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十一章女王般的劉曉嵐【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女王般的劉曉嵐【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個氣場十足,將高跟鞋踩的『咯』響的女人,正是經常和姚澤玩角s扮演的劉曉嵐。om

從她踏入包廂的那刻起,就如同女神降臨人間一般,將所有男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她俏麗的臉蛋上此時帶著若有如無的笑意,淡淡的,很舒爽,讓人有一種沁人心脾的感覺。

她今天穿了一條黑s連體蕾絲裙,裙擺齊大腿,裙子上點綴著無數如魚鱗一般的金s小亮片奪人眼目,裙身緊窄,突顯出她苗條勻稱的身姿;兩條xng感迷人的修長美腿,白嫩如玉,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被她盤成優雅、高貴的美人髻,成熟嫵媚貴氣十足。

她一雙眼眸明亮而清澈,柳眉經過jng心修剪細膩而清雅,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y滴。

「真是一個誘人的妖jng1

姚澤欣賞完劉曉嵐今天的裝扮后,在心裡暗自發出感嘆,桌上其他的男人又何嘗不是如此想法!

姚澤雖然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劉曉嵐的名字,但是劉曉嵐此刻並沒有要理會姚澤的意思,她手提黑s坤包,繞過姚澤,一臉從容的走到何惲面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不卑不亢的說道:「何縣長抱歉,剛才公司有些急事處理,稍微來晚了點,望何縣長勿怪1

「不怪,不怪1何惲眯著眼睛含笑說道:「像你這種大美女,即便是遲到再久恐怕也沒有哪個男人能怪罪的起來吧!更何況你還是藍百麗集團的老總1

「藍百麗?」

姚澤暗自嚇了一跳,這可是江平市前幾名的集團公司啊!

「劉曉嵐怎麼會是藍百麗集團的老總?」姚澤忍不住偷偷打量眼前這個衣著華麗,氣質無比高貴的劉曉嵐一眼,今天才感覺到自己原來一點都不了解劉曉嵐,這說法也不對,不是今天不了解,而是從來就沒了解過劉曉嵐,他們之間的關係最多也就是兩次床上的親密接觸,怎麼能談的上了解!

姚澤默默無語!心裡竟有些莫名的失落感。om

劉曉嵐對於何惲表現出來的讚賞沒有絲毫的表情波動,只是微微頷首,禮節xng的朝著何惲淡淡一笑,然後朝著空位置坐了過去,就不再說話。

劉曉嵐坐在姚澤的對面,姚澤幾次想用眼神和劉曉嵐交流一下,可是劉曉嵐只是聽著眾人的講話,臉上露著不咸不淡的微笑,彷彿絲毫沒感覺到姚澤這個人的存在。

姚澤嘗試無果后,就拉攏著腦袋開始聽桌上的人講話。

「這次湯山縣要建造標誌xng的大商場,說明湯山的經濟在高速發展,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提高,這可是何縣長你這個湯山父母官的功勞啊,這湯山的商場建立起來以後就如同一座永久的豐碑一般,是何縣長您的光輝政績埃」

通過剛才在包廂門口的介紹,姚澤知道這個拍馬屁的中年男人是江平市一家建築公司的大老闆名叫錢不凡,年齡在四十七八歲左右,身穿穿著一身的黑s西裝,手腕上名貴的勞力士手錶彰顯出他是個有錢人的身份!

聽了錢不凡的話,何惲倒是很開心,哈哈笑著說:「錢老闆你可真會說話,不過這功勞可不能是我一個人的,郭書記才是湯山縣做出最大貢獻的人,用一輩子的心血來努力發展湯山的經濟,我老何自嘆不如埃」

何惲這麼評價郭守義到也不假,郭守義祖籍本就是湯山,他這幾十年來也一直在湯山任職,從來沒調到別處去過,何惲這麼說他到也沒什麼不對。

錢不凡聽何惲這麼說,就點頭表示贊同。

「郭書記今天怎麼沒來呢?」這時,坐在錢不凡旁邊的一個帶著金絲眼眶,一臉斯文模樣的中年男人疑惑的問著何惲。om~

何惲認識這個男人,他是江平市宏圖地產公司的副總,和郭守義的關係非常密切,何惲好幾次在縣委看見過此人去找郭守義,而每次和郭守義談完話后都是郭守義都會親自將他送到大門口,然後握手話別。

雖然不知道這個副總和郭守義到底是那個層面的關係,但是何惲打心眼裡看此人不順眼,他剛才的問題更是反感至極,就微微皺眉說道:「郭書記忙著去省里開會,沒時間過來招待各位。」說完,他看了那個副總一眼,然後臉冷了下來說:「這位老總,你是覺得我沒資格來招待你還是怎麼得?」

剛才還熱鬧的氣氛,此時一下子安靜下來,眾人都停止了交談,各懷鬼胎的看著那個宏圖的副總,臉上露出看笑話的表情。

那宏圖的副總剛才聽何惲提起郭守義,只是隨口問了這麼一句,沒想到何惲會如此反感,此時心裡大叫不妙,趕緊向何惲解釋道:「何縣長您誤會了,剛才聽您說起郭書記,我就隨口這麼提了一句,絕對沒有別的什麼意思,您若是覺得我剛才的話冒犯到您了,等會我自罰幾杯算是給何縣長您道歉。希望何縣長能夠原諒。」

何惲低哼了一聲,擺弄著餐具不再說話,一時間室內的氣氛到顯的有些壓抑。

宏圖的副總見這副場景,更是尷尬不已,坐立不安。

這時候坐在錢不凡旁邊的郭炎笑著開口調節道:「陳總,你剛才的話雖然是無意之失,但畢竟讓何縣長心裡不舒服了,等會開席你自己得先給何縣長自罰三杯算是謝罪,若是何縣長還不高興,你得一直罰到他滿意為止才行。要不然你可是會很慘的哦。」

眾人都知道郭炎說的很慘是什麼意思,這次投標郭書記不在,那麼縣長自然是最高決策人,很慘的意思不言其表。

郭炎此次前來,代表的是他父親的長青集團,姚澤心裡有些納悶為什麼這麼大的招標活動,郭海峰自己沒親自壓陣,卻讓郭炎這麼個年紀輕輕,肚子里沒什麼貨的嫩頭小子過來呢。

從剛才郭炎的一番話,姚澤就能看出他,確確實實是個高傲自大,目中無人的傻子,即便宏圖集團的副總說錯了話,你想在何惲面前表現,去好心調節,但人家歲數都和你父親一般大了,你卻用那種平輩的口氣和別人說話,還說別人會很慘?!不是在說何惲會公報私仇嘛?

郭炎這不是傻子是什麼?

果不其然,宏圖集團的副總在聽到郭炎的話后,並沒有表現出感激的神s反而有些反感,只是木著臉,淡淡的說;「罰酒,這個是自然1

何惲這時才注意到年紀和姚澤相仿的郭炎,見他說話中帶著傲慢與幼稚的氣味,何惲就疑惑的問道:「這位小夥子是?」

見何惲點名,郭炎喜滋滋的對何惲道:「何縣長,你好,我是萬青集團的郭炎,郭海峰是我父親。」

「哦。」何惲沉思片刻后,若有所思的點頭,心裡已經猜出這小子的身份,以及和市組織部部長之間的關係,怪不得小小年紀就盛氣凌人,原來是有身世不錯。

「這次就你一個人來嘛?」何惲含笑的問著郭炎,雖然不是很喜歡此人的xng格,但是何惲依舊客套的和他寒暄幾句。

「是啊,這次我父親到香港去出差,把投標的事情全權交給我來負責。」郭炎笑著回答何惲,眼神卻有意無意的瞥向姚澤,彷彿是在向姚澤示威,連何縣長都得給我面子,你個破副鎮長算個什麼東西。

姚澤也是學著劉曉嵐剛才的架勢,根本不看郭炎一眼,當他不存在一般,將目光遊離的看向包廂的每個人,心裡卻是冷笑的鄙視郭炎的無知可笑。

何惲只是和郭炎簡單的說了幾句,就沒有再聊下戎攏便低著頭品茶,時不時笑著和姚澤低聲說上幾句話,顯得兩人關係很親切一般。

沒多久,酒菜就上齊了,酒宴開始自然少不了宏圖副總的一番罰酒,然後喝著喝著氣氛就開始回溫,眾人邊吃便聊,氣氛好不熱鬧。

劉曉嵐在這種場合也少不了喝酒,而且她又是在場中的唯一一位女xng,自然也是眾人敬酒的對象,不過她不屬於願意吃虧的女人,對於任何人的敬酒都只是淺嘗一下,算是意思一下了。

不過敬酒的人多了,一杯白酒自然也少不了被她喝了個jng光,此時臉上已經泛起陣陣紅暈,俏麗無比,更加彰顯出她的嫵媚誘人。

酒喝一半,李美蓮微笑著敲門走了進來,然後獻上服務員端在盤子里的兩瓶五糧液,說是老闆請何縣長以及大家喝的,然後又給何惲敬了杯酒,就趕緊撤了出去,她現在很怕看見姚澤,總覺得這個年輕的小鎮長,目光有些別的意味。

見李美蓮看都不敢看自己,跑似的快速走了出去,姚澤低頭和何惲說了聲去洗手間后,就笑眯眯的追了出去。

劉曉嵐看似整個晚上都沒看過姚澤一眼,其實她無時無刻不再偷偷關注著對面的姚澤,只是沒被姚澤發現而已。

此時見姚澤看到李美蓮后,就yn.笑著跑出去,她嘴巴立馬就嘟了起來,滿臉的不高興,心裡醋意翻滾,雖然姚澤不是她的丈夫,但是畢竟姚澤拿走了她的第一次,而且他們之間有著不止一次的肌膚之親,所以劉曉嵐潛意識的不希望姚澤和別的陌生女人有什麼親密的表現或者接觸。

姚澤推開門走出去后,趕緊追著李美蓮喊道:「李經理,等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問你。」

李美蓮走在前面,聽見姚澤的喊聲,心裡咯一下,頓住身子,然後無奈的轉身,臉上帶著一絲緋紅,有些羞意的輕聲道:「小姚澤鎮長,你……你想問什麼?」

收藏巨少,再次撕心裂肺的呼喊,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