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十七章最美劉曉嵐【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最美劉曉嵐【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躺在席夢思大床上,輾轉反側,在床上躺下又坐起,坐起又躺下,時不時的看看牆壁上的吊鐘,見時間快過去半個小時,就有些無奈的朝浴室門口瞟去,心想,女人洗澡都是這麼磨蹭么?這不是折騰人嘛!

他一個翻身,輕輕翻下床,躡手躡腳走到浴室門口,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著裡面的動靜。om

聽見裡面傳來嘩嘩的流水聲,姚澤腦海裡面就不由自主的幻想起劉曉嵐美人出浴的場景,心裡越發的痒痒起來。

他手舉到半空中,剛準備拍門催促一下劉曉嵐,這時水聲停了下來,姚澤將抬起的手收了回去,臉上露出一絲詭笑,然後悄悄的躲到浴室門口,靜待劉曉嵐出來,給她來個突然襲擊!

不多時,裡面傳來吹風機發出的嗡嗡聲,大概五分鐘后聲音停止下來,姚澤心裡默默的念著數字,三、二、一,開!

「啪。」果不其然浴室的房門輕輕被推開。

劉曉嵐身穿白s浴袍,右手拿著一把jng致的桃木梳子,一邊梳著她那烏黑亮麗的秀髮,一邊婀娜多姿的扭著小蠻腰朝外走,紅潤俏麗的臉龐帶著一絲嫵媚的笑意,而姚澤就站在她身上,露出曖昧的笑容,她卻沒發現。

「曉嵐姐,這下看你往哪逃1

姚澤嘿嘿一笑,在劉曉嵐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從她身後一把摟住她纖細的腰身,然後堅挺得下體毫不留情的抵在劉曉嵐那隔著浴袍也能充分感受到那充滿彈xng的股溝上,他陶醉的嗅著劉曉嵐秀髮的芳香,嘴巴輕輕的吻著劉曉嵐雪白誘人的香頸,雙手由腰間慢慢的往上遊走撫摸,不老實的大手經過劉曉嵐小腹佔領了她胸前飽滿的存在。

「哼哼……」

姚澤雙手稍微用了些力道,立馬把劉曉嵐那圓潤挺拔的r.房揉捏的變了形狀,劉曉嵐感受到雙腿間和胸前帶來的異樣刺激,嘴巴里忍不住哼唧一聲,然後咬著嬌艷的紅唇,美眸半眯著伸手想要掙脫姚澤的魔掌,卻沒想到反被姚澤摟的更緊,姚澤的熱情似火,使出的勁道彷彿要將劉曉嵐的身子融入到自己身體裡面去一般,他鼻息間傳出的熱浪,一陣一陣的噴薄到劉曉嵐的頸脖里讓劉曉嵐渾身酥麻無力。

「哼哼,死小子快鬆開,老娘要斷氣啦。」

劉曉嵐感受到胸前被姚澤摧殘的有些疼痛伴隨著麻麻的刺激,就忍不住微蹙秀眉,伸出白嫩的小手,在姚澤的腰際掐了一般,然後嬌柔的抱怨道:「你這小s狼,想要老娘的命啊,把老娘身子箍那麼緊,怎麼呼吸埃」

姚澤感覺腰間一疼,就訕訕笑道:「誰讓你這麼久不出來,都快把我給憋死了。也不知道曉嵐姐你怎麼這麼會誘惑人,每次見到你都想狠狠的疼愛你!就像如了魔障一般。」

劉曉嵐聽姚澤這麼一說,本來因為洗澡而被蒸紅的俏臉,此時更顯透紅,她嬌笑著啐了姚澤一口,悻悻的說道:「是你自己太好s,還賴在別人身上,真不要臉。om~」

姚澤見劉曉嵐嬌羞嫵媚的小模樣,心裡一陣旖旎,就有些按耐不住,腆著臉說道:「是是,是我好s,曉嵐姐,**一刻值千金,咱就寢吧,別在折騰了,浪費這麼美好的時光可是犯罪喲。」

姚澤邊說著話,邊伸手去解劉曉嵐的浴袍腰帶,三兩下劉曉嵐就被姚澤剝了光溜溜,一個如白玉雕刻的仙子模樣的劉曉嵐呈現在姚澤面前,她的肌膚白裡透紅,身子凹凸有致,整個身子上沒有一絲瑕疵,完美的展現在姚澤面前。

姚澤這次沒有太過粗魯,只是慢慢的壓在劉曉嵐曼妙的身體上,然後開始動情的朝著她櫻桃小嘴吻去。

「嗚嗚……」

劉曉嵐丁香小舌遭到姚澤的侵略,喉嚨里不由自主的嗚咽一聲,然後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開始用舌頭挑逗著姚澤,每次姚澤舌頭要和劉曉嵐的香舌纏繞在一起時,劉曉嵐總是狡猾的閃躲著,不讓姚澤得逞,一來二去,姚澤被劉曉嵐調撥的喘氣如牛,雙手直接將劉曉嵐黑s蕾絲裹胸向上一推,頓時兩隻白燦燦的誘人無比的小白.兔顫顫巍巍的跳了出來,姚澤一手捏了一個開始忘情的揉弄起來。

「哼哼。」劉曉嵐被姚澤兩隻如有魔力的大手揉捏的哼唧兩聲,身子被刺激的酥麻無比,就不再和姚澤玩戲耍遊戲,兩隻胳膊緊緊摟住姚澤的腰身,忘情的和姚澤親吻起來,大舌頭纏繞著丁香小舌,相互瘋狂的索取著吸.允著,直到兩人都感到呼吸困難時才停下來。

「臭小子,來吧,快進來1

劉曉嵐眼神早已迷離,撅著嬌艷y滴的嘴唇,呵氣如蘭的主動的伸出白嫩的小手將姚澤的內褲脫了下去然後放出他早已猙獰堅挺的物什。

姚澤喘著氣,笑眯眯的將自己內褲給扔在了床下,伸手握住自己堅挺的下體就急不可耐的想要進入劉曉嵐溫柔的港灣。

「別,臭小子把套戴上,上次在車上沒戴,害的老娘提心弔膽了好幾個星期呢。」劉曉嵐睜開迷離的美眸,拿手擋住姚澤,不然他進去,然後順手從床頭柜上拿起酒店專門放在床邊的安全套遞給姚澤,不容置疑的說道:「今天必須戴上,否則就不讓你……」

姚澤極其不情願的接過劉曉嵐手中的安全套,苦著臉說道:「可是曉嵐姐,戴著不舒服呢,要不咱別戴了吧,我會控制好的。」

劉曉嵐似笑非笑的伸出纖細白嫩的食指,在姚澤面前晃了晃,嬌聲說道:「那我們就別做了,直接睡覺唄。」說著話,劉曉嵐要側身不理姚澤。

「行嘛,聽你的就是。」姚澤見劉曉嵐真的側身不打算再理自己,就趕緊將安全套的袋子撕開,拿出安全套。

「這才差不多1劉曉嵐嬌俏嫵媚的伸手握著姚澤兩隻胳膊,幫助他調好姿勢。

姚澤逞劉曉嵐沒注意,直接用指甲將安全套給戳破,嘿嘿一笑,然後迅速的帶上,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直接伸直腰身向前猛力一挺!

「噗嗤1

伴著一聲曖昧的撞擊聲,讓人同時舒服的輕吟一聲。om~

「曉嵐姐,你的好……好緊,好舒服。」兩人的身體此時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曉嵐姐,你現在的樣子真迷人1姚澤將劉曉嵐的一雙修長美腿搭在自己肩膀上,腰身有規律的開始活動,見劉曉嵐紅唇微張,呵氣如蘭、眼眸之中竟是媚意,姚澤忍不住輕輕的吻著她光滑的額頭柔聲在她耳畔低語。

「嗚嗚,不許你看1劉曉嵐羞紅的將舒服的有些扭曲的俏臉扭開,然後用手擋住姚澤的眼睛,不讓姚澤看到她此時有些扭曲的表情。

「嘿嘿,曉嵐姐,我已經看到了,你擋也沒有用。看看你的表情,嘖嘖。」姚澤調笑的握著劉曉嵐兩隻柔細的胳膊,加快了運動的頻率。

「喲,喲,輕點,老娘要被你弄散架啦。」劉曉嵐被姚澤猛烈的撞擊著,感覺魂都快破體而出一般,身子癱軟如泥,一對小白.兔在身前活潑的亂顫,一雙修長的美腿在姚澤的肩膀上胡亂踢動,此時完全陷入了迷失的狀態。

姚澤見劉曉嵐在自己身下死去活來,就得意一笑,出聲說道:「曉嵐姐,舒不舒服啊1說完他再次加大了身下的力度。

「啊啊~~好……好舒服,協…小澤你好厲害1

劉曉嵐在姚澤的瘋狂舉動下,感覺魂兒都要雲飛九天了,嘴巴由剛才的輕聲嗚咽,變成了此時忘乎所以的放聲浪.叫,嘶聲力竭的發泄著身體所帶來的快感!她銀白s的指甲用力的掐入姚澤背後的肉中,劃出幾天深紅的痕來。

姚澤感覺身子一陣火辣的疼痛,頓時如發瘋了一般,喘氣如牛,更加的瘋狂起來,他緊緊抱住劉曉嵐的美白大腿,每一下的力道都深深的頂入到劉曉嵐最深處,此時兩人就如同在演奏一支奔放的古曲一般,姚澤用力越大劉曉嵐叫聲越響亮,而劉曉嵐叫聲越響亮姚澤的動作就越大,雙方相輔相成,不亦樂乎的彈奏一曲**樂章!

……

不知過去多久,伴隨著姚澤一陣猛烈的運動,一股熱浪噴薄而出,兩人同時高亢的尖叫一聲,下一秒達到了y望的頂峰。

此時的房間終於安靜下來,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喘著粗氣,相互聽著彼此的心跳聲。

沒過多久劉曉嵐感覺雙腿之中流出一片清涼來,頓時猛然一驚,伸手摸去,粘粘一片,就哭聲說道:「好你個死小子,又被你給騙了。」

姚澤疼愛的親吻劉曉嵐緋紅的俏臉,嘿嘿笑著說道:「曉嵐姐,不能怪我啊,剛才用力過度,套套質量不好被戳穿了,要怪就怪黑心的製造商1

「哼!誰不知道是你搞的鬼1劉曉嵐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苦著臉說道:「被你害死了,萬一真懷孕了看你怎麼辦1

姚澤大手輕輕摩挲著劉曉嵐光滑的小腹,聽劉曉嵐抱怨的聲音,就笑著說:「沒事,曉嵐姐,萬一懷上了咱就生下來,以後我養就是1

「美的你1劉曉嵐幽幽的白了姚澤一眼,然後嘆氣說道:「你又不是我老公,我憑什麼給你生孩子1

姚澤來了興緻就說道:「那曉嵐姐,你願意讓我當你老婆嘛?」

「哼,不願意,你太好s了,當你老婆遲早被你搞死1劉曉嵐看著姚澤健壯的身體,心裡又是一陣慌亂,就撅著小嘴抱怨的說道,「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個人,體力這麼好。」

姚澤嘿嘿笑著將劉曉嵐俏臉捏了一把,得意道:「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以後敢不聽話,我就在床上好好的給你上一次教育課。」

「哼!老娘才不會讓你有下次的機會1劉曉嵐驕哼一聲,看著姚澤說道:「以後得少和你見面才行!免得被你禍害。」

「是么?!那可不行1姚澤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劉曉嵐見了就驚恐的朝著姚澤的下面看去,發現姚澤此時再次蓬勃而起,頓時嬌呼道:「死小子,你要幹嘛?1

「呵呵,你猜呢,曉嵐姐。」

在劉曉嵐求饒的嬌呼聲中,姚澤jin詐一笑,身體再次朝著劉曉嵐誘人的軀體壓去。

……

「王八蛋,臭不要臉的,每次都這樣1完事後,劉曉嵐已經動彈不得,癱軟的躺在姚澤懷裡撅著小嘴滿是委屈。

姚澤拿手撫摸著劉曉嵐柔順的頭髮,笑著說道:「沒辦法,我又沒女朋友,那方面的y望又太強,所以只能委屈曉嵐姐你咯。」

「哼1劉曉嵐朝著姚澤腰身狠狠的揪了一下,憤憤不平道:「別人的老婆用起來方便,不要心疼是吧1

姚澤被劉曉嵐揪得疼的齜牙咧嘴,訕訕笑著道:「曉嵐姐,下次我注意就是了,每次和你在一起都太衝動了,這證明你的魅力太大呢。」

劉曉嵐被姚澤說的心裡美滋滋的,就沒再抱怨,溫柔的躺在姚澤的懷裡,微微的閉上美眸,開始修養體力。

姚澤半靠的躺在床上,伸手從床頭柜上拿起一跟煙點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後看著一臉幸福的劉曉嵐,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說道:「曉嵐姐,可以和我說一下你的家事嘛?」

「恩?」

劉曉嵐微微抬起頭,用美眸看著姚澤,微微笑著問道:「你怎麼突然對我的家事感興趣呢!你不是從來不管這些的么?」

姚澤將煙夾在手中,看著劉曉嵐,幽幽嘆了口氣,說道:「跟你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感覺到你的婚姻並不幸福,所以曉嵐姐,我想知道你的事情,還有你既然不喜歡那個男人為什麼要嫁給她?這不是拿自己的幸福開玩笑嘛?1

聽了姚澤的話,劉曉嵐俏麗的臉龐上出現一絲黯然之s,不過只是瞬間閃過就恢復如初,「是你想多了吧?你覺得我現在不幸福么?」

劉曉嵐微笑的看著姚澤,心裡卻是慢慢的有些傷痛起來,她有些不安的感覺到和姚澤在一起的時間越長越無法離開姚澤了。

從一開始柳曉嵐在宋楚楚的店裡見到姚澤時,只是覺得這個鄰家大男孩模樣的姚澤長的帥氣,僅僅只是欣賞他的外表,卻沒有其他別的什麼想法,就算當時調戲姚澤也只是覺得姚澤青澀的有些好玩,才出於興緻的逗弄他一番,並沒有要和他深入發展的意思。

後來一次她去宋楚楚店裡,偶然在宋楚楚面前提起姚澤,而宋楚楚卻表情有些黯然紅著眼圈,支吾半天說不出話來,劉曉嵐就猜測肯定是姚澤欺負了宋楚楚,於是偷偷從宋楚楚手機里找到姚澤的電話號碼,發簡訊so婦姚澤,裝小姐想騙姚澤出來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而讓劉曉嵐沒想到的時,她這個假裝的小姐,卻在不知不覺中假戲真做,稀里糊塗的就把自己最寶貴的第一次給了姚澤。給的很莫名其妙,事後她一直糾結這個問題卻找不到答案。

再後來的幾次接觸,劉曉嵐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和姚澤在一起的感覺,在他身邊沒有煩惱沒有顧忌,可以表現出真實的自己,也許這就是個播下情種的開端吧。

劉曉嵐眼神柔和的看著臉上帶著疑惑的姚澤,溫柔的說道:「等時機成熟了我再告訴你我以前的經歷,好嘛?」

「恩。」姚澤點了點頭,輕輕撫摸著劉曉嵐的臉龐,溫聲細語道:「我不勉強你,你想什麼時候說都行,但是,以後你若是受了什麼委屈得和我說,我可以幫你分擔1

劉曉嵐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故作嬌橫的說道:「以後誰敢欺負我,你就幫我揍他1

「嗯,好的。」姚澤心疼的將劉曉嵐摟在自己懷中,此刻如有心靈感應般的體會到劉曉嵐心裡的苦澀,以前每次見到她,給人的感覺就是,任何事情在她眼裡都是無所謂一般,直到今天姚澤才漸漸明白劉曉嵐其實心裡裝著太多委屈與無奈,只是無法得到釋放而已!

兩人靜靜的躺在一起誰都沒有再開口說話,沉默許久之後,劉曉嵐突然掙脫開姚澤的臂膀,將內衣褲穿戴好,然後在姚澤的疑惑目光中,劉曉嵐狡黠一笑,就在席夢思大床上活蹦亂跳起來。

姚澤瞪大眼睛看著劉曉嵐,問道:「曉嵐姐,你這是在幹嘛呢?就算要鍛煉身體也是早上再鍛煉啊1

劉曉嵐優雅的白了姚澤一眼,繼續蹦跳的說道:「誰鍛煉身體啊,我這麼做是要把你剛才弄進去的臭東西給蹦出來!免得懷孕呢。」

「……」聽了劉曉嵐的解釋,姚澤頓時無語,臉上出現一排黑線!!

看著在床上認真蹦跳的劉曉嵐,姚澤心裡感嘆道,真是個傻的可愛得女人!

咳咳咳,五千字大章,求下收藏、紅票、捧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