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零二章羞人之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羞人之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宋楚楚覺得讓姚澤幫忙系圍裙有些過於不妥,就扭身笑著說道:「還是我自己來吧,就一兩下的事情,又耽擱不了多少時間。」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感覺宋楚楚好像想歪了,於是也不勉強,就將圍裙遞給了宋楚楚。

宋楚楚熟練的繫上圍裙,然後轉過身子,趕緊去翻炒鍋里的菜,見姚澤傻愣愣的站在自己身後,宋楚楚就扭頭柔聲說道:「你還是去客廳看電視吧,這裡面油煙大,現在沒什麼讓你幫忙的呢。」

兩人站在裡面確實有些尷尬,姚澤就點了點頭,說:「好吧,楚楚姐,那我出去了。」

宋楚楚微微一笑,臉上露出淺淺的酒窩:「去吧,飯馬上就好1

姚澤答應一聲,回到客廳,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百般無聊的調著頻道,看著電視裡面一個個畫面的閃過,就覺得無聊至極,現在對於電視的興趣幾乎為零,一些國產電影、電視劇的狗血程度讓姚澤作嘔,而那些導演、製片人沒什麼可拍的了,就拿翻拍過無數次的經典著作拿出來再次抄做,難道他們覺得再次翻拍就不是原來的劇情了么,只不過是換了些年輕的帥哥美女吸引觀眾罷了。

調了半天,沒發現一個能吸引自己的頻道,姚澤就把遙控器給放到茶几上,剛收回手,他眼神不經意的瞟到茶几下面一本厚厚的紅皮書,書皮上一個健壯的外國帥哥穿著四角褲赤裸著上身,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穿著內衣內褲,身姿優雅的擺出一個曖昧的撅臀姿勢,火辣程度讓姚澤咂舌。

姚澤臉上驚訝了一下,心想沈江銘家怎麼還有這種類型的書,而且還放這麼顯眼的位置,他經不住好奇的將書給拿了起來,才發現書的正上方寫著四個金黃大字,『養生之道』原來是一本養生書籍。

姚澤將書平放在腿上,隨便翻看幾頁上面講的都是一些怎麼鍛煉身體的效果好,食物怎麼搭配著吃,更利於營養的吸收,姚澤無聊的翻回了首頁的目錄,看到一個養血補腎,治療腎虧的標題,頓時來了興趣,就看了頁碼翻了過去。

按照頁碼姚澤翻了過去,才發現這個位置竟然被人做了摺痕,應該是特別關注著養血補腎的治療方法,會是誰做的記號呢?沈江銘還是宋楚楚,姚澤心裡猜測應該不會是沈江銘,他整天事情多的都忙不過來,那有閑心翻看這些東西,那麼將這頁做了記號的應該就是宋楚楚,因為她本來就是開的養生美容館,喜愛這方面的東西,翻看這些也沒什麼問題,但是問題就出在她為什麼會把補血養腎,治療腎虧的一頁特別的做了記號呢?

補腎不是男人才需要的么?

姚澤突然想起,半年前,自己救沈江銘的那次,醫生囑咐過自己,提起沈江銘的一些隱晦事情,說他以後不能在行房事之類的話,姚澤頓時就明白過來,原來老沈那次發病之後真的不行了!

再往深層的想,姚澤就顯得有些邪惡了,沈江銘那方面不行了,宋楚楚卻想方設法的想治好沈江銘,那麼宋楚楚是忍不住沒人疼愛的日子了嘛?

一個年輕的女人常年沒有丈夫的滋潤的確會感覺很難受,心裡會很彆扭。

姚澤本來準備仔細的研究一下裡面的內容,卻聽見宋楚楚在廚房裡面喊自己,於是他就將書放回了原處,朝著廚房走了過去。

宋楚楚見姚澤進來就微笑的指著案台上的熱菜說道:「小澤,幫著把菜端到桌子上去。剛剛在外面看什麼節目呢?」

姚澤端起案台的菜,聽宋楚楚問話,就悻悻一笑,說道:「沒什麼好看的節目,就隨便看看,呵呵,隨便看看而已1

見姚澤表情怪異,宋楚楚就輕輕剜了他一眼,手裡端著一盤菜,跟在他身後,嬌聲說道:「你今天真是很怪1

姚澤將菜放在桌子上,順手接過宋楚楚手裡那一盤,然後似笑非笑的看了宋楚楚一眼,打趣的說道:「的確,我也覺得我有些奇怪,楚楚姐幫忙治治?」

「治你個大頭鬼1宋楚楚嬌笑的伸出白皙的食指在姚澤後腦勺點了一下,然後笑靨如花的說道:「你這病我看不了,得找精神科的醫生治1

姚澤翻了翻白眼,然後拉攏著腦袋,故作可憐的說道:「楚楚姐,我沒精神病,只不過有些憂鬱罷了。」

「呵呵,憂鬱?」

宋楚楚捂嘴笑著睨了姚澤一眼,「你一個小孩子家家,能有什麼好憂鬱的?」

「找不到女朋友,沒有人疼愛唄。」姚澤撇嘴說道。

宋楚楚看著姚澤,眨巴了下眼睛,調笑的說道:「你跟我說有什麼用,我也沒合適的介紹給你。我認識的都是些有夫之婦1

姚澤笑眯眯的看著宋楚楚,若有所思的說道:「有夫之婦不是更好么?成熟、懂得疼愛人呢1

「瞎說什麼」宋楚楚俏臉泛紅,聽出姚澤化外之音,頓時心裡就有些緊張起來,於是她慌忙的轉身,邊朝廚房走邊說:「那個…廚房還有個菜,我去端出來,你先坐吧。」

見宋楚楚扭著小蠻腰跑進了廚房,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

宋楚楚出來的時候臉色已經回復如常,圍裙也被解了下來,此時再看她那修身的裙子,便更加惹火漂亮了,挺拔的酥胸、纖細的柳腰、圓潤的翹臀以及修長直挺裹著肉色絲襪的誘人美腿,如有魔力一般,吸引著姚澤的目光,讓他深陷痴迷狀態無法自拔。

「吃飯啦!看什麼呢?」宋楚楚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將一盤青椒肉絲擺放在餐桌上,然後對姚澤說道:「我去給你拿酒。」

「呃……」姚澤回過神,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酒就不喝了,晚上還要和沈叔叔談事呢1

宋楚楚也不勉強,就遞給姚澤一碗飯,輕聲說道:「那你多吃點飯菜,酒是穿腸毒藥,還是少喝點好1

「謝謝1姚澤接過宋楚楚手裡盛的一大碗飯,贊同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說的對,楚楚姐對養身之道很有研究吧?」

宋楚楚坐了下去,聽見姚澤這麼說,就愣了一下,緊接著問道:「懂一點,為什麼問這些?」

姚澤低頭夾了口菜放在嘴裡嚼了兩下,然後嘿嘿笑著說道:「你不是開養生館的么?所以我想你應該是懂這些的,而且……」說到這裡,他故意略含深意的看了宋楚楚一眼,才接著說道:「我剛才在客廳的茶几里看到一本養生的書籍呢,應該是楚楚姐在看吧?」

「啊?」宋楚楚嬌呼一聲,見姚澤笑的更詭異了就知道自己心虛反應太大,肯定是被姚澤發現了什麼,此時她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奈何家裡那有地縫可鑽?

她臉頰頓時飛起兩抹紅霞,低頭不敢看姚澤,硬著頭皮笑了笑,支支吾吾的小聲說道:「是……是我在看,你剛才看那書了嗎?」

「恩,看了。」姚澤點頭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就埋頭吃飯,聽姚澤此時說的很淡然,聽不出什麼弦外之音,宋楚楚便抬起頭想想看看姚澤臉上是什麼反應,卻見姚澤低著頭拚命的往嘴裡扒飯,看不出他臉上的表情,於是宋楚楚就沒有接著再問,拿起桌子上放著的筷子,小口小口的往櫻桃小嘴裡送飯,成熟嫵媚的臉蛋上出現似嗔似憂的神情,心裡暗自後悔,為什麼這麼大意的把那本書放在客廳,讓姚澤發現如此羞人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