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十章姍姍來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姍姍來遲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美蓮聽出姚澤的畫外音,臉上更顯酡紅,此時她雖不像少女一般,低頭羞澀不語,卻也好不到那裡去。om~

她臉上帶著羞紅,美眸不敢正視姚澤那帶著異樣表情的臉龐,目光稍微遊離的轉動,斯斯艾艾的對姚澤說道:「小姚鎮長太客氣了,上次的事情本來就是舉手之勞嘛。還勞煩你記掛在心呢。」

姚澤笑而不語,心裡卻是在想,能不記掛在心嘛,你換下來的絲襪還在我床上放著呢,這不是揪心嘛,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朝著李美蓮直挺修長的美腿上看去,和上次一樣,她依舊是一套合體的職業套裝,只不過上次是米灰s小西服和直筒裙,而這次換成了純白s的小西服和和純白s的齊膝直筒裙,她美.臀豐滿挺翹,將整個裙子的緊緊的,臀部位置展現出一個極其誘人的弧度來,再往下,美腿上套著的是一條黑s絲襪,黑絲總會讓人不經意間就浮想翩翩,充滿幻想s彩,這讓她美熟婦的成熟嫵媚氣質盡顯無疑,她站在香滿樓大廳的zhngyng,就好似開在荷塘最zhngyng的最顯眼的一朵嬌艷荷花,讓人心動,讓人想佔為己有!

何惲好奇的打量著兩人,而後笑著問姚澤道:「你們兩也認識啊?」何惲的眼神讓姚澤看出了一絲曖昧的問道。

李美蓮心思縝密,怕何惲誤會姚澤,就趕緊笑著開口替姚澤回答道:「上次小姚鎮長來這裡吃過一次飯,我們見過一次面,說起來這還是咱們第二次見面呢1李美蓮避開上次的事情不提,只是簡略的說和姚澤偶然的見過一次而已,想消除何惲的猜忌。om

姚澤卻是在一旁苦笑不已,李美蓮這美婦真是單純的可愛,她根本無法理解體制里的人,他們的思想有多複雜,你越是y蓋彌彰的想把事情說的簡單一點,光明一點,他們越會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沒那麼光明。

政壇里的爾虞我詐,相互猜疑,本就是家常便飯,李美蓮這個婦人又怎麼會知道。

不過姚澤並沒將此事放在心上,別說他可能沒和李美蓮發生什麼,即便是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又怎麼樣,他不認為何惲因為這麼件小事,以後就對他有什麼過激的看法,退一萬步,即便何惲對姚澤有過激的想法也不會在姚澤面前表現出來,畢竟姚澤的後台是沈江銘,而何惲現在還有求與沈江銘,又怎麼會得罪姚澤!

何惲聽了李美蓮的話,只是笑著點頭輕倪了姚澤一眼,便不再多問什麼,讓李美蓮在前面帶路。

李美蓮微笑頷首的點點頭,便優雅的走在前面,何惲和姚澤緊跟在她的身後朝著樓梯走去。

推開包廂的門,姚澤見已經有幾名身穿正統西服,衣著氣派的中年男人坐在裡面的沙發上談論著什麼,時不時的發出爽朗的笑聲。

本是商業上的死對頭,此時卻表現的和多年的故交一般談笑風生,不能不說,這做生意的人和搞政治的人一樣,虛偽不堪!!!

三人站在包廂門口,李美蓮從女服務員手中拿過一份菜單,對何惲說道:「何縣長,您看晚上的菜該怎麼來點?是以川菜為主,還是以清淡點的菜式為主?」

何惲就笑著問姚澤,「你喜歡吃什麼菜啊?這任務乾脆就交給你了,你們年輕人知道的新鮮品種多,你來點吧。」

「我平時吃飯比較隨便,也不怎麼會點菜。」姚澤接過菜單看了一眼,然後遞給黎美蓮,笑著說道:「我看這樣吧,李經理,你看著給我們物s,把你們的招牌菜上幾樣,還有就是川菜和清淡的各一半吧,畢竟我們也不清楚那些老闆的口味,說不定他們其中有喜歡吃辣的,也有以清淡為主的。」

何惲眯著眼睛點頭說道:「李經理,就按姚鎮長的意思辦,你自己看著給我們合理安排吧。」

「那行!我這就去給你們安排。」李美蓮笑著答應一聲,推開包廂的門,就準備朝著外面走,臨出門前,她忍不住偷偷的瞟了姚澤一眼,見姚澤也正在打量自己,李美蓮頓時覺得心慌意亂,趕緊逃似的推門小跑出去。

聽到門口關門的動靜,那幾位建築商老闆這才停下交談,發現站在門口的何惲,他們趕緊起身,朝著門口走來,熱情的和何惲打著招呼。

眾人走近,姚澤看到一張頗為熟悉的年輕面孔,不由得一愣,那年輕人這時候也看到姚澤,露出了同樣錯愕的表情。

不過此時眾人都在和何惲握手交談,沒理會到這兩個年輕人,看彼此目光中所帶的敵意。

眾人和何惲寒暄一番后,何惲笑著給幾位老闆介紹,說姚澤是淮安鎮的鎮長,年輕有為之類的話語,一番誇獎之後,眾人又是極其虛偽的和姚澤客套一番這才朝著坐席走去。

逞著眾人走向餐桌,那年輕的男人這才似笑非笑的走過來和姚澤打招呼說道:「姚澤,咱們又見面了,真沒想到你這一個小副鎮長的面子還蠻大,縣裡的招標宴請你都能參與,不簡單啊1

那年輕的男人說這番話,看似在誇獎姚澤有面子,實則是一臉的不屑,話語中竟是挑釁意味。

姚澤對於他的諷刺根本沒放在心上,因為他從來沒將這個人當做自己的敵人,姚澤覺得他不配,所以就淡然一笑,挑眉說道:「郭炎,你是來投標的吧?」

此人正是在王素雅過生時,出現在姚澤家中想追求王素雅的那個男人。

郭炎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不明白姚澤為什麼突然插到這個話題,就皺眉說道:「這和你有關係嘛?」

「當然有1姚澤冷笑一聲,然後極其囂張的說道:「你不是看不起我這個小副鎮長嘛?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你這次的投標我可以提前告訴你結果,你別想拿到那個商場的建築權1

「就憑你?1

郭炎全身氣的顫抖,咬牙切齒的反問著姚澤。

郭炎已經不記得這是姚澤第幾次威脅他?郭炎這輩子痛恨被別人威脅,更痛恨被一個讓自己厭惡的人威脅,所以姚澤總是很容易的就激怒郭炎。

這時已經坐在上席位置的何惲見姚澤還在跟一個年輕人聊天,就笑著招呼姚澤過去。

姚澤點頭答應一聲,朝著何惲走去,剛走出幾步,他然後突然轉身,不屑的看了站在那裡臉s有些yn森的郭炎一眼,笑眯眯的說道:「對,就憑我1

郭炎此時雖然氣的差點一佛升天,但也不敢當著眾人對姚澤發難,只能默默的在心裡更加的記恨姚澤。

等姚澤和郭炎都坐上席位后,何惲掃視眾人一眼,面帶疑惑的問道:「今天不是應該有五家公司的老總過來嘛?這怎麼才來了四家?」

何惲話音剛落,只見包廂的房門一下子被推開,然後就是一陣極具誘惑力的高跟鞋踏在地板磚上的『咯』『咯』聲,眾人還沒從那夢幻般的高跟鞋旋律中醒悟過來,一張jng致嫵媚的俏臉就已經顯露在眾人面前。

姚澤不經意的抬頭朝門口看去,看清來人的面容后,他臉上露出愕然的表情,下一秒,他情不自禁的失聲喊道:「曉嵐姐?1

-

抱歉,今天家裡停電,晚上九點才來電,只有一更,下次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