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九十八章心生邪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心生邪念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柳嫣微微蹙眉的看著兩人醉的如亂泥一般趴在桌子上,就有些為難了,這阮成偉還好辦,直接把他扔室床上就行了,可是姚澤呢?

總不能讓他睡自己的室吧!

她朝著阮妍妍房間看了一眼,想起裡面是一張很小的兒童床,這個念頭也打消了。

「哎,還是讓小澤睡沙發將就一晚吧1柳嫣幽幽嘆了口氣,看著姚澤微微愣了一下,才晃晃悠悠的起身,吃力的扶起阮成偉朝著主走去。

沒過多久,柳嫣就走了出來,將室的門輕輕關上,然後走到姚澤身邊,俯身在姚澤耳畔輕聲喊道:「小澤,醒醒,醒醒啊1

姚澤哼唧兩聲,故作艱難的抬起頭,一副醉眼迷離的樣子看著柳嫣,含糊道:「嫂子,怎……怎麼呢?」

「很晚了,你今天就別走了,就將一下,睡一晚沙發吧1

姚澤搖晃了一下腦袋,含糊道:「不,不了,我還是走吧,不打擾嫂子休息呢。」說著話,姚澤就要起身,可是剛站起來,就有渾身無力的坐了下去,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簡直比真醉還真。

柳嫣微微蹙著柳眉,看姚澤醉的厲害,就輕聲說道:「走什麼走啊,看你連站都站不穩了,開車回去多危險,聽嫂子的話,今晚就住這裡了,晚上睡沙發可能有些冷,嫂子去給你拿被子去。」說著話,柳嫣再次朝著室走去。

姚澤微微抬頭看著柳嫣扭動著纖柔的蠻腰,動作輕柔的走進室,就低聲嘆了口氣,臉上出現掙扎的神色。

……

客廳的沙發雖然不是特別大,但是姚澤睡在上面剛剛合適,秋天有些涼意,柳嫣怕姚澤睡在沙發太冷,就專門給他挑了一床比較大的被子,將姚澤裹得嚴嚴實實。

「啪~~」

客廳的燈一下子熄滅,柳嫣將姚澤安頓好后,步伐輕盈的走回了室。

等柳嫣回到室將房門關上后,姚澤微微睜開眼睛,此時卻沒有一絲睡意,由於惡念的作祟,姚澤腦海中不停的閃現各種和柳嫣纏綿的畫面,幻想中的人物活靈活現,像真實存在一樣,不由得讓姚澤欲血沸騰,思想神遊天際,如騰雲駕霧般。

客廳此時異常安靜,靜的連姚澤輕微的呼吸,以及砰砰的心跳都能聽的清清楚楚,姚澤目光一直盯著柳嫣室的房門,心裡卻是在詫異,她怎麼進去就不出來了?難道室裡面有浴室洗澡么?

……

此時在一棟法式風情的豪華別墅內,一身白衣裝束的年輕女子,美輪美奐的靜靜站立在陽台前,美眸依舊喜歡注視著那永遠都在噴洒的水晶珠的噴泉上,神情有些落寞、有些彷徨。

深夜,將她一身的白色裝束襯托的那麼明顯,就如同永無止境的黑夜,她獨自散發著奪目的光芒,她有著一張絕世的容顏,無論是臉型還是五官亦或者身材,都是無可挑剔,無與倫比的,她的美貌可以讓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不禁動容。

但是,唯一不與她氣質所匹配的是,她那張絕世的嬌容,時時刻刻都呈現著一種冷漠淡然的表情,彷彿這時間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她動容一般。

一個中年男人靜悄悄的走到她身後,溫和的說道:「素雅,天冷了,進去吧1

「爸,我沒事1王素雅微微搖頭,淡然的應答一聲。

這個身穿西服,身材高大的男人正是姚澤與王素雅的父親,王漢中。

「你是有什麼心事嘛?」王漢中小心翼翼的問道。

王素雅依舊沒有轉身,只不過聲音溫和了一些,「沒什麼事情,我今天給小澤通點話了,他說他這兩天回來。」

「哦。」王漢中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笑眯眯點了點頭,接著若有所思的看著王素雅,說道:「你現在也會主動聯繫他呢?」

對於王漢中的話,王素雅沒有接茬,只是把美眸轉向了那條通向別墅區的大道,目光由冷漠變的柔和。

王漢中和王素雅並排站在一起,看著王素雅眼神的轉變,就神秘的笑了笑,突然開口問道:「你知道小澤很喜歡你嘛?」

「嗯?」王素雅疑惑的看向王漢中,出聲問道:「爸,你是怎麼知道得?」

王漢中得意的笑笑,「那小子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是也跟我在一起生活了一二十年,他的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你出國留學那天,他沒去送你,是因為他不敢,他怕和你離別的場景,所以他選擇自己一個人偷偷躲在室哭。」

聽了王漢中的話,王素雅內心微微顫抖,臉上卻仍然沒有表現出來,「姐姐和弟弟離別,他哭,也是證明我們之間的親情?不是嘛1

「不。」王漢中笑著搖了搖頭,「那小子從小在我面前就藏不住事情,我了解他,他對你的喜歡並不是停留在親情上,而是……」說到這裡,王漢中停了下來,他知道王素雅能聽明白。

「爸,別胡說了,我和他是姐弟關係,這一點改變不了。」

王漢中無奈的嘆息道:「所以你現在才回很糾結,不是么?」

「其實你老爸不是個頑固不化的老頑固,只要你能幸福,你做什麼選擇爸爸都支持了。」王漢中輕輕拍了拍王素雅的香肩,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王素雅此時心裡竟然前所未有的起了大波動,自己對於姚澤的感情,到底是親情還是愛情?

……

姚澤躺在沙發上,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不知什麼時候,一聲『啪』的輕響,將姚澤吵醒。

姚澤微微眯眼,看見柳嫣手裡抱著幾件衣服,輕手輕腳的朝著衛生間走去,姚澤頓時睡意全無,偷偷目送著柳嫣進了洗手間,心裡開始有些緊張,又有些異樣的刺激開始在他心裡蔓延。

見洗手間的燈被打開,門輕輕和上,姚澤等了片刻,然後輕手輕腳的下了沙發,慢慢朝著洗手間走去。

姚澤附耳在門上,聽見裡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脫衣聲,緊接著沒多久就傳出嘩嘩的流水聲,姚澤渾身開始燥熱,下身漸漸起了反應。

他喉嚨輕輕哽咽了一下,顫抖的用手去握住門把手,輕輕將門把扭動,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