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九十六章步步緊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步步緊逼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阮成偉對著廚房喊了好幾聲,廚房裡忙活的柳嫣卻沒有一點反應,阮成偉就尷尬的對著姚澤笑笑,說道:「估計你嫂子在廚房裡忙活沒聽到,我去喊喊她。」

「不用了1姚澤伸出抓住阮成偉的胳膊肘,阻止了他,然後似是不經意間朝著廚房方向瞥了一眼,淡淡的說道:「讓嫂子忙活吧,我們這些大男人又幫不上忙,就別打擾她了。」

姚澤其實心裡跟明鏡似的,廚房與客廳的距離也就不到十來米的距離,阮成偉扯著嗓子喊,柳嫣又怎麼可能聽不見?

估計她現在只是尷尬的沒法面對姚澤或者說是不想見到姚澤罷了!

「那成吧,姚澤兄弟,你到沙發上坐,我給你倒水1

阮成偉說著話就把茶几下面放著的水瓶提了起來,往早已準備好的茶葉杯子裡面倒了杯水,然後放下水瓶,接著說道:「姚澤兄弟會下象棋嘛?要不咱先下一盤象棋,好久沒下,倒是有些手癢了。」

姚澤含笑的點頭,「象棋倒是會下,不過屬於初級階段,下的很膚淺啊1

「沒事!反正飯還有一會才好,咱隨便下著玩。」阮成偉俯身就把茶几下面的象棋盒給拿了起來,開始在茶几上擺弄起來。

棋局擺弄好,阮成偉伸了伸手,說道:「兄弟,你紅子先走1

姚澤點了點頭,將兵向前移動一步,阮成偉呵呵一笑,將自己的卒子也朝前邁動一步,雙方就沉默下來,開始認真的下棋。

此時只聽到廚房偶爾傳來一陣鍋鏟與鍋之間的鏟動聲。

……

棋下一半姚澤頓時覺得毫無壓力,阮成偉下棋的感覺就如同他現在的心態,完全處於盲目沒自信的狀態,只要對方給一點壓力,他就亂了陣腳,在剛才的一番下棋中,姚澤對他的棋子進行了各種圍堵,小兵率先過河,阮成偉下棋便開始猶猶豫豫,舉棋不定,越下姚澤越感覺阮成偉將他自己的棋子逼入了死胡同,勝敗只是時間問題了。

「成偉哥,你的心不定啊1姚澤吃了阮成偉的『象』,然後似笑非笑的看著阮成偉,出聲說道。

阮成偉苦著臉笑笑,手裡拿著『車』半天不知道怎麼落字,於是看了姚澤一眼,說道:「姚澤兄弟,你扮豬吃老虎呢,還說自己不會下,你這水平比我可強多了。」

「不是扮豬吃老虎1姚澤搖了搖頭,看著阮成偉手中的『車』說道:「你下棋的水平比我高,其實有幾次你都能將我的棋子至於死地,只不過你的心太浮躁,已經亂了陣腳,所以沒看出來破綻罷了1

「哎,也許吧,可能是我的心太過浮躁1阮成偉幽幽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年輕那會不是這樣,沒結婚之前哥也和你一樣,充滿了鬥志與自信,可是後來……」說到這裡他朝廚房看了一眼,目光有些黯然,然後不停的嘆著氣卻不說話了。

姚澤見阮成偉的說辭與舉動,頓時微微皺眉心裡有些不悅,對於阮成偉的想法姚澤大概的能猜個十之八九,阮成偉一直被鎮書記壓迫著,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娶了柳嫣,搶了書記他兒子愛的女人嘛!

這幾年被孫有才壓迫,阮成偉越發的覺得當初就不該意氣用事的娶柳嫣,如果沒有孫有才的壓迫,自己怎麼可能還是人大主任,恐怕早就是副鎮長了,對於權力和女人,阮成偉心裡恐怕是更加嚮往權力的。

「成偉哥,話也不能這麼說,你現在也才三十齣頭,正是打拚的關鍵時刻,說如此喪氣話幹嘛!而且,自己當初既然做出了選擇,那麼就不該後悔不是!你現在雖說沒有當到多大的官,但你比起普通百姓又要強出了多少陪!柳嫣嫂子能幹又漂亮,生了個女兒活潑又可愛,這麼幸福的生活,你何必還去自尋煩惱?」

阮成偉苦惱的搖了搖頭,沉聲說道:「人永遠是無法滿足的,得到了還想要更好的,姚澤兄弟,這就是人性,你知道嘛1

姚澤直覺得阮成偉對於權力的嚮往已經到了盲目的地步,就沉默下來,不再開口。

兩人皆是悶頭抽著煙,不再說話。

沒過多久,柳嫣從廚房走了出來,解下圍裙,沒去看姚澤,對阮成偉說道:「開飯了,去廚房幫忙端菜出來吧1

「好的1阮成偉對柳嫣笑了笑,然後指著姚澤說道:「姚澤兄弟來了,你也不說打個招呼,太沒禮貌了吧?」

姚澤和阮成偉同時起身,阮成偉朝廚房走去,姚澤就無所謂的看著柳嫣說道:「打什麼招呼啊,咱都這麼熟悉了,打招呼還顯得生分呢,是吧,柳嫣嫂子?1

柳嫣將圍裙順手放到餐桌的椅子上,聽姚澤這麼說,就輕輕瞥了姚澤一眼,瞧見姚澤目光炙熱的看著自己,她嚇的趕緊將眼神從要姚澤身上移開,心臟撲通撲通直跳,想起早上被姚澤摟在懷裡的場景,柳嫣臉上一瞬間變的通紅。

姚澤朝著廚房瞥了一眼,然後快步走到柳嫣身邊,輕聲在柳嫣身邊說道:「嫂子,你怎麼好像很怕我似的?我是狼么?」

柳嫣慌亂的退後一步,臉色嚇的發白,她趕緊朝著廚房看了一眼,見自己丈夫還沒出來,於是緊蹙柳眉的輕聲說道:「小澤,你別這樣,咱們兩是不可能的,我有我的家庭,有我愛的孩子,你就放過嫂子吧,大不了下次嫂子給你介紹一個漂亮的,你這麼做讓你成偉哥知道了可怎麼辦?」

姚澤步步緊逼的走到柳嫣身邊,輕輕嗅了嗅她頭髮上的清香,然後笑眯眯道:「嫂子,你想太多了,咱們又沒真的發生什麼,你何必想的那麼嚴重,如果你能如以前那樣面對我,該說什麼說什麼,該笑的時候就開心的笑,那麼我就不惹你了。反之如果你一直這麼故意躲避我,那麼我就會……」

「呵呵,姚澤兄弟,和你嫂子說什麼呢?這麼投入?」阮成偉此刻手裡端著一大盆剛剛盛起來的湯走了出來,見姚澤和柳嫣低聲細語的說著什麼,阮成偉就笑著問姚澤。

姚澤似笑非笑的看了柳嫣一眼,也不慌張,只是淡淡笑著說道:「呃,也沒說什麼,就是向柳嫣嫂子請教了一些怎麼追女孩子容易成功的方法,像我這種的太過沉悶的男人才,著實不好找女朋友啊1

阮成偉聽了姚澤的話,就失聲的笑著,看了看一臉紅暈的柳嫣,然後對姚澤說道:「你問你嫂子?別逗了吧。你嫂子在這方面也是榆木疙瘩,能教你什麼東西,當初我追你嫂子,那是輕鬆……」說到這裡,他感覺這話有些得意忘形於是趕緊閉嘴,訕訕笑著將手裡的大盆湯放到了桌子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