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三十四章嫂子,再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嫂子,再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漆黑的房間之中,月光透過窗帘的縫隙,零零散散的灑落些許光芒進來,照在柔軟的大床之上,而在此刻,房間中各種旋律一一上演,除了牆壁上石英鐘有規律的擺動聲,大床發出的吱呀吱呀聲,還有男人稍微粗重的喘息及女子嫵媚輕柔的低聲呻吟。

各種旋律彙集在一起,仿若一支優美的交響曲,雖然雜亂,卻不失另一種美感!

「嫂子,不……不行了……」

姚澤突然雙手用力的抓住李美蓮的肩膀,低鳴一聲后,加快了身下的動作,隨著一聲舒服的粗重喘息,姚澤體內的精華噴薄而出,滾燙的液體猛的噴向李美蓮性感的紫色蕾絲內褲以及平坦美白的肚臍之上。

「啊!!!嗯,哼哼……」

李美蓮在這一刻也是身體微微抽搐著痙攣著,身子緊緊的直,紅唇緊咬,表情似痛苦似享受又似解脫。

這就是高潮么?!

李美蓮胸口劇烈的上下起伏著,喘息著,同時又在心裡噓嘆一聲,多久沒有嘗試過這種滋味了!現在自己的身子為什麼變的如此敏感,那東西只是在自己外面摩擦都足以讓自己高潮不斷!

將發泄完,如八爪魚一般爬在自己身上沉沉睡去的姚澤輕輕推開,李美蓮歇息一會後,緩緩坐了起來,只覺得整個被壓抑的身心在得到釋放后,輕鬆了不少,那種感覺就如同貼在自己身上幾年的污泥被清洗的一乾二淨,靈魂和肉體都得到了洗滌,此刻,李美蓮覺得自己又年輕了好幾歲。

下身濕透,將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李美蓮轉身表情複雜的看了姚澤一眼,接著幽幽嘆了口氣,幫姚澤套上內褲,蓋好被子后,輕手輕腳的退出了房間。

……

次日清晨,姚澤醒來,見是個陌生的房間,於是趕緊穿好衣服,走出房間,見客廳的茶几上留著一張便條,李美蓮在上面留下一串清秀的文字,大概的意思就是姚澤如果真想辦酒吧就約個時間見面,可以仔細的商討一下,字條的底部還留了一串電話號碼。

姚澤笑眯眯的將便條揣進兜里,鎖上門后,開車回了鎮上。

剛將車子停在鎮政府院子內,姚澤剛抬頭便看見一身靚裝打扮的柳嫣緩緩走了進來。

「嫂子1姚澤笑著和柳嫣打招呼,沒想到柳嫣只是輕輕瞥了姚澤一眼,便踏著高跟鞋,快步的朝著二樓辦公室走去。

見柳嫣依舊那般冷漠,姚澤無奈的嘆了口氣,邁著步子回到了辦公室,一上午姚澤將所有的文件整理清楚,又將自己帶來的書籍打好了包,裝進了箱子里,準備等候市裡的調職通知。

「呵呵,姚鎮長,這就準備走人呢?」鎮長鬍建平敲門走進姚澤辦公室,見姚澤大包小包的收拾起來,便笑眯眯的說道。

「胡鎮長,快進來坐。」姚澤拿出煙遞給胡建平,然後笑著說:「也就這幾天的事情了,先準備一下,別等到通知下來了在去慌手慌腳的收東西。」

「也是1胡建平接過煙,點了點頭,嘆氣的說道:「沒想到咱們搭班子才不到一年,你又要回市裡了,還真有點捨不得,我就喜歡和你這種年輕的領導幹部一起工作,思想前衛做事幹練,做事雷厲風行是塊當官的好料子啊1

姚澤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胡鎮長,你就別給我戴高帽子了,我自己幾斤幾兩還是非常清楚的,工作經驗尚淺,很多地方還需要很大的改善,來這裡快一年,其實正正能為百姓做到的事情並不多,只希望我的農改計劃能順利完成,這樣,咱們淮安鎮的農業才能能得到好的改善,我也才算是給上面交了一份好的答卷1

胡建平眯眼點頭,將煙點上后,悠悠的說道:「我這歲數,沒什麼奔頭了,不過姚鎮長你還年輕,機會很多,我年長你不少歲,站在長輩的立場上,我想給你幾句我這從政二十多年來,悟出的一些道理1

姚澤將胡建平讓到沙發上坐,然後給他倒上了茶水,才正色的說道:「胡鎮長,你請講,我一定聽進心裡去。」

「姚鎮長,你要記住,做官的最大特色是跟對上司,那是因為官吏的考核與任免,主要不在於他們有多少政績,而在於他們與上司關係的密切程度,搞掂了上司,就等於戴穩了烏紗帽。所以,要把「報喜不報憂」、「欺上壓下」作為做官的鐵律牢牢記住,做到與上級交往突出一個「諂」字,與下級交往突出一個「瀆」字。」說完,胡建平朝著姚澤臉上打量片刻,見姚澤皺眉,低頭沉思,胡建平接著說道:「我知道,我說的這些,你一時半會可能無法理解,甚至持反對意見,覺得當官應該為民做主,應該好好乾好自己的工作,沒必要對上司獻媚,這些東西,剛進入體制的新人都會這麼認為,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等你在體制里多混幾年,就能慢慢的體會過來,我說的這些看似有些偏激,但絕對錯不了。」

「謝謝胡鎮長,我一定牢牢記住你忠告1姚澤此刻的確不同意胡建平的觀點,覺得他的說法太過離經叛道,不過別人也是一番好意,姚澤不好當面反駁,於是就笑著答應一聲。

「還有……」胡建平從懷裡掏出一個筆記本交給姚澤,說道:「這是我這些年記得一些心得,在你臨走前送給你吧,以後可以為你參考用。」

姚澤伸手接過,疑惑的翻看第一頁,上面醒目的寫著『官場潛規則』五個大字。

大致的看了一下,千篇一律的講述的都是與姚澤現在的思想所違背的宗旨。

「這麼寶貴的東西,送給我不合適吧?」姚澤又遞了回去,其實並不是姚澤客氣,而是他不想因為胡建平所寫的一些東西,影響了自己的正常思維。

「沒事,你就留著吧,反正我現在也用不著了,就當是給你一些借鑒吧1

「得,那我就收下了。」姚澤見推脫不了,就將本子放在茶几上,開始和胡建平閑聊。

時間過的飛快,毫無意外,不到一個星期,姚澤的調離通知便傳達下來,短短一年的鄉鎮磨練,姚澤從中悟出許多,也懂得了許多,再不像當初剛出社會那般青澀。

這天下午,姚澤將辦公室的東西收拾好,裝進車子後備箱后,朝著二樓辦公室走去。

站在窗戶邊,看著柳嫣的倩影,姚澤心情極其低落,也許以後當真和她沒有再見面的機會了吧。

輕輕敲開農改辦的房門,開門的是當初柳嫣從農業綜合辦挑選來的那名女大學生,見到姚澤她恭敬的問了聲好,然後說自己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便朝著裡面的男大學生暗示了一下,男大學生會意過來,趕緊站了起來,兩人共同走了出去。

「嫂子,我要走了1姚澤聲音苦澀的輕聲說道。

柳嫣沒有抬頭看不出她的表情,只是不停的翻著手裡的檔案,語氣平淡的說:「照顧好自己,你走吧1

「嗯!別的什麼就不說了,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給我打電話。」

姚澤的話柳嫣沒有應答,只是低頭翻看著檔案,那模樣看上去極其認真,彷彿沒有姚澤這麼個人在身邊一般。

「嫂子,你要保重,我走了。」見柳嫣不再吭聲,姚澤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轉身邁著步子走出了農改辦。

「你也要保重1等姚澤身影消失在辦公室,柳嫣微微抬頭,臉上帶著一絲憂傷,嘴裡輕聲自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