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一十二章始作俑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始作俑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給大家推薦一本網游好書,《網游之討伐天下》不一樣的劇情,不一樣的精彩,絕對好看!

下面是鏈接:book.zongheng/book/246782.html

姚澤舒服的躺在沙發上,面帶微笑的開始給王素雅講述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講到范彪調戲胡靜這裡時,王素雅臉上微微動容,捂嘴說道:「她沒事吧?」

姚澤就笑著拿起茶几上猩紅的大大蘋果狠狠啃了一口,然後邊嚼邊說:「沒事,她嚇了點驚嚇,心情不太好,所以把她安排在江一燕那裡住下,等情緒好轉了再讓她回去。」

王素雅便輕輕點頭,又問道:「那郭氏兩兄弟不也被打的不輕?」

姚澤嗯了一聲,接著說道:「郭濤直接被打的昏死過去了,郭炎也被打的不輕,去公安局錄口供去了。反正他們兩兄弟今天是遭罪了。」

姚澤說完,見王素雅淡雅的臉蛋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姚澤就笑眯眯的湊近王素雅身邊,道:「素雅姐,你這是在幸災樂禍么?他們兩個被打你好像很開心1

王素雅罕見的做出可愛的動作,撇了撇嘴,輕聲說道:「打的好,誰讓他們兩兄弟那麼招人厭1

「不過,小澤,他們今天找你過去的目的是什麼呢?」王素雅露出疑惑的目光,看著姚澤。

姚澤將蘋果核扔進垃圾桶,然後拿紙巾擦了擦嘴,才說道:「也沒什麼,他們兄弟兩個無非是想把我拉到他們那邊,然後跟他們一個陣營一起合作,不管是在以後的生意上,還是在他父親的政治利益上,都是有好處的。」

王素雅似懂非懂的點頭,「他們拉攏你,對你有好處嘛?」

姚澤點頭道:「如果和他們合作,好處當然是有的。不過,即便有好處我們也不可能一起合作。」

見王素雅依舊疑惑,姚澤解釋的說道:「這涉及到政治關係了,郭濤的父親屬於市長張愛民一派,而我……」

王素雅何其聰明,姚澤只是微微點撥,她便立馬點頭明白過來,不過臉上卻露出一絲擔憂之色的說道:「小澤,你現在才初入官場,芝麻綠豆點的官,加入到他們那些人的政治.鬥爭之中,會不會姆共煥?」

姚澤點上一顆煙,緩緩抽了一口,然後吐出一層薄霧,聽王素雅這麼說,姚澤也是有些擔憂的微微皺眉,說道:「混入體制裡面之後,一些事情已經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而且市裡現在很多人已經知道我和副市長沈江銘關係好,所以我肯定是被貼上了沈江銘一派的標籤,擺脫不掉了。」

「要不你別幹了。」王素雅擔憂之色更濃,「到咱公司來上班吧,我把副總的位置讓給你,以我們公司的實力,你這輩子根本就不愁吃喝,何必去冒險做什麼官,我可是在網上看過很多關於,某某官員因為什麼原因被判多少年,或者死刑之類的事情,這種官員不也是因為派系鬥爭失敗,被別人棄掉的棋子嘛?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這個道理不管是在職場還是官場都一樣,我不希望你去冒險1

不過擔憂歸擔憂,姚澤對沈江銘的本事還是充滿了信心,在江平官場,沈江銘經營多年,其人脈關係不言而喻,而且沈江銘還提前透露給姚澤一個重要的信息,江平市的市委書記要被調到省里坐冷板凳,而常務副市長也因為一些原因,被平調到一個發展緩慢的地級市,這和放逐沒什麼區別。

姚澤不知道這場鬥爭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張愛民順勢而上當市委書記,而沈江銘也順利的取代張愛民的位置成為江平市的市長。

見姚澤沉默想心事,王素雅以為姚澤心動,便笑眯眯的說道:「小澤,做個大老闆未必就沒當官威風,你何必要鑽進那個前途未卜的官常」

姚澤知道王素雅是在擔心將來遭人利用,成為別人的棋子,便開口柔聲說道:「素雅姐,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被別人利用的,自己選擇了這條路,怎麼的也得走下去,萬一將來咱真仕途黯淡混不下去,我就辭官回鄉,讓素雅姐你這個富婆養著我,當個小白臉也還不錯。整天什麼都不用干,還有錢花1

王素雅美眸靈動,微微抿嘴,推了姚澤一下,輕聲說道:「我才不會養什麼小白臉,你找別人好了。」說著話,她裊裊起身,將睡衣的裙擺整理了一下后,接著說道:「今天上午那個項目的事情你沒問題吧?」

姚澤翹著二郎腿,笑眯眯的打量了王素雅一眼后,拍著胸脯說道:「放心好了,我找到一個很好的人才,以後需要找關係直接讓他出馬1

「是誰?」王素雅愣了一下,問道。

姚澤神秘一笑,「到時候見面就知道了。」

王素雅微微點頭,接著瞥了姚澤一眼,淡然的說道:「時候不早了,快休息吧,我先回房間去了。」說完,她踏著一雙可愛的拖鞋,俏生生的朝著二樓室走去。

……

第二天中午吃過午飯,姚澤和何祥約好去郊外的綠柳山莊垂釣,便從車庫取出自己已經開了一年多的大眾cc,踩著油門駛出了別墅區。

綠柳山莊聽起來名字還蠻有詩意,不過到了地方,姚澤才知道,這個所謂的山莊其實就是個佔地面積比較大的酒店而已。

綠柳山莊裡面裝飾的古色古香,走過山莊的大堂,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下,姚澤來到了酒店後面的一個人工燕塘,人工燕塘雖然說不上優美,但是周圍種滿了大小不一的柳樹,到也稱的上綠樹成蔭。

大老遠的,姚澤便見到何祥躲在一棵大柳樹下,安靜的坐在小板凳上,雙手托著魚竿,一臉認真的模樣盯著湖面。

見何祥旁邊還擺著一個小木桌,桌子上放著一壺茶水和幾個杯子,姚澤靜悄悄的走過去,笑眯眯的說道:「何大哥你倒是很會享受嘛!釣魚品茶兩不誤啊1

「呵呵,姚澤兄弟來了,快坐1何祥指著旁邊已經為姚澤準備好的位子,說道:「你也來試試看,我今天運氣不錯啊,剛來半個小時,已經釣到好幾條幾斤重的鯉魚了1

姚澤笑著點頭坐了下來,見旁邊的向成東坐在草地上嘴巴里咬著一根青草,神情專註的盯著遠處的大山,姚澤就低聲對何祥問道:「向成東現在在做什麼工作,你怎麼到哪裡都帶著他?」

何祥苦笑道:「以前就和你說過他的事情,你是知道的,給領導開車做服務他不習慣,現在又沒合適他的工作,所以暫時留在我身邊,幫忙打下手,他父親是我老朋友,不幫襯著他一點也說不過去。這孩子人老實而且肯干,唯一的不足就是太悶,不願意說話,我估摸著肯定是以前在部隊當兵給憋出的毛玻」

姚澤倒是記得,去淮安鎮當副鎮長之前,何祥曾經提到過向成東,說過他的一些事情,還說以後姚澤如果混起來了,就讓向成東給自己當司機兼保鏢,昨天見向成東身手確實不錯,姚澤便動了心思,剛才看到向成東,才故意這麼一提。

無獨有偶,既然何祥以前提到過此事,姚澤便直接開頭說道:「何大哥,我馬上就要調回市裡了,正好缺個司機……」

「是嗎?」何祥面露喜色,趕緊問道:「兄弟掉到哪個部門呢?」

姚澤笑眯眯道:「市房管局,任副職1

「好,好,好啊1何祥連說了三個好,然後繼續說道:「那向成東這小子老哥就交給你咯?」

「成,沒問題1姚澤看了向成東一眼,說道:「你去問下他的意見,看他願不願意1

何祥擺手笑道:「不用問了,那小子能給兄弟你開車是他的福氣,這事我替他做主了。」

「來,喝茶1何祥倒了兩杯茶,遞給姚澤一杯,然後自己端起一杯,剛準備品嘗他突然『哎喲~」的怪叫一聲。

姚澤見他右手撐著腰,表情怪異,便笑眯眯的說道:「何大哥閃到腰了?」

「是啊,不過說起此事便來氣。」

「呃?」姚澤疑惑道:「被老婆踢下床了。」

何祥鬱悶的搖頭,然後湊到姚澤耳邊小聲講述著……

姚澤正在喝茶,聽了何祥的講述,他『噗嗤~~』一口茶水噴了出來,表情便的極其怪異。

「何大哥,你是說你昨天在河邊『野戰』,被人搗亂閃了腰?1

何祥揉著腰,憤憤不平的說道:「嗯,真他媽鬱悶!本來是找了個妞,想玩點刺激的,沒想到還真刺激到了……」

姚澤心裡暗自好笑,天底下還有這麼湊巧的事情,如果何祥知道,始作俑者就坐在他面前,那麼他又會作何感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