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十九章嫩臉領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嫩臉領導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著姚澤漸漸走出會議室的背影,孫有才氣的渾身抖動不停,一張本來就蒼老的臉上此時更加萎靡了,他此時火氣衝天卻沒有發泄的對象,只能右手顫抖的端起瓷杯,微微抿了口茶水,使自己心情平復一些。

此時會議室里的領導幹部全都眼巴巴的看著孫有才,等著他宣布散會,他們誰都不敢像姚澤那般囂張,至少書記沒宣布散會之前他們是不敢擅自離開的。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孫有才覺得他們的目光中帶著一股嘲笑的意味,火氣不由得更加大了,他臉色陰沉的緩緩站了起來,寒聲、咬牙切齒的說道:「散會1接著『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自顧自的走出了會議室,然後『』的一聲將會議室的大門狠狠關上。

胡建平苦笑著搖了搖頭,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著眾人,低聲說道:「哎,兩個人都是不服輸的主,看來以後有的鬧騰了。」

眾人聽了皆是贊同的點頭,而唯有阮成偉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姚澤回到辦公室后,隨手拿起辦公桌上的文件看了起來,一份關於鎮小申請資金修換扶梯欄杆的文件引起了姚澤的注意。

文件上面闡述道,鎮小里的扶手欄杆由於很多年沒有更換過,上面已經秀跡斑斑牢固性不強,為了小學生的安全,鎮小校長申請資金換掉學校里腐朽的護欄及扶手,來保證學生的安全。

姚澤將這份文件作為重點放在一旁,然後開始翻看其他文件,一上午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中午姚澤到政府食堂吃過飯後,開著車子直接朝著鎮小學駛去。

將車子停在鎮小大門口,姚澤推開車門走了出去,剛走到門口,就被一個手裡端著茶杯的老門衛給攔住,他朝著姚澤全身打量一番,接著說道:「學校裡面陌生人不能隨便進出,你是幹什麼的?」

「我就是隨便到學校裡面看看。」姚澤笑眯眯的拿出煙,然後朝著門衛老頭遞了過去。

門衛老頭眼神瞥了瞥姚澤遞來的煙,然後板著臉搖頭說道:「謝了,這煙太好我抽不慣。」

姚澤笑笑,就將煙收了回去,一邊朝里走一邊說道:「那行,我進去看看馬上就出來。」

「誒,你這小夥子怎麼回事。」門衛老頭趕緊上前一步攔在姚澤前面,不耐煩的說道:「我都說了,學校裡面外人不能隨便進入,你沒聽到啊,這要是裡面的孩子少了一個,或者學校裡面的財物被盜找誰去?難道找你陪1

姚澤一臉無奈的看著門衛老頭,說道:「大爺,我就進去看看,馬上就出來,不用這麼認真吧1

「隨便看看也不行,這小學可不比別的地方,小孩都很容易被騙的,只要我還在這裡當一天的班就不能放一個身份不明的人進去。」門衛老頭摸了摸頭上戴著的鴨舌帽,一臉義正言辭的說道:「你如果想進去看看也行,留下身份證做抵押,等會出來的時候到我這裡來領回去。」

姚澤雖然有些無奈,但是覺得門衛老頭處於負責人的態度,還是將自己身份證掏出來遞給了他。

門衛老頭接過姚澤的身份證對照著姚澤本人看了幾眼,然後說道:「行吧,你進去看看就出來,時間不要耽擱太長,還有,不要亂逛影響了學生上課。」

「得了,你老真為了工作真是盡心儘力,我進去看看馬上就出來。」姚澤擺了擺手,就朝裡面走去。

此時正是上課期間,學校的小操場上異常安靜,偶爾的傳來一陣小學生讀課文的聲音,姚澤東看看西瞧瞧,然後走到了教學樓的走廊門口。

教學樓總共有三層,一樓沒有護欄扶手倒是看不出什麼東西,於是他朝著二樓走去,來到鐵質的護欄旁邊,姚澤蹲下身子,看了看周圍的欄杆,倒是的確如校長文件裡面闡述的一樣,這些欄杆大多已經秀跡斑斑,有的欄杆甚至已經腐蝕的馬上就要斷裂,這欄杆怕是有些年了!

「姚……姚鎮長?」

姚澤拍了拍手中的鐵鏽,站了起來剛準備離開,就聽見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他轉身瞧見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唯唯諾諾的站在一旁,臉上滿是尊敬,姚澤就疑惑的問道:「你認識我?」

「看著有點眼熟,不過剛才不太確定,現在可以確定了。」那中年男人輕聲說道。

姚澤繼續問道:「我們見過嗎?」

「我上次和陳校長去過一次政府,倒是見過姚鎮長一次,不過姚鎮長那時候正忙著可能沒注意到我。」中年男人小心的給姚澤解釋。

姚澤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姚鎮長,我是小學的教導主任,姓張名國強」張主任恭敬的掏出煙,然後遞給姚澤一支。

「張主任你好。」姚澤笑眯眯的接過煙,和張國強握了握手。

張國強抽回手后看著姚澤,輕聲問道:「姚鎮長今天來小學是?」

姚澤笑著解釋道:「昨天陳校長送了份文件過來,說是要更換學校的欄杆設施,我剛才閑著沒事就過來看看。」

張國強明白的點點頭,然後有些擔憂的說道:「這學校安全太重要了,姚鎮長您剛才可能也看這些欄杆的狀態了,已經的沒法用了,這些小孩子又調皮,瘋鬧的時候如果不小心撞到欄杆上那可真是太危險了。」

姚澤將煙含在嘴裡,張國強頭腦靈光趕緊掏出火機,上前幫姚澤給點上,姚澤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張主任你這太客氣了,以後可不要這樣,讓別人看到多不好,還以為我擺譜了。」

張國強訕訕的笑了笑,連忙點頭稱是。

姚澤抽了口煙,接著說道:「這個事情我記在心上了,等我回去之後和孫書記胡鎮長協商一下,然後儘快的批下款項,爭取早日將所有存在安全隱患的地方都重新更換,免得孩子們受到危險。」

張國強沒想到姚澤這麼好說話,本以為陳校長申請的款項會石沉大海,沒想到這麼容易就給批下來,心裡對姚澤頓時大有好感,就有些激動的說道:「那就太感謝姚鎮長了,我替校長和學校的孩子們謝謝您了。」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說道:「可別這麼說,這些事情本來就是我管轄的範圍,職責所在,沒什麼好謝的。」

張國強不好說什麼,就笑著轉開話題道:「姚鎮長,要不您到我辦公室坐坐,我給您倒點水喝。」

姚澤看了看錶,說道:「不用了,等會還有點事情,就不麻煩張主任了。」姚澤說著話,就朝樓梯口走去。

張國強趕緊跟在姚澤身後,輕聲說道:「既然姚鎮長有事情,那我就不挽留了,我送送您吧。」

走到大門口,姚澤對張國強說道:「張主任,不用送了,你忙你的去吧。」

張國強笑著說道:「行,我就送到這裡吧。姚鎮長以後有時間還請多來咱們小學指導一下工作才是。」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這時門衛老頭看到姚澤,就從門房走出來說道:「小夥子速度還挺快的,身份證拿去吧。」門衛老頭將手裡的身份證遞給了姚澤。

姚澤接過身份證,笑著說了聲謝謝,就走出了大門。

張國強看了就是一愣,不解對門衛老頭問道:「劉叔,你這是幹嘛?」

門衛老頭看了走出大門的姚澤一眼,說道:「那小夥子剛才非要進學校逛逛,我怕學校不見了什麼東西,就拿他的身份證做個抵押。」

張國強聽了心裡一突,急忙說道:「劉叔啊,你怎麼這麼糊塗,事情都不問清楚就隨便那別人的身份證啊,他可是咱們鎮的姚鎮長,來學校指導工作的,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待他1

「鎮長?」門衛老頭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說道:「怎麼可能,他才多大一點,估計也就一二十歲,和我孫子差不多大,怎麼可能是鎮長?1

「怎麼就不可能了1張國慶無奈的看了門衛老頭一眼,接著說道:「人家年輕有為當副鎮長怎麼啦,劉叔以後遇到這種事情可得問清楚,幸虧姚鎮長心胸寬大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否則咱們學校申請的款項就泡湯了。」

說完他搖了搖頭,不再理會站在一旁有些發愣的門衛老頭,朝著自己辦公室走去。

門衛老頭半天才緩過神,自言自語的說道:「真是看不出來,那小狗日的還是個領導呢1

姚澤坐進車裡,剛啟動車子,手機就嘀嘀響了兩下,從口袋裡摸出手機,打開一看,是劉曉嵐發過來的地址,於是他笑著合上手機,哼著小曲,車子朝著縣裡的方向開去。

明天精品推薦,絕對爆發,求大家給力的投紅票,收藏也跟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