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一十二章政治新星?【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政治新星?【求收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坑爹族?」

姚澤失聲的笑了。

賈天楓撇嘴翻了個白眼,「怎麼,沒聽過這種潮流的新名詞么?」

「聽倒是聽過。」姚澤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從你嘴巴里說出來,還是蠻有意思的,其實你倒不用如此顧忌,即便是和官場的人打交道,只要保持住自己應有得度,不去做違反法律法規的事情,誰又能說你什麼1

賈天楓沉默的將兩個空杯子倒滿酒,然後搖頭對姚澤說道:「還是小心為好,當官的都是精明無比的老狐狸,跟他們打交道可能不經意間就著了他們的道,到時候想脫身都難,我這麼說,你能懂我的意思嘛?」

「我不想用我父親的身份來謀取些什麼,而導致他陷入困境,和你說這麼些,也是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理解,當然能理解1姚澤端起杯子,一口將杯里的酒幹完,然後放下杯子,毫不猶豫的起身說道:「既然賈兄弟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就告辭吧1

「兄弟,等一下1

見姚澤起身準備離開,賈天楓趕緊跟著起身,攔在姚澤面前,一臉尷尬模樣的說道:「兄弟,別急啊,雖然我不願意跟官場的人走的太近,不過,你倒是可以例外1

「呃?」姚澤故作疑惑的看著賈天楓,出聲笑著說道:「那我倒是要聽聽,怎麼個例外法?」

「來來來。」賈天楓一臉笑意的將姚澤拽會了沙發上,然後臉帶曖昧的對姚澤說道:「如果你能撮合你姐和兄弟我成為一對,那麼咱就是親戚關係了,自然可以例外!其他事情也好商量不是。」

聽賈天楓這麼說,姚澤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賈兄弟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是帶有目地的,而且你覺得我可能利用我姐的幸福來和你達成什麼骯髒的買賣嘛?道不同不相為謀,告辭了1

賈天楓微怒,沒有起身,卻板著臉說道:「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我的身份,故意我和搭茬,又願意和我到這裡來喝酒,難道你敢說你一點目地都沒有?1

「目地?」姚澤本來已經走到門口了,聽賈天楓如此說,再次轉身,很不屑了瞥了賈天楓一眼,不咸不淡的說道:「你似乎把你自己看的太高大,太了不起了點吧?你覺得我對你有什麼目的,難道你以為我會在你身上耗費時間來討你爹的歡心,求得官位的升遷,如果你是這麼想的,那麼,我只能說你太過幼稚1

其實,姚澤在百祥公司大門口看到賈天楓后,腦袋裡就閃過一連串的想法,他想拉攏賈天楓,並不是想得到賈副市長這個靠山,姚澤在江平市已經有沈江銘做後盾,所以沒必要在刻意的去討好誰,他之所以會想和賈天楓成為朋友,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沈江銘親口和自己說過,在未來的幾年,江平市委的局勢可能會動蕩不安,那麼如果自己和賈副市長的兒子走近了,以後市常委會議上,即便賈副市長不願意站在沈江銘這一邊,但是為了他的兒子,他也不至於在背後捅沈江銘一刀,這就相當於無形中給沈江銘在市委去除了一個麻煩,二就是,有賈天楓這個二世祖,自己很多事情不便於參與的都可以讓他幫忙搞定,比如銀行貸款,比如找某某局幫些忙,人脈關係上,賈天楓披著副市長兒子的光環,誰能不賣帳?

所以,如果能將賈天楓綁在自己這邊,對姚澤來說百利而無一害,但是如果要拿王素雅的幸福來換取這些,姚澤是萬萬不會答應!

姚澤一連串的話語,竟然賈天楓當初愣在一旁,他沒想到姚澤會如此跟自己說話,在江平市,同齡人中,還沒幾個敢這麼和自己說話的。

愣了半響,賈天楓才回過神,冷笑的看著姚澤說道:「還挺沖,你難道以為就你爸那個百祥公司就能讓你在江平官場上平步青雲、目中無人么?」

姚澤淡然的笑了笑,語氣不咸不淡的說道:「我從來沒想過讓我父親幫我做什麼,而且我也不需要他的幫助,我姚澤即便是要陞官,也不需要用自己家人做犧牲來得到政治利益。你也別指望我拿我姐的幸福和你做交換,這個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

「什麼,你是姚澤1對於姚澤所說的話,賈天楓倒沒聽進去多少,不過聽姚澤他自己報上的名字,賈天楓還是聽的真真切切,頓時就瞪大了眼睛看著姚澤,「你就是那個當初因為一篇農改報告,得到省里批准,下到地方進行農業改革的姚澤?」

「嗯1姚澤臉色仍然有些不悅,只是禮貌性的吭了一聲。

「哎喲,姚澤兄弟,你不早說,在江平市我還當誰能這麼沖呢,你姚澤兄弟的大名我可是聽我老爹提過無數次了,說你是年輕人中的佼佼者,以後一定是江平官場的新星,我家老頭可是很看好你呢。」

聽了賈天楓所說的話,姚澤著實在心裡驚訝了一下,他沒想到自己在江平市沒幾個認識的領導,但是江平市裡的主要領導竟然已經開始關注自己,這讓姚澤心裡竟生出一絲莫名的自豪感。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悲催的屌絲突然之間變成了備受人關注的明星,喜悅感和自豪感自然而然的油然而生。

但是姚澤心裡也清楚,市裡的主要領導能夠關注到自己,並不是因為自己的農改報告有多厲害成績有多麼的斐然,多半原因還是因為自己背後有沈江銘這麼個厲害的人物支持著,所以市裡的領導自然會關注到自己身上。

「賈市長謬讚了,我可不是什麼政治新星,頂多就是個無名小卒,跑跑腿打打雜而已,離政治新星相差十萬八千里1

賈天楓看著姚澤神秘的笑了笑,說道:「姚澤兄弟,你這也太謙虛了,不說你自己的政治覺悟有多高,光一個沈市長都能讓你飛黃騰達青雲直上了,你可不要妄自菲薄啊1

「這話可不能亂說1姚澤黑了臉,沉聲說道:「沈市長做事一向公平公正,注重人才的培養,怎麼可能因為認識我,而給我開後門,希望賈兄弟以後說話注意些分寸,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1

見姚澤一番官場上的說辭,賈天楓哭笑不得,「我說姚澤兄弟,這裡現在又沒外人,我又不是官場中人,就沒必要像我家老頭子那般拿官場的一套對我說教了吧。」他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臉色有所緩和,就笑眯眯的擺手說道:「姚澤兄弟,坐過來。剛才小弟我說錯了話,不該拿你的家人開玩笑,我給你說聲對不起,這些玩笑話希望姚澤兄弟你不要放在心裡。」

姚澤坐回了沙發上,端起賈天楓的酒杯,笑著遞了過去,說道:「光道歉就行了?你自己看著辦吧1

「好,我自罰一杯1賈天楓接過杯子一口將滿滿的一杯xo一飲而盡,然後抹了抹嘴角的酒水,鬱悶的說道:「姚澤兄弟,你也真是的,早點自報家門我也不至於在你面前裝逼不是,這下真是出醜了1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打趣的道:「你沒問我,我怎麼跟你說1

賈天楓拍了拍腦門,苦笑著說道:「這倒也是,剛才竟然忘記問你叫什麼,真是失誤1

兩人正說著話,姚澤的手裡鈴聲突然響起,摸出手機見是陌生的號碼,姚澤接通電話,疑惑的問道:「我是姚澤,請問你是?」

「我的聲音你聽不出來嘛1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不陰不陽的聲音。

「郭炎1

姚澤臉色一黑,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