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二十章老而彌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老而彌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晚風吹過,郭義達剛走出江平酒店,就感覺渾身涼颼颼的,他將自己的西服外套穿上后,進了停在酒店門口的奧迪車子。

剛才他接到自己侄子郭炎打來的電話,說是郭濤被人給打的重傷進了醫院,這讓郭義達憤怒不已,平時,郭濤即便是犯了再大的錯誤自己也捨不得伸手打一巴掌,這次竟然被一個不知名的傢伙給打的重傷住進了醫院,如果不是急著看自己兒子,郭義達非得到警局將那個罪魁禍首給活活拍死。

「去人民醫院1郭義達坐進車子板著臉對司機吩咐一身,然後掏出手機,打給公安局局長。

電話接通,那頭還沒說的,郭義達就憤憤不平的喝道:「老朱,江平市的治安你是怎麼管理的,還讓不讓人活了。」

「老郭啊,又怎麼了,別上火啊,什麼事慢慢說1此時公安局局長朱學偉正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他旁邊依偎這一個赤身裸體的年輕女子,女子面帶微笑,白皙的手不知覺中慢慢伸進被子里,在朱學偉軟綿綿的下身輕柔的撫摸起來。

嘶!

朱學偉哆嗦了一下,看著年輕誘人的身體,忍不住伸手在女子挺拔的胸部上揉捏起來。

電話裡面,郭義達義憤填膺的叫道:「我兒子在食神酒店被打的昏迷不醒,你讓我怎麼能不上火,我可告訴你,那個行兇者你如果不嚴肅的處理,我跟你沒完。」

朱學偉揉捏著女子的胸部,臉上露出一臉幸災樂禍,不過嘴巴里倒是故作驚訝的說道:「不會吧,你兒子竟然在食神酒店被打了,誰這麼囂張?」

「具體是什麼人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一些黑道里的混混,這些人太囂張,太膽大妄為了,這次不管怎麼說你都得幫忙嚴懲那群該死的混蛋,最好讓他們把牢底坐穿1

「行行行。」朱學偉敷衍的點頭道:「老郭,這件事情我已經清楚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嚴肅處理那群人,今天晚上事情太多,明天我會親自去審問他們,一定給你個滿意的交代1

掛斷郭義達的電話,朱學偉懷裡媚眼迷離的女子嬌媚的說道:「朱局,舒不舒服啊?」

朱學偉感受到女子柔軟的小手在自己胯間溫柔的撫摸,頓時氣血上涌,下面慢慢有了反應,便淫.盪一笑,一個餓虎撲食朝著女子赤裸的身體上壓去。

「噗嗤~~」一聲極其曖昧的聲音響起,年過五十的朱學偉順利的進入了年輕女子的身體,在女子嫵媚的呻吟聲中,他吭嗤吭嗤的運動起來。

年輕女子被朱學偉壓在身下嫵媚的叫喊著,朱學偉感覺彷彿又回到了年輕時的風采,將女人玩的哇哇叫,朱學偉的自豪感油然而生,運動起來更加賣力。

一陣抽.送之後,朱學偉跪坐了起來,將女人一雙長腿架在了肩膀上,在年輕女人迷離的眼眸下,朱學偉再次長驅直入,直搗黃龍。

……

當姚澤喝完兩杯茶后,見廚房裡面依舊在忙活著,他便無奈的起身走到廚房門口,看兩女一個端著鍋炒菜,一個生疏的切著豬肉,姚澤無奈的笑道:「你們還讓不讓我吃飯了,打算什麼時候完成這浩大的工程?」

江一燕一邊炒菜一邊滿臉窘態的看著姚澤,羞紅著臉說道:「以前很少做飯,手腳太笨拙,不過已經做的差不多了,馬上就開飯1

姚澤點了點頭,見兩名活色生香的美女為自己忙前忙后的做飯,頓時心裡湧出無限滿足感。

「胡靜,你以前不是說,永遠都不要進廚房嘛?怎麼現在變的主動了。」見胡靜認真的切著豬肉,姚澤打趣的問道。

胡靜轉過身,笑著看了姚澤一眼,輕聲道:「人總是會變的,大學那會覺得進廚房油煙太大,會變成黃臉婆,所以有些不願意,不過現在想想覺得那時候思想的確有些可笑。」

「其實能為自己心愛的男人做飯何嘗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1江一燕笑著接話道。

「是啊1胡靜贊同的點頭,然後偷偷看了姚澤一眼,柔聲說道:「能為自己心愛的男人做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聽兩位美人如此說,姚澤內心微微動容,這該不會是給自己什麼暗示吧?

「喲~~」突然,胡靜輕叫一聲。

姚澤回過神,見胡靜捂著手微微蹙眉,便走上前問道:「怎麼呢?」

胡靜小聲說道:「不小心切到手了1

「讓我看看1姚澤扳過胡靜的手腕,見她如蔥鬱般的食指此時多出一條血紅的口子便忍不住斥責說道:「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這麼不小心,這要是在用點力氣,手指頭不都得切下來埃」

胡靜聽到姚澤的斥責,癟著嘴,紅著眼眶委屈道:「我又不是故意要切自己手指頭的,你凶什麼凶啊1

姚澤哭笑不得的道:「難道我還不知道你不是故意切自己手指頭嘛,我只是讓你做事情小心點,又沒別的意思1

旋即,他對江一燕問道:「一燕姐,你家裡有創可貼嘛?」

江一燕看了看胡靜的傷口,說道:「有是有,不過胡小姐手上的傷口有些嚴重,得用消毒藥水先洗一下才能再用創可貼,可是家裡沒有消毒藥水啊1

姚澤說道:「那我去附近的藥店買吧1

江一燕道:「她這傷口太大,等你買回來恐怕不知道流多少血了,你們還是一起去吧,直接到藥店里消了毒,再讓藥店的人幫忙包紮一下。」

「嗯,那就一起去藥店吧1姚澤拉著胡靜就往外走,那曉得胡靜挎著臉,將姚澤的手給拍開,嘴巴里嘟囔道:「我自己不會走嘛1

姚澤鬱悶的笑了笑,跟在胡靜身上出了家門。

見前方是一條一眼望不到頭的大街道,姚澤猶豫的說道:「你穿著高跟鞋走不了多快,要不你站在這裡,我跑快點去幫你買葯。」

胡靜搖了搖頭,輕聲道:「還是一起吧。」

「可是你的手指頭一直在流血啊1姚澤皺著眉頭說道。

胡靜滿不在乎的說道:「沒事,死不了1

「哎,你現在怎麼對自己的身體一點都不知道愛護呢。」姚澤嘆息一聲,輕輕伸手握住胡靜白嫩的小手,「這麼流下去也不是辦法。」

說著話,姚澤微微低下腦袋,在胡靜詫異的目光中,姚澤突然含住了胡靜流血的食指,慢慢的吸.允起來。

「呀,你幹什麼呢?」見姚澤含住自己的食指溫柔的吸.允起來,胡靜羞紅了臉,看了看四周,羞澀道:「喂,你放開,很髒的。」

將胡靜手指頭上的血吸.允乾淨后,姚澤一臉認真模樣的說道:「口水有一定的消毒效果,暫時先用用吧。」

「即便是有消毒作用,那……那你也別將那些血給吞了礙…」本以為姚澤幫自己清理乾淨后,會將血水吐出來,讓胡靜驚詫的是,姚澤竟然直接將那些血水全部吞進了肚子。

姚澤的這個舉動讓胡靜本來有些羞紅的臉龐變的更加紅艷了。

「吞了就吞了唄。」姚澤翻了個白眼,自顧自的朝前走,胡靜緊跟在姚澤身後,小聲嘀咕道:「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耍無賴1

想起和姚澤過往,胡靜心裡又有些傷感起來,便停下了腳步。

「你怎麼不走了?」見胡靜停了下來,姚澤疑惑的問道。

「不想走了。」胡靜低著頭帶著一絲憂傷的說道。

姚澤看著胡靜的高跟鞋,問道:「是不是穿高跟鞋走不動了?」

胡靜抬起頭,漂亮的眼眸中泛著淚花,「對,我走不動了,你還會像以前一樣,在我走不動的時候背著我嘛?」

「這個……」

姚澤為難的看著胡靜,說道:「這樣不好吧?我們已經……」

「算了,我知道了1胡靜伸手抹了抹淚花,踏著高跟鞋朝前走去。

姚澤無奈的嘆了口氣,緊緊的跟在她的身後。

在街道的拐角處,找到一家藥店,藥店的員工幫胡靜食指消了毒,包紮好傷口后,兩人走出來,胡靜突然朝著回家的另一個方向走去,姚澤趕緊攔住胡靜,說道:「你去什麼地方啊?回家的路在另一個方向。」

「我知道,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胡靜平靜的說完,錯開姚澤的身子,朝著前方走去。

姚澤無奈,只好跟在她身後。

怕江一燕等的著急,姚澤拿出手機給江一燕打了個電話,說胡靜情緒不太好,可能要晚點回來,就別等著了,自己先吃。

江一燕答應一聲,然後囑咐姚澤要好好開導胡靜,盡量早點回來。

掛斷電話,胡靜已經走到一個公園的小湖邊。

姚澤以為胡靜想不開要做什麼傻事,趕緊上前攔住胡靜,沉聲道:「胡靜,你犯什麼傻啊,有什麼事情過不去,非要做這麼極端的事情,你如果出了事情你父母可怎麼辦啊?」

胡靜本就無意做輕生這種傻事,聽姚澤這麼說,她便故意順著姚澤的話說道:「我們是什麼關係,我做傻事用得著你管嘛?」

「這」姚澤被胡靜噎的說不出話來。

兩人四目相對,一時之間都沒有再開口說話,周圍變的異常安靜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公園小湖附近突然傳來女子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和男子粗重的喘息聲,這些聲音由遠及近傳入姚澤和胡靜的耳朵里。

「難道是」姚澤瞪大了眼睛望著胡靜,而胡靜聽到這些聲音,俏臉的臉龐頓時漲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