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十二章尾隨【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尾隨【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向四處望去,見周圍沒人注意到這裡,就對著一臉羞意的李美蓮問道:「李經理,前幾天我在你們香滿樓喝的大醉,失去了意識,聽李局長說,是你將我送到房間里去的,你能給我講一下當時的詳細過程嗎。om我一點都記不起來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啊?」

李美蓮聽了姚澤的話,驚訝一聲,猜想姚澤可能想歪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就低聲解釋道:「小姚鎮長,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那天晚上你喝醉了之後我只是將你送到房間,扶你躺下,然後就離開房間了,沒什麼事情發生啊1

「真的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姚澤有些將信將疑的看著嫵媚動人的李美蓮,畢竟那天晚上自己一絲不掛,而且還有李美蓮換下來的絲襪靜靜的躺在洗浴室。

這兩者之間似乎有很多可供想象的空間。

不過姚澤剛剛開口詢問就有些後悔了,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既沒有賽潘安的風so長相,也沒有富可敵國的財富權利,人家一個漂亮女人為什麼要死皮耐臉的往自己身上倒貼,完事後還不承認?!

這太不現實了,彷彿只有狗血里,男豬腳才會虎軀一震,王八之氣外露,然後所以的漂亮女人全部瞬間拜倒在自己胯下!

想到這裡姚澤就覺得自己有些傻帽,在心裡狠狠的鄙視自己一把。

李美蓮倒沒像姚澤那樣,想那麼多,聽姚澤詢問,李美蓮覺得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就不再隱瞞,將那天晚上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只不過去掉了姚澤自己把自己內褲給扒下來的尷尬一幕。om~

聽了李美蓮的解釋,姚澤點頭說道:「你是說,那天你扶我去房間的時候,我不小心吐你身上了,所以你借用了我房間的浴室,清洗了一下?」

「是這麼回事嘛?」姚澤看著臉s恢復正常的李美蓮,心裡倒有些失望,沒和眼前這個成熟嫵媚的女人發生點什麼,估計是個男人都會不爽。

「嗯。」李美蓮點了點頭,心裡卻也還有疑問想要問姚澤。

姚澤將事情搞清楚后,就對李美蓮說道:「行吧,既然事情搞清楚了,那李經理你去忙吧。」

「小姚鎮長,我……」見姚澤轉要走,李美蓮輕啟嘴唇,一副y言又止的模樣。

姚澤疑惑的回過頭,「怎麼?李經理還有什麼事情嘛?」

「算……算了,小姚鎮長,沒什麼事了。」李美蓮強忍著沒有詢問出來,她其實已經可以肯定自己腿上換下來的絲襪被姚澤給拿走了,因為那天早上姚澤走後,李美蓮專門去那個房間找過,在洗浴室沒找到,她當天詢問過打算姚澤房間的服務員,有沒有在衛生間見到一雙襪子,那個女服務員給出的答案是沒見過。

既然那個女服務員沒看到那雙絲襪,那麼絲襪肯定被姚澤給偷偷拿走了,這是毋庸置疑的。

「哦,沒什麼事情那我就進去了。」姚澤指了指包廂,然後和李美蓮客氣的點了點頭,就朝著包廂走去。

他其實知道李美蓮想問什麼,只是這種事情問出來太過尷尬,他自然是巴不得李美蓮不詢問這件事情,見李美蓮有些猶豫,於是趕緊撤退。

姚澤剛走出沒幾步,就聽見自己手機嘀嘀想了兩下,拿出來一看才知道是劉曉嵐發來的,「死小子,幹什麼去了,是不是見到美女魂都丟了。」

姚澤拿著手機,苦笑的回頭看了李美蓮一眼,見她已經朝著樓下走去,於是就回給劉曉嵐道:「怎麼滴,你不理我就算了,還不許我泡別的美眉,你是太平洋的jng察嘛?管這麼寬1不等劉曉嵐回信息,姚澤就推開包廂的門走了進去。

何惲見姚澤進來,就笑著趕緊喊道:「姚澤,快過來!怎麼去個洗手間去半天,我已經把你的種植計劃講給幾位老闆聽了,這位藍百麗的劉總對你這個種植投資很感興趣,你們到時候私下可以一起研究一下,看具體方案怎麼實施。能得到大美女的贊助,姚澤,這是你的運氣啊,一定得多敬劉總幾杯才是。」

「那是,那是1姚澤撓頭笑了笑,他可是看清了劉曉嵐自打自己進來時,就一直瞪著美眸惡狠狠的看著自己,彷彿要將自己生吞活剝了一般。

姚澤在心裡嘆息,如果知道劉曉嵐可以幫自己,那剛才進來之前何必手賤的去那發條簡訊,怎麼也得多討好討好她才對啊!

「劉總我敬你一杯酒吧,感謝你對我工作的支持1姚澤裝腔作勢的舉起桌前的酒杯,笑容滿面的對一臉不滿的劉曉嵐敬酒。

劉曉嵐卻對姚澤的行為很是不屑,她撇了撇嘴,連杯子都懶得舉起來,看著姚澤很不給面子的說道:「姚鎮長敬的酒我可不敢當,再者我酒已經喝的差不多了,再和下去可能會醉,您啊,還是敬別人去吧。」

「這……」何惲一臉迷惑的看著劉曉嵐,y言又止,他有些不知所以然,姚澤沒進來之前,劉曉嵐還興緻勃勃的說,對姚澤的種植計劃感興趣,怎麼等當時人來了,這個劉總怎麼又換了副態度?

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比搞政治的人還摸不透!

姚澤端著酒杯站在那裡,尷尬不已,這時候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後還是何惲替姚澤解了圍,和他碰了個杯。

姚澤幽幽的坐下后,見劉曉嵐隱晦的向自己得意的媚笑,心裡就恨的牙痒痒,於是惡想著,晚上有機會非得好好的收拾你這瘋婆娘一頓,竟然敢當眾人的面讓我下不了台,那我就得整得你明天下不了床!!!

郭炎就如同見縫插針的蒼蠅,見劉曉嵐似乎和姚澤不對路,就忍不住落井下石的說道:「劉總,我看你對那個種植計劃還是得三思而後行啊,畢竟投在種植業上風險又大,收益又小,而且回本速度又慢!這麼不利的事情我看你還是別做得了,對自己沒什麼好處。」

姚澤聽了郭炎的話,在心裡暗罵一聲無恥小人!

而何惲也是將臉冷了下來,心裡對郭炎更加不待見了,他還從沒見過,當著當事人的面,拆人家台的事情,再說今天這頓飯是zhngf請客,姚澤的種植計劃也是在zhngf的範疇之類,郭炎拆姚澤的台,不就是在拆湯山zhngf的台嗎?姚澤可是市裡欽點的湯山縣農改的全權負責人!

何惲畢竟是zhngf摸爬滾打多年的老油條,雖然氣憤郭炎的行為,但他知道此時也不是發作的時候,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在心裡把郭炎記成黑名單上的人,雖然郭炎有個市委組織部部長的叔叔,但是何惲卻並不忌憚,因為他們兩方不屬於一個派系,而且彼此官階也差不多大,所以根本談不上誰忌憚誰。

對於郭炎的話,劉曉嵐更是充耳不聞,連抬眼皮看他的y望都沒有,只是自顧自的喝著杯里的果汁,來沖淡胃裡的酒jng。

郭炎見對方絲毫沒將他的話聽在耳里,鬧了個沒趣,於是紅著臉低頭吃菜,不再說話。

他雖然對劉曉嵐無視自己的態度而感到氣憤,但是他卻不敢對劉曉嵐發作,因為他知道劉曉嵐背後的實力比自己的家族要強,這就是個以實力論高矮的年代,郭炎的實力比劉曉嵐要差,自然而然的就比劉曉嵐矮了一截,他唯一不傻的地方,就是有這個自知之明!

接下來的時間,便是以何惲為主導,談論了關於招標的事宜,以及已經接下來幾天的安排。

晚飯結束之後,眾人散去,何惲的酒喝的有點多,被縣裡的司機給接回去了,而姚澤獨自一人,偷偷跟在了劉曉嵐身上,朝著香滿樓的停車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