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五十八章守身如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守身如玉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將車子停在江一燕所居住的小區門口,姚澤下車后,快步朝著她家跑去。

站在門口,姚澤急切的敲著房門,見沒人回應,他便拿出手機打給胡靜,手機一直通著卻無人接聽,又換了江一燕的號碼打過去,電話響了幾聲,江一燕接聽后,在電話中驚喜的說道:「小澤,能接到你的電話真開心1

姚澤此時沒什麼心情聊天,就對江一燕說道:「一燕姐,我現在在你家門口呢,你不在家嗎?」

江一燕在電話裡面『隘了一聲,抱歉的說道:「小澤,我正在陪客戶吃飯呢,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馬上回來?」

姚澤說:「不用了,你先忙你的,正事要緊嘛,對了,胡靜還在你這裡嘛?」姚澤問的很隨意,他不想讓江一燕知道自己是專門去找胡靜的,因為他知道江一燕對自己的感情,唯恐江一燕受到什麼刺激。

那邊似乎有些吵鬧,江一燕對那邊的人說了聲抱歉,然後款款起身,走到角落安靜的地方,才柔聲說道:「還在我那裡,不過最近那個叫郭濤的傢伙不停的打電話騷擾她,讓她趕緊回去,我怕胡靜挨不住就得去郭濤那裡了。」

姚澤聽了就有些心煩意亂的嗯了一聲,然後說道:「我剛才敲你家的門,胡靜怎麼沒開門?不會是真走了?」

聽出姚澤對胡靜的關切,江一燕將目光看向窗外,心裡突然有些堵的慌,為什麼姚澤不能將他的愛分那麼一點點給自己,她沒有嫉妒胡靜,只是因為姚澤對胡靜的關心,讓她此刻心裡突然變的很失落,覺得這個世界上似乎根本沒有關心自己的人。

「一燕姐,你怎麼呢?」見電話裡面半天沒有聲響,姚澤疑惑的問道。

「啊,沒事,剛才有個客戶喊著讓我敬酒呢,有些走神了,真是不好意思啊1江一燕輕輕擦拭著濕潤的眼角,聲音有些乾澀的說道。

「一燕姐,我得提醒你一下,在外面陪客戶吃飯可以,但是酒能不喝盡量不要去喝,萬一脫不開,只是喝到自己能夠接受的範圍,不要因為一些客戶的無禮要求就做什麼委屈自己的事情,知道嗎1

「好的,我知道了,小澤1江一燕聲音有些顫抖的說著,淚水忍不住的奪眶而出。

聽江一燕聲音有些不對勁,姚澤微微蹙眉,輕聲問道:「一燕姐,不會真有人欺負你?1

「沒有啦1江一燕雖然在流淚,但臉上卻帶著甜蜜的微笑,她用白皙的小手抹了抹淚花,柔聲說道:「謝謝小澤你能關心我,我很開心,真的1

「一燕姐,你……」姚澤在心裡微微嘆息,自己一個無意中的關心,江一燕都能喜極而泣,看來她對自己的感情恐怕已經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以後如果處理不當肯定會傷害了她,看來得想個兩全的辦法才是,姚澤頭疼不已的想著。

見姚澤沉默,江一燕就輕聲說道:「小澤我還得陪客戶呢,先不聊了,等會我盡量早點回來,你可別走的太早喲1

姚澤苦笑著答應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江一燕將電話放進皮包里后,擦了擦眼角的淚花,望著黑的天空發了會呆后,才靜下心來整理面部表情,然後帶著職業性的微笑再次走回了餐桌。

姚澤又將門房敲了好幾下,見裡面依舊沒回應,就轉身準備到樓下車裡面等著。

「誰啊1姚澤剛剛走到樓梯口,便聽見裡面傳來胡靜軟軟糯糯的甜美聲音。

接著房門啪的一下被打開,胡靜身穿絲質睡衣,偏著頭拿著一條浴巾擦拭著秀髮上的水跡,抬頭見是姚澤,胡靜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姚澤,這麼晚你怎麼跑來了。」胡靜別開身子,讓姚澤進去后,將房門輕輕關上。

姚澤換上拖鞋后,望著胡靜秀美的臉蛋,半天不說話。

胡靜就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臉,問道:「我臉上有髒東西嗎?怎麼這麼看人家!真是……」

胡靜話還沒說完,姚澤便毫無徵兆的一把將胡靜給摟進了懷裡。

「啊1胡靜低聲嬌呼一聲,卻沒怎麼掙扎,依偎在姚澤的懷裡,深情的望著姚澤剛毅的臉頰,柔聲細語道:「你怎麼呢?心情不好嗎?

「是的,我心情很糟糕1姚澤輕輕摩挲著胡靜漂亮的臉蛋,溫和的說道:「你為什麼這傻呢?為什麼要瞞著我,一直不告訴我事實,你知不知道這樣讓我多難受?1

胡靜聽了就掙脫開姚澤的懷抱,心情複雜的別過臉去,心虛的問道:「你都知道什麼呢?」

「知道你畢業前為什麼哭的那麼傷心,知道你父親差點進了監獄,知道你當初為什麼離開我1姚澤心情沉默的說道。

胡靜轉過臉,漂亮的臉頰已經上滿是淚水,她望著姚澤哽咽的說道:「你怎麼會知道的,這些事情我沒有對別人說過啊,難道是…..」

「對,就是米雪!今天我見到她了,而且還和我在一個單位!也許這就是天意!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瞞著我?1姚澤凝視著胡靜,問道。

胡靜見此時已然瞞不下去就幽幽嘆了口氣,指著沙發說道:「過來坐,我告訴你1

兩人坐在沙發上,胡靜將修長的美腿放在沙發上,微微捲曲著,然後抱了個抱枕,才輕聲說道:「其實那些事情米雪都已經告訴你了,而且你也猜到原因,對,其實我和你分開也是迫於無奈,因為郭濤那個混蛋拿了我父親貪污的證據威脅我,如果我不跟他,我父親就要受牢獄之災,我又怎麼能忍心看著我父親進監獄,所以......」

姚澤沉重臉,點上一根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吐出濃濃的煙霧,等煙霧漸漸散去,他才沉聲說道:「現在那個證據還在他手上,所以他一直拿那個證據要挾你,不許你離開他?」

「嗯1胡靜癟嘴點了點頭,眼淚再次奪眶而出,兩年的委屈在此刻爆發出來,她捂面輕聲哭了出來,模樣極其傷心,姚澤看了心疼不已,溫柔的就將她擁入懷中,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慰的說道:「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將那份證據拿回來,你現在什麼都不用想,安心的住在一燕姐這裡,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辦!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將你這兩年所以的委屈都從那個混蛋身上報回來1

胡靜聽了誤會姚澤的意思,以為他說的委屈是**的事情,於是擦著眼淚,可憐兮兮的解釋道:「姚澤,這兩年其實我一直都沒讓郭濤碰過我的身子,我的身子這輩子除了你一個男人可以碰意外,誰也不行,即便是死1

姚澤聽了胡靜的解釋又驚又喜,將胡靜摟的更緊了些,問道:「小靜,兩年來他對著你這麼個大美人,怎麼可能不動心?既然不碰你,那他逼你跟他的目地是什麼?1

胡靜摟住姚澤的腰身,搖了搖頭,柔聲說道:「不是他不碰我,而是每次他想碰我的時候我都以死相逼,如果我死在他家裡,事情傳了出去,那麼他當官的父親免不了受拖累,所以他一直忌憚著這一點,雖然他很卑鄙無恥,但是同時他的膽子也很小,他不敢鋌而走險的強行霸佔我1

「原來是這樣。」姚澤朝著胡靜光潔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柔聲說道:「謝謝你小靜,這兩年讓你受委屈了1

感受著姚澤溫暖的懷抱,胡靜幸福的閉上眼睛,朝著姚澤懷裡擠了擠,然後輕聲說道:「我是個很傳統的女人,第一次給了你就得為你守身如玉,所以你不用謝我。」

胡靜此時心情大好,調皮的吐了吐丁香小舌。

姚澤見胡靜身穿性感睡衣,做著調皮的動作,心頭一熱,一時沒忍住就低著頭,朝著胡靜誘人的紅唇上吻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