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一十七章化解危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化解危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大的口氣啊1姚澤沉著臉,一臉怒意模樣,「現在是法制社會輪不到你放肆!趕緊把你的人叫走,否則後果自負1

范彪怒急反笑,目光陰森的看著姚澤,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極其囂張的道:「在我面前,講那些狗屁法制沒用,你想知道法制社會的模樣,今天老子就讓你瞧見個清清楚楚,讓你小子還給我逞能。」說著話,他沉著臉揮手吩咐手下道:「給我上,留一口氣給他們就行了1

「是1五六名凶神惡煞的大漢應聲而上,這時躲在一旁的食神酒店經理見事情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怕鬧出人命自己擔當不起,於是硬著頭皮走了出來,暫時阻止了幾名大漢的行動,他朝著范彪訕笑的說道:「范爺,都是些小孩子,你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了1

走到范彪身邊,他趕緊從西服口袋裡掏出煙,遞給范彪一根,哪曉得范彪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將酒店經理手裡的煙打落在地,「別跟我來這套,誰求情都沒用,今天不將這幾個小子狠狠教訓一頓,以後老子還怎麼在道上混。」

酒店經理一臉為難模樣的低聲在范彪耳畔輕聲說道:「范爺,你總得給我們老闆一個面子吧,如果讓我們老闆知道範爺在酒店鬧出人命,影響我們食神酒店的生意,我們老闆這該多為難啊1

聽酒店經理這麼一說,范彪扭頭瞪著酒店經理道:「你威脅我?」

「不敢不敢1酒店經理趕緊擺手,一副惶恐不安模樣的說道:「范爺,你這話說的,我怎麼敢威脅您,只不過我們老闆不太喜荒質攏這您是知道的,所以……」

「哼1

范彪重重的哼了一聲,「好,看在你們老闆的面子上,我范某人不在酒店裡動手。」

「你們幾個將這一男二女拖出去,我們到別的地方再慢慢玩1范彪指揮自己手下去捉姚澤、江一燕和胡靜。

江一燕此時臉上帶著焦急之色的在姚澤耳邊小聲說道:「小澤,要不你先跑吧,去找救兵來救我和胡小姐,你如果都被抓了,那我們就真的完蛋了。」

姚澤輕輕拍了拍江一燕的手,微微一笑,安慰的說道:「一燕姐,沒事的,我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就到。」

說話間,不知從什麼地方衝出一名男子,突然橫在姚澤面前,對幾名已經走上來的打手喝道:「你們不要命了是吧1

「姚澤兄弟1接著旁邊又走來一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姚澤扭頭一看,頓時苦著臉,笑著說道:「何大哥,半年沒見,沒想到這次咱們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這也太巧了點吧1

來人正是市委陳副書記的秘書,當初從姚澤那裡拿走農改報告的何祥。

何祥穿著一身淺灰色西服,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文質彬彬的走到姚澤跟前,笑著說道:「誰說不是呢,不過,老弟你這是什麼情況啊?」他指著周圍等人向姚澤問道。

「一群沒事找事的混子1

何祥苦笑著道:「幸虧今天把向成東帶了過來,要不然這些人咱兄弟二人還真不夠別人塞牙縫1

「向成東?」姚澤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年輕人,半響才想起,原來這個向成東,是自己在當鎮長的前夕,何祥介紹給自己準備給自己當司機的年輕人。

那五個大漢見有人擋在前面只是愣了一下,就朝向成東襲去,向成東身手極快,看似輕鬆一踢,第一個衝上來的漢子便慘叫一聲的癱倒在地。

向成東和另外四人混打在一起,雖然不停的有拳腳落在向成東身上,但向成東如感覺不到疼痛一般,連眼睛都不眨的拚命的揮動拳腳,硬生生的拖住了另外四人,這種打法完全就是拚命的行為。

「給我住手1

突然,一聲大喝,三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板著臉走了進來。

范彪見來人,便讓自己小弟回到身邊,然後綠著臉,眯著眼睛對帶頭的警察說道:「李警官,好久不見,最近可好啊?」

姓李的警官見是范彪,臉色沉的更厲害了,「又是你在鬧事,才出來的是不是又想進去了,五年前,我能抓你進去,今天依然可以1

范彪陰晴不定的看著姓李的警官,冷聲說道:「雖然你將我抓了進去,不過,你似乎也沒什麼好果子吃吧?這都多少年了還是個片警,嘖嘖,也只要你這種人才有潛力當一輩子片警1

「你說的什麼話1李警官身後一名年輕小警察性子急躁,聽范彪這麼自己的長官,頓時來了氣,便要衝上去教訓范彪,卻被李警官跟攔住,李警官到沒有因為范彪的諷刺而生氣,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很隨意的說道:「我很樂意當片警,如果能多抓些你這樣的渣渣,即便是當一輩子片警又有什麼問題呢?1

「剛才是誰報的警?」李警官不再理會范彪,對著姚澤等人問道。

「是……」江一燕剛要說話,卻被姚澤偷偷拉了一下衣角,姚澤指著已經被打的不成樣子的郭氏兄弟說道:「這位警官,是他們兩人報的警。」

郭濤已經被打的不省人事,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郭炎雖然被打的鼻青臉腫,不過身上的傷勢到不重,見有警察過來,他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對姓李的警官說道:「警察同志,這個姓范的混蛋把我堂哥給打死了,你趕緊把他們抓起來,我堂哥可是市組織部部長郭義達的獨子,這個事情我們是不會罷休的。」

聽郭炎這麼一說,李警官嚇了一跳,趕緊上去,將郭濤扶了起來,探了探鼻息,還有氣息,這才鬆了口氣,瞪著郭炎說道:「胡說八道什麼,只是昏死過去了。」

「小宋,你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1姓李的警官吩咐那名年輕的警察之後,站了起來,看著范彪等人,沉聲說道:「范彪,還有你的這些手下,全部跟我到公安局走一趟1

「你他媽算老幾,我們老大憑什麼跟你走1一名肌肉結實的混子和他旁邊幾名打手,上前就要動手。

「怎麼,你們還想襲警不成?」李警官不為所懼,冷聲喝道。

范彪伸手擋住幾名手下,笑了笑,語氣平淡的說道:「既然李警官請我們去警局喝咖啡,我怎麼能不給李警官面子呢?咱都去警局坐坐。」

李警官不理會范彪,出口對郭炎說道:「你也跟我們一起去趟警局,你堂哥等會有醫院的救護車帶到醫院去治療,你順便通知一下家屬。」

郭炎嘆了口氣,無奈道:「好吧,我配合你們的工作。」

……

范彪等人被帶走後,食神酒店恢復平靜,何祥見姚澤身邊有兩名女子也不好留他吃飯,便笑著說道:「姚澤兄弟,咱們好久不見,看你今天也不方便,明天有時間了咱出去坐坐。」

「嗯,好的。」姚澤笑著點了點頭,看著向成東說道:「成東兄弟,今天多虧了你啊,要不然我肯定也被揍的不輕。」

向成東不善言語,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何祥無奈的看了看向成東,對姚澤說道:「這小子做事夠踏實,就是嘴巴太笨,不會說話。」

姚澤以前見過向成東一次,自然不奇怪他的性子,幾人又閑聊了幾句,姚澤才帶著兩女和何祥告辭,

走出食神酒店后,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了進去。

姚澤看著身旁低著頭的胡靜,輕聲詢問道:「你家在什麼地方?我送你回去吧1

胡靜沒有從驚恐中緩過氣,依舊是紅著眼眶,聽了姚澤的詢問,她搖頭低聲哽咽道:「我……我不敢回去1

姚澤面露為難之色,「那可怎麼辦呢?」

江一燕同情的看了胡靜一眼,知道胡靜這個時候肯定特別害怕和孤單,就說道:「不如先去我家吧,我那裡寬敞,安置胡小姐還是沒問題的。」

姚澤無奈的點了點頭:「也只能這樣了,先讓胡靜住到你那裡去,等心情好轉了再送她回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