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十七章痞子作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痞子作風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上去坐坐吧?」

到了自家單元樓下,柳嫣推開車門,修長的美腿探出了車門,然後扭頭,笑眯眯的看著姚澤,輕聲的說道:「雖然家裡沒什麼菜,但是可以將就的吃一頓,天色也不早了,到外面吃太麻煩不是。」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對一臉溫柔的柳嫣說道:「算了,我就不上去了,一個人吃飯很好解決的,就不多給嫂子添麻煩了。」

姚澤本來準備滿口答應下來,但是轉念想想這個時候去柳嫣家不是時機,一來,最近幾天的傳聞姚澤沒有確定是不是阮成偉自己放出去的,如果是他本人傳出去的那麼他又是出於何種目的,去他家裡問此事不太妥,處於朋友關係不問又顯得有些不夠朋友的意味,二來,今天遇到了柳嫣被賣菜的調戲這麼個尷尬的事情,等會柳嫣回去了肯定得和阮成偉說上一番,姚澤在場便過於不適,於是他乾脆選擇不去柳嫣家。

柳嫣見姚澤啟動了車子,也就不勉強,身姿輕巧的下了車子,然後躬身對著車子裡面的姚澤說道:「小澤,天黑了開車注意點,別開太快1

「好的,嫂子。」姚澤點頭答應一聲。

柳嫣嫣然一笑,輕輕的將車門關上,然後踏著細跟的黑色高跟鞋,婀娜多姿的朝著樓梯口走去。

姚澤看著巧移蓮步,身姿優雅的柳嫣,心裡一陣感嘆,像柳嫣嫂子這種美婦,不知道能讓多少權貴盡折腰啊!

也難怪連賣菜的都忍不住動花花腸子啊!

……

清晨,姚澤還在朦朧的睡夢中,一陣歡暢的手機鈴聲將姚澤給吵醒,他閉著眼睛,伸手朝著床頭櫃摸去,摸到手機,他放到耳旁,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問道:「誰啊?」

「臭小子,怎麼著,接老娘的電話這麼不耐煩?那我掛斷得了。」電話那頭傳來一聲甜美帶著嬌膩的聲音。

「曉嵐姐?」

姚澤驚喜的睜開睡眼朦朧的眼睛,聽是劉曉嵐的聲音姚澤頓時沒了睡意,趕緊說道:「曉嵐姐,你可別掛電話,能接到你的電話可不容易啊,我又怎麼可能不耐煩呢,這幾天都快想死我了。」

「臭小子,就會甜言蜜語的這一套,誰信你的話1劉曉嵐聲音中帶著一絲甜蜜,姚澤在電話那頭都能感覺到,於是就笑眯眯道:「曉嵐姐,這甜言蜜語也是要分人的,如果不是我喜歡的人,我又何必甜言蜜語呢。」

「不過,曉嵐姐,這兩天我打你電話你死都不肯接,怎麼今天到是主動打給我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幫忙啊?」姚澤手機放在耳邊,翻了個身,下床朝著洗手間走了過去。

劉曉嵐在電話那頭嬌聲哼道:「怎麼,沒事老娘就不能打給你啊?老娘我是度量大,不跟你這小屁孩一般計較,知道吧1

姚澤對著馬桶將尿放完,然後抖了抖小jj,訕訕的笑著說道:「是、是,咱們曉嵐姐宰相肚裡能撐船,不跟我這小人一般見識,都是我的錯,不該胡亂說話惹的曉嵐姐不高興,我給純真漂亮美麗動人的曉嵐姐道歉了。」

「去,肉不肉麻。」劉曉嵐在電話那頭聽了姚澤的話,就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接著就捂嘴嬌笑了起來,說道:「你啊,哪有點國家幹部的模樣,完全就是個油嘴滑舌的小痞子,哄女人還蠻有一套的。」

「那曉嵐姐喜不喜歡我這個小痞子啊?」

劉曉嵐慵懶的躺在賓館的大床上,白色的被子蓋在劉曉嵐上身若隱若現的能夠看到她雪白光滑的肌膚,她伸出蓮藕般白嫩的胳膊,用手拂了拂兩鬢的髮絲,聽了姚澤的話,她滿臉笑意的輕聲說道:「誰會喜歡你這種小痞子啊,別自作多情了,我有正事和你說,不許開玩笑了。」

姚澤重新躺回床上,雙腿夾著被子,一臉笑意的說道:「就知道曉嵐姐你肯定是有事情有和我談的,要不然在生氣期間怎麼可能給我打電話,說說看是什麼事情吧。」

劉曉嵐翻了個身,被子中的春光頓時頻頻暴露出來,她笑眯眯的對著電話裡面的姚澤說道:「在電話裡面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還是見面再說吧1

「見面?1姚澤激動了一下,趕緊坐了起來說道:「行,曉嵐姐我馬上就來。」

「呵呵,別急,現在還是早上呢,等你下午下班了開車到縣裡來,咱們邊吃邊談吧。」劉曉嵐幻想著姚澤猴急的模樣,就忍不住輕聲嬌笑起來。

姚澤拍了拍腦袋,苦笑著道:「瞧我,一心想著見曉嵐姐你,把時間都給忘了,那行,下班了我去找你,你到時候發個地址過來,我直接過去。」

「好的。」劉曉嵐答應一聲,然後又和姚澤閑聊幾句就掛了電話。

姚澤意興闌珊的掛了電話后,洗刷一番去樓下吃了早點,就開著車子去了政府辦公大樓。

將車停后好,姚澤少不了的去一趟農改小組辦公室和柳嫣談談話聊聊天,然後夾帶著勉勵一下兩名大學生,讓他們好好努力之類的官話,雖然姚澤年紀和那兩名大學生看上去差不多大,但是姚澤用一種上級關心下繼,並沒有讓兩名大學生感到有什麼不適,心裡反而確定姚鎮長很好相處,很平易近人。

從農改小組回到辦公室,姚澤屁股還沒坐熱,文員小張就敲門急急忙忙進來,輕聲說道:「姚鎮長,孫書記說臨時開個會議,讓我通知您一聲。」

姚澤放下手中的文件,微微蹙眉,問道:「有沒有說關於什麼事情的會議?」

文員小張扶了扶眼眶上的厚重鏡框,有些局促的說道:「這個到不知道,書記只說讓我通知姚鎮長和幾位領導,至於什麼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

文員小張在姚澤面前之所以會拘束是因為他是孫有才遠方的一個親戚,能進政府工作估計也是孫有才運作的,而小張是知道年輕的姚副鎮長和自己表舅是不和的,所以每次見到姚澤是他都會感到一絲尷尬和恐慌,稍微有點遠見的人都能明白現在的狀況,孫有才是日落孫山的殘陽再過一年半就要退下去而姚澤卻是冉冉升起的新星二十齣頭就當了副鎮長,兩者比較可謂天壤之別,所以小張每次都想找機會和姚澤搞好關係,可是又苦於他和孫有才這層關係而不得成。

小張說完,低頭忍了忍,然後悄悄瞥了姚澤一眼,討好的說道:「不過早上我給孫書記送資料的時候聽到孫書記和一個人在說昨天菜場發生了些事情,領導幹部插足其中之類的話,估摸著應該是為了這個事情吧。」

姚澤聽了頓時明白個大概,就微微笑著對小張說:「行,謝謝你了小張,你先過去吧,我馬上就來。」

小張見自己透露的消息似乎對姚澤有點用,頓時就高興的答應一聲退了出去,心裡卻是高興不已,現在和姚澤搞好關係,等自己表舅退下去了姚澤至少不會給自己小鞋穿。

等小張走出去后,姚澤的笑臉就垮了下來,微微皺眉的低聲罵道:「這個老混蛋,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整老子的機會。」不過姚澤也不是好欺負的,他昨天晚上就想到了此事肯定會傳到孫有才耳朵里,所以早就想好了措詞,不會使自己處於被動狀態,只是讓姚澤沒想到的是,這屁大點事情還至於開會來說。

「這不是成心給老子下絆子么1姚澤低聲罵了一句,就雄赳赳的朝著會議室走去。

推開會議室的大門,姚澤板著臉,不去看孫有才已經眾人的臉,直徑朝著自己座位走了過去,一屁股坐下然後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動不動。

孫有才看了姚澤一眼,臉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那老臉上的笑容里充滿了一股快意的歡樂,彷彿打壓姚澤能使能快感連連一般。

「咳咳。」孫有才故意咳嗽兩聲,然後看了看眾人,接著一臉嚴肅,聲音有些低沉說完說道:「都到齊了吧,那咱們今天開個會,討論個事情。」

見眾人默不作聲,孫有才就將目光轉向一臉淡然的姚澤,說道:「今天早上我接到群眾的投訴,說咱們鎮的某些領導幹部亂用私權,欺負平頭百姓,這影響可是不太好埃」

見眾人交頭接耳的討論,而姚澤依然穩如泰山的坐在那裡,孫有才接著說道:「平時我就一再強調,咱們身為人民公僕一定要平易近人利用手裡的權利多給老百姓謀福利,多為國家做貢獻,國家授予我們權利不是用來欺負百姓的,這樣的幹部就是領導裡面的敗類,一鍋湯里的老鼠屎。」

孫有才說話的時候語氣直指姚澤,但姚澤就如同一個植物人一般,坐在那裡任你百般攻擊我自巋然不動,孫有才有種狠狠的發力卻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心裡就有些怒意,暗罵道:「這個姓姚的小子臉皮也太厚了一點,明明說的就是他,他卻一副老神在在滿不在意的模樣,這種痞子著實不能用官場的老一套和這小子較量啊1

見孫有才聽頓了片刻沒有說話,姚澤就抬起頭,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看著孫有才,說道:「孫書記你到底說的什麼事情啊?我聽了半天沒聽出個頭緒來,是我的政治覺悟不夠還是怎麼回事呢?」說完姚澤一臉戲謔的看著孫有才,那挑釁的意味顯而易見。

見姚澤揣著明白裝糊塗還含蓄的挑釁自己說話含糊不清,心裡頓時怒意大增,看姚澤的眼神不再是剛才那般輕鬆帶著看笑話的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