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十六章敵我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敵我關係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清晨,旭日剛剛升起,第一縷淡淡的光線透過窗帘的縫隙照射進房間,傾灑在床前,姚澤被光線刺的沒了睡意,就扭頭靜靜的看著懷裡的俏佳人,見她長長的睫毛時不時的微微顫動,嘴角不經意的微微揚起一個弧度,姚澤就情不自禁的朝著她的額間輕輕吻了一下,調笑的說道:「還裝呢?1

劉曉嵐俏臉一紅,可愛的吧唧了下嘴巴,微微睜開眼眸,注視著姚澤,聲音軟軟糯糯的道:「誰裝啦!本來睡的正香,被你使壞給弄醒了,還好意思說我1

姚澤就笑著將劉曉嵐往懷裡緊了緊,一臉愛意的尋問道:「曉嵐姐,身體感覺怎麼樣啊?來例假做了不會有什麼事情吧?身體會不會有虧損?1

從昨晚睡前到早上,姚澤一直在問這個問題,劉曉嵐就有些感動的伏在姚澤懷裡,輕聲說道:「應該是沒什麼事情的,不過,昨晚你真是不小心,都說了讓你不要弄進去了,可是你……」劉曉嵐紅著臉,偷偷斜睨了姚澤一眼,繼續說道:「聽說經期弄進去了很容易懷孕的呢,萬一懷上了你的孩子可咋辦?」

姚澤笑眯眯的撫摸著劉曉嵐光潔的玉背,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說道:「懷上了就生下來,我又不是養不起1

「胡說1劉曉嵐嬌媚的瞪了姚澤一眼,幽幽嘆氣的說道:「咱們名不正言不順,生下來怎麼說?我和我老公雖然互不干涉私生活,可是畢竟是法律上的夫妻,他又沒碰過我,難道我能說是他的不成1

姚澤聽劉曉嵐口口聲聲的我老公,心裡就有些不是滋味,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床頭櫃的煙點燃一根,狠狠的抽了一口,吐出一圈煙霧后才淡淡的說道:「你們既然根本沒有夫妻之實,又沒有一絲感情,為什麼不早點離了,這麼拖著是怎麼個事1

劉曉嵐似乎並不想提到她與那個男人之間的事情,就微微蹙眉,輕聲說道:「這件事情說起來有些複雜,等時機成熟了我會告訴你的。」她見姚澤臉色不是很順,就又轉開話鋒,嬌笑著說道:「怎麼,吃醋了?」

「沒有1姚澤將煙灰進煙灰缸,柔聲說道:「就是不想你和不愛的男人在一起。」

「曉嵐姐,你是我的知道嘛1姚澤臉色鄭重,聲音中透出一股霸道的意味,卻又不失柔情。

劉曉嵐微微愣了一下,半響,才失笑的說道:「你可是越來越有官威了,說話都這麼霸道1

姚澤否認的搖搖頭,說道:「我哪有什麼官威,只是在闡明我的觀點而已。」他看了劉曉嵐一眼,然後狡黠的笑道:「這次如果懷上了正好,可以給你一個決心和你老公徹底的斷掉。」

劉曉嵐從姚澤懷裡坐了起來,表情怪異的看著姚澤,一臉憤憤不平的說道:「陰謀1

姚澤詫異的問道:「什麼陰謀?」

「你昨晚是不是故意弄進去,想讓我懷孕1

「這話說到哪裡去了1姚澤頓時無奈的道,「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剛才不過隨口一提罷了,你倒是想的蠻遠。」

劉曉嵐有些幽怨的說道:「為了安全起見,晚點我去買顆緊急避孕藥吧。」

「你瘋了,那可不行,你現在好在經期了,吃那東西多傷身子,過段時間再說吧1姚澤不容置疑的說,「那東西你這段時間絕對不能吃,副作用很大的!除非你以後不想要小孩了。」

劉曉嵐低頭沉思片刻后,點頭說道:「好吧,我聽你的1

姚澤笑眯眯的摟著劉曉嵐又親膩了一陣子,才獨自駕車離開賓館。

在車上,姚澤拿出手機,給縣長何惲撥了個電話,含蓄的表達了想知道最近招標事情的情況如何,不知道姚澤出於什麼目的,何惲在電話裡面略微沉默了片刻后,說讓姚澤去他辦公室在詳細的談。

姚澤答應一聲,就調轉車頭,朝縣政府開去。

到了何惲的辦公室,姚澤見何惲正在會客,剛準備扭頭退出去,這時何惲就笑著招手道:「姚澤,幹什麼呢,都已經走進來了,再退出去幹嘛1

姚澤就笑著說:「看何縣長在會客,這不是不敢打擾嘛1

何惲擺了擺手,指著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人說道:「打擾什麼,這位陳股長是咱們縣城建局建管股股長,兼著招標辦主任的職務,也是這次招標評審小組的專家成員,對於裡面的門門道道了解的比較透徹,我剛才可是專門把他找過來的,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問他。」怕姚澤有些顧慮何惲補充說道:「他是我多年的老友,不必有什麼顧慮1

姚澤感激的看了何惲一眼,就趕緊和那名帶著厚重黑眼鏡框的中年男人握手道:「陳主任您好。」

陳建尚剛才從何惲口中得之姚澤的背景也不託大,就站了起來,笑眯眯的說道:「姚鎮長你好,你真是年少有為啊,二十齣頭就已經是副科級幹部,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埃」

姚澤笑著回應道:「陳主任說笑了,比起您我可是差遠了。」

陳建尚對於姚澤的話很是受用,就哈哈笑了起來說:「那裡、那裡。」

兩人寒暄一陣,進入正題,姚澤就開始詢問何惲最近是不是有很多老闆在到處送禮跑門路,想得到這個標底,何惲明確得點了點頭,說明了他自己的觀點,「這幾年國家對於建築招投標的監督比較重視且規範化,想要暗箱操作基本上是不怎麼可能了,而且這次的造價會比較高,市裡的頭頭們眼睛都盯在這上面呢,對已以前的潛規則現在已經不管用了,所以想要暗箱操作是不可能的,那些送錢的老闆送出的錢也是打水漂,根本起不到分毫作用。」

姚澤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聽消息說,這次市組織部部長郭義達到咱們縣來了,他是不是也是為了這個事情?」說著話,姚澤分別遞給何惲和陳建尚一支煙。

何惲接過煙點燃后,吸了一口,說道:「是也不是,他這次下來的主要目的是市裡派他來做做樣子搞個視察,不過我們見過一面,他也含蓄的表達了這次招標,讓我照顧一下他侄子郭炎。」

他怕姚澤不記得郭炎是誰,專門提醒的說道:「還記得郭炎吧?就是上次咱們一起去吃飯。在席上的那個長青集團的年輕人。」

「組織部部長郭義達是郭炎的叔叔?」姚澤臉色變的怪異起來,出聲詢問何惲。

何惲點了點頭,見姚澤臉色不大對勁,就問道:「怎麼呢?有什麼問題嘛?」

姚澤木訥的搖了搖頭,心裡卻是如打翻了五味瓶,「郭義達是郭炎的叔叔,那麼郭濤這個當初搶走自己女朋友的男人不就是和郭炎是堂兄弟?」

姚澤腦袋裡面的思路漸漸的清晰起來,臉色不由得冷了下來,心裡想到,他們之間的關係自己早應該猜出一二才對啊!

最近忙於種植計劃,竟是把自己仇人給遺忘在一邊了,這是何其悲哀!

郭氏一家逃不了的,該還債的都會一一讓他們給還回來,這是姚澤進市委時給自己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