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三十章好大好有彈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好大好有彈性!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了姚澤的承諾,李美蓮笑靨如花的點了點頭,踩著油門,開著車子朝著縣城的小酒吧駛去,燈紅酒綠,糜爛叢生,『繆斯』是縣城唯一一家還算正規的小型酒吧。

姚澤和李美蓮並肩走進酒吧后,震耳欲聾的音樂和瘋狂扭動著身軀的非主流男女們在小型舞池中相互舞動,互相摩擦著身體,曖昧的舞姿配上迷離的眼神,勾人心弦,讓人浮想翩翩。

更有些衣著暴露,濃妝艷抹的女人直接伸手抓向男子的褲襠,揉捏著玩弄著……

見裡面太過嘈雜,姚澤捂著耳朵對李美蓮說道:「你來過這裡嘛?好像有些不適合我們。」

李美蓮抿著嘴唇,笑眯眯的說道:「如果你心情不好,這裡不就是你宣洩情緒的最假場所嘛!再說,出來喝酒能不吵嘛,你以為是到咖啡廳去約會1

「跟我走吧,我帶你去裡面不吵的地方1李美蓮見姚澤不習慣『繆斯』外面的dj音樂和嘈雜的氣氛於是帶著姚澤朝酒吧吧台走去。

「還有空閑的包廂嘛?」李美蓮朝著一個酒保打扮的男人問道。

「有倒是有,不過……」酒保打量了姚澤和李美蓮一眼,見姚澤二十齣頭,穿著一身看不出牌子的西服,就以為姚澤的衣服一定是在地攤上淘來的,而眼前的女人雖然長的無比漂亮嫵媚,但是看她一身ol酒店制服套裝,酒保斷定兩人肯定不是有錢的主。

本來酒吧還有一個空閑的豪華小包廂,專門為有錢人準備的,不過酒保猶豫著要不要給姚澤介紹。

「怎麼,看不起我?」見酒保說話吞吞吐吐,姚澤頓時明白過來,從西服口袋裡掏出錢包,拿出一張金黃色的銀行卡,戲謔的說道:「這卡裡面的錢可以將你這個小破酒吧買下來,你信不信1

「老闆,我不是那個意思……」見姚澤掏出銀行卡,酒保面色一喜,接著趕緊裝作一臉歉意模樣的說道:「剛才對不起,可能讓您誤解了,我們這裡的確還有一個空閑的包廂,不過那包廂裝修太豪華,進去消費之前得先交五千塊錢的押金,等您消費完了我們直接從這五千塊錢裡面扣,多退少補1

「壓就壓,你吞吞吐吐是個什麼意思,趕緊刷去,別浪費我的時間1姚澤最見不得狗眼看人低的貨色,沉聲斥責酒保幾句后,將銀行卡遞了過去。

「好好,我這就去,您稍等1酒保點頭哈腰的接過姚澤的金卡,朝著吧台裡面跑去。

沒過多久,酒保便拿著姚澤的卡走了回來,此時他臉上的笑容更甚,見姚澤兩眼中都泛著金光。

剛才刷卡的時候,看到姚澤銀行卡裡面一連串的數字,小酒保簡直是震驚了,姚澤看上去和自己年輕相仿,可是所擁有的財富……

姚澤從酒保手中拿回銀行卡,沒好氣的白了酒保一眼,說道:「現在可以帶我們進去了嘛?」

「可以,當然可以!你們裡面請1酒保笑容可掬的領著姚澤和李美蓮穿過酒吧的舞池,通過走廊,進了那個所謂的豪華包廂之中。

「兩位請坐。」酒保向著姚澤和李美蓮做了個請的姿勢,然後他湊到姚澤跟前,笑著說道:「先生,點這個豪華包廂的貴客可以免費享有兩名陪酒女作陪,你看……」

姚澤笑眯眯的看了李美蓮一眼,然後對酒保說道:「你沒看到我這裡坐了個美女嘛!還要什麼陪酒女,真是個不識趣的傢伙,趕緊把你們這裡的紅酒、啤酒和果盤各上一些來。」

酒保尷尬的乾笑了兩聲,說道:「好的,我這就是給你們拿酒去1

酒保退出去后,李美蓮抿嘴而笑,一臉打趣的說道:「剛才怎麼不接受人家的美意,三個女人一起陪你喝酒那得多有成就感,你們男人不都好這口嘛?」

姚澤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挨在李美蓮身邊坐下,故作正色的說道;「那可不行,再進兩個免費白喝酒的人,我們就不夠喝了,這裡的酒水很貴的。」

聽了姚澤調侃的話,李美蓮不禁莞爾,她笑眯眯的白了姚澤一眼,說道:「你剛才氣勢不是很強大么?不是要直接把人家這個小破酒吧買下來嘛?!怎麼現在連點酒都捨不得了1

姚澤挑了挑眉,一臉所以然的說道:「剛才我那是在裝大蒜,你看不出來嘛?再說,那些錢是我的老婆本,可不能隨便亂花,得精打細算、細水長流才行1

「……」

李美蓮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接著將皮包放到沙發一旁,攤開手說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不敢喝你的酒了!怕把你老婆本給喝光了。」

「沒事。」姚澤擺了擺手,笑眯眯的說道:「這點酒我還是請的起,只要你不喝那種十几上百萬的名貴酒,其他的隨便可著勁的喝便是。」

「小小年紀,口氣倒不小呢!那我可得點幾萬塊一瓶的酒喝咯1

「李經理,還真當我是放血的桶子么……」

兩人說笑著,包廂的門被推開,兩名年輕的女服務員說了句打擾,然後用盤子端上來兩瓶紅酒和一打啤酒以及一些腰果、花生、切好的水果等食物后,安靜的退了出去。

姚澤隨手打開一瓶紅酒,然後將李美蓮面前的高腳杯斟滿,遞了過去,李美蓮笑著接過酒杯,秀氣的鼻子在酒杯前輕輕嗅了幾下,然後將酒瓶子拿起來看了一眼,接著一臉似笑非笑模樣的看著姚澤。

姚澤被看的稀里糊塗,愣愣的問道:「怎麼了,這酒有問題?」

「沒問題,很好1李美蓮笑眯眯的輕聲說道。

姚澤就疑惑道:「那你為什麼看我的眼神有別的含義。」

李美蓮紅艷的嘴唇優柔的湊到水晶杯前,優雅的輕輕抿了一小口紅酒,接著說道:「知道這事什麼酒么?」

「紅酒啊1姚澤如白痴吧的信口說道。

「我還不知道這是紅酒嘛1李美蓮剜了姚澤一眼,接著問道:「那你知道它是什麼瓶子的嘛?」

「不知道1姚澤一絲都沒覺得不懂紅酒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實話說道:「我不愛喝紅酒,對這些不了解。」

李美蓮就點頭看著姚澤,略含深意的解釋道:「這紅酒是法國原裝進口的奧比昂堡葡萄酒,零售價都得八九千,在這裡喝這種酒怎麼也得小一萬了1

「……」

姚澤臉上抽搐兩下,心裡將那酒保的宗祖八輩罵了個遍。

「呵呵,呵呵呵呵……」

「笑什麼?」見姚澤一臉傻笑,李美蓮笑眯眯的道:「下傻了?」

「呵呵,沒有,一瓶酒才萬把塊,便宜1

此時姚澤笑得比哭還難看,臉上彷彿摸了一層豬油一般,僵硬的很!

李美蓮見了姚澤這幅模樣,捂嘴笑的花枝招展,前仰后翻,胸前那波濤洶湧,在她身子上下起伏時,開始顫顫巍巍起來。

「好大好有彈性1姚澤瞪大眼睛望著李美蓮迷人的胸部,心裡暗自感慨不已,竟把肉疼的紅酒忘到一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