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十三章下鄉考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下鄉考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陣崎嶇,顛簸的小路過後,稀稀落落的房屋出現在道路兩旁,姚澤這一路走來,見大量的田地荒蕪無人耕種,就忍不住問道:「張書記,你們村為什麼荒廢了這麼多田地,怎麼不將它們好好利用起來呢?這田地都荒蕪在那裡太可惜了。om~」

張大奎微微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說道:「姚鎮長,這也沒辦法的事情啊,村裡面年輕的小夥子大多數都進城務工去了,沒幾個願意留在鄉下種田,種個田,常年勞累不說,收入還低,去城裡打工雖然也是受累,但是至少在城裡打工每個月還能攢一點錢,而且城裡的那些花花東西更加吸引這些年輕人不是,所以造成現在田地全都荒蕪,沒人種植。小夥子們都蜂擁而至的朝縣城跑。」

姚澤沉默的點了點頭,在如今這種大環境下,當前的國情的確如此,這種狀況不是任何哪一個人能夠改變的。

在張大奎的指引下,姚澤將車子開到了他家門口的一片水泥場子里。

「姚鎮長,到家裡來坐,呵呵,不過就是太寒酸了點,不要介意。」張大奎邊招呼姚澤、柳嫣進屋,邊揚著臉朝屋裡喊道:「老婆子,快出來啊,鎮長到咱家來了。」

姚澤見張大奎是一棟小兩層的樓房,就笑著說:「張書記你嚴重了,你這房子在村子里應該算是最好的吧。」

「哪裡的話,就我蓋的這房子還借著錢呢沒還清了,咱們村倒是有一家條件還不錯的,一棟三層的小洋樓呢。」

「哦?」姚澤驚訝了一下,心想,不是說小李村特別的貧窮嘛,咱們還有人蓋的起小洋樓。

柳嫣似乎能猜透姚澤的心思般,見姚澤驚詫了一下,就忍不住嬌笑道:「你這什麼反應啊,難道還不許人家村裡有一戶帶頭先富裕埃」

柳嫣剛說完,不知怎麼回事高跟鞋突然一下子踩空了,只聽見她『隘的一聲尖叫,下一秒,身子沒平衡住,就往姚澤身上倒去。om~

姚澤眼疾手快,見柳嫣高跟鞋踩進了一個凹進去的地面,馬上就要摔在地上,他趕緊上前一步,伸手扶住柳嫣細嫩美白的胳膊,柳嫣的身子因為慣xng還是朝著姚澤身上倒去,姚澤的手本來是抓著柳嫣的胳膊,只見這時柳嫣身子湊了過來,姚澤的手背就無意之間感受到了柳嫣擠壓過來的酥胸的柔軟與彈xng。

一陣幽香撲鼻,感受這柳嫣柔軟的身子以及身上散發的香味,姚澤心頭一熱,就有些忍不住的下意識用手背故意朝著柳嫣的胸部上蹭了蹭。

柳嫣感受到姚澤無禮的舉動,『喲』的叫了一聲,然後掙脫姚澤的攙扶,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嬌嗔道:「幹什麼呢1

柳嫣本來是想狠狠掐姚澤一下的,但見張大奎在旁邊,就忍住了心裡的衝動,美眸偷偷的輕倪了姚澤一眼。

見柳嫣差點摔到在地,張大奎就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柳主任抱歉啊,這水泥地面厚度有點薄了,因為常年累月的雨水沖刷,水泥的厚度不夠,這裡就被沖了一個坑窪來,倒是讓柳主任受驚了。」

柳嫣扭動了一下被崴疼了的美.腳,然後說道:「沒事,就是腳扭了一下,不過還好不嚴重,等下就好了。」

姚澤見柳嫣走路一瘸一拐的,就湊近柳嫣,低聲關切的問道:「嫂子,你沒事吧,要不我扶著你走!走路看著點嘛。真是馬虎大意。剛才不是我速度快,你不就摔到地上去了,摔倒屁股還好,若是摔到臉了,或者……」說道這裡他朝著柳嫣圓潤的酥胸上瞟了一眼,然後曖昧的笑了一下。

「去你的,你膽子也太大了點,這裡可還有人呢。」柳嫣嬌俏的低聲啐了姚澤一口,然後見張大奎在前面帶路沒注意到他們,就拍開姚澤伸過來的手,嫵媚道:「誰讓你扶了,我自己能走。」

「行行,那你自己走吧。om~我不是怕你摔倒了嘛,真是好心沒好報1姚澤故作無奈的嘆息一聲。

「哼!誰讓你好心呢。」柳嫣毫不領情的嬌哼一聲,然後踏著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發出咯咯的聲音,快速的向前走了幾步,甩開姚澤。

這時一個中老年的婦女快速的小跑了出來,見跟著自己老頭子平排走著的柳嫣,就趕緊熱情的招呼道:「喲,沒想到咱們淮安鎮的鎮長還是個大美女啊,鎮長一路辛苦了,咱們進去坐,大娘給你倒水喝。」說著話,那婦人就拉著柳嫣的手往屋裡走。

柳嫣被婦人拉著朝里走,臉s有些尷尬的朝姚澤看了一眼,就提醒道:「大娘,我不是鎮長,咱們鎮長在後面呢。」

「啊?你不是鎮長啊?」大娘愣了一下,然後看向姚澤,驚訝道:「這個小夥子是咱們淮安鎮的鎮長?」

「老婆子,你說什麼瞎話呢,什麼小夥子,真是胡鬧1張大奎見自己媳婦如此大意,還直接稱呼姚鎮長為小夥子,嚇了一跳,趕緊皺著眉頭訓斥道。

姚澤無所謂的笑了笑,說道:「張書記,你可別訓大娘,她說的也沒什麼錯,我年紀的確不大,她喊我小夥子也是應該的。」

張大奎的媳婦見姚澤年紀輕輕就已經是鎮長,而且沒什麼官架子,還幫自己說話,心裡頓時對姚澤大生好感,丟開了柳嫣的手,就朝姚澤走了過去,笑眯眯道:「姚鎮長,剛才不好意思哦,我老婆子眼拙,你別放在心裡。」

「嗨,大娘你別這麼說,這麼個小事就別在提了。」

「好好,晚上留在大娘這裡吃飯,大娘宰個老母雞去。」張大奎的媳婦一臉笑意的對著姚澤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張大奎說道:「老頭子,你先泡茶招待姚鎮長和這位姑娘,我去咱們地里摘點素菜,等會做火鍋吃。」

「得,你去吧,我來招呼姚鎮長。」張大奎答應一聲,就笑眯眯的領著姚澤、柳嫣進去。

三人圍坐在一張桌前,張大奎給姚澤和柳嫣泡好茶后,坐了下來,說道:「姚鎮長,這次下來視察是準備視察哪方面的工作啊?」

姚澤說道:「這次我和柳主任來你們小李鄉的主要目的,就是對你們小李村的農作物及其種植進行實地考察,看看你們到底存在哪些缺陷,然後咱們拿出一套具體的方案來,給你們進行這方面的改進,爭取能將你們的農業給好好的發展起來。」

張大奎對姚澤所說的這些似懂非懂,沉思片刻后,問道:「農民種田不都是那樣嘛?還需要改進什麼呢?」

柳嫣見姚澤說的太籠統,就笑著替姚澤解釋道:「姚鎮長其實想表達的意思就是,過來看看用什麼方法能幫你們改善生活,提高你們小李村的農作物產量和經濟。」

「哦,這麼回事埃那可真是太好了。」

張大奎這下聽明白了,原來姚鎮長過來是幫他們解決貧困問題來的。

姚澤稱讚的看了柳嫣一眼,然後對張大奎說道:「柳嫣主任說的對,咱們過來就是看看能不能把你們的種植方法進行改進,不過我們可能需要在這裡多待幾天,不知張書記能否把我們安排一下住處?」

「姚鎮長,您太客氣了,如果不嫌棄的話,您和柳主任就住我家裡吧,你們過來是幫咱們小李村改善生活來的,只要咱們生活水平真能提高,別說住幾天,就是住一年都行。」

柳嫣端起杯輕輕抿了一口茶水,然後笑著說道:「張書記不會麻煩你們吧?」

張大奎,笑眯眯道:「不麻煩,不麻煩,二樓有兩個房間呢,一個是我兒子的一個是我女兒的,他們都進城打工去了,所以房間閑置下來了,等會我讓老婆子去給你們收拾去,換上新的被罩床單。」

沒過多久張大奎的媳婦,還真提著一隻老母雞一些蔬菜和一盒好煙走進了屋裡,將煙放在姚澤面前後,笑著說道:「姚鎮長,這窮鄉僻壤的地方也沒什麼好的招待您,您就將就點啊,我去給你們做飯,你們坐這裡聊會天。」

姚澤感受到張大奎媳婦的熱情有點感動的站起來,握著她的手,說道:「大娘,您真是太客氣了,我們到你家已經給你們造成打擾了,就不用跟我們這麼客氣了,咱們還是隨便一點好,呵呵。」

「誒,那啥,行吧,大娘就喜歡你這種xng子的年輕人,你和這位小姐先坐一會,大娘做飯去。」說完,她將老母雞遞給張大奎說道:「老頭子,你去把這雞給殺了,等會拿到廚房來。」

「嘿嘿,好勒。姚鎮長,這真要沾你的光啊,要不是你來,我這老婆子可捨不得殺雞吃。」他接過老母雞后打趣的和姚澤開了句玩笑,見老婆子瞪來的目光,他訕訕的笑著走了出去。

「死老頭子,竟知道瞎說。」張大奎的媳婦朝著張大奎的背影笑罵了一句,然後對著姚澤說道:「你們先聊會天,大娘去廚房做飯。」

「好的,麻煩大娘了。」姚澤笑眯眯的道謝一聲。

張大奎的媳婦笑眯眯的擺了擺手,說:」不麻煩,不麻煩。」然後就朝著大門口側面的一間小廚房走去。

等兩人都走出去以後,柳嫣似笑非笑的看著姚澤,一臉打趣的說道:「沒想到啊,小澤,你竟然這麼收鄉親的愛戴,境界馬上就要到老少通殺的地步呢。」

姚澤笑著朝柳嫣旁邊挪動了一下,曖昧的笑著說道:「那嫂子你呢?你愛戴我嗎?」

柳嫣臉s紅了一下,下意識的朝著另一邊挪動了一下,遠離姚澤然後嬌聲說道:「哼,鬼才愛戴你呢。」

姚澤聽了臉上露出了更加曖昧的表情來,眯著眼睛打量著柳嫣,輕聲說道:「嫂子,你不愛戴啊,其實我也不愛戴呢,那咱們以後都不戴哦1

「什麼意思?」柳嫣一臉茫然的看著姚澤,疑惑的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