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十四章兩個女人的心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兩個女人的心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和劉曉嵐被交jng直接給帶回了jng局,此時已經差不多十點,jng察局門口依舊燈火通明,不少人進進出出,有穿制服的,也有普通百姓。om~

姚澤就有些納悶了,今天是什麼特殊r子,怎麼抓了這麼多酒駕、違規的車主?!

交jng將姚澤和劉曉嵐帶進了審訊室,扣押了劉曉嵐的駕照,姚澤正準備打電話給李俊陽,卻看到了一個讓他心寒的女人。

「姚澤?」那女人最先出聲,走到了姚澤與劉曉嵐的身邊。

姚澤臉如同豬肝s一般,「白jng官,怎麼每次來jng局都能見到你?」

「我到也奇怪呢。怎麼每次我加班的時候都能看見你姚鎮長。」白燕妮小手捂嘴,露出淺淺得笑容。

事出無常必有妖!

白燕妮之前對姚澤的態度非常惡劣,今天看到姚澤不但沒有擺臉s給他看,竟然還對他露出迷人的微笑,這讓姚澤心裡好一陣不適應。

「你們認識嘛?」劉曉嵐露出疑惑的神s看著姚澤。

「我們算的上認識吧?」姚澤苦笑著問白燕妮,算是回答劉曉嵐的問題。

「當然1白燕妮不可否認的點頭,臉上依舊露著笑意,「咱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嘛1

見姚澤和白燕妮聊的貌似很『開心』,那交jng就忍不住疑惑的問道:「白姐,原來你和這二位認識啊?1

「恩,我們認識的,他們是怎麼回事?犯什麼錯誤呢?」白燕妮笑著點頭問那個交jng。

交jng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將駕照還給了劉曉嵐,然後對白燕妮說:「也沒什麼大事,就是他們喝了點酒,開車子有點晃晃悠悠,蠻危險的,下次注意下就行了。」

「行吧,小張,這事交給我了,你去忙吧。」白燕妮吩咐一聲,就帶著姚澤和劉曉嵐去她辦公室。

「喝水還是咖啡?」走進白燕妮的辦公室,白燕妮客氣的拿出兩個杯子,詢問著姚澤。

姚澤對白燕妮笑笑,感謝道:「水就不喝了,剛才喝了一肚子酒水,現在還想上廁所呢。」

聽姚澤說上廁所,白燕妮想起那晚姚澤在女廁所襲擊自己臀部的情景,臉上瞬間漲紅,兩個杯子拿在手裡有些不知所措。

「白jng官怎麼啦?」見白燕妮臉s通紅,姚澤反應遲鈍的問了一句,下一秒突然想起柳嫣跟他說過,那天在香滿樓的女廁所,自己和白燕妮似乎發生了什麼尷尬不愉快的事情,雖然想不起來,但是在女廁所相遇,想想都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姚澤頓時就有些後悔不該當著白燕妮的面提什麼上廁所。

「哦,沒什麼事,我還是給你們泡點茶吧,可以醒醒酒1白燕妮回過神,就趕緊轉身,低頭提起開水瓶,去掩飾自己臉上的尷尬神s。om~

劉曉嵐站在姚澤身邊,看兩人剛才臉s的變化,就疑惑的扯了扯姚澤的衣角,低聲問道:「你們怎麼啦?怎麼看起來這麼奇怪。」

姚澤向劉曉嵐使了個眼s,低聲回道:「等會出去了再說。」

「哼1劉曉嵐見姚澤鬼鬼祟祟的模樣,氣就不打一處來,嬌聲說道:「真不知道你有多少風流帳,你倒是葷素不忌,連jng察都敢……」

「噓……」聽劉曉嵐這麼說,姚澤嚇了一跳,趕緊捂住她的紅唇,低聲說道:「曉嵐姐,咱們現在還在人家手裡能,能別亂說嘛!萬一讓她聽見了,你就等著在關押室過夜吧1

見白燕妮還在辦公桌旁躬腰往杯子里放茶葉,沒注意到他們的小動作,劉曉嵐一把拍開姚澤的手,憤憤不平的說道:「怎麼,你心虛呢?如果和她沒什麼,你用得著這麼緊張,瞧她剛才看到你時,笑的那甜勁,說你們沒什麼關係,當我是傻子吧?1

姚澤哭笑不得的瞪了劉曉嵐一眼,悄聲說道:「曉嵐姐,我和她真沒什麼關係,等會出去了我給你講清楚事情的經過就是,也不知道你從什麼時候起這麼喜歡吃飛醋了,倒是改了霸氣的xng子。」

「誰吃醋了,自作多情,老娘只是閑的沒事,問問而已。」劉曉嵐被姚澤說的俏臉微紅,撅著嘴巴解釋的話連自己都有些不信。

姚澤的話倒是提醒了劉曉嵐,是啊,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女孩子氣?動不動就想在姚澤面前吃醋,有時候還有想和他撒嬌的衝動,難道自己xng子真的變了!

白燕妮此時端著兩杯熱騰騰的開水走了過來,笑眯眯的遞給姚澤和劉曉嵐,然後指著沙發說道:「坐會吧,醒醒酒再走。」

「其實我們沒喝多少酒的,我看沒什麼事,我們還是先走,不打擾白jng官了。」姚澤說著話,就想拽劉曉嵐出去,卻被劉曉嵐給拍開了手。

「人家白jng官茶,喝點再走又怎麼了,而且我剛好有點渴了。」劉曉嵐白了姚澤一眼,不顧姚澤的擠眉弄眼,率先坐到了沙發上。

姚澤見狀,也只好拉攏著腦袋坐到了劉曉嵐旁邊。

「姚鎮長,這位女士怎麼稱呼啊?是你女朋友吧?!長得真夠漂亮的。」白燕妮看了劉曉嵐一眼,笑著對姚澤問道。

姚澤本來準備說劉曉嵐是他姐,卻不想劉曉嵐搶在姚澤前面開口說道:「是啊,我們才在一起沒多久呢。」說完,她甜蜜蜜的抱住姚澤的胳膊,一副親密的模樣。

在白燕妮面前被劉曉嵐抱住,姚澤心裡惡寒,這是什麼情況,今天霸氣如斯的劉女王怎麼會變成這幅花痴的模樣,還當著一個讓姚澤尷尬的女人面前,做出親昵的動作,姚澤老臉一紅,對著白燕妮傻笑一下,伸手想偷偷的掰開劉曉嵐抓住他胳膊的兩隻小手,沒想到這動作引來劉曉嵐一陣不滿,抓著姚澤胳膊的手更緊了些。

「咳……」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不再去管劉曉嵐的動作,就岔開話題,對白燕妮問道:「白jng官今天是怎麼回事,似乎在嚴抓酒駕啊?」

白燕妮笑著撥弄了一下額前的髮絲,輕聲說道:「姚鎮長還不知道吧,晚上七點多時,縣裡發生了一起酒駕撞死人的惡劣案件,這不,局長大發雷霆的將交管部門負責人怒罵一頓,並下命令從今天起,嚴抓酒後駕駛的違規行為。」

「哦,是這麼回事埃我咋說,今天交jng們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般,比平時敬業了許多。原來事出有因埃」姚澤若有所思的點頭理解的說道。

白燕妮笑著說道:「你今天運氣不好,剛好遇到這麼檔子事,被請到了jng局。要是事情傳了出去,你姚鎮長動不動就往jng局跑,那影響可不是很好哦。」

姚澤端起杯子抿了口茶,一副滿不在意的模樣說道:「這個到無所謂,所謂死豬不怕開水燙,反正我又不是什麼高官,也沒什麼面子,湯山沒幾個人認識我。」

「撲哧。」

此話一出,兩女同時捂嘴嬌笑,劉曉嵐邊笑邊伸手朝著姚澤胳膊揪了一把,「你的確是頭死豬1

姚澤嘿嘿一笑,心裡卻暗自揣測今天這兩個女人是什麼情況,都變了xng情。

真是怪事常常有,今天卻特別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