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十八章謝局長的要求【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謝局長的要求【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橘黃的燈光下,散發出柔和的光線,將整個房間襯托出一股溫馨、優雅的格調來。

姚澤睡姿不雅的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吧唧了幾下嘴巴,嘴裡不知道嘰里咕嚕的說了些什麼,李美蓮坐在床邊只聽清楚了一句,那就是姚澤反覆重複著『嫩死你……』

「你弄死誰呢?1,李美蓮嬌笑一聲,美目好不容易從姚澤那磅的偉岸中崛起中擺脫出來,心裡不由得臊得慌,暗自啐了自己一口,「要死啦,怎麼變的這麼不知羞恥,這小鎮長恐怕比自己女兒也大不了多少吧,都可以當自己兒子了,怎麼可以想那些……」

想到這裡,李美蓮心慌不已,趕緊撿起扔在地上的臟衣服,落荒似的跑進了洗手間。

李美蓮到洗手間將姚澤的衣服洗乾淨,用衣架給晾了起來,然後就站在洗手間的一塊鏡子前,看著自己緋紅還未褪盡的嫵媚臉蛋,拿蔥鬱白嫩的雙手輕輕的撫摸了幾下,然後仔細打量起自己玉潔光滑的肌膚,嬌俏紅潤的臉龐以及凹凸有致的豐滿身姿,又仔細看了看自己眼角,見還未出現眼角紋,心裡竟是美滋滋起來,就輕輕捂嘴笑了起來,這一笑確實嫵媚動人,風情萬種,充滿了美婦的xng感妖嬈。

「鈴鈴鈴……」

這時一聲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李美蓮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號碼,嬌美的臉上馬上黯然下來,她幽幽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接通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焦急詢問聲:「美蓮啊,怎麼沒見到你人呢?謝局長那邊可等急了,快點過來吧,要不他可要發火了。」

「袁總,我……」李美蓮臉上露出為難之s,嘴唇動了一下,終於還是沒敢說出口。

「美蓮啊,我也知道你為難,但是你也要為袁哥考慮下不是,如果得罪了謝局長你應該知道事情該有多麻煩,他可是咱們湯山餐飲業的剋星,他若是不高興了,沒事就派幾個衛生局的人過來查你,罰你的款,你還真沒辦法,這發點錢倒還沒什麼,但是你想想,動不動就有衛生局的人來查衛生,那麼來這裡吃飯的客人會怎麼想,他們會覺得咱們香滿樓的食物不幹凈,以後誰還敢來光顧埃om~」

見電話那頭仍然沉默,香滿樓的老闆袁自強用幾近誘魅的聲音說道:「美蓮,你不是缺錢嘛,只要你這次將謝局長陪好了,我承諾,把你的工資加一倍,這樣你丈夫以前欠的帳也可以早點還清不是?還有,聽說你女兒馬上也要上大學了吧?上大學可是需要一筆不小的開銷,只要你答應,她大一的學費我包了,怎麼樣?」

李美蓮耳旁貼著電話,站在鏡前,愣愣的看著鏡子中有些迷茫的自己,她緊緊的咬著紅唇,然後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盡量保持著平穩的音調說:「好吧,但是希望袁總說的能夠兌現。」

電話那頭,袁自強高興的連聲說道:「放心,放心好了,絕對兌現,你快點過來,我在大廳等你,還有幾句話要交代。」

李美蓮掛斷電話,失神了半響,才緩緩的走出洗手間,幫著姚澤把被子蓋在身上,然後走到門口,將拖鞋換了下來,穿上她那雙黑s的高跟鞋皮鞋,默默的退出了房間。

大廳之中,一個身穿灰s西服,挺著個大肚便便的中分頭男人,焦急的在前台來回踱著步子,見李美蓮走了過來,他趕緊上去一步有些抱怨的說道:「美蓮啊,你幹什麼去了,怎麼慢慢吞吞的,謝局長已經派人催幾遍了。」

李美蓮雖然討厭香滿樓的老闆袁自強,討厭那個肥頭大耳的衛生局謝局長,但是身份原因使她不得不強顏歡笑的面對這些人,「剛才有位客人喝醉了,我替他開了個房間,耽擱了一點時間。」李美蓮拂了拂額間的秀髮,對著袁自強說道。

「你也真是的,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工作積極是好事,但你也要分清什麼事該是自己做的,什麼事該是下面的人做,你現在可是大堂經理,不是接待的小姐,以後啊,這些小事交給那些服務生干就行了。」袁自強有些不悅,繼續吩咐道:「謝局長在『清風閣』等會進去了臉上千萬不能有一絲不悅,他讓你陪酒,你就陪他喝幾杯就是,反正什麼事都按他的意思辦,只要你做的好,這大堂經理的位置永遠是你的。」

「恩,知道了。」李美蓮艱難的點了點頭,袁自強就笑著將手中的一瓶五糧液遞給李美蓮,說道:「這酒就說是咱們酒店請謝局長和各位領導喝的。om」

……

李美蓮走到『清風閣』包廂外,調整了下面部表情后,輕輕敲響包廂的門,然後推門走了進去,坐在上席位置,喝的紅光滿面的謝長治見李美蓮走進來,眼前一亮,看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段,雪白的肌膚,以及xng感誘人的絲襪美腿,謝長治就忍不住暗吞口水,口乾舌燥起來。

「來,來,小李啊,快過來坐我這裡來,你跑什麼地方去了,我都等你好半天了。」

謝長治站了起來,熱情的給李美蓮打招呼,坐他旁邊的一名下屬很自覺的趕緊騰開了一個位置讓給李美蓮。

「呵呵,讓謝局長久等了,真是抱歉。」

李美蓮臉上帶著柔和的微笑,身姿款款的走到謝長治身邊坐了下來,說道:「謝局長公務繁忙,今天怎麼有空光臨香滿樓呢?」

謝長治毫無掩飾的露出貪婪的目光,笑眯眯的看著李美蓮說道:「當然是想你了,才來這裡的。」

坐在謝長治右側的一名屬下見,見謝長治毫無隱晦的表達對李美蓮的愛慕之情,於是轉動眼珠,思索片刻后,就說道:「李經理啊,咱們局長好不容易光顧這裡一次,你可要多陪咱們局長喝幾杯才是。」

李美蓮笑著說:「那是一定,不過我酒量小,可能喝不了多少,還請各位領導莫怪。」

看謝長治笑眯眯的點頭,那人心裡一熱,知道謝長治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於是激動的笑著露出一嘴大黃牙來,繼續說道:「酒量小怕什麼,萬一等會喝多了也沒關係,咱們局長開車了,喝多了直接讓咱們局長親自把你送回去就是了。」

在官場最忌諱的就是領導和外面的女人不清不楚關係曖昧,很多領導幹部都是在女人身上落馬的,而這個中年男人敢說出如此話來,也是因為謝長治年前喪偶,現在單身一人,所以即使和李美蓮有了什麼關係,在外人看來,謝長治只不過是又找了一位夫人而已。

李美蓮也是混跡職場多年,對於這種事情應付起來還是沒問題,聽了那人曖昧的話,她就捂嘴含蓄的笑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張主任可真會開玩笑,喝多了那可不行,我是這酒店的經理,如果因為和客人喝多了就擅離職守,那酒店誰管啊,若是讓老闆知道了,還不得狠狠收拾我一頓埃」

那個姓張的主任恭敬的給謝長治遞去一根煙后,繼續對著李美蓮說道:「這怕什麼,只要咱們謝局長一句話,他袁自強敢不放人?你就放寬心喝就是了,可得陪好咱們局長,你如果把咱們謝局陪好了,他若是一高興,在袁自強面前替你說幾句好話,那好處,還不得抵你忙活一年來的還快。」

坐在謝長治對面的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人見勢,也笑著附和道:「是啊,在這湯山縣,還沒幾個敢不賣咱們謝局面子的,咱們謝局欣賞李經理你,你可得把握好機會才是。」

「咳……」

「海峰啊,這話可說的有些大了,要是讓外人聽見,嚼舌根子,將這話傳到書記、縣長那裡去,那書記和縣長會怎麼看咱們,不還說咱們狂妄自大嘛,以後可不許這麼說。」謝長治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看了那個戴眼鏡的男人,出聲提醒道。

許海峰是衛生局的副主任,在衛生局幹了十好幾年一直沒能將那個副給除去,心裡就有些按耐不住,時時刻刻都想在謝局長面前表現一下,好爭取早點得到他的歡心,此時見馬屁拍在馬腿上,心裡就暗悔不已,嘴上連說:「是、是,謝局說得對,以後我一定注意。」

李美蓮見狀就笑著解圍道:「許主任其實說的也沒什麼不對,至少這湯山縣裡的大大小小的所以酒店、飯館不都得你謝局長管不是,這不,今天咱們袁總知道李局長你光臨,專門讓我拿了瓶好酒過來請謝局長您喝,這足以證明你李局長的面子又多大了。」

「小李啊,你這張小嘴可真甜,我喜歡,哈哈哈!!1謝長治聽李美蓮這麼說,高興的開環大笑起來。

許海峰見狀暗鬆一口氣,偷偷遞給李美蓮一個感激的眼神,李美蓮會以的抿嘴笑著點了點頭。

幾旬酒下來,眾人都喝的差不多了,這時坐在李美蓮身邊的謝長治感受著李美蓮身上散發出的淡淡幽香,看著她嫵媚迷人的臉龐,就有些意亂情迷,心頭火熱的想佔有李美蓮。

他喉嚨哽咽了一下,借著幾分醉意,將手悄悄伸到了李美蓮的大腿上,然後低聲說道:「小李啊,等會去我家吧,我家有幾瓶上好的紅酒,等會再陪我喝點。」

李美蓮驚慌的躲開謝長治的臟手,然後有些緊張的說道:「謝局,今天就算了吧,我酒量有限,不能再喝了。」

謝長治見李美蓮故意躲開他的手掌,沒感受到美腿的滋味,他心裡就有些失望,也有些生氣,就瞥了李美蓮一眼,瓮聲瓮氣的說道:「怎麼,李經理連這麼點面子都不給我謝某人?」

李美蓮趕緊陪笑道:「謝局長您說那裡話,剛才您讓我喝幾陪我是不是眉頭都不皺的喝下去,可是今天酒量的確到極限了,實在是喝不下去了。還請謝局長您見諒一下。」

謝長治嘴裡輕哼了一聲,心想,「難道你還真以為我讓你去我家喝酒啊,難道我的暗示還不夠明顯嘛!你這女人真不識趣,擺著明白裝糊塗。不知好歹1

「李經理,你就別糊弄我了,難道你以為我是那麼好糊弄的?看你臉s不變,口齒清楚,哪像喝多的樣子,你是不是真不給我面子。」說到這裡,他臉上沉了下去。

李美蓮此時心急如焚,雙手緊緊的捏著裙子的下擺,咬著嬌艷y滴的紅唇,不知如何是好時,突然想到剛才送姚澤進房間時忘記將房卡放房間裡面,又想起李俊陽臨走時說要照顧好姚澤。

於是她就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但又不確定謝長治會不會給李俊陽面子,就試探xng的說道:「謝局長,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只是晚上我實在是還有重任埃」

「哦?你倒是說說你還要什麼重任?」謝長治輕笑了一下,心想,你再怎麼找借口都沒用,今天非要把你辦了不可。

他對李美蓮的垂涎可不止一天兩天了,從他老婆還沒死,李美蓮才去香滿樓上班時,謝長治有次來香滿樓無意之中發覺李美蓮,當時就被她的美貌所迷住,頓時驚為天人,當時只是礙於自己老婆,又怕傳出緋聞,所以他遲遲沒敢做出什麼行動,可是現在不同了,如今他老婆已死,即使辦了李美蓮,事後直接把她收了,別人也說不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