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十五章敢調戲老娘!【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敢調戲老娘!【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三人圍坐在沙發前,手捧茶杯品茶,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一時之間氣氛到略先沉悶,姚澤和白燕妮一直是在沒話題找話題聊。om

姚澤坐在白燕妮對面感覺渾身彆扭,此時就有些坐不住了,於是開口對劉曉嵐說道:「時間不早了,茶也喝了酒也醒了,我看我們還是走吧,不打擾白jng官工作了。」

劉曉嵐本來開始願意留下來喝茶,只是想聽聽白燕妮和姚澤接下來會說些什麼,來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沒想到兩人坐在那裡倒是無話可說,一直是說些不著調的廢話,劉曉嵐就有些後悔,開始該同意姚澤的意見早點離開,也不至於像現在這般,坐在這裡沒話找話,好不尷尬!

姚澤既然開口提出離開,劉曉嵐當然求之不得,於是拿起放在沙發上的黑s坤包,笑眯眯道:「好的,那我們走吧。」說著話,劉曉嵐站了起來,然後感激的對白燕妮說道:「白jng官今晚謝謝你的幫忙!要不然我和姚澤恐怕真的可能被關到關押室呢。」

白燕妮笑著搖頭道:「我可沒幫什麼忙,姚鎮長能力那麼大,又和我們李局長是鐵哥們,怎麼可能會被關在這裡。如果我不在這裡姚澤恐怕早就給李局長打電話了吧。」

姚澤說道:「不管怎麼說,今天晚上還是得謝謝你,有你在這裡省了不少事不是。」

白燕妮微微一笑,算是接受謝意,然後送兩人出公安局。

公安局大門口,白燕妮停下腳步看著姚澤,忍了忍還是幽幽嘆了口氣,說道:「上次的事情對不起啦。」

姚澤對於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一點都不記得,既然白燕妮主動道歉一定是上次柳嫣說的,白燕妮在廁所打過自己。

難道她是為這事道歉。

姚澤急著離開,也沒想太多,就說道:「白jng官,沒事的!我沒放在心上,你不要一直把此事放在心上。om~咱們再會吧。」

「啥?1

白燕妮差點大叫出聲。

姚澤竟然敢說沒放在心上,難道他真以為是我做錯了,這人怎麼這副德行,耍流氓摸女人的屁股還覺得自己沒錯?

白燕妮這次見到姚澤突然對姚澤態度好了許多,其實主要原因也是因為上次的事情他丈夫和當著公安局局長的父親知道了,兩人對她說的一番話和一些提醒讓她不得不對姚澤有所改變,雖然她不是那種趨炎附勢的女人,但是丈夫和父親身在政治體制之中,所以有些事情她不得不考慮。

白燕妮神情一愣了半響,回過神時,只見姚澤已經拉著劉曉嵐走遠了。

她幽幽的嘆了口氣,心裡有些憋屈卻又有些無奈,就拿出手機打給自己丈夫尋求安慰!

上車后,姚澤把劉曉嵐推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剝奪了她開車的權利,將車子開出jng局后,劉曉嵐目光一直閃爍的盯著姚澤,彷彿要看清他內心一般。

姚澤被劉曉嵐『曖昧』的眼神看的有些招架不住,就苦著臉說道:「曉嵐姐,我知道你一直很崇拜我,可是這麼一直對著我放電也不是個事啊,我正在開車呢,不能現在疼你。會出人命的,你再忍忍哦。」

「我呸。」劉曉嵐笑著拿起手中的坤包朝著姚澤肚子上砸了一下,笑罵道:「真不要臉,誰崇拜你了,誰讓你疼了,別那麼自以為是,你知道老娘看你的原因,別給老娘轉故意裝傻。」她嫵媚的瞪了姚澤一眼,繼續說道:「說,你和她怎麼回事。早就看你們兩不對勁了,你剛才答應過我,出jng局就告訴我事情的經過。om」

姚澤苦笑著點頭,然後對著劉曉嵐努了努嘴,「煙,給我拿一根出來。我開車不方便。」

「行,我給你拿,你給我講。」劉曉嵐伸手白嫩纖細的雙手,在姚澤上身摸了半天沒摸到煙盒,就疑惑的問道:「哪有煙,沒找到啊?」

姚澤被劉曉嵐剛才溫柔的雙手摸的一臉享受,回味無窮的笑眯眯道:「誰跟你說是在上衣口袋呢?我剛才不是對你努嘴示意是在褲子口袋嘛?1

「你……」劉曉嵐氣結,沒好氣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道:「你個小王八蛋成心耍老娘是吧,既然不在上衣口袋裡面拿你怎麼不提醒老娘,害得老娘摸了半天1

「嘿嘿。」姚澤厚著臉皮乾笑了兩聲,腆著臉對嫵媚動人的劉曉嵐說道:「我怎麼知道是你在找煙,我還以為你欣賞我的腹肌,忍不住想摸幾下呢。」

「死小子,也不知道你臉皮怎麼厚成這樣。」她略帶不屑的朝著姚澤肚子上看了一眼,輕蔑一笑道:「就你那小二兩肉還腹肌?笑死老娘算了。」

姚澤聽了就不滿的挺了挺腰板,「曉嵐姐,你說笑呢?我可是每天都晨練,身體強壯的很。」說著話,他曖昧的看著劉曉嵐笑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我的強壯你又不是沒試過的,就別嘴硬了。」

劉曉嵐紅著臉,頓時無語。

當劉曉嵐這個女流氓碰上了比自己更加流氓的姚鎮長,她只能無可奈何的嘆息。

「你這流氓,總是三句話離不開那些噁心的事情。」劉曉嵐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一臉委屈道:「你難道和我在一起只是想做那個嘛?沒別的什麼想法?」

「怎麼可能。」姚澤露出一個誇張的表情,繼續說道:「曉嵐姐,你是真心喜歡你你又不是感覺不到,即便做那事也是為了更好的培養咱們之間的感情嘛。」

「切,就你會甜言蜜語,哄女人開心。」劉曉嵐白了姚澤一眼,心裡喜滋滋的,繼續說道:「那如果我們以後不發生那種關係了,你還會喜歡我嘛?」

劉曉嵐像個小女生一般,湊近了姚澤,問出了讓姚澤頭痛不已的問題。

如果姚澤回答即便是不做那種事情他也喜歡劉曉嵐,那麼劉曉嵐定會說姚澤虛偽,而如果姚澤說不做那種事情不行,劉曉嵐又說姚澤不是真心喜歡她,只是想用她的身體發泄。

姚澤糾結不已,就笑著轉移話題對劉曉嵐道:「曉嵐姐,今天晚上好像有些起風了,你穿這麼少不會冷嘛?」

劉曉嵐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不許專業話題,請正面回答我的問題1

「好吧1姚澤見躲不過去,就哭喪著臉抱著二選一的心態道:「曉嵐姐,其實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你,那時候喜歡的並不是你的身體有多麼xng感,長相有多麼迷人,只是被你那種夠洒脫、不做作的氣質所吸引,很單純,沒有任何旖旎的念頭,從開始就是喜歡你這一點,現在也沒改變,所以我說即使不和你有那種關係,我依然喜歡你,你信嘛?」

劉曉嵐被姚澤甜言蜜語的攻勢『摧殘』的一愣一愣的,她雖然今年二十七八歲了,可是對於男女之間的戀愛卻沒怎麼嘗試過,就如同一個單純的小女生一般,願意讓自己心儀的人說甜言蜜語的話給自己聽,即便是她不知道姚澤話里參雜了多少水分,但是她心裡依然很開心。

「哼,鬼才信你的話1劉曉嵐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表情卻出賣了自己的動作,一臉甜蜜毫無遺漏的表現出來。

達到自己的目的,劉曉嵐就不再糾纏這個問題,於是開口道:「你還沒回答我,你和白jng官怎麼回事呢?還有她送我們出來的時候為什麼向你道歉?」

「煙1姚澤翻了個白眼,「先把煙給我點上,我再告訴你。這次別摸錯了,在褲子口袋裡。」

「行,我給你點煙,你給我講和白jng官之間的事情。」劉曉嵐此時聽話了許多,嬌笑著答應一聲就朝著姚澤褲子口袋摸去。

由於姚澤穿的是西裝褲,布料薄不說,他坐在駕駛位置上口袋緊緊的貼在他的大腿,這就給劉曉嵐帶來了不少麻煩,劉曉嵐的手雖然纖細小巧,但是摸進姚澤緊貼大腿的褲袋還是有些麻煩,好不容易伸到褲口裡面,劉曉嵐摸索一下,沒摸到煙盒,於是問道:「煙呢?」

姚澤就嘿嘿笑道:「你在往裡面去一點啊,煙盒在裡面,你手放在褲子口袋旁邊怎麼拿的到。」

「哦。」劉曉嵐點了點頭,小手又往下面伸了一點,一直將整個手都沒入口袋裡面劉曉嵐才摸到煙盒,此時她的手不經意見摩擦到姚澤的大腿.內側,姚澤身體一個激靈,感到到劉曉嵐的手,離自己的物什接近零距離,他全身就有些發熱,下面馬上開始起了反應。

「喲1劉曉嵐怪叫一聲,感受到了姚澤褲子裡面堅挺、強硬的變化,心裡砰砰直跳,就羞紅了臉,嬌聲俏罵道:「死小子,你是不是故意調戲老娘!把煙盒放大腿旁邊讓老娘摸了半天,舒服嘛1

姚澤尷尬的笑道:「曉嵐姐,這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做褲子的人,為什麼把這口袋做的這麼深,不好意思。你見諒一下,被美女碰到敏感的地方,有反應也是正常嘛1

聽了姚澤的話,劉曉嵐輕咬紅唇,嫵媚的看著姚澤,一臉意泛濫的模樣,小手不由自主的離開煙盒,朝著堅硬的物什摸去。

……

朋友們!收藏、紅票、捧場瘋狂的砸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