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十九章心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心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劉曉嵐走了!

帶著一身的傷痛,幽怨的,可憐兮兮的瞪了姚澤好幾眼才吃力的開著車子離開!

紅s的寶路從街道中呼嘯而過,劃過一道紅s的殘影,轉眼間就消失在姚澤的視線!

既然劉曉嵐已經答應幫姚澤投資種植的事情,那他也就沒必要在待在縣裡面於是早上就回了淮安鎮。

回到淮安鎮,姚澤第一件事就是鎮招待所將自己一身衣服給換了下來,用鼻子嗅嗅自己的襯衣,依舊可以聞到劉曉嵐身上所帶來的那股淡淡的幽香。

頓時就覺得所有的疲憊都一掃而光,他又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走到床前,見那雙肉s的絲襪靜靜的躺在枕頭邊,就失聲的笑了笑,而後拿起來放在手裡捏了捏它的質感,想著李美蓮那雙修長美腿,姚澤心頭一動。

難道自己真的好美熟婦這一口?!

co,禽獸!

姚澤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有些不恥,卻奈何自己本xng便是如此!

本來姚澤準備將李美蓮的肉絲給扔進垃圾桶一了了之,但是伸了幾次手,又有些捨不得,只好再次將它放回了枕頭底下。

這東西還是有些利用價值的,姚澤是這麼想的,在沒有劉曉嵐的r子里,自己那方面的y望膨脹了怎麼辦?

這個時候李美蓮的肉s絲襪就派上用場了……

一直磨蹭到中午,到招待所旁邊的小飯店吃了個小炒,姚澤才優哉游哉的朝鎮zhngf走去。

到了zhngf,他沒有去自己的辦公室,而是朝著他專門給農改小組專門安排的一個小辦公室走去。

走到農改小組辦公室門口,姚澤一眼就看到柳嫣心不在焉的坐在辦公桌前,雙手托著腮幫子,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樣,柳眉似蹙非蹙心事重重的模樣。

「柳嫣同志,上班時間,不好好工作,發什麼傻愣呢1姚澤雙手負於背後,一副領導模樣的走了進去,笑眯眯的看著柳嫣,開玩笑的說道。

「喲,姚鎮長好1

這時被柳嫣挑選到農改小組的兩名省農大的大學生見姚澤進來,趕緊離開座位向姚澤問好。

姚澤笑眯眯的擺手,對一男一女兩名大學生道:「好,好。別那麼拘束嘛,我這個人很隨和的,你們繼續工作吧,我只是隨便過來看看,這段時間還得辛苦你們一下,把淮安鎮管轄的村子的一些基本情況都了解清楚,過段時間你們可得有大用處1

「好,這些柳嫣組長已經交代我們了,這不現在正抓緊時間看那些村子的檔案呢。」那名帶著厚重眼鏡框的男生,笑容燦爛的對姚澤說了一句,然後給那名女大學生使了個眼s,兩人就趕緊坐了回去,再次扎入書堆裡面。

「姚鎮長,你怎麼有空跑這裡來埃」柳嫣回過神,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看著姚澤詢問道。

「咳咳。」姚澤故作嚴肅的咳嗽兩聲,然後對柳嫣說道:「今天剛從縣裡回來,過來看看你們。」

「哦。om」柳嫣點了點頭,繼續問道:「你不是要去市裡找商家來投資么?找到沒?」

「找到投資商了,初步的計劃也已經定下來了。」說著話,他看了那兩名大學生一眼,見兩名大學生很認真的翻看檔案,就對著柳嫣使了個眼s,聲音故作正經的道:「柳嫣同志,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還有些事情要和你詳細商討一下。」

「好的。」柳嫣微微一笑,答應一聲后,跟著姚澤走了出去。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姚澤的辦公室。

「嫂子,你怎麼回事啊?剛才看你一副會不守舍的模樣。」姚澤坐回自己的位置,看著俏生生的站在一旁的柳嫣問道:「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柳嫣今天穿了一身米灰s的套裝,上身的小西裝只扣了兩顆扣子,露出裡面純白s的襯衣,襯衣裡面那被包裹著的豐滿挺拔將襯衣緊緊的著,波濤洶湧,似乎隨時可能呼之y出一般,身下,直筒裙裙擺齊膝,露出圓潤直挺的小腿被黑s絲襪緊緊包裹著,散發出極具誘惑力的美婦韻味來。

柳嫣幽幽的嘆息一聲,伸出秀氣的小手,輕撫了幾下額間的斜劉海,然後面帶愁容的說道:「也沒什麼事情,就是你成偉大哥最近有些浮躁,一天到晚總是抱怨,哎……」

姚澤不解的問道:「成偉哥抱怨什麼啊?」

柳嫣很隨意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姚澤有些無奈的撇了撇嘴,說道:「能抱怨什麼,

還不是工作的事情,整天說幹人大太憋屈,基本和閑差事沒什麼兩樣,想要調動一下。」

姚澤聽了微微蹙眉道:「成偉哥的xng子也太急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即便是想要調職,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辦好的,再說現在鎮zhngf也沒什麼合適他的職位,你讓他再等等吧,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以後會有機會調動的。」

柳嫣不好意思的笑笑:「小澤,真不好意思,我不該在你面前說這些,影響你的心情。」

姚澤拿出一根煙點燃抽了一口,然後擺手說道:「柳嫣嫂子,你說這話可就太見外了,我可得生氣了。」

「行,嫂子錯了,以後不那麼生分就是啦。」柳嫣捂著嬌笑了一下,繼續說道:「晚上到嫂子家吃飯吧,你好好勸一下你成偉哥,這段時間他心情不好,連帶著我也跟著受影響,工作都沒什麼jng神呢。」

「行,嫂子,我聽你的。」姚澤笑著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嫂子,我好像還沒見過你女兒妍妍呢,今天她在家吧?」

提起自己女兒,柳嫣就滿臉笑意的說道:「在家呢,不過這孩子可調皮了,也不知道想誰的xng子,鬼機靈的很1

姚澤笑眯眯的盯著柳嫣,調笑道:「當然像嫂子你咯,你不也很調皮1

柳嫣被說的俏臉一紅,悻悻道:「瞎說,嫂子什麼時候調皮了,再說,調皮是形容大人的嘛?」

姚澤將抽完的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似笑非笑的看著柳嫣,一臉神秘的說道:「難道我說的有錯嘛?嫂子的調皮我可是見過1

柳嫣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然後嬌哼的說道:「怎麼可能,我什麼時候在你面前調皮過。你嫂子可沒那麼喜歡撒嬌1

「是嗎?1姚澤笑了一下,接著道:「那上次在小李村,張書記家的那個晚上,你……」

「打住1柳嫣此時俏臉羞的通紅,急切的打斷姚澤的話,嬌聲說道:「以後不許提那晚的事情,否則嫂子可生氣了。」

自從那個晚上在小李村和姚澤同睡一張床后,柳嫣如中了魔咒一般,晚上經常會做一些旖旎的夢,夢見和姚澤做一些羞人的事情,每次醒來之後都會發現內褲下面濕漉漉的,這讓她苦惱不已,覺得對不起自己丈夫,雖然只是做夢,但是她覺得她的思想已經開始慢慢做出背叛自己丈夫的事情呢。

所謂r有所思夜有所夢,如果自己白天沒想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那麼晚上又怎麼會夢見姚澤,和他……

「嫂子,你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姚澤見柳嫣目光有些獃滯的坐在沙發上,俏麗的臉龐上紅的可以滴出水來,就面帶疑惑的詢問著柳嫣。

「啊?」聽見姚澤的聲音,柳嫣回過神,再看姚澤時心裡就不由得跳的厲害,臉上更加滾燙起來,看著姚澤結結巴巴,竟不知說什麼了。

這個時候她無法面對姚澤,於是慌忙站了起來,說道:「小澤,我突然想起還有些事情沒做完,先走了,你記得晚上過來埃」說完,紅著臉逃似的快速走了出去。

姚澤看著柳嫣的倩影,愣了下,笑著自言自語道:「這又是唱的哪出?臉紅的那麼厲害,難道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