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二十六章心生旖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心生旖旎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黑暗的小巷,伸手不見五指的撕夜。

背上的美婦剛剛受到無比強烈的驚恐。

此種情況下,自己竟然還能心生旖旎,想入非非的沾別人便宜,姚澤心裡暗罵自己一句無恥,然後盡量不把精力集中在後背上的柔軟。

姚澤背著白燕妮步履蹣跚的往巷子外面走,白燕妮趴在姚澤肩上,動了動嘴唇,猶豫片刻后,輕聲說道:「姚鎮長,你可不可以不要……」白燕妮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不知如何開口。

「嗯,怎麼啦?」姚澤沒有停下腳步,雙手扶著白燕妮的兩條腿,將她的身子往上托高了點,免得她滑落下去。

白燕妮感覺到自己胸前緊緊壓在姚澤後背有些不妥,於是腰身微微往後躬了一點,胸前與姚澤保持距離后,咬著紅唇,面色有些擔憂的說道:「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那個……」

走出黑暗的小巷,姚澤停下腳步歇了口氣,然後面帶笑容微微喘息的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放心好了,我不會將今晚的事情說出去,不過你以後可得注意點,這些人說不定還會回來報復你,這段時間你盡量不要一個人去什麼偏僻的地方1

「謝謝你,我知道1白燕妮輕輕說了句感謝,心裡對姚澤的看法在這一刻改變了不少,原來,姚澤也並不是那麼討厭。

至少,他懂得怎麼去關心人,能為一個只見過幾面,連朋友都算不上的人挺身而出,光這兩點,他就比自己老公強的多!

「累了吧,要不你把我放下來,歇息一會,我現在沒事了。」白燕妮說著話,就要下來。

「別動,我身體好、力氣大,不礙事的,你腳受了傷,繼續走路不是更嚴重嘛1姚澤感覺體力恢復的差不多,便固定住白燕妮的身子,繼續往前走。

天色雖然昏暗,但被背著的白燕妮有種又回到大學時代,那種初戀的美好場景,身穿藍白相間的一身校服,在午後充滿陽光的街道上,拉著初戀男朋友的手,兩人一起逛街吃路邊攤的美好體驗,雖然單純幼稚卻不失為最幸福的時刻。

這種突然而來的幸福感又讓白燕妮有些擔憂起來,自己已經過了愛做夢愛追星,不現實的年齡,已經為人婦,如果讓這個勢頭髮展下去,那麼……

她心裡砰砰直跳,眼眸偷偷看了看姚澤還算英俊的側臉,在街燈的照射下顯的那麼剛毅、充滿男人味。

當初,白燕妮一直將姚澤視為膽孝好色、小心眼的猥瑣男人,覺得他和那些俗不可耐的男人沒區別。

而今天他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完全顛覆了白燕妮心中姚澤猥瑣的形象!

難道自己一直錯過了姚澤?

「下來吧!已經到了。」

姚澤的聲音打斷了白燕妮的思緒,見他已經站在車旁邊,打開了副駕駛的門,白燕妮俏臉一紅,慢慢站在了地上,姚澤小心翼翼的扶著白燕妮坐進副駕駛的位置,自己又小跑的回到駕駛位置。

「我先帶你去藥店買點擦傷的要吧?1

見姚澤關切的看著自己,白燕妮心跳不爭氣的加快,感覺臉龐有些發燙,她趕緊將目光看向窗外,生怕姚澤看出她臉上的異常。

「應該,應該沒事了吧……不用去藥店。」白燕妮扭捏的捏著白襯衣的衣角,有些心慌的輕聲說道。

「那怎麼行……你把腳抬起來,我幫你看看腳上磨的厲不厲害。」

「這,不好吧1白燕妮微微蹙起漂亮的柳葉眉,一臉為難模樣。

「我映像中的白燕妮可是女中豪傑,性格爽快的人,可不是婆婆媽媽,我幫你看看,如果擦傷的厲害,就必須去看醫生,如果只是擦破皮了,便直接去花滿樓。」

見姚澤一臉正色,白燕妮到覺得是自己想的太多,於是就羞澀的點了點頭,伸出柔美纖細的食指,柔聲說道:「好吧,就看一下下埃」

「撲哧1

姚澤被白燕妮舉動給逗的笑噴了出來,見白燕妮立馬要板臉,姚澤趕緊止住了笑,學著白燕妮的模樣,伸出食指,有木有樣的道:「行,我就只看一下下1

「無聊1白燕妮朝著姚澤翻了個白眼,就緩緩抬起套著肉色絲襪的修長美腿,將黑色高跟鞋脫了下來,由於白燕妮身穿牛仔裙,所以在她抬起腿的時候,牛仔裙的裙擺便被不小心推到了大腿根部。

「看吧,我說沒什麼大礙1白燕妮將腳伸給姚澤看,似乎沒發現自己裙子面臨著曝光的危險。

「呃……」姚澤偶然瞥見白燕妮性感到極點的裸露大腿,心裡就如同又千萬隻螞蟻在撩動心扉一般,整個心撲通撲通直跳,那直隔幾厘米就能看到裙底春光的誘惑讓姚澤渾身燥熱不安。

「你怎麼呢?」見姚澤愣愣的發獃,白燕妮疑惑的問道。

「啊?」姚澤回過神,老臉頓時一紅,有些心虛的笑笑,結巴的道:「沒,沒事。」

見白燕妮腳底的絲襪雖然有所破損,不過還好腳板沒受什麼傷,於是他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應該沒什麼事情,回家再抹點消毒藥水就行了,那我們直接去酒店吧1

姚澤留念的偷偷瞥了一眼,白燕妮已經併攏的性感美腿,啟動車子朝著縣裡的花滿樓開去。

……

今天白天沈江銘給宋楚楚打電話,說晚上要回家吃飯,宋楚楚收拾了一桌子菜出來,那曉得沈江銘又打電話說晚上有別的事情,就不回去了。

宋楚楚望著一桌子的才,心裡滿是委屈和心酸,於是就打電話,讓自己的好姐妹,劉曉嵐過來和她一起吃飯。

房門被敲響,宋楚楚將門打開,見劉曉嵐手裡提著昂貴的寶寶,身穿一套合體的職業套裝,筆直的站在自家門前,宋楚楚就笑眯眯的道:「快進來吧,你啊,越來越有總裁氣勢了。」

劉曉嵐微微一笑,踏著高跟鞋走了進去,朝著客廳環繞一圈,似笑非笑的說道:「怎麼今天想起我來了,你家老沈又沒時間陪你啊?」

宋楚楚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他啊,天天忙的都見不到人影,最近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所以他已經好幾天沒著家了。」

「這個老沈!太不像話了,再怎麼忙也不能忽略了你的感受埃」劉曉嵐將皮包扔在沙發上,隨手拿起一個鮮紅的蘋果,大口大口的啃了起來。

「他以前不是這樣的,就是最近幾天太忙,所以才……」宋楚楚低聲為沈江銘辯解,但是她內心卻不想表面這麼平靜,自從大半年前沈江銘被姚澤救了之後,醫生叮囑沈江銘不能再行房事,他便對宋楚楚比以前冷淡了許多,為此,宋楚楚煩惱不已。

「你啊,總是有苦自己悶在心裡,這樣不累嘛?」

宋楚楚勉強的笑了笑,看著劉曉嵐說道:「習慣了就好,生活嘛,本來就是如此。」

劉曉嵐同意的點了點頭,宋楚楚就說吃飯吧,我今天做了一桌子的菜,等會咱們喝點紅酒。

坐在飯桌前,兩位美人各自倒了被紅酒,優雅的品嘗起來,宋楚楚響起上次和姚澤吃飯的場景,便笑眯眯的對劉曉嵐問道:「你最近見過小澤沒,他好像也很忙呢,都不聯繫我了。」

劉曉嵐本來端著杯子淺淺的品酒,聽宋楚楚提起姚澤,她微微蹙眉,心情有些煩悶起來,「我也很久沒見過他了。」她猛的灌了口紅酒,一絲猩紅從嘴角溢出,她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這誘人的動作如果讓姚澤見到,恐怕他的下身會不由自主的抬起頭顱。

「我去給他打個電話吧,這臭小子太沒良心了,恐怕都把我們給忘記了。」說著話,宋楚楚站了起來朝著客廳去拿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