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三十一章嚮往的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嚮往的地方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喝酒,喝酒1李美蓮停下了微笑,眼神看過來的時候,姚澤的視線趕緊從李美蓮誘人的胸部上移開,接著一臉正色的開了瓶啤酒,舉起來,說道:「今天咱們不醉不歸1

李美蓮臉上帶著淺笑,她白皙的玉手端起高腳杯,輕輕和姚澤碰了一下杯子,和聲說道:「你可以醉,但是我可不能醉了1

「為什麼啊?」姚澤狠狠的灌了一口啤酒,接著樂呵呵的笑著道:「害怕我酒後非禮你不成1

李美蓮俏臉一紅,緩緩的放下酒杯,然後拂了拂額前的斜劉海,輕聲說道:「什麼非禮不非禮,都已經年老色衰,誰還有興趣非禮我,姚大鎮長就別拿這個取笑我了。」

「誰說你年老色衰了?1姚澤挺直了腰板,瞪著眼睛一臉誇張的說道:「就你這容貌、這肌膚,還叫年老色衰?我看倒像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年輕漂亮著呢1

李美蓮雖然已經三十好幾歲,不過皮膚保養的卻很好,眼角和額頭根本看不出一點皺紋,皮膚細膩潔白,整個人看上去的確很年輕,姚澤說的倒是心裡話。

「胡說八道1李美蓮嗔怪的白了姚澤一眼,然後雙手捂著發紅的臉龐,一臉的開心,不過想想這幾年的經歷,她又幽幽嘆息一聲,道:「都已經三十多歲的人了,還哪裡談的上年輕!我的女兒恐怕都比你小不了多少吧1

「李經理,你女兒都這麼大了,你這保養的也太好了些吧?要說出去,誰信你有個十幾歲的姑娘1姚澤不可置信的望著李美蓮,滿臉的詫異。

「我那時候結婚早,十九歲那年就懷了孩子,不過那孩子,這些年跟著我受了不少苦,前幾年她父親因為車禍去世了,所以只有我們兩個相依為命,而她從來沒有跟我抱怨過什麼,很聰明很懂事,現在已經上大學了,我基本上不用為她操心。」說道自己女兒,李美蓮臉上掛滿了微笑。

「這樣礙…」姚澤頓時默然,心裡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滋味襲上心頭。

見姚澤沉默,李美蓮笑了笑,端起杯子,說道:「不說這些,喝酒吧1兩人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李美蓮接著說道:「你為什麼心情不好,可以跟我講講嘛?」

姚澤苦笑道:「心事多了,心情自然不好,不過你可以猜猜,我到底為什麼心情不好1

李美蓮朝姚澤臉上瞥了一眼,然後抿著嘴,笑眯眯的說道:「像你這種年輕人,除了感情上的事情,還能有什麼能讓你苦惱?1

「失戀了嘛?」李美蓮湊到姚澤身邊,試探性的問道。

姚澤一口將一拼啤酒喝了個底朝天,然後打了個酒嗝,點頭道:「算是吧,失戀還真是個痛苦的事情1

現在柳嫣恨自己,劉曉嵐又莫名的不理自己,這讓姚澤心裡極其難受,就如同失去什麼寶貴的東西一般,有時候想想心裡就會有種隱隱作痛的感覺。

李美蓮拿起一小片西瓜含進嘴裡,邊吃邊說,「你很喜歡那個女孩子?」

「嗯。」姚澤點頭,「很喜歡1

「那你們為什麼分開?」

「這個……」姚澤尷尬的撓了撓頭,他可不敢對李美蓮說,自己喝醉了酒,強行將柳嫣嫂子給上了。

要讓李美蓮知道這些事情,她就不會如此淡定的坐在這裡和自己喝酒,恐怕早就嚇的落荒而逃。

「為難就不說了。」李美蓮笑了笑,戲謔的猜測道:「該不會是想和女朋友xxoo,卻不想,惹怒了女朋友吧?1

姚澤哭笑不得的看著李美蓮,無奈的點了點頭。

「啊!!1李美蓮瞪大了美眸,驚訝的說道:「真是這樣啊?1

「比珍珠還真1姚澤又打開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故做愁苦的說道:「我只不過說說而已嘛,沒想到她就和我翻臉了。」

聽到姚澤的抱怨,李美蓮嬌媚的捂嘴笑了起來,笑到躬腰時,襯衣裡面白花花的肌膚裸露出來,讓姚澤看了個正著,紫色的蕾絲胸罩邊緣地帶也在姚澤眼前晃來晃去,撩撥的姚澤心裡怦怦直跳。

姚澤看到這誘惑的畫面,下面無恥的起了反應,怕李美蓮察覺出來,於是趕緊夾住了雙腿,嘿嘿傻笑著邊喝酒邊還偷偷朝著她胸部上瞅幾眼。

「家家都有本難練的經,不過,你年輕有為而且長的又英俊,以後一定會找到更好的姑娘,所以沒必要太難過1

「不向我……」

姚澤見李美蓮此時一臉愁容,就問道:「你怎麼呢?有難處嘛?1

「沒事,隨便抱怨幾句而已1李美蓮笑了笑,不過這笑容在姚澤看來倒有些苦澀。

「李經理,你可不夠意思,我都和你說真心話了,你對我還藏著掖著多沒意思,有什麼難處說出來我聽聽嘛!也許我能幫到你呢。」

李美蓮聽了就微微嘆息的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工作上有些不順利,干我們這行,經常遇到各色各樣的人,碰到好點的客人,對你客客氣氣的,碰到素質差點的客人,便會動手動腳,如果不是為了那份還算優越的工資,我真不想幹了1

姚澤理解的點頭,疑惑道:「你很缺錢嘛?可以換分別的工作啊1

李美蓮抿了口紅酒,嫵媚的臉龐上多出一絲酒紅色,看上去極其可愛誘人,看來是酒精開始發揮作用了,將杯子放穩后,她低頭說道:「我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到哪裡去找一份可以養家糊口的工作,再說,我女兒剛剛上大學,學費很貴的,那份工作我現在還不能失去,否則我女兒的學費就沒著落了。」

姚澤喝著啤酒,說道:「也不是沒得選擇啊,你可以自己做個小生意,賺的錢總不會比給別人打工差1

李美蓮輕睨了姚澤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當做生意不要本錢的?我可沒錢去投資做生意1

「我有啊1姚澤脫口而出,說完這句話,就有些後悔,這麼說不是顯得太唐突嘛,說不定李美蓮就會覺得自己對她圖謀不軌。

抬頭偷偷瞟了李美蓮一眼,還好李美蓮臉上並沒有什麼異常,應該不會把自己想成那種別有用心的人,於是姚澤才暗自鬆了口氣。

「我們非親非故,你憑什麼幫我1李美蓮笑了笑,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姚澤,見從他臉上看不出什麼來,於是便眯著眼問道。

姚澤盡量表現的讓自己看上去比較正義,好消除李美蓮心裡的一絲猜疑,對於李美蓮的問話,他笑著回應道:「我並不是幫你,老早我就想自己投資做點生意,不過你知道,我身在官場,不可能親力親為的去投資做生意,所以我需要一個幫手把我打點一切,你就是個不錯的人選,我們這算是互惠互利吧1

李美蓮笑臉如花的看著姚澤,一臉嫵媚道:「你就這麼相信我?不怕我把你老婆本賠光了1

姚澤搖了搖頭,笑眯眯道:「我絕對相信你的能力,能把花滿樓如此大規逢打理的井井有條,這份勢力足以勝任我投資的項目。」

由於酒喝的有些多,姚澤此時看李美蓮就覺得她格外的成熟迷人,頓時心頭一熱,繼續說道:「如果萬一把我的老婆本陪光了也無所謂,把你或者你女兒賠給我做老婆就行了。」

「無聊1李美蓮此時也喝了不少酒,所以姚澤說的這番話她並沒怎麼聽進心裡去,只是嗔怪的瞪了姚澤一眼后,便不做聲了。

姚澤見李美蓮有些心動,於是繼續誘惑道:「我出資金你出力,咱們五五分成怎麼樣?」

「不行、不行1李美蓮趕緊擺手,「這樣我太沾你便宜了,我會心有不安的,你可以先說說你想投資做什麼?我考慮考慮1

「好我說給你聽聽1姚澤指了指這個所謂的豪華包廂,說道:「看看,縣裡面唯一的一家正規酒吧,這就是所謂的豪華包廂,檔次太差,比咱們江平市的酒吧檔次差了不少,我想在湯山縣開一家比這個更大更好的酒吧,現在湯山縣的消費水平不低,開起來一定能將這裡的生意擠誇!而且酒吧利潤很高,這一點你比我更清楚。」

「開酒吧啊1李美蓮臉上露出為難之色的說道:「聽說這家酒吧的老闆有黑社會背景,如果你把他生意擠垮了,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指不定出多少亂子,還是算了吧1

「這個你不要擔心1姚澤擺了擺手,一臉正色的說道:「在湯山縣,再厲害的黑社會也鬥不過警方,只要你同意,這方面的事情你不要操心,你只管管理好酒吧,其他的事情我會暗中打點1

李美蓮聽姚澤這麼說,才想起姚澤和縣局李副局長關係很好,於是有些動心的說道:「你沒開玩笑?」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說著話,姚澤從錢包里拿出剛才那張金卡,說道:「裡面有八百萬,如果不夠我到時候再想辦法1

「什麼,八……八百萬?」李美蓮瞪大了眼眸,一臉誇張的看著姚澤,帶著顫音的說道:「姚鎮長,你哪來的這麼多錢,不會是貪……」

「怎麼可能1姚澤打斷了李美蓮的話,正色的說道:「我向你保證,這錢絕對乾淨,把心放到肚子里去。」

李美蓮點了點頭,沒接姚澤手裡的銀行卡,「你還是先收起來吧,等我們商量好了,拿出計劃方案后再說投資的事情,而且你說的股份平分這事我不能同意,這麼大的投資,我最多佔一成股份就很滿足了。占的太多被外人知道,還以為我被你……被你……」

姚澤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於是疑惑道:「被我什麼呢?」

「沒,沒什麼……」李美蓮嫵媚的臉龐緋紅不已,趕緊端起酒杯喝著酒掩飾自己的尷尬與羞澀。

兩人聊的甚是開心,不知不覺中姚澤就將眼前的一打啤酒喝的一乾二淨,還捎帶著喝了幾大杯紅酒,本來晚上李俊陽過生姚澤便喝了不少,此刻把眼前的酒喝完后,姚澤只覺得頭腦昏昏沉沉,和李美蓮說話都有點吐詞不清。

「姚鎮長,該走了,已經喝的不少了!再喝下去可就傷身子了。」李美蓮見姚澤醉眼迷離,便關切的提醒道。

「嗯,走,這就走。」姚澤晃晃悠悠的起身,誰知道身子軟弱無力,剛站起來,又一下子癱軟在沙發上,直接倒在了李美蓮誘人的大腿上。

臉上感覺到絲襪的摩擦,姚澤傻呵呵笑著看了一眼,然後伸手摸了摸她腿上的肉色絲襪,含糊不清的嘀咕道:「又一條絲襪,李……李經理你絲襪真多,我家……我家還保存著一條你的絲襪呢,你說……那絲襪……是不是你……你留下了的1

「姚鎮長,你喝多了,別瞎說1李美蓮俏臉的臉龐紅的能滴出血來,想起那晚自己留在姚澤房間的絲襪,她就覺得羞愧難當,心裡慌亂亂的。

見姚澤已然喝醉,爬在沙發上不停的說醉話,李美蓮吃力的將姚澤扶了起來。

姚澤剛站起來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脖子一軟,腦袋一下子就投進李美蓮那深邃的胸懷之中,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意識還沒模糊前,姚澤感受到自己的頭部枕在一片軟軟的、滑滑的,帶著無比芬香的柔軟上,那就是自己最向嚮往的美人玉.峰啊!

此時,姚澤雖然睡著了,但他臉色卻露出了無比滿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