安起來。om

酒菜上齊后,阮成偉站起來給姚澤、李俊陽和自己分別斟滿酒,又給柳嫣倒了一杯果汁,然後笑著坐下說道:「今天能這麼順利的出來真是要感謝姚澤兄弟和李大哥,這杯酒我敬你們二位,你們隨意即可,我全乾了。」說完,阮成偉一口將滿杯白酒給倒進嘴裡,辣的他直齜牙利嘴。

柳嫣見阮成偉一臉難受的模樣,就皺著秀眉說道:「這麼多酒,一口氣喝了多傷胃啊,你們還是喝慢點吧。」

姚澤酒量最小,就同意的點點頭,說道:「是啊,嫂子說的對,這白酒一口氣喝太多很傷身子的,不過阮大哥既然都喝完了,我也不能就抿一口,要不這樣吧,李大哥,我們這杯酒就陪成偉大哥幹了,然後咱們邊吃邊聊,喝慢一點。」

李俊陽屬於無酒不歡的人,見姚澤這麼說,就點了點頭,說道:「好埃那咱也把這杯酒幹了,不過得說好了,今天這酒咱們都得喝一樣多才行。」

阮成偉夾了口菜放進嘴中,將酒氣壓了下去,然後笑著點頭說道:「這個是自然,今天就算是舍了這條命也要將二位陪好咯。」

姚澤將自己杯里的酒一口給喝掉后,就感覺胃裡一陣翻滾,酒氣直衝嗓子眼,他見情況不妙,趕緊夾了一大口青菜放進最里,嚼了幾下,然後腦袋有些發懵的說道:「這可不行,我這三兩酒的水平怎麼和你們比,咱們還是各自喝好就行了。」

「是啊,小澤年紀還小,你們就彆強迫他喝太多,點到即可。」柳嫣坐在姚澤旁邊,見姚澤剛才的反應,知道他今天喝酒的狀態不是不好,於是就出口幫姚澤解圍。

這裡沒有外人,李俊陽自然也不會為難姚澤,於是就笑著點頭同意。

四人圍在一起邊吃邊閑聊,說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阮成偉就有些鬱悶的抱怨道:「李大哥,你們最近在嚴查聚眾賭博嘛?我這段時間就玩這麼一次,怎麼就這麼災的被你們的人給逮到了1

李俊陽和姚澤輕輕碰了下酒杯,然後小抿了口白酒,皺著眉頭說道:「沒有啊,現在誰還閑得無聊,去抓聚眾賭博,如果說是在九幾年,說不定逮到你還真得把你關上一段時間,可是現在就不同了,現在可是全民皆賭的時代,不總因為抓賭博把所有人都關進jng局吧!你這事還真是有些蹊蹺。」

「哎,算我倒霉1阮成偉無奈的嘆了口氣,一臉的晦氣模樣。

姚澤微皺眉頭,輕輕抿了口酒,想起下午去jng局的時候,孫長貴百般阻擾不讓柳嫣見阮成偉,又聽他叫囂的說,他大伯是孫有才,姚澤就有些懷疑這事可能是孫有才故意安排的,雖然這只是他的推測,但是還是忍不住提醒阮成偉,說道:「成偉哥,這件事情恐怕不能歸結取運氣差吧?」

「哦?」阮成偉疑惑的看了姚澤一眼,問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想整我?」

姚澤沒有回答阮成偉的話,而是將目光看向李俊陽,若有所思的問道:「李大哥,孫長貴是孫有才的侄子吧?」

「恩。這狗崽子是淮安鎮土生土長的。」李俊陽點了點頭,突然想到什麼,驚訝道:「難道你懷疑這是孫有才……」

李俊陽話還沒說完,阮成偉就反應過來,一臉氣憤的說道:「是了,應該不會錯,怪不得昨天晚上孫長貴那孫子直接破門而入將我們抓了個現形,如果他不是事先知道我在裡面賭博,又怎麼可能這麼明目張的破門而入。」說完,他恨恨的喝了口就,繼續說道:「沒想到他孫有才如此卑鄙,他以為他當了個鎮書記就可以無法無天了,這事我和他沒完!正好這麼多年的新帳老賬一起算了。」

姚澤不知道阮成偉說的老賬是什麼意思,就開口問道:「成偉哥,你和孫有才以前還有恩怨嗎?」

阮成偉點了點頭,朝著柳嫣看了一眼,然後對姚澤說道:「是啊,你不知道你嫂子以前有多麼受歡迎,那時候追她的人可不少,其中就包括孫有才的兒子,不過最後你嫂子還是選了我,而孫有才和他兒子一直對此事懷恨在心,這幾年來孫有才也一直給我小鞋穿,要不是他,說不定我現在也混上副鎮長了呢。」

柳嫣聽了丈夫有些抱怨的話,神s就有些黯然,這件事情一直是阮成偉心中過不去的坎,柳嫣知道阮成偉在內心可能還是有點責怪自己的,每每想到這件事,柳嫣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姚澤心思縝密,聽了阮成偉抱怨的話后,將目光看向柳嫣,見柳嫣臉上不太好看,就關心的朝她碗里挖了點雞湯,輕聲說道:「嫂子,多吃點菜,別只顧著減肥,身體才是最重要的。」這事阮成偉家的私事,姚澤不好說什麼,只能說些旁的話。

「恩。」柳嫣點了點頭,有些感動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一圈一紅,差點沒忍住要流淚。怕掃了氣氛,柳嫣趕緊低下頭,假裝喝湯,強忍著不讓眼眶裡的淚花流出來。

姚澤看了柳嫣一眼,無奈的輕嘆一聲,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埃

酒過三巡,姚澤就有些掐不住了,說是少喝一點,但是對於李俊陽和阮成偉敬來的酒,他又不得不喝,這麼一杯杯喝下來,姚澤只覺得腦袋天旋地轉,胃裡的酒也已經堵到了嗓子眼,眼看就要吞出來,他和柳嫣三人說了聲去洗手間,就趕緊捂著嘴巴跑了出去。

而這邊的白燕妮因為敬家裡幾位長輩的酒,所以喝了不少果汁,就有些忍不住要上廁所。

她慌慌忙忙走進女廁所后,將一小格的廁所門打開,正準備將門栓扣上時,才發現這一格廁所的門栓已經壞掉了,她沒想那麼多,就將牛仔褲和黑s蕾絲內褲扯到膝蓋處,蹲了下去,用手抵住門,開始噓噓起來。

正當她方便完,將褲子提到一半時,突然,一人猛的將廁所門推開,將白燕妮給撞向一邊。

「啊1

白燕妮被突然出現的狀況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驚叫一聲,然後趕緊將褲子提了起來,俏麗的臉上頓時氣的發紫。

而這男子闖進來后,沒顧上身邊還有人,就對著馬桶狂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