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九十一章治標不治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治標不治本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阮成偉掛斷電話后,在自己辦公室不停的來回踱著步子,心裡隱隱覺得出頭之日在即,剛剛從姚澤的口中阮成偉已經聽出了這次如果能調動,那麼必定是對自己有利的調動,要不然姚澤也不會說的那麼輕鬆淡然。

一想到自己在人大主任的位置上苦苦熬了好幾年現在終於可以擺脫出去,阮成偉心裡就異常興奮起來,他回到自己座位上,拿出手機給柳嫣撥去了電話。

柳嫣此時剛剛回自己辦公室,剛才在廁所調整了好半天,才將情緒給略微調整過來,姚澤那如有魔力的手,騷擾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就如同一個揮之不去的陰影,每每想到這些柳嫣心裡就砰砰直跳,下面就會感到一絲酥軟。

見阮成偉打來電話,柳嫣下意式愧疚,接通電話說話難免就有些心虛,「成偉,有……有什麼事嘛?」

阮成偉此時心裡被喜悅沖昏了頭腦,又怎麼會察覺到妻子說話的異常,他笑呵呵的對柳嫣說道:「哦,也沒多大的事,就是跟你說聲,晚上多準備點菜家裡有客人呢。」

「好的,知道了1柳嫣輕聲答應一聲,接著問道:「是那裡的客人,我認識嘛?」

阮成偉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說道:「你當然認識,咱們家的貴客除了姚澤兄弟,還能有誰!他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談,老婆你晚上可得多做些可口的菜,好好表現一下才是。」

「啊?」柳嫣捂嘴嬌呼一聲,聽到姚澤要去自己家,心裡竟然有些恐慌起來。獃獃的握著電話,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阮成偉見柳嫣在電話那頭怪叫一聲,就微微皺眉的輕聲問道:「怎麼呢?有什麼問題嘛?」

「沒……沒事。」

柳嫣臉色有些難看,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成偉,要不別喊他到家裡吃飯,把他帶到外麵館子里去吃吧,晚上在咱家喝多了酒容易鬧出誤會的1

阮成偉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說道:「你想哪裡去了,姚澤兄弟又不是第一次去咱家,再說是他說晚上要去咱家的,說明在外面說那些事情肯定是不方便的,就辛苦你幫著做頓飯,為了老公的前途,老婆你就當委屈一下吧。」

「成偉,可……可是……」

「好了,就這麼說好了,我這還有事呢,就不和你多說了。「阮成偉急急忙忙打斷了柳嫣的話,還沒等柳嫣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柳嫣手裡握著電話,耳朵里傳出嘟嘟的忙音,心裡複雜到極點,姚澤今天的舉動讓她很是擔憂,她早就知道姚澤對她是有一些愛慕之情的,這件事在小李村的那個晚上就已經證明了,但是柳嫣自己一直在裝糊塗,想將這件尷尬的事情給掩蓋過去算了,可是今天在姚澤辦公室,姚澤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柳嫣知道遠遠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姚澤所表現的已經遠遠的超出了愛慕,更多的是想佔有自己啊!

……

姚澤中午在政府食堂吃過午餐,回到辦公室信手翻看了柳嫣送去的文件,然後想起前段時間,鎮小學從自己手裡申請了一筆修葺學校護欄的資費,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到實處,於是他打算過去看一看,免得在淮安鎮的最後一段日子裡出了什麼岔子。

姚澤開著車子到了鎮小學大門口,將車子停好,剛走到門口,上次那門衛那頭見姚澤過來,趕緊笑眯眯的走了出來,和聲說道:「姚鎮長,您來視察的吧1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然後調侃的說道:「老大爺,我要進學校去,這次還要不要壓身份證啊?」

「不用,不用1老頭連連擺手,趕緊說道:「上次我這不是老眼昏花嘛,將你身份證壓在那裡,事後還被領導給訓斥了一頓,姚鎮長你可千萬不要見我老頭子的怪。」

姚澤笑著拿出煙遞給門衛老頭一根,這次老頭倒是喜滋滋的接了過去,姚澤就說道:「有什麼見怪的,您這麼做很對,小學本來就是很重要的地方容不得一絲馬虎,只有門口管的嚴了,小學生們在裡面上學才會有安全感。學校的領導覺悟太低了,我得說說他們,老大爺您這麼負責還得被他們批評可是受到冤枉了。」

門衛老頭聽了嚇的趕緊擺手道:「姚鎮長還是算了吧,當我剛才的話沒說,你這要是把學校領導給批評了,那些領導們沒處發火,我老頭子不又得跟著倒霉嘛1

「得,瞧把你老嚇的,我不說就是了。」姚澤無奈的搖搖頭,接著問道:「大爺,最近學校有沒有安排施工的事情?」

門衛老頭聽姚澤這麼一問,就愣在那裡思索著什麼,半響才悶聲說道:「前段時間是來了一個施工隊,不過好像沒幹多久就和學校鬧翻了,當時結了那幾天的工錢就走人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之後就再也沒來過什麼施工隊了。」

「哦~~這樣啊1姚澤如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陷入沉思之中。

這時卻見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從大門口走了進來,聽見門衛老頭在對一個二十齣頭的小青年說學校的事情,頓時就冷著臉呵斥道:「劉大爺,你幹什麼呢,好好當你的職,跟這些小子閑扯什麼1

「李主任,這是……」

門衛劉老頭剛要解釋,卻被姚澤眼神示意的給阻止下來,劉老頭人老卻機靈的很,當然知道姚澤的用意,估計想暗自查探一番,也就不再說什麼,無奈的搖了搖頭,吧唧著姚澤給他的煙,回了自己的門衛室。

「社會青年不許在學校門口逗留,趕緊離開1那中年男人嚴聲厲色的瞪了姚澤一眼后,就邁著步伐朝學校里走去。

姚澤見那中年男人走遠后,才和門衛老頭打了聲招呼,朝著學校裡面走去。

姚澤上次來過一次鎮小學,所以對鎮小學的布局還算了解,於是他輕車熟路的朝著教學樓走去。

此時學校異常安靜,孩子們還在上課,姚澤來到教學樓二樓,看了看二樓的扶梯欄杆全部都換了新的,這次放下心來。

不過,一個細節突然引起了姚澤的注意,他手裡摸著的地方竟然掉了一塊油漆下來,裡面依稀可以見到跡斑斑的模樣,姚澤心裡頓時就明白過來,學校申請了一筆換欄杆護手的費用,卻沒有用來將它們全部換新的,而是在表面上刷了層油漆讓外人看了像新的一般,真正的腐朽還是影藏在裡面,這根本就是治標不治本,為了貪污那點錢,竟然拿孩子的生命開玩笑,想到這裡姚澤心裡頓時火冒三丈!

劉老頭作為學校的門衛,如果連姚鎮長去了學校的事情都給隱瞞住,那麼他的門衛工作恐怕也就做到頭了,於是他等姚澤進了學校,應該有一刻鐘之後,知道姚澤該看的恐怕也看的差不多了,這才拿出電話打給學校領導,彙報姚澤到學校視察的事情。

接到電話的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張國強,上次和姚澤有過一面之緣,聽到門外說姚澤又來學校了,張國強嚇了一跳,急急忙忙放下電話就奔出辦公室,邊朝教學樓跑,邊給校長陳景民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