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五十六章驚遇老熟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驚遇老熟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腔豪氣貫日月,疑是長虹化雄鷹。」

此時,姚澤正端坐於局長辦公室,雙目炯炯有神的盯著房管局局長張義頭頂上方的一副大字怔怔有神,彷彿忘了正仔細打量自己的房管局一把手。

早上,姚澤精心梳理一番后,穿上正規的西服套裝正式到房管局上任,當然第一個要見的就是房管局局長張義。

「姚局長似乎對我這副字很感興趣,難道你也愛好毛筆字?1見姚澤進來后一直沉默不語的盯著自己才掛上去的字框發獃,於是眯著眼睛笑著問道。

姚澤微笑的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愛好卻是有些愛好的,不過,我寫了一手不堪入目的字,到真是有些慚愧啊1

張義端起茶杯輕輕抿了口茶,然後笑眯眯的將杯子放在桌前,擺手說道:「姚局長你還年輕,這字可以慢慢練,來日方長嘛1

「既然你也有這方面的愛好,那麼我想請問一下姚局長,你覺得我這字如何?」張義略含深意的看著姚澤,臉上始終帶著笑容。

「字當然是好字,這筆法勢巧形密、遒勁有力,以字形來看,看似形亂無章然而實則卻是神韻凝然,頗具古風,只不過這詩句……」

「詩句有問題?」見姚澤欲言又止,張義含笑點頭的問道。

「詩句去首留尾,張局長倒是好魄力啊1姚澤又朝著上方看了一眼,笑著答道。

「好,姚局長到輕而易舉的看出了我的想法,真是不錯啊1張義眯著眼睛笑著點頭稱讚,接著說道:「不知姚局長前幾天看江平新聞沒有?」

姚澤點了點頭,說道:「張局長可是指拆遷的事情?」

張義點了點頭,臉上由微笑轉向了苦悶,他嘆了口氣,幽幽說道:「這次拆遷所發生的事情已經鬧大了,城管將那些搶蓋的房子全部推倒,而且還打了幾個強出頭的村民,雖然我們房管局的人當時在場沒有動手,但是也拖不了干係1

姚澤神情凝然的看著張義,突然就沉下了臉,語氣淡然的說道:「張局長,我今天才來報道,你和我說這些倒是讓我有些糊塗了1

「呵呵,姚局長你別誤會,我和你說這些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順嘴一說,因為房管局這個時候只有房屋拆遷管理還沒人接手,你暫時要接受一一塊業務,所以上次發生的事情給你說一下,讓你有個心理準備1

「老東西1姚澤心裡暗罵一句,臉上卻笑著說道:「管理城市房屋拆遷這一塊當然沒問題,不過,我是從此刻開始接手的,所以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和我沒有一點關係,我只負責以後的拆遷工作,至於以前的事情,誰辦錯了事情誰承擔1

「這個當然1張義皮笑肉不笑的點了點頭,此時看姚澤的時候眼神中多了一些耐人尋味的東西,「那咱們就這麼說好了,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來找我!對了,你的辦公室就在我的隔壁,去看看滿不滿意1張義下逐客令的說道。

「好的,張局長你忙吧1姚澤站了起來,朝著張義輕輕點頭,然後邁著步子走了出去。

張義一直目送姚澤出去后,才微微皺起眉頭,輕聲嘀咕道:「這小子還是個硬茬,才來就敢反抗了1

……

姚澤將自己的辦公室打開后,見裡面擺設了嶄新的辦公桌和全新的書櫃以及檔次還算不錯的皮沙發,頓時就滿意的點了點頭,一屁股坐在了真皮椅子上,姚澤信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看了起來。

直到下班,姚澤一直在翻看文件,在這期間竟然沒有一個人來拜訪他這新上任的副局長,正在納悶之際,房門被輕輕敲響,一個年輕水靈的女子探頭探腦的站在門外,有些約束的說道:「姚局長,您好1

「你是?」姚澤疑惑的問道。

「哦,我是辦公室的小陳,您這個辦公室就是我幫您布置的,不知道姚局長滿不滿意?1姓陳的女孩恭敬的說道。

姚澤聽了就笑眯眯的說道:「滿意,很不錯,小陳是吧,快進來說話。」

姓陳的女孩笑嘻嘻的來了進來有些緊張的站在姚澤面前,低聲說道:「姚局長,您今天剛任職,我們……我們一些同事想一起請您吃頓飯,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1

姚澤本來準備順口拒絕的,但轉念想了想,自己才來應該和下屬搞好關係工作才好更好的開展,人際關係是非常重要的,於是他笑眯眯的點頭,說道:「這樣吧,今天我請你們,咱一起去吃頓飯,認識一下1

「好的,那我這就去和他們說1小陳滿臉興奮的點了點頭,然後興高采烈的跑了出去。

姚澤將檔案整理好后,提著王素雅為他準備的黑色皮包,邁著四方步走到了房管局大廳,此時,大廳裡面站了六七人,三男四女。

為首的小陳見姚澤從上面走了下來,就跳著笑眯眯的招手,姚澤點頭含笑的走過去和大家打招呼,其中一名女子見了姚澤臉色頓時布滿紅暈,一臉羞澀的模樣,在她旁邊的另一面女孩便顯得隨意的多,挽著羞紅了臉的女孩,悄聲在她耳邊說,沒想到傳說中的姚局長還真是年輕帥氣,一點都沒說錯,我發現我愛上他了耶!

那個羞紅了臉的女孩白了花痴女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不知羞恥,你喜歡人家人家能看上你嗎1

「怎麼看不上,我長的很醜嗎?」

「反正不漂亮1

「……」

兩人正在小聲開著玩笑,站在他們中間的一名漂亮女子突然瞪大了水靈的眼睛,不可置信的喊道:「姚……姚澤?1

姚澤此時正在和小陳交談,突然聽見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朝那女子望去,頓時臉上就錯愕了一下,接著高興的道:「米雪怎麼是你?1

叫米雪的女子俏生生的走到姚澤面前,含笑的苦笑道:「我也沒想到會是你,畢業兩年多,沒想到你竟然混到房管局來當局長,真是太厲害了!以前你和胡靜談戀愛的時候我就對她說過,你以後一定會有所作為,沒想到我還真猜對了。對了,胡靜現在還好嗎?」叫米雪的女孩見了姚澤異常激動,頓時興奮不已的說了起來。

米雪問道胡靜的時候,姚澤苦笑的搖了搖頭,無奈道:「我和她早就分手了,早在兩年前就分了1姚澤苦澀的回答讓米雪驚訝的張大了櫻桃小嘴,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們怎麼會分呢?感情那麼好1米雪不可置信的問道。

姚澤看了看周圍幾人,乾咳幾聲,小聲在她耳畔低聲說道:「現在人多不方便說,找個時間咱單獨聊聊1

由於姚澤離米雪太近,他口中的熱氣無意間噴在米雪的耳純上,這種痒痒的感覺使米雪心中有些慌亂,心跳加快,接著俏麗的臉龐浮現一抹紅暈,她羞澀的低著頭不敢看姚澤,只是輕輕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