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十四章調戲事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調戲事件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下班后,姚澤本來考慮著要不要到阮成偉家,問問他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要將事情給傳了出去,這麼做他有沒有想過事情將產生的後果是什麼,但是轉念想想,覺得自己問這些又感覺不合適,畢竟他和阮成偉的關係還沒有密切到事事都要和自己交代的地步,於是就打消了詢問的念頭。

而且,自己如果表現的太過殷勤,可能還會被別人覺得是用心不良,對他有什麼圖謀,畢竟他有個嬌滴滴的美妻讓人垂涎。

想到柳嫣,姚澤就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猶豫了一下,還是撥了過去,電話那頭傳來柳嫣軟軟糯糯,甜美膩人的聲音,姚澤聽了心裡一盪,就笑著說道:「嫂子,現在忙不忙?」

柳嫣此時正在菜場買菜,將手裡的一把綠油油的青菜遞給老闆,讓他幫著稱斤兩,然後笑嘻嘻的把手機貼到耳旁,對著電話說道:「不忙呢,正在菜場買菜,現在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改善伙食呢?」

說完,柳嫣露出一絲狡黠的微笑,那美婦的氣質以及調皮的客氣表情,頓時將那賣菜的漢子給看的呆住了,心裡感嘆道:「這他媽誰家的小娘子,長的這般誘人,他丈夫恐怕得爽死了吧1他目光有些火辣的朝著柳嫣嬌俏迷人的身姿上瞅去,貪婪的y望顯而易見。

姚澤坐進停在zhngf門口的大眾駕車裡,繫上安全帶,然後笑著說道:「嫂子,感情我在你眼中就這麼不堪,你的意思是我只有在想改善伙食的時候才會想起你么?」

「我可沒這麼認為,是你自己說的。om」柳嫣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接著輕聲說道:「那你打給我是為了什麼啊?」

「也沒什麼。」姚澤將車子啟動,接著說道:「就是想問你個事情。」

聽姚澤的口氣,柳嫣心裡一緊,趕緊疑惑的問道:「問什麼事啊?」

姚澤聽出了柳嫣急切的聲音,就知道最近因為阮成偉的事情太過於敏感,於是笑著開口解釋道:「嫂子,瞧你緊張的模樣,我在電話里都聽出來了,別那麼敏感嘛,就是閑來無事,隨便聊幾句。」

「我……我沒緊張。」柳嫣心裡稍微安定了有些,就接著說道:「小澤,你要問什麼事啊?」

姚澤醞釀了一下,選了個柳嫣容易接受,且不易亂想的方式問道:「也沒什麼,就是前幾天吧,我勸成偉哥的事情有沒有成效,他最近幾天表現的怎麼樣,還有沒有出現什麼別的異常?」

「嗨,這事埃」柳嫣鬆了口氣,笑眯眯的說道:「他這幾天表現的還行吧,沒有再不停的嘮叨和抱怨,恢復了以前的模樣,這還要謝謝小澤你的幫忙呢。」

姚澤也不敢萬分肯定此事就一定是阮成偉給故意傳出去的,也許真有想在這件事上做文章,來坐收漁翁之利的小人,姚澤不打算刨根問底,打算再觀察幾天,準備到時候適情況而定,於是就說道:「嫂子你太客氣了,跟我還說些俗套的話,你只要記住咱們的約定就行呢。om」

「呀,你幹什麼!!1

姚澤話語剛落,手機就傳來柳嫣驚叫聲音。

姚澤聽了柳嫣略帶驚恐的叫聲,心裡一突,就趕緊對著電話問道:「嫂子,出什麼事呢?」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有沒有一點素質。」

柳嫣沒有回到姚澤詢問她的話,而是不知道在和什麼人理論這什麼,聲音中帶著一股怒意。

姚澤知道柳嫣現在正在菜場,就趕緊開著車子駛出zhngf大門口,朝著鎮南邊的菜場奔去,手機仍然貼在耳朵邊上,聽著裡面柳嫣與那人的對話。

那人聽柳嫣一副不依不饒的模樣,還質問自己沒素質,於是就板著臉,惡聲說道:「你這娘們找事是吧?我怎麼就沒素質了,青菜兩斤三兩三塊八毛錢,你給我十塊,我找你六塊二有什麼問題?」

「你……」柳嫣氣憤的指著那賣菜的男人,俏麗的臉龐上滿是寒霜,「你要不要臉,我說的是找錢的事嗎?剛才你做了什麼自己什麼心裡沒數嘛?」

「哼1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那男人冷哼一聲,一臉裝腔作勢的說道:「我做什麼呢?這大庭廣眾之下,難道我還能非禮你不成,你這女人是不是有毛病,吃飽了撐的想訛詐我幾斤青菜不成?」

那男人本來被柳嫣嬌俏的模樣給迷的神魂顛倒,見柳嫣打電話入神,就想通過找錢的方式,摸摸柳嫣白嫩纖細的美手,來沾點小便宜,沒想到這女人看似恬靜,遇到此事反應如此之大,自己只是在她手背上多停留了一會,就將她惹的怒火中燒,心裡頓時鬱悶不已。

他看柳嫣的外表,認為柳嫣是那種溫柔善良,溫順恬靜的女子,遇到這種事情大不了就是落荒而逃,卻是萬萬沒想到她會不依不饒起來。

柳嫣見賣菜的男人對自己倒打一耙,還說自己訛詐他,頓時怒火更大,偏偏剛才那噁心的男人摸自己手的時候,自己又沒能有什麼證據來證明,頓時就美眸緊瞪著男人,嬌喝道:「你是不是個男人,欺負女人還不敢承認,我真是為你的所作所為感到可恥1

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而且還對著自己的攤位指指點點,影響太過惡劣,那賣菜的男人就來了氣,紅著臉大聲喝道:「你這婆娘瞎嚼什麼舌根,我做什麼不敢承認呢,如果你覺得我什麼你可以說出來啊,讓大家評評理就是,我就不信這天底下還沒天理呢。」

「說出來?」柳嫣冷冷的看著賣菜的男人,心裡對他的言行更加噁心厭惡起來,就寒聲說道:「我還真不屑於說出你做的噁心事情,因為我怕髒了我的口,只是今天這件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就這麼罷休,你這種人越是對你忍讓,你會越發的得寸進尺去沾別人便宜1

「嘩~~」圍觀的眾人一陣議論,終於知道兩人吵架的原因,原來那個漂亮的小美婦對賣菜的不依不饒,是因為賣菜的沾她便宜埃

「這賣菜的調戲美女還真是一件新奇的事情。」

「這大庭廣眾之下,膽子竟然如此之大,現在的社會可真是世風r下埃」

「這賣菜的哥們技術也太高超了吧,在眾目睽睽之下也能沾到女人的便宜,佩服啊1

見眾人都相信眼前這個漂亮女人說的,議論自己的不是,賣菜的男人老臉憋的通紅,一臉憤怒的指著柳嫣說道:「你這死女人胡說八道什麼,老子怎麼沾你便宜了,這多多人的菜市場又怎麼可能沾得到你的便宜,你這是栽贓知道吧,如果你在不走人,我可以告你誹謗1賣菜的男人心裡有些發虛,就想那jng察來把柳嫣給嚇走,畢竟任何女人都不想因為這種事情進jng局接受調查。

「那你就趕緊去告吧,要不要我幫你打110?1一陣淡然到沒有任何語氣的聲音在周圍響起,說出此話的不是憤憤不平的柳嫣,而是排開圍觀眾人,朝著柳嫣走去臉上帶著淡淡微笑的姚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