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十八章彙報工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彙報工作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在回去的路上,柳嫣身姿優雅的側靠在副駕駛位置上,頗有些意味的看著認真開車的姚澤,一臉笑意的說道:「小澤,看見沒啊,玩別人老婆最終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om」

「咳咳~~」

姚澤尷尬的捂嘴咳嗽幾聲,對著柳嫣訕訕一笑,出聲說道:「柳嫣嫂子你對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事情又不是我做的。」

柳嫣舒展一笑,開始打量起姚澤,看的姚澤有些不好意思后,才似笑非笑的說道:「我看你有這方面的傾向,提前提醒你一聲罷了1

聽柳嫣的話,姚澤握著方向盤的手抖了一下,然後苦著臉說道:「嫂子,越來越會損人了,我怎麼就有那方面的傾向?!這不是冤枉人么?」

「還說沒有,那你大前天晚上……」說道這裡柳嫣俏臉一紅。

「大前天晚上這麼呢?」,見姚澤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傻笑,柳嫣嫵媚的翻了個白眼,低聲嚷嚷道:「下流胚子1

「行行行,我下流,反正我是有口說不清,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是誰,非要跟著上別人的床,還非賴著說別人流氓1姚澤笑著瞥了柳嫣一眼,見柳嫣紅著臉,一副憤憤不平的可愛模樣,心情異常順暢,就來了戲耍柳嫣的興緻,他從煙盒裡拿出一根煙含在嘴裡,然後掏出火機,一臉笑意的對柳嫣說:「嫂子給我點個火。」

「不點1柳嫣生氣的將俏臉移開,帶著幽怨的說道:「還好意思說,那天明明說了只是坐一晚上的,誰知道你耍無賴把人家……」

「把你怎麼樣呢?」姚澤揚著臉挑釁的反問道。om

柳嫣氣憤的瞪了姚澤一眼,故作嬌怒的說道:「你說怎麼樣,下次再敢這樣,我就告訴你成偉哥,說你對我耍流氓!哼哼1

「……」

姚澤似乎有些吃醋的直接將柳嫣這句話給無視掉了,專心開車不再理柳嫣。

在車上坐了半響,見姚澤沒有再主動和自己說話,柳嫣就感到有些沉悶不知道姚澤怎麼就又生氣了,於是找話題,柔聲對姚澤說道:「小澤,你說李三那件事情最後會怎麼處理啊?不過那個王鵬飛也真是可恨,竟然如此不要臉!最好是告他個多次強jin罪名,讓他坐一輩子牢。」

姚澤瞥了柳嫣一眼,「我怎麼看你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人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什麼問題。」

「切1柳嫣對於姚澤的話從來是不敢苟同的,就嗤之於鼻,一臉嬌俏的回道:「什麼叫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雖然最後他們兩個人算是通jin,但是至少一開始是王鵬飛強迫和李三老婆發生關係的,這在法律上依然是強jin罪名1

「但是李三老婆最後不也主動配合王鵬飛了嘛?要說罪名,那他們兩個都有罪,不能因為被別的男人*爽了,就去逆來順受的背叛自己丈夫吧1

柳嫣一臉不悅的瞪了姚澤一眼,「小澤,你怎麼回事嘛,總是喜歡和嫂子反著來,真討厭,就不能順這人家的意思說話嘛,真沒勁。om」

姚澤腆著臉,將柳嫣的美腿酥、胸打量一番,曖昧的笑道:「嫂子,那你就不能順著我一次嘛1

……

姚澤將柳嫣送回淮安鎮后,婉拒了柳嫣留他在家裡吃飯的美意,直接開著車子去了縣裡。

姚澤到縣委后,將車子停在縣委辦公樓下,朝著縣長何惲的辦公室走去。

剛走到何惲辦公室門口,姚澤就從虛掩著的門縫裡聽到何惲訓人的聲音,「老謝啊老謝,我真不知道你是幹什麼吃的,你又不是新人,還要我每天在你耳邊強調紀律問題嘛?你看看才多久,又有人舉報你貪污受賄,中飽私囊,雖然這人舉報的無據可查,我可以將這匿名舉報的信給扣壓下來,但你總這麼明目張的亂搞也不是個事吧?看在老同學的面子上我已經幫你不知多少次了,再有下次你自己自身自滅吧,我是不會管你了。」

「是是是,何縣長給你添了麻煩了,是我工作的失誤,我保證以後不會再讓這種類似的事情發生,而且這舉報的人完全就是無中生有,這裡面的內容絕對是他憑空捏造的。這什麼受賄富貴酒樓十萬塊錢可是冤枉死我了,我連那家酒店老闆是誰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受賄1

衛生局局長謝長治此時站在何惲的辦公室,滿頭大汗的解釋著,還時不時用他那肥大的手掌去擦額頭的汗珠,一張苦瓜臉快扭曲到一起去了。

何惲聽了謝長治的話,眉頭緊蹙,一臉不悅的說道:「你給我說這些沒有的廢話幹嘛,有沒有收錢你自己心裡清楚,無需在我這裡表清白。」他沒去看謝長治的肥臉,低頭抿了口茶,繼續說道:「還有,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情,這次縣裡的各大酒店飯館,全部都要進行一次徹底的衛生大檢查,前幾天又有居民舉報說某家酒店的飯菜不幹凈,用的是地溝油,而且吃壞了不少人的肚子。」何惲看了謝長治一眼,冷聲道:「這件事情你知道嘛?」

謝長治一邊擦汗一邊焦慮的說:「何縣長,我剛剛才得到這個消息,不過已經開始著手整頓這些黑心飯館了,這次我一定將那些用地溝油的黑店全部查出來!一個都不會放過,請您放心1

「放心!我放心個屁,你別給我信誓旦旦的說這些沒用的,我要看到的是效果,你如果再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真的可以直接回家養老了1何惲毫不客氣的斥責著謝長治,心裡滿是火氣。

整天只知道吃喝pio賭,貪財好s,不知道干一點實事,怎能讓何惲不氣,沒有人比何惲跟了解謝長治,畢竟他們是多年的老同學兼老鄉,謝長治的品xng他太過了解。

何惲想起前幾天有人偷偷向他舉報關於謝長治生活不檢點的傳聞,就對著謝長治上下打量一番,沒好氣的問道:「聽說你最近又瞄上香滿樓的一個女人?」

「這個……何縣長啊,也不知道誰和我老謝有仇,這麼多屎盆子往我腦袋上扣,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嘛1謝長治初聽到何惲說出香滿樓的事情,心裡暗自一驚,然後趕緊哭喪著臉,一副慕大冤屈的模樣。

何惲若有所思的看了謝長治一眼,端起杯子品了口茶,然後淡淡的說道:「你要記住,無風不起浪,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你自己好自為之就是,再說多也無益1見謝長治還想解釋什麼,何惲有些不耐煩的揮手道:「你去吧,我這還忙著呢1

「那行,何縣長您忙吧,下次我再給您彙報工作1

謝長治躬腰退了出去,見姚澤站在門口看著對面牆上貼著的板報,先是一愣,接著笑眯眯的湊上去詢問道:「你是小姚鎮長吧?」

姚澤轉身看了謝長治一眼,知道他是衛生局局長,剛才他在門口將兩人對話一句不漏的給聽了下來,並不是姚澤有意要聽,是因為他們房門沒關嚴實,說話聲音又略微有些大,所以姚澤才聽的真切,剛才聽見何惲下了逐客令,姚澤才故意走到對面的牆邊,望著一張板報裝樣子,沒想到這個衛生局局長還認識自己,主動和自己打招呼。

姚澤詫異了一下,然後故作疑惑的問道:「請問你是?」

謝長治笑著自我介紹道:「我是衛生局的謝長治,小姚鎮長你可能不認識我,但你的威名謝某可是早有耳聞,而且前幾天我還在香滿樓見過你呢,只是那時候你喝的太醉,所以沒和你打招呼1

「哦,原來是謝局長啊,幸會幸會1姚澤從剛才偷聽到何惲的談話中就能判斷出,謝長治不是個檢點的人,所以並沒想和他表現的多過熱切,但此時聽到謝長治說起香滿樓,姚澤自然而然的就想到,那天在自己房間遺留下絲襪的熟美婦,李美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