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零四章新局面【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新局面【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沈江銘進屋后,宋楚楚第一反應便是準備收回手,但轉念想到如果自己就這麼將放在姚澤額頭上的手給縮了回去,被沈江銘看到了,他還不認為自己做賊心虛嘛,和姚澤有什麼非正當關係嘛?

於是,宋楚楚當著沈江銘的面,在姚澤異常尷尬的情況下,又在姚澤額間摩挲了幾下,才點了點頭將手拿開,輕聲說道:「額頭是有些燙,不過應該是在屋內給悶的吧,好像沒什麼發燒的癥狀。」

沈江銘這時候走了過來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完全沒把宋楚楚的舉動當成一個事來看,他將皮包放在沙發上后,對著姚澤打趣的說道:「呵呵,感冒了?臉怎麼紅的和猴屁股似的。」

姚澤臉上一窘,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著沈江銘訕訕一笑,然後悻悻的說道:「沈叔叔,就我這身板,想感冒恐怕都不容易呢1

姚澤身高一米七八體重一百三十九斤,整個身板看上去確實不差,由於長期堅持晨練,姚澤體質相當不錯,一年到頭基本從不感冒發燒!

沈江銘無不羨慕的看了看姚澤結實的身子,嘆息說道:「年輕真好啊!我要能在年輕個二十歲該多好1

「你要是在年輕個二十歲,不就成了返老還童的老怪物了么?」宋楚楚坐在一旁,打趣的說道。

沈江銘聽了宋楚楚幽默的話,就哈哈笑著道:「當老怪物也比當一個年老體衰的糟老頭強吧!不過說真心話,如果我能夠年輕二十歲就是不要我當著副市長了我也願意1

宋楚楚聽了就不信的撇撇嘴,「你捨得才怪1

沈江銘拿宋楚楚沒辦法,就笑著搖搖頭,說道:「如果現在給我一次機會,我還真捨得,以前年輕的時候只顧著忙工作,沒注意到鍛煉身體,留下了不少病根,現在老了,所有的老毛病都一起來了,身體時常感到不適,現在每天工作久一點都有那麼種,疲憊不堪、心力交瘁的感覺1

宋楚楚聽了沈江銘『幽怨』的話,嫵媚動人的臉龐上多出一絲憂愁之色,她紅唇輕輕張開,準備說些什麼,不過忍了忍,還是沒有開口,因為她知道沈江銘的性子,讓他去做養生治療,他是堅決不會同意的,前些時日,宋楚楚給沈江銘提起過幾次讓他去做養生治療,都被他給搖頭拒絕了。

用沈江銘的話說,有做養生治療的功夫,還不如多爬爬山、跑跑步來的實在。

自從沈江銘回來后,姚澤就只說了一句話,其他時候都是沈江銘和宋楚楚在說話,姚澤在一旁當聽眾,插不上嘴。

「嗨,不說這些了1見宋楚楚不再說話,姚澤傻站在一旁,沈江銘笑了笑,摔去腦中的陰霾,然後對著姚澤說道:「你跟我來,我們到書房去談點事情。」

「好的1姚澤答應一聲。然後對宋楚楚點了點頭,便跟著沈江銘進了書房。

「小澤,坐吧1沈江銘坐在書桌前的老闆椅上,然後指著旁邊的靠椅讓姚澤坐下。

「恩。」

姚澤坐下后,沈江銘就笑眯眯的說道:「農改計劃施行的順利嗎?有沒有遇到什麼阻礙?」

姚澤搖了搖頭,說道:「沒遇到什麼阻礙,鎮里的幹部都還算配合,這個農改計劃,從頭到尾都還算順利,雖然種植過程中可能會耽擱比較長的時間,但是農改的成功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只要這個農改計劃能夠按照方案書上的步驟來,明年一定會是大豐收1

沈江銘欣慰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問道:「那麼你開始不是有些猶豫,想留在鎮上工作嘛?怎麼突然決定調回市裡?你是怎麼想的。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姚澤遞給沈江銘一支煙,然後幫他點上,自己又點了一根后,才說道:「開始準備留在鎮上,是覺得,基層更能磨練人,可以消磨點身上的銳氣與張揚,有利於以後的仕途發展,不過後來想想,很多事情有利便又弊,雖然在鎮上能夠磨練人,但是在人脈方面太過缺失,這是鎮上工作的最大弊端,我們現在當官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人脈嗎,沈叔叔你當初也說了,回了市裡,接觸的官員層次比鎮里高出不少,我就在想,如果能早點回市裡多結交一些官場上的『朋友』可能比待在鎮上要有利1

沈江銘抽了口煙,聽了姚澤的敘述,就點頭說道:「說的對,你能想到這裡來,很不錯,我想讓你回市裡也是希望你從現在開始多和市裡的領導打交道,為以後仕途的發展先做好鋪墊,趁著我還能當幾年勸,能幫你的,我盡量多幫你一點。等以後退了,萬事都得靠你自己了。」

「恩。謝謝沈叔叔1姚澤感激的點點頭,不得不說姚澤被沈江銘剛才的幾句話給感動了。

「呵呵,謝什麼謝,別這麼生分,我的命差不多都是你救的,我們之間以後就不要說謝了。」沈江銘目光柔和的看了姚澤一眼,又說道:「這次讓你回來主要是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還有就是準備先和你說一些關於江平現在的局勢1

沈江銘以前從來沒有和姚澤談過江平官場的事情,姚澤知道沈江銘不想讓自己知道的太早,給自己造成太大壓力,而既然自己決定回到市裡工作,那麼江平市的局勢,沈江銘此時就有必要和姚澤說一說了。

其實姚澤此時對於江平市的局勢,已經從縣長何惲那裡了解了不少,不過既然沈江銘要再說一遍,姚澤當然得耐著性子聽,畢竟市裡有很多事情,何惲也未必知曉。

見姚澤端正的坐好,一副聆聽的模樣,沈江銘也不開玩笑,就開始沉聲的介紹江平的局勢,大到市委書記,小到各局局長,很多事情都給姚澤說的很清楚,不過至於介紹江平的派系時,沈江銘倒是沒有詳細的告訴姚澤,只是大致的說了有哪幾個派系,具體的哪個派系有哪些官倒是沒有說那麼詳細,因為沈江銘怕一時之間給姚澤灌輸太多東西他會消化不了。

不過沈江銘倒是把市委的那些領導全部都詳細的給姚澤說了一遍,包括他們的性格洗好之類的,都無一不給姚澤交代的清清楚楚。

等將江平的官場介紹的差不多后,姚澤對著沈江銘問道:「沈叔叔,你不是說還有個好消息要說嗎?是什麼好消息呢?」

說道好消息,沈江銘臉上馬上就是春風滿面,他笑眯眯的看著姚澤,也不賣關子,直接說道:「這次市裡要有些大變動,我接到省里的消息,馬上就要接任市長的職務了1

「啊?」姚澤驚訝的愣了一下,片刻回過神,喜出望外的說道;「是嘛,那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啊!沈叔叔真是太恭喜你了,你這可是在政途上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啊1

「哈哈,這點倒是不假,市長比副市長可是要強的多,雖然只是提升了一級,但是市長只有一個而副市長每個市都有三四個,副職多了就不值錢,所以你說邁進了一大步也沒什麼問題。」

姚澤訕訕的笑了笑,沒想到沈江銘會高興的有些得意忘形,這種事情還真是少見。

不過姚澤心裡任然有疑問,就開口問道:「沈叔叔,如果你接任了市長的職務,那麼現任的市長怎麼辦?被調走了么?」

「沒有1沈江銘搖了搖頭,一臉高深莫測模樣的說道:「他平級調動,不過成了江平市的一把手1

「市長升書記1姚澤再次驚訝了一下,「那江平市的書記是不是被調到省里去了?」

「聰明1沈江銘笑著點了點頭,「不過他到省里看似平級調到,其實間接的已經被剝奪了權利,是個沒有實權的閑官1

姚澤誇張的張大了嘴巴,半天在合攏嘴,說道:「怎麼江平市市委書記隨隨便便就給置閑了?這有點說不過去啊1

「官場就是這樣,無情的很!這次李書記被『放逐』是因為他被牽扯到一些事情裡面,說起來有些複雜,以後再慢慢告訴你吧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