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零八章郭氏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郭氏兄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見一頭短髮的女子將花送了進來,就有些慕名奇妙的看了看那束還帶著水滴的鮮艷玫瑰,又看了看王素雅淡然的臉龐,接著疑惑的問道:「素雅姐,有人追求你么,什麼來頭?」

對於這種問話,王素雅自然不會去回答,旁邊的江一燕看了看王素雅,見王素雅沒多大反感,才笑著出聲答道:「姚澤少爺,這段時間有一個貴公子哥追王總追的很瘋狂呢,基本上每天都會送一束玫瑰,而且在公司門口一等就是一天,希望能夠見王總一面,不過王總好像連正眼看看他的意思都沒有。」

姚澤聽了就笑眯眯的點頭,打趣的對王素雅說道:「素雅姐,沒想到你魅力這麼大啊!人家那麼追你,送你那麼多紅玫瑰,你好歹也給人家回個禮不是。」

王素雅輕睨眼眸,悄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語氣平淡中帶著絲絲嬌俏的說道:「真是無聊1

說完,她就轉身對那個手捧玫瑰的短髮女子說道:「小秦,這花你去處理掉吧,以後他再送花過來就不用拿過來了,自己看著處理吧1

短髮女子笑嘻嘻的答應一聲,然後又有意無意的看了姚澤一眼,才靜靜的退了出去。

姚澤見那短髮女子走了出去,然後就笑著對王素雅說道:「素雅姐,你到底是怎麼呢?難道真對男人不感興趣?」這是姚澤心裡一直迷惑的問題,她不是懷疑王素雅喜歡女人,而是不了解王素雅的內心到底在想些什麼,所以想試探試探她。

王素雅見姚澤當著江一燕的面問自己這種尷尬的問題,頓時臉色就不那麼平靜了,她俏臉上微微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紅暈,美眸輕輕朝著江一燕瞥了一眼,見江一燕臉色似乎沒什麼反應,她才幽幽的看著姚澤,輕聲說道:「你才喜歡女人呢1

「呵呵,呵呵……」

「呵呵呵……」

王素雅的話一說完,兩個笑聲同時響起,先是姚澤誇張的大笑了起來,接著就是江一燕捂嘴櫻桃小嘴嬌媚的微笑著。

「素雅姐,你真是好萌好可愛啊!我當然是喜歡女人咯,我可沒有搞基的興趣。」王素雅反應過來,發現自己的語病,頓時臉色就更紅了,王素雅窘迫的機會太過難見,姚澤怎能不乘機調侃一番。

「你忘記你來公司是幹什麼的嘛?還看不看文件啦1王素雅故意板著俏臉,瞪著杏目看著打趣自己的姚澤,嬌聲說道。

「行行行,我看1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調侃這事適可而止,他可不想因為調侃過頭而讓王素雅不高興。

姚澤低下頭看文件,王素雅靜靜的站在一邊,而江一燕這個時候本應該出去的,但是在她心裡,此時她下意識的想呆在姚澤身邊,想多看看這個十幾年前,改變自己命運的小男人!

就這麼靜靜的站在姚澤身邊,江一燕感覺自己的心很平靜祥和,沒有了平時的浮躁!

姚澤將幾頁文件翻看一遍后,大致的知曉裡面存在的問題,就抬起頭看著王素雅問道:「素雅姐,江漢路那片土地開發就存在著建設局開個證明,證明這塊地非歷史文化產業就可以了?」

「嗯1王素雅輕哼一聲,接著說道:「江漢路那一片有很多老居民,他們不想搬遷走,就說自己的房子是經歷了多少年代有歷史研究價值的古老房屋,無論我們賠償多高的價錢他們都不肯遷移,反正就是抓著他們的房子年代久遠,具有歷史性,如果拆遷就等於破壞文物這一點不肯搬走!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建設局開這個證明,證明那片的房子只不是破舊了些,並不存在歷史考驗性1

聽了王素雅的講解,姚澤就微微蹙眉,思索片刻後繼續問道:「那麼他們的房子是真具備這些條件,還是只是想當釘子戶,為不肯搬走找的借口?」

姚澤問完話,王素雅就示意的看了旁邊的江一燕一眼,江一燕明白的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姚澤解釋道:「姚澤少爺,這件事情當時是我負責去辦的,我們請了專業人士過去看過,那裡的房子建造年份還不超過五十年不再歷史建築的範圍之內,的確是屬於要拆遷的放在,城市要發展,周邊的破舊房子必然是要拆掉重新建造的。」

姚澤聽了點點頭,笑著說道:「恩,只要咱們不做違法的事情,和老百姓協調好,不強拆就行了,至於建設局的證明我去幫忙弄吧。」

王素雅憂慮的走到姚澤身邊,悄聲說道:「你自己親自去辦不妥吧,影響多不好1

姚澤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我自己會注意的,我想辦法讓別人幫忙來辦這件事情,這些你就不需要擔憂了。」

「對了,我看這個項目不小吧?公司的流動資金應付的過來嘛?」

「沒事1王素雅輕聲說道:「我們公司沒那麼多資金,不過拆遷可以向銀行貸款的。」

姚澤點了點頭,「那好,我這幾天先幫著把證明給辦下來1

……

在一家高檔的娛樂會所的包廂中,郭氏兩兄弟並排的躺在按摩床上,身邊各自有名身材高挑裝扮性感的妖艷女子為他們按摩。

郭炎微微眯著眼睛,感受著女子白皙手指的指尖,輕輕摩擦繚繞著自己身體的敏感地帶,帶來的刺激,他忍不住輕輕噓了聲,釋放壓抑在心理的衝動,然後扭頭看著正閉著享受的郭濤說道:「堂哥,就我跟你說的那個破壞我投標的小子,我昨天晚上看到他了。」

「嗯,咋了?」郭濤沒有睜眼,淡淡的問了一句。

「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小子是百祥集團王漢中的兒子1

郭濤依然沒有睜眼,那名幫他按摩的女技師手指慢慢的,帶著誘人魔力般,將手摸進他的大腿內側,開始來回在他敏感地帶摩擦揉弄,郭濤被刺激的忍不住輕輕『啊~』了一聲,接著微微喘息的說道:「呃,原來王漢中的兒子還是個副鎮長啊?那麼,他為什麼專門要和你作對,為難你1

郭炎聽郭濤這麼說,就有些來了氣,黑著臉說道:「誰知道那小王八蛋有什麼毛病,我只是想把他姐泡到手,沒想到他反應會那麼強烈,就像我是他殺復仇人一般,真懷疑他和他姐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1

「呵呵1郭濤曖昧的笑笑,說道:「你不會懷疑他們姐弟戀,搞亂.倫吧?1

「誰知道呢1郭炎撇了撇嘴,接著說道:「不過他一二再再而三的壞我好事,這個仇我一定得報,既然他姚澤不讓我好過,那麼我也得讓他脫層皮1郭炎面露凶光的狠狠說道。

「你說什麼,你剛才說那人叫什麼名字來著?」郭濤猛的睜眼,瞪著郭炎詢問道。

郭炎被自己表哥的兇狠表情嚇了一跳,就出聲說道:「怎麼呢?他叫姚澤啊,你也認識他?」

「姚澤,姚澤。」郭談在嘴裡反覆嘀咕兩句,然後趕緊對著郭炎問道:「他多大年紀?」

「大概二十三四歲吧1

郭濤臉色一下子黑了下來,在心裡想到:「難道真的是他?!但是又有些行不通啊,胡靜從來沒說過,姚澤的父親是王漢中啊,如果姚澤的父親真是王漢中,那麼當初,自己也不能利用一些手段,將胡靜給強了去啊1

「難道是同名同姓?1郭濤在心裡揣摩著,郭談在旁邊看著郭濤一臉的陰晴不定,就出聲問道:「堂哥,你倒是雜了啊?咋聽了姚澤的名字就變成這副模樣了,你真認識那個姚澤么?」

郭濤搖了搖頭,沒吭聲,過了一會才沉聲說道:「你不是想整他嘛?把他約出來,我幫你1

「真的?」郭炎面色喜色,不過轉既他又臉上黯然下來,不爽的說道:「這王八小子恐怕不會賣我的帳,估計我約他他不會出來1

「那你就不會想辦法,用點計謀把他騙出來嘛1郭濤皺了皺沒,瞥了自己堂弟一眼,心裡罵著蠢貨!

「好吧,我回去了好好想想1郭炎點了點頭,沉默一會後,突然一臉曖昧的看著郭濤問道:「對了,哥,胡靜被你征服沒?這時間可是有點長了啊1

聽了郭炎的話,郭濤瞪著眼睛看著郭炎,低聲喝道:「時間長又怎麼了,你知道個屁,胡靜那死婊子性子烈的很,每次老子要辦了她,她都以死威脅,老子總不能等她自殺死了之後,玩她的屍體吧1胡靜是郭濤不能提的硬傷,每每想到胡靜心裡一直記掛著姚澤,郭濤都極其憤怒,而且感到屈辱,即便是他從姚澤手裡奪走了胡靜,他依然感到恥辱,因為到現在為止他既沒能從身體上征服胡靜,也沒能從感情上得到胡靜的愛!

想到這裡,他心裡異常煩悶,不再去看郭炎,一下子從按摩床上坐了起來。

郭濤突然猛的坐起來,把那名為他按摩的性感女技師嚇了一大跳,郭濤見那女技師白皙的手掌輕輕捂著嬌艷欲滴的紅唇,還算不錯的臉蛋上透露著一絲驚嚇的表情,頓時覺得興奮起來,有一種異樣的刺激讓他下面有了反應,他不由的朝著女子修長的白大腿上看了一眼,又將目光移回了女技師性感的紅唇上。

「你過來1郭濤對那名女技師擺了擺手,臉上帶著一絲笑容,那笑容讓女技師心裡感到一顫。

女技師下意式了郭濤身邊,郭濤起身,一下子將自己身上的浴巾給扯了下來,露出下面已經揚起的物什,沉聲說道:「蹲下,給我伺候好了重重有賞1

女技師猶豫的看了看郭濤的下身,在郭濤兇狠的眼神下,女子緩緩的蹲下了身子,露出短裙裡面若隱若現的白色底.褲,接著她白皙的手掌漸漸的伸了過去,握住了郭濤的下身,然後臉龐緩緩湊了過去,嬌艷的紅唇微微輕啟,喊住了郭濤的物什,開始有規律的吞吐起來。

郭濤舒服的倒吸一口冷氣,接著用手死死的按住女技師的腦袋,用力的往裡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