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十章強吻【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強吻【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清晨的朝陽剛在天邊泛起淡紅的金光,姚澤駕車回到了淮安鎮,他沒有去鎮zhngf,先回到了鎮招待所,把自己身上的內褲換了下來,然後將那條收繳來的肉s絲襪隨意往床上一扔,就跑到下面吃早點去了。om

八點半的時候,姚澤開著車子到了鎮zhngf,鎮長鬍建平剛走到大門口,見到一輛不錯的車子開進鎮zhngf,就將目光看了過去,見從車上下來的人是姚澤,胡建平就笑著跑了過去喊住姚澤,笑著說道:「姚鎮長這是你的車子?」

姚澤關上車門,然後遞給胡建平一支煙,點頭說道:「是啊,雙休放假回家不方便,就把它開來了。」

「嘖嘖嘖。」胡建平圍著車子轉了一圈,眯著眼睛仔細打量車子,然後羨慕的感嘆一聲,「這車子真不錯,姚鎮長,沒想到你還是個富二代呢。」

「什麼富二代,頂多是個負二代。」姚澤笑了笑,調侃的說道。

「……」

胡建平翻了個白眼,心想,媽的,你要是負二代,那老子不是乞丐了嘛?!

不再和姚澤扯這個話題,胡建平略微湊近了姚澤,小聲說道:「人大主任阮成偉昨天被關進縣公安局你知道嘛?」

「哦?」姚澤故作一臉疑惑的問道:「還有這事,怎麼進去的?」

「聽說好像是聚眾賭博吧,不過誰知道呢。」

姚澤看了胡建平一眼,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胡建平吧唧了口煙,吐出一口煙氣,然後瞥了姚澤一眼,說道:「在淮安鎮,就這點事還能瞞的住嘛,前天晚上那小子被抓,昨天早上他被抓的時候消息馬上就傳開了。」

姚澤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想,昨天猜測的應該不會有錯了,阮成偉被抓的時候如果不是白燕妮打電話給柳嫣,讓她去贖人的話,連柳嫣這個當媳婦的都不知道阮成偉不抓,那麼淮安鎮傳出話的人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問題已經顯而易見,阮成偉被抓,有人能第一時間傳出他的緋聞,那麼肯定是時刻關注著他或是和他有點恩怨的人,而且要和縣局的人有點關係才能第一時間知道這個消息,想到這裡,這個人呼之y出……

孫有才!!!

各項猜測都符合標準的除了孫有才也沒別人了。om

首先孫有才和阮成偉又一些過節,他兒子喜歡的女人被阮成偉搶走,上個星期的例行會議,又專門和他作對,這是造成阮成偉被孫有才陷害的原因。

而昨天縣公安局的孫長貴叫囂孫長才是他大伯,那麼這些事情全部聯繫在一起,就不是巧合那麼簡單了。

見姚澤低頭沉思,胡建平就疑惑的出聲道:「姚鎮長,你怎麼呢?」

「恩?」姚澤茫然的抬頭,看了胡建平一眼,才反應過來,笑著說道:「哦,剛才想起還有一個文件沒有處理,一時走了神,不好意思。」

胡建平將最後一口煙抽完,很沒素質的將煙頭到遠處,然後笑著說:「姚鎮長,年輕就是有拼勁,時時刻刻在關係著工作的事情,想我這種老頭子可co不了那麼些子心了。只想安安穩穩的當完這最後幾年的班。」

姚澤明白鬍建平在他面前說這些話的原因,只是在暗的告訴姚澤,他沒有和姚澤爭跡只是想好好把最後幾年鎮長給當完,他們之間井水不犯河水。

姚澤不好表示什麼,就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兩人站在大門口又閑扯了幾句,就各自回辦公室去了。om

到辦公室的時候,姚澤發現桌子上已經泡好了茶水,那盆水仙花的花骨朵上也是水澤晶瑩,姚澤就笑著點點頭,自言自語道:「蘇蓉這小姑娘還不錯,人長的漂亮不說,心思也細密。」

「小澤,再嘀咕什麼呢?

這時柳嫣一身正裝,風情款款的走了進來,笑眯眯的看著姚澤。

她上身一件米白s的女款休閑小西服,內搭白s薄毛衫,西服的口子只扣了兩顆,裡面的緊身毛衫將胸前包裹的緊緊的,突顯出兩個圓潤型美的胸部來。

下身一件搭配小西裝的米白s直筒裙,裙擺齊膝,美.臀因裙子布料的柔滑,而看上去圓潤挺翹,修長挺直的美腿上套著黑s絲襪,露出兩截小腿來,再配上一雙黑s的高跟鞋,整個一都市女白領的打扮。

姚澤將她全身上下掃視一眼,就笑著說道:「嫂子,今天穿的很漂亮嘛,成熟嫵媚,xng感撩人。」

「去你的,沒個正經。」柳嫣紅著臉啐了姚澤一下,心裡卻喜滋滋的說道:「小澤,今天好些了沒,有沒有頭疼啊?」

姚澤想起昨天尷尬的事情,就嘿嘿笑道:「嫂子,我昨天沒出什麼丑吧?」

「呵呵呵。」

「怎麼呢?

「呵呵呵……」

「……」

見柳嫣笑得花枝招展,姚澤無奈的翻了個死白眼,「嫂子,有這麼好笑罵?」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呢?」柳嫣捂著嘴巴,強忍著不再笑出聲,一雙美眸疑惑的看著姚澤問道。

姚澤搖了搖頭,「沒什麼映像了,不會真的做什麼丟人的事情呢吧?」見柳嫣憋著笑的模樣,姚澤感覺有些不妙,就問道:「難道昨晚我說錯話或者做出什麼事?」

柳嫣笑著調侃道:「還好啦,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昨天喝醉了,一不小心走錯了洗手間,然後在女廁所被白燕妮給撞見,扇了你一個大耳光作為賞賜。」

「啊?1姚澤驚訝的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不會吧?嫂子,你騙我的吧?我怎麼一點映像都沒有?」

「不信嫂子是吧?行啊,那你打電話問李局長。」柳嫣撇了撇嘴,斜睨了姚澤一眼,臉上仍然帶著嘲笑之意。

「完了,完了。」姚澤如泄了氣的皮球,又『騰』的一下子坐回了皮椅上,雙眼無神,嘴裡呢喃道:「這次名聲可是毀於一旦,被那個女人抓到把柄,她還不把我的醜事傳遍整個湯山縣埃」

「活該1柳嫣撅著小嘴瞪了姚澤一眼,然後繼續說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喝這麼多酒,喝酒很誤事的,辛虧昨天廁所里只有白燕妮一個人,若是被一個不認識的女人撞見,昨天晚上你恐怕就得睡縣公安局。」說完,她又目光閃爍的盯著姚澤,又繼續問道:「喂,你昨天是不是占白jng官什麼便宜了?或者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姚澤低頭回想了一下,確實什麼都想不起來,就搖了搖頭,說:「真什麼都不記得了,應該不會佔到她什麼便宜吧?她可是女jng耶1

柳嫣就有些納悶的說道:「那就奇怪了,既然沒佔到她便宜,她昨天幹嘛那麼生氣,對你又打又踢的。」

「什麼?」姚澤再次驚訝,「這女人對我又打又踢?」

「恩。」柳嫣很肯定的點頭。

「nini的。」姚澤站了起來,氣的在桌前來回踱步,「這女人也太狠了吧,這要是踢出個好歹來可怎麼辦。」說完他下意識的朝著自己下面看了看。

「呼,幸虧那麼沒什麼問題……」

「不要臉1柳嫣見姚澤在她面前耍流氓。就嫵媚的瞪了他一眼,臉上滿是緋紅的俏罵道,「也不知道你這流氓是怎麼當上鎮長的,奇了怪了。」

「嘿嘿,嫂子,瞧你說的,我有那麼不堪嘛,咱不說這了。」姚澤老臉一紅,繼續說道:「嫂子,你也是的,她昨天踢了我,你怎麼不幫我踢回來呢。」

「切。你剛才也說了,她可是女jng我打的過她嘛!!1

「這倒也是。」姚澤鬱悶的撓了撓頭,心裡卻是恨白燕妮恨的牙痒痒,心想,總有一天要把這仇給報了,三番兩次的針對我,真當我是軟柿子,想捏就捏啊!!!

「阿嚏……」白燕妮在縣公安局的辦公室,連打了幾個噴嚏,就聳了聳小巧的鼻子,小聲嘀咕道:「這誰在罵我呢?!!1

……

十月中旬,姚澤的農改小組算是正式成立,柳嫣上次受到姚澤的『批評』后認真的開始選擇優良年輕的人才,農業綜合服務中心面還是有一些剛剛大學畢業,有那麼幾個農業基礎比較不錯的大學生,姚澤再次看柳嫣送來的人事資料時,就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兩人都是省農大畢業的學生,專業底子應該比較紮實。

姚澤暫時就先將這兩人給定了下來。

而在這期間,鎮里的小文員蘇蓉,終於接受了他父親的意見,前往燕京繼續考研,臨走之前她來和姚澤見了一面,當時一張秀氣的小臉蛋上滿是淚珠,一臉不舍的和姚澤擁抱,還說以後去了燕京一定要去看她,然後在姚澤錯愕的情況下,強吻了姚澤一下,邊跑邊回頭羞澀道:「姚澤我喜歡你1

「這丫頭片子,太囂張了吧?敢強吻我。」姚澤摸了摸被親的臉頰,笑眯眯的喃喃自語道:「她終於選擇了屬於她的天空去展翅翱翔,女人本該如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