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零五章怒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怒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和沈江銘的談話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快到十點的時候,沈江銘不停的打哈欠一副精神不振的樣子,姚澤就起身告辭,沈江銘點了點頭,然後對姚澤說,他的調動很快就會下來,這段時間把淮安鎮沒辦完的事情趕緊辦完,沒交待的事情也得趕緊交待一下,別把自己手裡的事情留在那裡,要不然以後會很麻煩。

姚澤雖然有些聽不明白,但還是笑著點頭答應一聲,然後就拉開書房的門走了出去。

剛出書房,姚澤就見宋楚楚身穿咖啡色的絲綢睡裙,懶洋洋的半躺在沙發上,一頭金色的大波浪長發隨意地披在肩頭,睡裙的裙擺齊膝蓋處,露出光滑白嫩的小腿,漂亮的美足上塗有深紅的指甲油,看起來嫵媚又誘人,她雙手抱著一個天藍色的抱枕,美眸緊緊的盯著電視屏幕,看的極其認真,連姚澤走到她身邊她都沒注意到。

「楚楚姐,我得走了1姚澤微微俯身,小聲的對宋楚楚說道。

「啊?」宋楚楚目光從電視轉移到姚澤身上,見到姚澤先是愣了一下后才反應過來,「和你沈叔叔談完了?」宋楚楚目光柔和,聲音清脆的問道。

「嗯。談完了1姚澤點了點頭,溫和的說道:「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下次再來看楚楚姐。」

「好的,我送你出去0宋楚楚將抱枕扔在一旁,然後將美腿挪了下去,穿上拖鞋站了起來,笑著說道:「以後多來這裡坐坐,別又和以前一樣,幾個月不來一次。」

姚澤訕訕的笑了笑,說道:「以前在鎮上不太方便,等馬上調回市裡,天天到你這裡來蹭飯,楚楚姐,你到時候可別嫌我煩哦。」

「呀,是嗎1宋楚楚一臉高興的說道:「什麼時候調回來,是陞官了么?」

姚澤撇了撇嘴,無奈道:「我倒是想陞官,可是沒人給我這個機會啊!這次我被調到市房管局做副局長,算是平級調動吧1姚澤解釋的說道。

宋楚楚笑著點頭說道:「沒事,你還年輕嘛!姐相信你以後能當大官,至少也得比你沈叔叔強1

姚澤聽了宋楚楚這頗顯『幼稚』的話,心裡狂汗,「楚楚姐,你這算是對我盲目的崇拜么?」

「拳會崇拜你這乳臭未乾的臭小子1宋楚楚嫵媚動人的臉蛋上飛起一抹紅霞,媚意十足的柔聲笑道:「如果你什麼時候真能當上市長甚至更高層次了,那時候你楚楚姐才會崇拜你1

「楚楚姐,你倒是敢開口,你以為市長是什麼人都能當的1姚澤翻了個死白眼,接著又狡黠的笑了起來,「不過,為了楚楚姐的崇拜,我會努力向市長奮鬥的,總有一天我得讓楚楚姐你一看到我就兩眼冒紅心!拜倒在我偉岸的身影下1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就紅著臉瞪了姚澤一眼,嬌聲說道:「還沒成功呢,就開始得瑟起來了?」

「得,我不說了,到時候用實際行動證明吧1姚澤笑了笑,就往外走。

將姚澤送到門口,宋楚楚蠕動紅唇,猶豫了片刻對著出門的姚澤問道:「小澤,你這段時間聯繫你曉嵐姐沒?」

姚澤剛走出房門,聽了宋楚楚的問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有些尷尬的說道:「楚楚姐,你為什麼要向我打聽曉嵐姐,你們關係不是更好么?」

宋楚楚美眸滿含深意的看著姚澤,卻沒有說話,裡面的意思不言而喻,宋楚楚是老早就懷疑姚澤和劉曉嵐關係有些密切,不過一直沒挑明此時罷了。

姚澤被宋楚楚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就悻悻的說道:「這段時間沒聯繫呢,楚楚姐你聯繫不上曉嵐姐了?」

「也不是聯繫不上。」宋楚楚搖了搖頭,有些擔憂的說道:「和她通話,感覺她情緒好像不太好,所以問問你。」

「哦。這樣啊!我也不知道她怎麼了。」

「行吧,沒什麼事了,你晚上開車小心點1

「好的。」姚澤點了點頭,在宋楚楚的直視下,走出了單元樓。

姚澤將車子開出小區,然後拿出手機,翻出了劉曉嵐的號,直接將電話撥了過去,這段時間不管姚澤怎麼打劉曉嵐的電話,劉曉嵐總是拒聽姚澤的電話,姚澤發的簡訊她也不回,姚澤就有些鬱悶,不知道又怎麼招惹到劉曉嵐了。

電話嘟嘟響了兩聲,又被劉曉嵐掛斷,姚澤就將車子停在路邊,然後發簡訊問道:「曉嵐姐,你最近心情不好么?為什麼不理我!有什麼心事可以和我說啊1

等了半天,劉曉嵐沒回,姚澤就鬱悶的將手機扔在一旁,開著車子往家裡駛去。

剛將車子開回別墅區,大老遠就見王素雅從一輛黑色的寶孿氯ィ一身淺灰色的ol職業套裝將她優美的身段襯托的完美無比,姚澤正要將車子開過去和王素雅打招呼,卻見那車裡又走出一名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只見他笑眯眯的和王素雅說了些什麼,王素雅淡然的點了點頭,就朝著門口走去,姚澤仔細看了那男人一眼,頓時臉上就黑了下來。

那男人目光有些灼熱的看了看王素雅倩麗的背影,直到王素雅關了門,他才依依不捨的開車離開,剛開出數十米,他就和姚澤的車子錯身而過,郭炎看到車子里的姚澤后,先是一愣,接著就朝姚澤挑釁的笑了笑,按了兩聲刺耳的喇叭后,車子飛快的駛了出去。

「郭炎1姚澤怒視著反光鏡中遠處的車影,牙咬切齒的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然後將車子停在家門口,快速的下車,將房門打開。

「素雅姐1

姚澤語氣有些不悅的喊道。

王素雅剛剛換上拖鞋準備回自己的室,聽見喊聲,轉身一看是姚澤,就淡淡的笑了笑,語氣平和的說道:「回來了!晚上去什麼地方呢?」

姚澤沒有理王素雅的問話,連鞋子都沒換,便氣勢洶洶的走到王素雅身邊,沉聲說道:「素雅姐,我不是說過,不許你再和那個姓郭的小子接觸嘛!你當時還答應了,現在為什麼又反悔?」

王素雅從來沒見姚澤這麼生氣的對自己說話,頓時有些不適應的愣了一下后,才淡然的說道:「我和他沒什麼,只是合作夥伴的關係。」

說完這句話,王素雅就在心裡疑惑,自己為什麼會下意識的想向姚澤解釋?

「那為什麼你坐在他車子裡面。」姚澤依舊憤憤不平的問道。

王素雅輕輕瞥了姚澤一眼,耐著性子說道:「晚上請建設局局長吃飯,是郭炎給搭的線,有個項目沒有他的關係,咱們公司拿不下來。」

「拿不下來?」聽了王素雅的話,姚澤不屑的笑了,接著就是一臉正色的看著王素雅,擲地有聲的說道:「素雅姐,以後有什麼事情就和我說,他能辦到的我也能辦到,他辦不到的我照樣能辦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