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零七章送花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送花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新年啦,痞子在這裡祝群里的兄弟和一直追看此書的讀者朋友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祝你們,財運廣進、學習進步,也祝自己的書越寫越好、越寫越火,呵呵。

--

一大堆的煽情話發過去,姚澤本以為劉曉嵐會感動的稀里啪啦,淚花橫流,沒想到的是,等了半天,劉曉嵐竟然連一個字元都沒有給發過來,姚澤就有些鬱悶,不知道劉曉嵐不回應是什麼意思,真就這麼和自己決裂了?

姚澤總覺得這件事情透露著稀奇古怪。

不說劉曉嵐和自己這段時間沒有吵架,即便是以前起了爭執,惹的劉曉嵐生氣了,劉曉嵐也不會說出以後不聯繫的話,姚澤心裡有些煩悶的開始猜測各種有可能的情況,難道是曉嵐姐遇到新歡了?

想到這裡,姚澤啞然失笑了,他和劉曉嵐相處了半年,對於劉曉嵐的人品姚澤是絕對信任的。

又等了一會,見手機仍然沒有反應,姚澤就將手機扔到床頭邊,接著將自己給扒了個精光,光著屁股跑到浴室去洗澡。

洗完澡,姚澤裹著浴巾走出室,剛準備上床躺下,房門就被敲響,姚澤以為是王素雅,就嘿嘿奸詐的笑著將浴巾給扯了來下,露出精鍊的身子,下身只穿了條內褲就跑過去開門。

房門一打開,姚澤和屋外的人頓時都石化在那裡。

「爸……咋,咋是您?」姚澤見王漢中愣愣的看著自己赤露的身體,就尷尬的側身,極其窘迫的說道。

王漢中回過神,聽出姚澤的語病,就似笑非笑的看著姚澤,一臉戲謔模樣的說道:「你這臭小子,不是你老爹能是誰,這房裡除了你、我和你素雅姐,還能有第四個人?不過你看到我的樣子好像很驚訝啊?」

「嘖嘖嘖……」王漢中砸了砸嘴,又不懷好意的看了看姚澤閃躲且用手捂著重要位置的身子,繼續說道:「赤露著身子,又以為不是我,那麼我可以想象成,你認為這個敲門的是你素雅姐么?難道你想調戲你素雅姐1

「爸,你……你這想象力……可以去寫小說了1姚澤臊紅著臉,趕緊去床邊把被他扔在床邊的那條白色浴巾又給拿了起來穿在身上,然後解釋的說道:「剛洗完澡還沒來得及穿衣服呢,你就敲門了。我可不是暴露狂1

王漢中瞪了姚澤一眼,「那你不能穿了衣服再出來嘛?臭小子。別和我扯這些沒用的了。我有話跟你說。」

「呃,什麼話啊?」姚澤愣了一下,問道。

王漢中解開西服的扣子,然後說道:「最近有個項目,我得去香gang一趟,你這幾個星期雙休別忙工作了,好好陪陪你姐。」

「就這事?」姚澤納悶的問道。

王漢中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說道:「那你覺得我能和你談什麼事,我還想和你談國家大事,可這事是我們能談的嘛,臭小子1

姚澤訕訕的一笑,說道:「為什麼專門要我回來陪素雅姐,她有什麼事嘛?」

王漢中幽幽的嘆了口氣,對姚澤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的性子,她性格太過冷淡,回國后根本沒一個朋友,平時不是上班就是在家裡,有時候一發獃就是整一天,我真有點擔心再這樣下去她會得憂鬱症,所以讓你多陪陪她,多和她說說話開導一下她,她很聽你的話呢1最後一句話,王漢中說的很刻意,眼神中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複雜。

聽了王漢中的話,姚澤誇張的張大了嘴巴,然後故意掏了掏耳朵,說道:「爸,我沒聽錯吧?您說素雅姐聽我的?」

見王漢中笑著點頭,姚澤翻了個白眼,「您得了吧,她能不討厭我就萬幸了,還聽我的話呢1

「你小子就是傻的冒煙1王漢中咬牙切齒的用手指朝著姚澤的後腦勺戳了一下,接著說道:「最近工作怎麼樣?」

姚澤笑著摸了摸頭,然後將自己要調到市房管局的事情告訴了王漢中,王漢中頓時開心不已,說調回市裡好啊,天天可以住在家裡,方便多了,而且也有時間陪你素雅姐。

姚澤心裡就鬱悶了,感情王漢中高興的原因是自己調回來了可以陪素雅姐?

王漢中又交代了姚澤幾句就回了自己的房間,姚澤躺回床上,忍不住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劉曉嵐任然沒有回復,姚澤就一臉惆悵的將電話放在一旁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姚澤就被王素雅喊醒,洗刷完畢后吃了早點,姚澤就開著車子載著王素雅朝著公司駛去。

一路上見王素雅都是淡然的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姚澤就打趣的說道:「素雅姐,你在看什麼呢?外面有什麼很美的風景值得你一直看?」

王素雅扭頭淡淡的看了姚澤一眼,老實的說道:「沒有呢1

姚澤就失笑的說道:「那你還能一直看著窗外,不無聊么?要多學會很人交流,善於溝通的領導才是好領導1

王素雅用美眸輕輕瞥了姚澤一眼,小聲說道:「我才不想做什麼好領導1

「那你想做什麼?」姚澤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第一次聽見王素雅說心裡話,就饒有興緻的看著王素雅,詢問道。

王素雅猶豫了片刻,看著姚澤柔聲說道:「以後再和你說吧1

「還蠻神秘1姚澤笑了笑,知道王素雅不想說的事情,再怎麼問,她也不會說,也就點頭不再詢問。

車子開到百祥公司大門口,專人接過姚澤的車子后,在王素雅的帶領下,姚澤走進了這個他幾年不曾踏進的自己公司。

一路上,公司所有員工看到王素雅眼裡都是充滿了敬畏的和王素雅打招呼,目光再轉向姚澤的時候,他們眼中都會充滿疑惑,這個年輕的男子會是誰,怎麼會和冷淡如冰的王副總走到一起。

王副總又怎麼會隨隨便便的和一個男人走在一起,而且臉上還表現的還那麼自然,甚至是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一路上,姚澤就如同猴一般的被公司員工看在眼裡,進了王素雅的辦公室,姚澤就鬱悶的坐在王素雅的位置上,翻白眼的說道:「素雅姐,什麼情況啊,怎麼公司的員工看我跟看耍猴的一般?」

「我長的有那麼奇特嘛?」姚澤不自覺的摸了摸臉,鬱悶的詢問王素雅。

王素雅聽了姚澤的話,嘴角揚起一個漂亮的弧度,然後還真的仔細打量了姚澤兩眼,才輕聲說道:「長的沒什麼問題呢。」

「……」

對於王素雅的話,姚澤直接無語過去,然後說道:「素雅姐,把你說的那個項目的文件拿給我看看。」

「恩,好的。」王素雅答應一聲,就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撥了個號碼,和裡面的人說了幾句然後掛了電話。

片刻,王素雅的房間就被人敲響,接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身姿款款的走了進來,她一身黑色蕾絲裝扮,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膚,臉上畫著淡淡的妝容看上去極其漂亮嫵媚,一雙勾魂的丹鳳眼畫著淡淡的眼線,姚澤第一眼見到這個女人就感覺這個女人無比具有韻味和媚意!

「王總,這是您要的文件1女子直徑走到王素雅身邊然後面帶笑意的將文件遞給王素雅,但她斜眼不經意看到坐在王素雅位置上的姚澤的時候,表情微微一滯,接著就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這個男人看上去怎麼這麼面熟?

送文件進來的女子在心裡疑惑,看姚澤覺得姚澤似曾相識的感覺,不由得開始在腦海思索關於姚澤的影響。

「小澤,就是這個文件,你看吧1王素雅輕聲說著將文件遞給姚澤。

姚澤就笑眯眯的答應一聲接過了文件。

「小澤,小澤?」女子在心裡疑惑的默念了兩聲,接著突然想起什麼,頓時滿臉興奮帶著微微激動的對姚澤說道:「那個……那個,請問您是姚澤少爺嘛?」

姚澤正低頭看文件,聽見女子的問話,就微微抬頭,疑惑的看了這個面容嬌美的女子,點頭說道:「是啊,你認識我?」

「嗯嗯嗯。」女子趕緊點頭,接著就柔聲說道:「我是江一燕啊!您不記得了?」

「江一燕?」姚澤疑惑的嘀咕一聲,緊接著馬上瞪大了眼睛,出聲說道:「你是十一年前的那個燕子姐?」

江一燕嫵媚的臉蛋上露出喜色,然後媚聲說道:「恩,姚澤少爺,沒想到你還記得我!這麼多年過去,沒想到你長這麼帥了呢。」

姚澤被誇獎的笑著撓了撓頭,接著就朝著江一燕身上仔細瞅去,然後發出嘖嘖的稱讚聲:「燕子姐,真是沒想到啊,當年的那個半大丫頭現在竟然變的這麼漂亮,真是難以相信1

「小澤,你們認識嗎?」見姚澤和江一燕聊在一起,王素雅就輕聲問道。

江一燕笑眯眯的點頭,替姚澤說道:「是啊,王總,當初如果不是姚澤少爺,我恐怕現在不知淪落到什麼地步了!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忘了姚澤少爺對我的恩德1

「呃?」王素雅露出濃濃的疑惑之色,剛準備詢問,只聽見房門再次被敲響,接著又一個女子手捧鮮花走了進來,然後恭敬的給王素雅行了個禮,才將手裡捧著的一束玫瑰遞給王素雅,小心翼翼的說道:「王總,李公子又來送花了,還非得逼著我送上來,對不起啊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