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五十四章姚澤的姘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姚澤的姘頭?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ps:這兩天月票很給力,多謝大家的支持!

痞子在這裡再求下紅票、月票、捧嘗訂閱,拜謝啦!!!

「這他媽,那個作死的王八蛋,開個寶馬車了不起啊1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男人嘴裡抽著煙,見寶馬車氣勢奪人向自己這邊越靠越近,不停的狂按喇叭,他將煙從嘴裡拿了下來,忍不住怒聲罵道。

坐在後排的梁隊長見了,就皺著眉頭對開車的小王說道:「把車子靠邊停下,看看什麼情況!你們都別衝動,能開得起一百多萬寶馬的人,應該不簡單,等會下車了別衝動1

「好的1小王點頭答應一聲,打著轉向燈,車子減速緩緩停在了路邊。

於此同時,寶馬車也在路邊停了下來。

梁隊長拍了拍袁自強的大腿,說道:「袁哥,你就坐在車裡面別下去,我出去看看什麼情況1

「好的1袁自強笑著點了點頭。

梁隊長皺著眉頭將車門打開,下車后,將手裡的煙蒂扔在地上,亮的皮鞋使勁將煙蒂輾碾熄滅后,在三名屬下的陪同下,朝著寶馬車走去。

姚澤在這個時候也下了車子,笑眯眯的迎上樑隊長等幾人,問道:「市局來的?」

梁隊長聽了姚澤的問話,心裡頓時明白過來,這小子是來找茬的!

「對,敢問兄弟攔下我的車子有什麼見教?1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說道:「見教不敢當,只是想請幾位同志把湯山縣的罪犯袁自強還回來,他在湯山縣犯了法,自然要由湯山縣警局來辦理不是?!你們忽然就這麼把人帶走,有些說不過去了吧?1

「罪犯?」梁隊長冷笑一聲,語氣平淡的道:「你說袁總是罪犯,他究竟范什麼罪了,再者證據呢?證據拿出來我瞧瞧1

見梁隊長鬍攪蠻纏,姚澤頓時就冷著臉,沉聲道:「袁自強在湯山縣范了事情,即便要遞交證據也是交給湯山縣警局,你在這裡要證據,是不是手伸的太長了些1

梁隊長依舊冷笑著回應:「沒有證據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誣陷袁總,沒有證據我憑什麼把人交出來。」

「呵呵,憑什麼把人交出來?你到縣局強行搶人,現在說什麼憑什麼交人,不覺得很可笑嘛?是誰給你的權利私自將湯山縣的犯人帶走?你們還有沒有王法1

見姚澤年紀輕輕,說話一套套的,梁隊長就問道:「那我想請教一下,兄弟你是幹什麼的?」

姚澤不耐煩的擺手道:「「我是幹什麼的你沒必要管,把湯山縣的犯人交出來就行了,如若不然後果你自付,知法犯法你知道有多嚴重1

「媽的,你是個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頭說話,信不信老子一槍斃了你1站在梁隊長後面的男子見姚澤說話囂張,語氣沖的很,便來了脾氣,瞪著眼睛就要教訓姚澤。

「你又算個什麼東西1見有人罵姚澤,坐在車子里的白燕妮氣憤的走下車,美眸瞪著市裡的幾人警察大聲說道:「我是湯山縣警察,袁自強也是我親自抓回去的,當時有幾名證人見到袁自強意圖強.奸李美蓮小姐,眼前的姚澤先生便是其中的認證之一,而受害人此時就在車上,人證和受害人都在這裡,要對實一下么?」

「這……」梁隊長有些語塞,按照正常程序,自己是沒有權利將袁自強帶走的,更何況受害人和人證都在的情況下,如果強行將人帶走,那麼如果他們鬧起來,上面若是知道了,自己可得吃不了兜著走,但是袁副局長交代的事情自己又不能不辦到啊,來之前自己可是拍著胸口向袁中平保證,一定將人安全帶回市裡。

見眼前的女警官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梁隊長心裡嘆息一聲,「現在這個情況難辦了1

「即便是向你說的那樣,但是這也是他們的一面之詞,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陷害袁總,請問你有證據證明袁總意圖冒犯那名女子?」梁隊長吩咐手下打電話報告給袁中平,自己拖延時間的周旋著。

白燕妮冷笑的看著梁隊長,不屑的說道:『虧你還是警察,難道不知道只要有人報警我們警方就可以展開調查嗎?受害人和證人都有,而且我們李副局長當時也在現場他也是其中的證人之一,即便沒有證據我們也可以將他扣押,你們沒權利干擾我們辦案,限你們趕緊將人交出來,別浪費彼此的時間1

「喲,你這女人還挺厲害,我們就是不交出來,你能拿我們怎樣?1站在梁隊長旁邊的那個中年男人再次出言諷刺般的說道。

「不交你們今天一個都別想離開湯山縣1說話的是已經將車子停好帶著十幾名屬下氣勢洶洶走過來的李俊陽。

「在我這裡招呼就不打一個就像把人帶走,未免太不把我李某人放在眼你了吧?」李俊陽沉著臉爭鋒相對的瞪著梁隊長,咄咄逼人的說道。

「你是李副局長吧?」見來人眾多,對方又是縣局副局長,梁隊長不敢不敢面子,於是趕緊拿出煙,笑眯眯的問道。

李俊陽伸手擋住準備發煙的梁隊長,皺眉道:「我不抽煙,咱們也別來這套了,我想你知道我過來的目的,人今天我必須帶回去1

「這個……」梁隊長剛開口,去給袁中平報告情況的下屬走了回來,在梁隊長耳邊輕聲說道:「梁局的意思是必須把袁總帶到市裡去,至於這些人,他會和縣白局長通氣1

有了這句話,梁隊長的地氣足了不少,頓時媚笑就從臉上消失,「李副局長,這個我還真不能答應你,袁總今天我也是必須帶走1

「那咱們就看看誰比誰狠勒1李俊陽冷著臉一揮手,頓時十幾個縣局公安幹警將幾名市局警察團團圍住!

「李局長,你這是什麼意思?威脅我嗎?」梁隊長冷眼望著李俊陽,板著臉說道。

李俊陽挑了挑眉,雙手抱胸,一臉輕鬆的說道:「你可以這麼認為,今天如果讓你把人從我的地盤搶走,那我老李不用在縣裡混了1

「好,很好1梁隊長冷笑的點了點頭,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手機剛摸到手裡,姚澤便將手機遞到梁隊長面前,平靜的說道:「別打了,你們局長找你1

在剛才白燕妮和梁隊長几人對峙的時候,姚澤便抽空給沈江銘打了電話,並將事情大概的說了一下,沈江銘在電話中聽了姚澤的敘述后,便給市局的張局長打電話說,現在市局警察隊伍很不規範,竟然有人公然到縣裡去搶犯人,這種作風簡直是土匪行徑,這個事情很嚴重,勒令張局長必須嚴肅處理,將張耀輝評判一番后,沈江銘又將姚澤敘述的事情告訴張耀輝,掛斷電話錢,沈江銘將姚澤的電話留給了張耀輝。

張耀輝一刻也沒敢耽擱,立馬就給姚澤打去了電話,道歉之餘詢問姚澤事情的經過之後,張耀明就氣憤的說把手機給帶隊的警察。

聽眼前年輕人說是自己局長來的電話,他不敢馬虎,似信非信的接過電話,喂了一聲,接下來,他的臉色開始變化莫測起來,嘴裡不停的低聲說是,臉色由紅轉綠又由綠轉紫,等電話結束他額頭上已經是一頭汗珠,深深呼了口氣,梁隊長此時看姚澤便敬重了不少,將電話小心翼翼還給姚澤,梁隊長苦笑的說道:「原來兄弟認識咱們局長,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實在是抱歉啊1說著話,他扭頭對旁邊的下屬低聲交代幾句,然後繼續對姚澤說:「人你們帶走吧,這次得罪了,回市裡我再想局長檢討1

「兄弟,你這是幹嘛?為什麼把我交給他們?1袁自強被帶了過來,聽到梁隊說要把自己交給姚澤等人,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臉詫異的問道。

梁隊長無奈的朝袁自強笑了笑說道:「袁兄弟,對不起我也沒辦法,剛才我們局長親自過問這事了,而且明確命令我立刻把你交給縣局警察。」說道這裡他偷偷瞥了姚澤一眼,然後在袁自強耳畔輕聲說道:「看來你無意間得罪了什麼大人物啊,連局長都出馬關心此事,恐怕袁副局長都愛莫能助了1

「什麼?1袁自強驚恐不已,結巴的說道:「怎麼…..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得罪什麼大人物!平時我見過最厲害的大人物也就是縣委書記、縣長大人,他們我沒有得罪啊?1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眼前那個年輕人你要注意,如果我猜的沒錯,就是他給局長打的電話1梁隊長輕聲說道。

「是他?」袁自強對姚澤有些影響,當初任副鎮長的時候去香滿樓吃過幾次飯,雖然沒有說過什麼話,但是袁自強腦海里還是有姚澤這個人的映像。

「他這麼計較這件事情,難道李美蓮是他的姘頭?」梁自強心裡暗自琢磨,頓時後悔不已,為什麼自己會如此衝動,現在後悔恐怕晚矣!

「兄弟,人既然交給你們了,那我也就不做停留了,還得回去找局長受罰呢1梁隊長朝著姚澤苦笑的說了一句,便帶著手下灰溜溜的離開了。

見幾人離開,李俊陽笑眯眯的拍了拍姚澤的肩膀打趣的說道:「行啊兄弟,你這本事真了不起,我十幾號人都震懾不住他們,沒想到你一個電話就把他們打發走了1

姚澤笑了笑,沒去接李俊陽的話,耽擱了不少時間,此時天色已暗,姚澤就建議大家先一起去吃飯,扭頭對俏生生站在自己身邊的白燕妮輕聲說,你也跟我們一起吧,這麼晚回家也沒什麼可吃。

「好啊1白燕妮目光柔和的看著姚澤,抿嘴笑著答應下來。

李俊陽吩咐屬下將袁自強帶回縣局,姚澤幾人則開車去了中午去的那家湘菜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