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十七章正常戀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正常戀愛?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何惲坐在自己的老闆椅上,抽著煙,見姚澤臉色變幻莫測,時而晴朗時而陰森的愣在那裡不說話,就疑惑的問道:「姚澤,你怎麼呢?」

「啊?」

聽到何惲的詢問聲,姚澤一臉迷茫的看著何惲,這會才想起來他還在何惲的辦公室,談招標的事情呢,於是他歉意的對著何惲、陳建尚笑笑,臉上恢復如常的說道:「何縣長,沒什麼事,就是剛才想到一些其他的事情有些走神了,咱們繼續談吧1

姚澤將手裡沒有抽,卻燃燒一大半的香煙給塞進煙灰缸,接著說道:「何縣長,您的意思是,這次不管是誰,想要走偏門拿下這個標底都是不可能得,是不是這樣?」

何惲和陳建尚皆是點頭,陳建尚替何惲解釋的說道:「這幾年,咱們國家的房地產事業太過於『蓬勃發展』,以至於房價亂了套,也不知道這房價翻了多少倍,那些房地產商們利用這個機會大肆的炒地建房來謀取暴利,使我國大多數工薪階層的民眾都成了名副其實的房奴,這不沒辦法,國家對於房地產、建築這一塊加大了管理力度,現在可是比以前規範了許多,除非那個當官的不想活了,才會在建築這一塊搞暗箱操作,私底下非法買賣接標權。」

姚澤沒有接觸過房地產這一塊,對裡面的事情自然不是很清楚,就接著問道:「既然國家管的這麼嚴,那郭部長還讓何縣長你給開個後門是怎麼回事,難道他作為市主要領導,還能對國家的這些政策不熟悉?」

「你啊,還是太嫩了,以後在仕途這條路上還得邊走邊學習才是。」何惲指著姚澤笑了笑后,接著就板著臉,沉聲說道:「他就是太過於了解國家政策,才會想在裡面鑽空子,玩弄權術這一套。」

「就在前天,他和他侄子專門請我和陳主任吃過一次飯,而且私底下專門塞給我和陳主任一張一百萬和一張五十萬的支票。」

「什麼?」姚澤驚訝了一下,趕緊問道:「何縣長,您收了么?」

何惲不屑的說道:「收了今天還坐在這裡和你說這麼多,這就是那個姓郭的老匹夫想的陰謀詭計,想要來個一石二鳥。不過赴宴之前我就猜到他的舉動,所以去之前就和陳主任商量好了,無論他開出多大的籌碼多大的誘惑都不能接受,畢竟這裡面涉及都太多的事情,不能隨隨便便就收他的錢,他的主要目的是想拖我下水,站在他那一邊,給錢的目的看似幫他侄子拿下這個標,其主要目的是想抓住我的把柄,來牽制我為他們的利益集團服務罷了。」

見姚澤一臉詫異的模樣,何惲笑了笑,說道:「怎麼,很詫異我為什麼跟你說這些?」

姚澤木訥的點頭,何惲看著姚澤略含深意的說道:「跟你說這些是因為,你和我一樣現在已經貼上江銘副市長的標籤了,所以我有必要告訴你一些你現在應該知道的事情,別到時候分不清敵我,被別人給利用了。」

「古往今來,沒有那個朝代當官的能獨來獨往,做一個孤傲的獨行俠,那種人不能順應大潮流只有被打壓下去,而如今也是如此,你想要在仕途上有所作為光靠自己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做官,有三種人是悲劇收場,一是像寡婦睡覺,上面沒人;二是像妓女,上面老換人;三是像和老婆睡覺,自己人老搞自己人。雖然這些話有些落了俗套,但卻是官場的至理名言!你得記住1

姚澤頗受啟示,沉默的點頭,半響才問道:「郭部長屬於哪個派系?市長還是書記?」

「張市長1何惲看了要姚澤一眼,接著說道:「江銘市長現在沒告訴你這些事情,一定是覺得你剛接觸官場,不想讓你現在有太大的壓力,但是我覺得年輕人必須要有壓力才能慢慢的成長起來,一直受別人的庇護是永遠也強大不起來的,所以我今天借招標的事告訴你這些,你應該明白我的用心吧?」

「嗯,明白1姚澤點了點頭,感激的說道:「何縣長,謝謝你1

何惲豪放的笑了起來,目光柔和的道:「謝什麼謝啊,在我這裡可不要來這套。」

三人又談了些關於招標的事情,陳建尚接了個電話后,說局裡還有事情,要先走一步,臨走前,他拍著姚澤的肩膀,低聲對姚澤說道:「姚澤兄弟,你今天問這麼多,不用想也知道你為了什麼,老哥就給你透個底吧,這次標底的總價錢在五千六百八十三萬之間,招標競爭你也知道什麼最重要,這個數據可是佔了百分之七十的分值,希望你好自為之1

姚澤萬分感謝,陳建尚就似笑非笑的看著姚澤說,「別那麼客套,以後咱們還要多多走動才是1

姚澤若有所思的點頭,說:「好的,有空我專門到府上去拜訪1

送走陳建尚,何惲笑眯眯的看著姚澤,忽的問道:「為了藍百麗的劉總吧?1

姚澤臉色一下子不自然起來,不明白何惲怎麼會知道他和劉曉嵐之間的關係,就點點頭解釋道:「是的,他是江銘市長妻子的朋友,我們之間認識的。」

姚澤這種解釋無疑有畫蛇添足之嫌,何惲心裡暗笑,卻不表現出來。

「哦?」何惲故做疑惑的看了姚澤一眼,淡淡的說道:「竟然是這麼一層關係,那天吃飯的時候劉總雖然刻意沒去搭理你,但是從她偷偷看你蹦出的那種眼神,我還以為你們之間有點什麼關係呢。」何惲曖昧的笑笑。

姚澤心裡震驚不已,暗嘆何惲不虧是官場的老油子,觀察人的本事竟然細微到這種程度,自己當天刻意去注意著劉曉嵐,都沒發現她偷偷看過自己,而這些細微的細節卻被何惲給察覺,姚澤不由得開始佩服起何惲來。

「我和她能有什麼關係,她是我姐呢。」姚澤尷尬的笑笑。

何惲卻搖搖頭,一臉不懷好意的說道:「如今流行姐弟戀,我這老頭子能夠理解,再說你這麼年輕屬於正常談戀愛,沒人能說什麼閑話。」

姚澤石化在那裡,心裡感嘆,這如果屬於正常談戀愛,世上恐怕就不存在偷情一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