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五十三章誰比誰囂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誰比誰囂張!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寶馬車呼嘯般的壓過一淺灘水,衝進了縣公安局大院,控制好車上,將車子緩緩的停在了車位里。

姚澤三人下車后,便見到三五個警察圍在一起偷偷的議論著什麼,其中一個剃著短髮的胖子,說話聲音最為大,他說著話,手不停的做著手勢,眉飛色舞,吐沫星子四濺。

這時,李俊陽的吉普車也在姚澤寶馬車旁邊停下,車門被打開,李俊陽見了姚澤便走上前,皺著眉,說道:「我剛才打電話詢問過白燕妮,她說是市局一個什麼大隊長強行把人給帶走了。白燕妮攔都沒攔住,這群人很囂張1

姚澤拿出煙,遞給李俊陽一根,自己也點上一根,狠狠抽了一口,吐出煙霧來,接著就沉聲說道:「不管他多囂張,今天必須把袁自強給攔下來,他市局爪子伸的太長了點吧,竟然敢在縣局公然搶人,我倒誰給的他們膽子1

聽了姚澤的話,李俊陽將半隻煙扔在地上,用腳碾了碾,然後說道:「我這就去安排人,希望能在路上將他們攔下來1說著話,李俊陽就朝著局裡走去。

那群在門口聊天的警察見李俊陽走了過來,都嚇的四散開來,紛紛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一副認真翻閱文件的模樣。

「都給老子別裝了,你們這群慫貨,竟然讓人在局裡把犯人給搶走了,要你們有什麼用,立刻、馬上,給老子出隊,把人給老子搶回來,搶不回來這個月獎金一分沒有1李俊陽對著眾警一頓大罵,見他們依舊坐在那裡,痴痴的看著自己,李俊陽頓時氣的暴跳如雷,破口大罵,「媽.逼的,你們都是傻逼嘛,還愣著幹嘛,趕緊給老子出發,把那幾個市裡的狗崽子攔下來,看誰他媽比誰囂張!你們還有你們全部都去,張芬和李菲留下來1李俊陽指了一圈的人,讓所有在局裡的人全部出動,只留下兩個守門的女警。

不一會,十幾號人集結起來,分配好車子,拉響警報朝著開往江平市的道路駛去。

「兄弟,我也跟著一起去一趟,我怕這群小子見了市裡幾個崽子壓不住他們,我倒誰這麼囂張跋扈,沒有任何手續就敢帶人走1李俊陽氣勢洶洶的走了出來對姚澤說道。

姚澤沉默片刻,點頭道:「好的,既然他們敢強行將人帶走,說明後面一定有人撐腰給他們壯膽,這個事情可能沒那麼簡單,我跟你一起去一趟,我的車子跑的快,應該能追上他們1

李俊陽答應一聲后,就跑到自己車前將車門打開,對姚澤說,你這車子快,我就先行一步了。

姚澤點了點頭,旋即對李美蓮母女說,「你們在局裡等我吧,我去去就回1

林蕊馨何時見過這麼刺激的場面,頓時就不幹的說道:「不行,我們得跟著你,我老媽是受害者,怎麼能不在場呢1

『是啊!小澤,我還是跟過去吧,如果和市局的人爭論起來,我還可以當證人1李美蓮也在一旁說道。

姚澤就點了點頭,苦笑的說道:「看他們這氣勢,講理應該是沒用的,不過,你們既然堅持要去,那就一起吧1

姚澤剛把車子開出縣局大門口,就看到身姿卓越的白燕妮身穿修身牛仔便裝,急急忙忙的朝著大院趕來。

姚澤將車子停在她身邊,搖開車窗問道:「白警官,你這是幹嘛?1

白燕妮見是姚澤,便輕輕蹙著柳葉眉說道:「我剛才剛走到家門口,就接到屬下報告說,市裡來了一伙人把人中午抓的人給帶走了,這就急急忙忙趕過來看看是什麼情況,李局長過來沒?」白燕妮問道。

姚澤點了點頭,說道:「過來了,不過已經去追那群人去了,我這也準備追過去,你要一起么?1

「嗯1白燕妮點了點頭輕哼一聲,朝著旁邊的李美蓮略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接著就拉開後排車門鑽了進去。

林蕊馨向著旁邊讓了一個位置,然後盯著坐在自己身邊的白燕妮驚訝的問道:「姐姐,你也是警察嘛?1

白燕妮看了林蕊馨一眼,抿嘴一笑,輕聲答道:「是啊,干好幾年了1

「嘖嘖嘖1林蕊馨誇張的盯著白燕妮看了好幾眼,將她全身上下打量一番后,稱讚道:「咱們縣竟然還有你這麼漂亮的美女警察,真是太稀奇了。」

「你這麼漂亮,為什麼要當警察呢?1林蕊馨美眸中閃過一絲疑惑。

白燕妮聽了林蕊馨的問話臉上黯然了一下,馬上恢復過來,出聲說道:「因為我很痛恨犯罪份子,在我很小的時候,母親曾被歹徒劫持,不幸遭到殘害!那時候我七歲,親眼見到母親死在我面前,而我無能為力,只能不停的哭喊,所以從小我就有個願望,希望長大了能當一名警察,在我有生之年能夠多抓一些犯罪分子!也算是對我母親的一種告慰吧1白燕妮說的很平淡,但是眼中的那一抹悲傷,姚澤卻從反光鏡中看的真切。

「原來她還有這麼一段悲慘的往事!怪不得那麼拚命的抓罪犯!原來是這麼個原因。」姚澤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林蕊馨在聽了白燕妮的敘述后,臉色變的有些彆扭起來,她不忍的看了白燕妮一眼,低聲歉意的道:「白警官,對不起啊,我不該提起你的傷心事1

白燕妮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沒事,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雖然有時候想起也會難受,不過比起我母親才去世時的情況好多了。」

林蕊馨點了點頭,見白燕妮很好相處,便繼續問道:「一個女人當警察不危險嗎?」

說到危險,白燕妮情不自禁的朝著認真開車的姚澤看了一眼,想起那晚在小巷中,姚澤救自己和背著自己緩緩走出那片黑暗的情景,白燕妮心裡就覺得暖暖的。

「危險當然是有的,不過還得自己小心才是1

「噢1林蕊馨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應諾一聲,接著又和白燕妮閑聊起來。

車子快速的駛出縣大街,朝著江平方向開去,姚澤將油門猛的往下踩去,車子立馬提高,似飛一般,三女見這速度,都不由得抓緊了門把手,一副心悸的模樣。

沒過多久,姚澤的車子便超過了李俊陽的吉普和那些警車,大概又行了十幾里路,一輛江平市掛牌的警車出現在姚澤的視線,他們沒有想到姚澤等人會追趕上來,所以車速不是很快。

江平市掛牌的警車內,袁自強舒服的坐在後排座椅上,笑眯眯的對旁邊的一個中年男人說道:「梁隊長,這次辛苦你們了,等會到市裡我做東請哥幾個吃頓飯,以表謝意1

姓梁的隊長聽了袁自強的話,客套的擺了擺手,笑著說道:「袁哥,你太客氣了,咱都是自家人做這麼點事情說什麼謝啊,不過有一件事情我得向你確定一下,縣局的警察剛才向我反映說你意圖強姦你們酒店的大堂經理,是不是……是不是真有其事?1

見袁自強沉默,臉上陰晴不定,梁隊長就說道:「袁哥,這個事情希望你能坦白了說,便於袁副局長幫你運作這事1

梁隊長所提到的袁福局長便是袁自強的堂哥,江平市局副局長袁中平。

「那好吧,我直接說1袁自強見梁隊長都這麼說了,於是點了點頭,苦惱的說道:「這件事情也怪我一時衝動,對,我中午的時候的確差點在酒店小倉庫強行把那騷娘們給辦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縣局的李大炮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趕的那麼巧,在我正要辦事的時候,將我抓了個現形,真是奇怪啊!我想了一下午也想不明白他怎麼會知道我要對李美蓮不理,而且連小倉庫這麼隱秘的地點都弄的清清楚楚,我覺得這裡面有蹊蹺啊1

「照你這麼說,裡面還真有些怪異1梁隊長沉著臉,微微點頭,接著問道:「那你知不知道,你們那個經理和李俊陽關係可密切?」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他們之間應該沒什麼不正當關係,因為據我所知,李俊陽對於酒情有獨鍾,至於色……似乎不太沾邊,有好幾次我想拉攏他,請他去夜場喝酒還暗示有水靈的妹子隨便玩,他都不為動心1

「這樣啊1梁隊長嘀咕一聲,低頭微微蹙眉的沉思了片刻后,對袁自強說道:「這個事情也不能多想,也有可能是你們酒店的服務員無意間發現了經理的呼救,所以偷偷報了警,不管是哪種情況,咱先見了袁局在做打算吧1

「哎,只能這樣了1袁自強嘆著氣,從兜里掏出煙遞給梁隊長和他兩名屬下一人一根,自己也點了一根抽了起來。

梁隊長眯著眼睛抽了口煙后,再次問道:「對了,你沒留下什麼不理的證據在現場吧?1

袁自強聽了就回憶片刻,接著有些不確潰骸罷飧觥…應該沒有留下什麼證據吧1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後面一輛寶馬猛的沖了上來,近距離的靠近梁隊長的警察,不停的按著喇叭,示意車裡的人停車!

ps:特別感激『波動存在』兩張月票的鼎立支持,你太給力了!怎麼辦?!痞子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