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四十九章艷福不淺(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艷福不淺(二更)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美蓮在姚澤的安撫下,情緒慢慢的好轉,而此時,李俊陽對袁自強的拳打腳踢也停了下來,袁自強嚎啕的捲縮成一團,西服和臉上全是灰塵,看上去極其狼狽。

「姚澤兄弟,這個渣渣怎麼處理,我現在是先廢了他,還是帶回警局法律制裁?」李俊陽又朝著袁自強肚子上來了一腳,才出聲問姚澤。

姚澤扶著臉龐上還掛著淚滴的李美蓮站了起來,朝著死狗般的袁自強看了看,頓了一下,才沉聲說道:「交給警方吧,這種人應該受到法律的重判。」

李俊陽點了點頭,一把抓起捲縮在地上的袁自強,大聲喝道:「跟老子滾起來,別裝死,回警局了有你好受的。」

「李局長,你……你這是幹嘛?1袁自強被打蒙了,被李俊陽雙手提起來,面對面對視,才反應過來,見是自己酒店的常客李俊陽,他迷茫不解的問道。

「幹嘛?」李俊陽冷笑了一下,接著就是啪的一巴掌狠狠扇在袁自強已經鼻青臉腫的老臉上,厲聲說道:「你說老子幹嘛?老子再來晚一點,李經理不就被你這老狗日的禍害了,你敢問老子幹嘛,老子打不死你1李俊陽越說越氣,抬手又是一巴掌!

袁自強怎麼也算是湯山縣的名人企業家,何時受過這種待遇,見李俊陽打自己如教訓兒子一般,他捂著被扇腫了得臉,大聲喝道:「你敢這麼對我,你知道我是……」

「啪1又是清脆的一記耳光,李俊陽瞪眼喝道:「你他媽還敢囂張!打的不夠,皮還有點癢是吧?1

「老子……」見李俊陽瞪著牛眼,手掌又伸了起來,袁自強一個哆嗦,趕緊將沒說出口的話給咽了回去,心裡惡狠狠的想著,「等通知了老子堂哥,非整死你個王八蛋1

李俊陽率先在前面推著袁自強走了出去,姚澤便扶著李美蓮跟在身後,見李美蓮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姚澤幽幽嘆了口氣,柔聲說道:「李經理,真是對不起,讓你受罪了!都怪我考慮不周到,假如我親自過來找你,也不會出現這種狀況1

李美蓮渾身無力的靠著姚澤身上,聽姚澤竟是自責的語氣,李美蓮輕輕搖頭,眼眸含霜的看著姚澤,輕聲說道:「姚鎮長不怪你,袁自強早就不軌的盯上我,想打我主意,只是這次恰巧惹急了他,他才會做出這種事情,幸虧你來的及時,否則……」說道這裡,李美蓮眼眶又是一紅,淚水忍不住奪目而出。

想想自己這幾年的辛酸,李美蓮心裡極其委屈,撲在姚澤懷裡嗚嗚哭起來。

聞著李美蓮頭髮上淡淡的幽香,感受這她胸口上下起伏摩擦著自己胸膛所帶來的柔軟,姚澤一陣心猿意馬,感受到自己下面的反應,姚澤暗罵自己無恥,然後趕緊將注意力轉移,輕輕拍著李美蓮的香肩,低聲安慰道:「有委屈就哭出來吧,以後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

……

將袁自強壓出大堂,恰巧身穿警裝的白燕妮帶著幾名警察迎了上來,見到李俊陽身後的姚澤,白燕妮眼前一亮,趕緊跑上去打招呼道:「姚鎮長,不是聽說你調回市裡了嗎?今天怎麼有空回湯山縣?」

姚澤此時心情不佳,不過見到白燕妮笑吟吟的問話,他還是笑了笑,說道:「回來辦點事情,不過遇到點意外1說著話,他瞥了瞥袁自強。

白燕妮愣了一下,看了看姚澤身邊漂亮的美婦淚眼涔涔,又見李俊陽板著臉,押著花滿樓的老闆,頓時心裡明白個大概。

「燕妮啊,先把這傢伙壓回去,等我回去了再慢慢審問1李俊陽讓白燕妮身邊的兩名便衣手下押著袁自強往警車上走,這時一名穿著黑色西服的男人跑了過來,攔住兩名便衣的去路,大聲喝道:「你們想幹嘛,趕緊放了我老闆1

「怎麼,你想襲警不成1白燕妮上前一步,美眸瞪著男子嬌喝道。

「阿仔,別衝動!讓他們帶我走吧,你趕緊去通知我堂哥,讓他來救我,一定要快1袁自強見自己此刻避免不了要去警局,怕自己心腹手下衝動,和警察蠻幹起來,自己更加難辦,於是趕緊吩咐的說道。

「可是老闆……」

「不要管我,你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堂哥,他自然會弄我出來1

「嗯」男子點了點頭,接著又瞪了白燕妮等幾人一眼,才轉身離開。

兩便衣將袁自強押上警車車后,白燕妮走到姚澤身邊笑著說道:「姚鎮長,上次多虧你救了我,還沒來得及感謝你,你已經調回市裡了,這次走之前一定要通知我一聲,我得請你吃頓飯,算是感激,否則我內心會不好受的。」

白燕妮臉龐上露出柔和的淺笑,配上警裝,看上起英姿颯爽中帶著一份恬靜的優美。

自從上次姚澤無意間救了自己,將自己背出陰暗的小道之後,每當夜晚睡著時,白燕妮總會做著同一個夢,夢見姚澤就如同她命中的英雄一般,在自己最危難的時候,出手相助,這種感覺很微妙,即便醒來時,瞧見自己身邊睡著的是自己老公,但是白燕妮腦海中還是忍不住出現姚澤背著自己的溫馨場景!

那種場景一直在自己腦海中揮之不去,而在剛才自己無意中見到姚澤是,內心會是那麼興奮,極其期待。

這種感覺讓白燕妮有些不安,同時又有些期待!

見白燕妮期待的看著自己,姚澤笑眯眯的點頭道:「好的,走之前一定通知白警官,讓白警官請我吃頓好的。」

「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白燕妮甜甜一笑,接著深深看了姚澤一眼,才臉龐有些羞紅的轉身上了警察。

「這妮子改性了?」見白燕妮那羞澀的模樣,李俊陽疑惑的低聲嘀咕道。

「她以前很潑辣嗎?」姚澤看著警車遠遠駛去,對著李俊陽問道。

對於姚澤的問話,李俊陽只是神秘的笑了笑,沒有回答。

出了這種事情,李美蓮也沒了吃飯的心情,情緒不太好,只好將她送回家中,等她情緒穩定了再商量開酒吧的事情。

和李俊陽交待一聲后,姚澤扶著李美蓮進了車子,朝著她住的地方駛去。

李俊陽站在花滿樓的大門口,開著寶馬遠遠的馳聘而且,他略含深意的笑了笑,輕聲嘀咕道:「姚澤兄弟倒是艷福不淺啊!燕妮那妮子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