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三十九章再遇佳人【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再遇佳人【求訂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兄弟們,求訂閱、月票、捧場!!!

一連好幾天,姚澤都是賦閑在家,,喝喝茶,練練毛筆字,有時候到zhngyng花園去散下步,鍛煉一下身體,還有個心思,就是想看看還能否遇到那個成名已久的絕美艷星陳媛媛

,不過讓姚澤奇怪的是,這一年來,基本上沒有在錦繡別墅區再見過她,難道是搬走了?姚澤心裡納悶,也有些遺憾!

說陳媛媛是艷星,並不是因為她演過什麼露骨的電影,有過什麼不堪的事情,而是,每當她出現在銀屏上時,她那丰韻的身材,已經極其xng感的裝扮,都能引來無數男人直流口。

她的一顰一笑,一個媚眼,都能讓所以男人無限遐想,下身情不自禁的三百六十度舉起旗幟!

不過自從她嫁給一個台wan富商之後,便淡出了銀屏,從此消失在人們的視線。

一個大眾女神的隱退,不知讓多少男人傷心y絕,暗自惋惜!

姚澤也是因為一年前,在zhngyng花園裡鍛煉身體時,偶然的見過陳媛媛穿著一身修身的運動裝,做著晨跑。

開始姚澤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於是悄悄跟在她身後,跟了好一段路,而且還故意彎小路轉都她前面,來了個正面相遇!

姚澤從她身邊擦身而過,看到她那在銀屏上才能看到的嫵媚俏臉,才終於確定下來,眼前的女人,真是那個無數男人心目中的女神陳媛媛。

當時姚澤心裡驚喜不已,她竟然和自己是鄰居,讓個偶然發現的秘密讓當時的姚澤患得患失了好幾天。

不過,當時姚澤太過青澀害羞,所以並沒有上前和陳媛媛打招呼要電話號碼什麼的,現在想想姚澤心裡依舊惋惜不已。

在噴泉下面的花壇上坐了片刻,姚澤見天空的雲朵被燒的通紅,夕陽快落下,就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起身回家,剛走出zhngyng公園,身上的手機便發出『滴滴滴』的鈴聲。om

見是沈江銘打來的,姚澤不敢馬虎,趕緊接通后笑著說道:「沈叔叔,最近是不是很忙,好幾次打你的電話,想和你問聲好,卻總是佔線1

電話那頭傳來沈江銘爽朗的笑聲,聽上去,他心情極好,連那笑聲都中氣十足,充滿的喜悅,這種笑一直持續了三四秒才停止,穩了穩情緒,沈江銘依舊掩飾不住喜悅的對姚澤說道:「最近確實忙的厲害,焦頭爛額的,整天吃不上一口安穩飯,不過,好在不是一直這麼忙下去,很快就會過去的。」

姚澤走到一棵樟樹旁停了下來,身子靠在樟樹上,聽了沈江銘的話,他笑了笑,說道:「沈叔叔工作固然重要,不過身體也要注意好才行啊!不用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繁瑣的小事情可以交給秘書去辦嘛1

「這段時間比較特殊,江平市zhngf大換血的節骨眼上,可不能出一點差錯,這段時間確實累壞了,不過一切都過去了。」電話那頭,沈江銘輕輕舒了口氣,聲音很輕微,但還是被在電話這頭的姚澤給聽到。

這市zhngf大換血的內幕姚澤不清楚,但是可以想象,一定是驚心動魄的,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書記黨的官員基本全部被清除出了江平市,憑著這一點,江平官場都得嘩然。

這場鬥爭中,市長張愛民和常務副市長沈江銘無疑是最終最大的授意者。

讓姚澤不解的是,以前,江平官場,誰都知道,張愛民和沈江銘好似仇深似海一般,相互看不順眼,相互死掐,不知因何原因,兩人卻在最後關頭聯合在一起,將市委書記給拉了下去。

裡面的門門道道姚澤一概不知,而沈江銘也沒有和姚澤說及此事的意思。

「這麼說,沈叔叔你市長的位置……」

「嗯,已經完全確定下來,省里這不通知我過去一趟嘛,現在我已經在去省城的路上了,這幾天回不了江平,昨天我抽空的時候讓人找了房管局的人事檔案和一些人員的資料,放在家裡,你今天沒事就過去拿了看看,明天就要正式任職了,必須得進去之前,了解一下裡面的成員和人際關係才是。om」沈江民坐進一輛黑s奧迪,車子緩緩開出市zhngf。

「好的,我馬上就去拿1姚澤答應一聲,便朝著家裡走去。

沈江銘又在電話里交代姚澤上任后做事低調一點,凡事不要衝動,搞好和同事之間的關係,等等一些列的事情后,才掛斷電話。

回到家,姚澤小跑著回了室,將身上的休閑裝給換了下來,穿了一身西服正裝,然後將頭髮梳理整齊后,才到車庫裡取了寶馬車,朝著錦繡別墅區外開去。

路上,姚澤給王素雅打電話告知一聲,說晚上有些事情,不回家吃飯,這幾天王素雅一直在和姚澤冷戰,聽姚澤說不回家吃飯,王素雅只是輕輕『嗯』了一聲,便把電話給掛斷了。

姚澤哭笑不得的自言自語道:「即便你在外人面前仿若冷艷仙子,不愛言語,但是在自己面前,卻有意無意的顯示出女孩子應有的特xng,撒嬌、生悶氣1

車子開出錦繡別墅區后,姚澤抬手看了看腕錶,便想到這個時間段,宋楚楚還在她的養生館,於是車子直接朝著市內開去。

將車子停在養生館門口,姚澤下車后,大搖大擺的朝著裡面走,彷彿沒看到『男士免進』一般。

「楚楚阿姨!在想什麼呢?」見趴在櫃檯前無jng打採的宋楚楚,微微撅著翹臀,一臉的慵懶模樣,姚澤看了心頭一熱,趕緊把視線從那圓滾滾的臀定上移開,接著喊道。

宋楚楚看了姚澤一眼,先是一喜,接著故意板著臉,沒好氣的說道:「沒看到外面牌子上寫著男士止步嘛?誰讓你進來的1

「這……」姚澤尷尬的撓了撓頭,笑眯眯的看著一臉嬌柔的宋楚楚,道:「楚楚阿姨,我以前不是也進來過嘛?那個時候你怎麼不說,現在怎麼倒是怪罪起來了,難道我最近得罪你了?」

姚澤一臉的納悶!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1宋楚楚瞪了姚澤一眼,一臉不平的說道:「你都多久沒聯繫過我了,還好意思問有沒有得罪我,最近交女朋友了吧?沒良心1

「哪有女朋友1姚澤無奈的笑道:「楚楚阿姨,你應該知道,鄉鎮工作太過繁瑣,雖然簡單卻磨人,天天忙得不可開交,而且最近又忙著調回市裡的事情,所以忽略了你,真是抱歉了。」

「又叫我阿姨!我說了多少遍,不許這麼叫,你都當耳旁風了吧1宋楚楚嬌滴滴的瞅著姚澤,接著說道:「你已經調回市裡來了?」

「對啊,楚楚阿……」見宋楚楚瞪來的目光,姚澤趕緊趕緊改口,訕訕笑道:「今天就是過來告訴楚楚姐你一聲,以後到你這裡蹭飯又方便了1

宋楚楚俏麗的臉龐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她伸出白皙的美手,輕柔的拂了拂肩上的秀髮,說道:「我這裡才沒閑飯樣一個白眼狼1

姚澤無奈的笑了笑,如變魔術般,手裡突然多出一個jng美的飾品盒,在宋楚楚面前晃了晃,宋楚楚看了就喜笑顏開的道:「什麼東西?」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1姚澤將包裝jng美的小裝飾盒子遞了過去。

宋楚楚接過手裡,面帶笑容的打開,見是一條jng美的鉑金項鏈,宋楚楚雖然很喜歡,卻仍然皺了皺眉,一臉不悅的嬌斥著姚澤,道:「小澤,你怎麼回事,這才工作多久,就給我買這麼貴重的東西,這條項鏈怎麼也得好幾千,半年工資沒了吧?」

「沒多少錢1姚澤大大咧咧的擺手笑道。

「沒多少又是多少?」宋楚楚將項鏈放回盒子里,繼續問道。

姚澤就頓了頓,瞥了宋楚楚一眼后,心虛的說道:「五……五千1

「啥?1宋楚楚瞪大了美眸,「小澤,你這也太不懂得節儉了,掙點工資不容易,楚楚姐知道你是好心,可是也不能拿你那點工資可著勁話啊,趕緊給退了去,這可是你以後娶老婆的本錢。」

姚澤一直沒有機會告訴宋楚楚,自己是長青集團的公子哥,所以在宋楚楚的映像中,姚澤只是個剛大學畢業,條件只能算一般的小青年,突然話這麼多錢給自己買首飾,宋楚楚雖然感到,卻不希望姚澤亂花他的辛苦錢!

「姐,咱真的不缺這點錢,你就安心的戴上吧1

宋楚楚把首飾盒塞回姚澤手中,不可置疑的說道:「不行,你趕緊去退,否則我生氣了1

姚澤見宋楚楚板著臉,彷彿真要生氣,於是只能無奈的就將飾品盒收了回去,裝進荷包,等晚點向宋楚楚解釋了自己的身份后,再送給她。

見姚澤將飾品盒收了回去,宋楚楚笑著道:「這才像樣嘛!就算有歉意,要道歉,也不用買這麼貴的東西嘛,不過姐姐還是很感動,至少證明你還是沒有忘了你的楚楚姐1

「那是自然!忘了誰也不能忘了楚楚姐啊1

「小樣1宋楚楚嫵媚的瞪了一眼,油嘴滑舌的姚澤,突然想起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劉曉嵐此刻還在裡面做養顏美容呢,自己竟然把這茬子事給忘了。

此刻的劉曉嵐是絕對不想見到姚澤的。

見宋楚楚臉龐突然僵硬下來,姚澤疑惑的問道:「楚楚姐,你怎麼呢?那裡不舒服1

話語剛落,裡面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柔美女聲:「楚楚,我做完了,晚上上哪裡吃飯啊?1

姚澤聽了這無比熟悉的聲音,心中一突,緩緩的轉過了身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