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零一章形同陌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形同陌路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緊緊的將柳嫣壓在沙發下面,等到兩人都從剛才的迷失之中恢復過來后,柳嫣臉上的緋紅還未散去,她微微睜開眼眸,偷偷輕睨了姚澤一眼,見姚澤正一臉『溫柔』的看著自己,柳嫣的臉龐更加紅艷了,如能滴出血一般,她心裡有些埋怨姚澤,但是轉念想想,做那事的時候,自己的身體不是也很配合他嘛?

到底是他的錯,還是自己的錯,亦或者兩人都有錯?

如果兩人都有錯,那麼自己和姚澤這算什麼?

通姦么?

柳嫣愁雲慘淡的在心裡幽幽嘆了口氣,假如當初沒和姚澤走這麼近,也不會發生今天這事,她表情有些煩悶的推了姚澤一下,低聲說道:「起來1

姚澤赤裸的壓在柳嫣白嫩玉潔的身子上,有些不舍的說道:「嫂子,再歇會,有些累了,沒力氣起來1

「以後不要叫我嫂子了1柳嫣又用力的推了姚澤兩下,見姚澤紋絲不動的壓在自己身上,她無奈的將胳膊垂到沙發下面,有氣無力的說道:「這次真被你害死了,你這麼做,讓我怎麼去面對我老公和孩子?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的只顧自己泄.欲1

「我不是為了泄.欲1姚澤心虛的低聲辯解,「嫂子,強迫和你發生關係,只是……」

「怎麼說呢,感覺這輩子如果得不到你,心裡會留下永遠的遺憾!的確是我太自私自利,這點我承認!但是這麼做,我不後悔1姚澤話音很堅定,看向柳嫣的眼神雖然有愧疚,但絕不閃躲!

柳嫣迎著姚澤的目光看了一會兒,由於兩人挨的太近,姚澤呼吸的熱氣打在她臉上,讓她心裡加快了跳動,她趕緊將目光轉開,然後出聲說道:「算了,等你回了市裡,咱們以後就別再聯繫了,這樣對大家都好1

姚澤沉默的低頭,沒有吭聲。

一時之間房間變的異常安靜,姚澤小腹壓在柳嫣挺翹的臀部上,感受到上面的柔軟彈性,下面的玩意再次起了反應。

柳嫣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姚澤下面的變化,就紅著臉向姚澤胸膛推去,嘴裡嬌聲說道:「起來,身子臟死了,我得洗澡1

「嗯。」姚澤輕輕吭了一聲,然後神色古怪的說道:「我身子也髒了,一起洗吧1

說著話,姚澤起身一把橫抱起了柳嫣,在柳嫣的嬌呼聲和拍打聲中,朝著洗手間走去。

……

大清早,姚澤就離開了柳嫣的家,更確切的說應該是被柳嫣給『請』出去的,臨出門前柳嫣給了姚澤一句很果斷的話,「以後我們再也不要聯繫,就當成陌路吧,這算是我的請求了1語氣很果斷,表情很嚴肅,姚澤無言以對,只能低頭離開。

一整天姚澤都是在辦公室悶悶不樂的渡過,下了班,他本來想去農改辦和柳嫣說點什麼,走到弄改辦門口,姚澤剛準備推門進去,但是想起柳嫣早上對他說的那些決然的話,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嘆息的離開了。

中午那會,姚澤就給沈江銘打了電話,說自己已經想清楚,選擇調回市裡,沈江銘對於姚澤的選擇很滿意,讓他回市裡去他家坐坐,有些事情要交代。

姚澤答應王素雅這個星期回家,於是他駕著車子回了市裡,本來是先回了家,見王素雅和王漢中都不在家,於是打電話給王素雅,王素雅告訴姚澤說今天晚上有應酬,可能會回來的晚,姚澤有些鬱悶的答應一聲,就掛了電話。

回到自己的室,洗了個熱水澡,將身上的衣服換了下來,穿了一套合身的黑色西服,姚澤在鏡子前面照了照,覺得自己還是穿上西裝才顯的更有男人味,更像一名國家幹部。

臭美一會後,姚澤掏出手機撥給沈江銘。

電話撥通后,姚澤告訴沈江銘說自己已經回了市裡,晚上去他家蹭飯,問他有沒有時間,沈江銘就笑著罵了姚澤一句,然後說:「這段時間可把我給累壞了,明天雙休,即便有事情也都給推了,要不然身子可熬不住,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可能回晚點回來,你直接到我家去,你楚楚阿姨在家呢。吃完晚飯在家裡等我,我有些事情和你說。」

姚澤答應一聲,又和沈江銘閑聊幾句,就掛了電話,開著車子朝著沈江銘家中駛去,路過煙酒超市,姚澤將車子停了下來,進店裡買了兩瓶好酒和兩條好煙準備孝敬孝敬沈江銘。

到了沈江銘的家門口,姚澤按了按門鈴,裡面傳來一陣小碎步的身影,緊接著宋楚楚清脆柔和的聲音響起,「誰啊?」

姚澤笑眯眯的答應一聲,「楚楚阿姨,是我1

宋楚楚『啪~』的一下將房門打開,見姚澤西裝革履,就笑眯眯的說道:「小澤啊,快進來吧,你穿這身行頭是什麼意思?準備去相親么?」

姚澤提著煙酒走了進去,然後苦笑著說道:「楚楚阿姨,我大晚上的跑到這裡來相親啊?再說,這裡哪有人給我相親1

宋楚楚笑著瞪了姚澤一眼,見姚澤手裡提著東西,就微微蹙眉的說道:「小澤啊,你這是幹嘛,到這裡來還提東西,下次再這樣我可生氣了1

姚澤將煙酒放到客廳的茶几上,然後看著宋楚楚說道:「楚楚阿姨,我都好久沒來看你和沈叔叔了,買點東西也算是盡點心意,這不帶點東西讓我怎麼好意思,沈叔叔不還氣得把我哄出去。」

宋楚楚輕笑一聲,白了姚澤一眼,「你沈叔叔有這麼小氣嘛?還有,你別一口一個阿姨、阿姨的叫,都跟你說很多次了,得喊我姐1

姚澤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那不是亂了輩分嗎?沈叔叔會不高興的1

「亂什麼輩分,我很老么?」宋楚楚嬌柔的撇了撇嘴,接著說道:「以後你當著你沈叔叔的面叫我阿姨,他不在的時候你就得叫我姐,聽見沒1

姚澤見宋楚楚心情不錯的和自己調侃,他自己心裡的陰霾也散去不少,於是嘿嘿傻笑兩聲,說道:「那成,以後沈叔叔不再的時候,我就叫你楚楚姐1

「嗯,這還差不多1宋楚楚給姚澤倒了杯熱水,接著說道:「要來也不提前說一聲,我好多準備些菜啊,現在去菜市場估計也買不到什麼菜了!晚上只能將就一下吃一點。」

姚澤接過宋楚楚手裡的茶水,不在意的說道:「楚楚姐,我又不是專門到這裡來蹭飯的,主要是好久沒來看你,有些挂念你了。」

「油嘴滑舌,也不知道跟誰學的。」宋楚楚喜滋滋的嬌嗔一聲,接著說道:「那我現在去做飯,你先看一下電視,等會飯做好了我喊你。」

姚澤將手裡的茶杯放下,起身跟在宋楚楚的身後說道:「楚楚姐我來幫你吧,好久沒見你,想跟你多說會話。」

宋楚楚聽姚澤這語氣,頓時回頭看了姚澤一眼,然後若有所思的笑笑,姚澤被宋楚楚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就摸了摸臉,疑惑的問道:「我臉上不幹凈嘛?」

「沒有啊,很乾凈、很白1宋楚楚捂著笑道。

姚澤更納悶了,「那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宋楚楚盯著姚澤看了半響,才輕聲說道:「你似乎有心事吧?」

姚澤愣愣的看著宋楚楚,:「楚楚姐,你美容院沒開了?改算命了吧?這都看的出來1

「去你的1宋楚楚笑罵一聲,然後指著姚澤的臉,撇嘴說道:「你啊,還是太嫩,藏不住事情,你心事都寫臉上了,一臉的愁雲慘淡,要說你沒心事別人都不信1

「不會吧1姚澤誇張的將臉揉了一把,然後苦著臉說道:「其實是有那麼點煩心事,不過,不至於愁雲慘淡這麼誇張吧?」

「怎麼不至於,你自己照鏡子看看去。」

宋楚楚把白菜從塑料袋裡拿了出來,遞給姚澤,「不是要幫忙嘛,把這洗了。」

「好的。」姚澤笑著接過白菜,然後站在宋楚楚旁邊,將白菜放在水龍頭前,仔細的一片片菜葉子的洗了起來。

「是不是失戀了,要不要說出來姐開導開導你?」見姚澤不吭聲了,宋楚楚停下手裡的活,扭頭看向姚澤說道。

姚澤鬱悶的搖了搖頭,他總不能跟宋楚楚說,自己強迫和柳嫣發生關係的事情吧?

這說出來,宋楚楚還不得將自己給踢出去么?

「我都沒女朋友怎麼失戀,都是些工作上的事情煩心事,就不跟你說了吧。」姚澤隨便扯了個理由,打算搪塞過去。

宋楚楚又怎麼會相信姚澤的話,只不過姚澤不想說,她也就不勉強,點了點頭后,就開始往鍋里倒油,準備炒菜。

姚澤將洗好的白菜遞給宋楚楚,宋楚楚接過後,說道:「你站遠點,等會油別濺你這新西服上了。」

姚澤點了點頭,站到了宋楚楚的後面,這個時候才注意起宋楚楚今天的穿著打扮。

她濃密金色的大波浪長發隨意地披在肩頭,身穿淺粉色的修身連衣裙,凸現出她修長勻稱的身姿;那粉色極淡已經接近白色,但是卻很嫵媚,就似女孩的臉頰上最自然卻最誘人的紅暈;衣袖、襟前用淺金色鑲了寬寬的邊兒,更襯托出優雅的氣質;衣上精細構圖了綻放的梅花,繁複層疊,好不真實,連衣裙的群擺有些狹窄,將宋楚楚迷人的翹臀緊緊的包裹住,勾勒出一條誘人的弧線,修長直挺的美腿上套著加厚的肉色絲襪,小巧的美足上穿著的是一雙粉紅的拖鞋,露出被絲襪包裹著的後腳跟。

姚澤將宋楚楚從上到下看了好幾遍,才贊同的說道:「楚楚姐,你這裙子真漂亮1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讚美,頓時俏臉泛起微微紅霞,她拂了拂額頭的劉海,眼睛盯著鍋里的菜說道:「是還不錯,我很喜歡這件衣服1

姚澤就問道:「你既然喜歡這件衣服,怎麼連圍裙都不穿就去炒菜?」

「啊?」宋楚楚嬌呼一聲,朝自己身上看去,見真是忘了穿圍裙,就趕緊多姚澤說道:「小澤,你快把門后的圍裙拿給我。」

「好的。」姚澤答應一聲,走到廚房門后,取下掛在門後面的圍裙,然後回到宋楚楚身邊,說道:「楚楚姐,我幫你圍上吧,你注意炒菜,別炒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