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二十一章胡靜的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胡靜的心思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走吧?」

「去哪裡?」

「回家啊1

「你不是心情不好,現在不想回去嘛?」

「可是……」胡靜羞紅著臉,不敢直視姚澤,「可是這個地方……這個地方,他們……」

姚澤洒脫的擺了擺手,「嗨,我當是什麼事呢,你別管他們就是了,就當沒聽到那些聲音,反正你心情不好,想那麼多幹嘛1

「誰像你那麼沒心沒肺,趕緊走啦!我肚子餓了1胡靜秀美的臉龐上滿是緋紅,她現在只想趕緊離開這個讓人極其尷尬的地方,那些嫵媚的喊叫讓胡靜心慌意亂。

「成,那咱回去吧1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剛走出幾步,便停了下來,狡黠一笑,然後輕聲對胡靜說道:「等我一下,馬上就回來。」說完,他躬著腰身,悄悄朝著聲音的發源地走去。

「喂,你幹嘛!要不要臉埃」胡靜見姚澤竟然當著自己的面厚顏無恥的去觀看真槍實彈的免費演出,頓時氣的踱著小腳,輕聲呼喊道。

「噓1姚澤扭頭對胡靜做了個手勢,然後在小湖邊搬起一塊大石頭,輕手輕腳的朝著一小片蘆葦地走去。

朝著蘆葦地走的越近,那女人嫵媚的叫聲越清晰,姚澤見他們的『戰朝離湖邊很近,大概只有三四米左右,於是嘿嘿一下,舉起手裡的大石頭,猛的一下子砸進水裡,只聽見『撲通』的一聲,安靜的夜晚這聲音就如同悶雷一般,特別響亮。

「呀~~」本來媚叫連連的女子,聽到這一巨響,下意識的尖叫起來。

接著便是男子『啊~~』的一聲慘叫。

「你幹什麼啊,突然坐起來不是要我的命嘛,下面差點被你搞骨折了。」那男子捂著下體,表情極其彆扭。

「有人…..」女子趕緊用衣服遮住赤露的身子,驚慌的說道:「剛才我看見一個黑影,媽呀,是不是有鬼~~」

「哪他媽來的鬼。」男子一遍憤怒的穿著褲子,一邊大聲喝道:「誰他媽缺心眼玩老子,麻痹的太無恥了,待到了非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姚澤此時已經偷偷跑回到胡靜身邊,一臉笑意的說道:「走吧。」

胡靜邊朝前走邊似笑非笑的看著姚澤說道:「你還真夠缺德,這種無聊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那女人非被你下個半死不可。」

「誰讓他們夜黑風高的時候在外面做那種事情,自找的!嚇一嚇他們,讓他們心裡有陰影,看下次還敢不敢做這些有傷風化的事情。」姚澤翻了個死白眼,一臉不爽的說道。

「切1胡靜白了姚澤一眼,替那兩個無辜的偷情男女打抱不平道:「你好意思說別人,難道你自己沒坐過那種事情嘛1

「我……」姚澤老臉顯的極其尷尬,心虛的說道:「我當然沒有,別忘了,我現在可是國家幹部,定然做不出那種事情來。」

其實姚澤還真心沒有野戰過,雖然很想嘗試一下那種原汁原味的大自然天人合一的感覺,可是沒有女人願意配合自己也是枉然埃

不過,唯一一次值得留念的便是和劉曉嵐瘋狂車震的那一次,可謂是刺激異常,現在想起來還回味無窮。

「既然沒有,那你紅什麼臉啊?」

姚澤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臉,詫異的說道:「這麼黑的天你都看的出來?不過我還真沒有干過那事,你還不了解我嘛,正人君子一枚。」

胡靜俏生生的瞪了姚澤一眼,反駁的說道:「就你還正人君子,頂多就是個悶騷男1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無話可說。

「喂,怎麼不說話呢?」兩人走了一段距離,一直沉默,胡靜忍不住先開口說道。

姚澤微笑道:「說什麼啊?」

「隨便說點什麼啊?無聊死了。」

姚澤忍了片刻,見胡靜面帶笑容一臉天真的看著自己,便忍不住想問一問這一年多以來,一直讓自己很無法理解的問題。

「那我可說了?」

胡靜點點頭,「說吧1

姚澤點了支煙夾在手中,卻沒有抽,面色沉靜的望著胡靜,輕聲問道:「這兩年來,我一直無法搞懂一個問題,當初我們感情那麼好,為什麼你會突然選擇離開我,別跟我說你是為了權利,那些東西並不是你所需要的,而且我了解你,你不會因為一些權利或者物質上的東西,背叛自己的感情。你把愛情看的比什麼都重要,這是當初你親口告訴我的1

朦朧的月光下,胡靜原本歡快的臉上一下子變的有些不自然起來,她放慢了腳步,一臉惆悵的說道:「我說過,人是會變的,其實我喜歡男人圍著我轉,我喜歡有權利的滋味,更喜歡奢華的物質,那時候我認為這些東西你給不了我,所以才會選擇離開你,這麼簡單的問題難道還需要用一年多的時間來想嘛?」

聽胡靜這麼一說,姚澤停下了腳步,將煙蒂扔在地上,狠狠的碾了幾下,然後搖頭說道:「你越是這麼說,我越感覺到你在說謊,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肯對我說實話,難道是有人威脅你?」

「沒有1胡靜臉色一變,趕緊說道:「沒有人威脅我,你別瞎猜了,我現在過的很好。」說完,胡靜逃似的踏著高跟鞋,快步向前方走去。

將胡靜送到江一燕那裡,然後簡單的吃了點飯,便告辭離開。

姚澤現在可以肯定,胡靜當初的選擇一定不是她自願的,不過現在她自己不願意說出來,姚澤也沒什麼辦法,只有以後慢慢加以開導。

回到別墅區,已經是深夜,王漢中去了外地還沒回來,所以偌大的別墅平時一直王素雅一個人居祝

「姐,還沒睡呢?」打開門,姚澤見王素雅身穿睡衣,懷裡抱著一個天藍色的抱枕,漫不經心的看著電視,臉上呈現出一絲疲憊的睡意。

見是姚澤,王素雅微笑著點了點頭,將抱枕拿開,然後輕聲說道:「沒什麼事情吧?」

姚澤換上了拖鞋,然後坐到王素雅身邊,笑著說道:「晚上事情倒是發生了一些,我慢慢講給你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