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六十三章林蕊馨的求救電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林蕊馨的求救電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要咬我?」姚澤一臉狡黠的看著米雪,見米雪長的青春靚麗、衣著時尚性感,心裡就微微起了波瀾。

對於姚澤的問話,米雪感覺有些不知所謂,「打不過你難道還不能咬你嗎1米雪嬌憨的揚著俏臉,瞪著美眸回應道。

「可以咬,可以咬,我最喜歡女孩子咬了1

見姚澤笑容曖昧,雖然不知道他說的什麼含義,但是想想也知道覺不是什麼好話,頓時俏麗的臉龐上便出現一抹緋紅,「無聊1米雪瞪了姚澤一眼,轉身逃似的小跑出他的辦公室,走到樓梯口她才微微停下腳步,拍了拍上下起伏的胸口,心裡仍然感覺心跳的很快。

「怎麼跟上學那會變了個人似的,變的不老實了1米雪嘴裡小聲嘀咕一句后,慢悠悠的朝著自己辦公室走去。

眾人都離開以後,姚澤將桌子上的文件整理了一下,這種類型的歸類后,心中有事便起身朝著局長張義的辦公室走去。

敲開門,姚澤走進去后,見張義帶著一副黑框眼鏡,正翻閱著什麼籍,他抬起頭見是姚澤,便笑眯眯的摘下了眼鏡,起身對姚澤說道:「姚局長有事嗎?快請坐1

說著話,他把姚澤讓到沙發上坐下,然後抽出煙遞給姚澤,接著問道:「給你點水?」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剛在辦公室喝過了,張局長你就別客氣了,我過來是有些事情想給你彙報一下的。」

張義笑眯眯的在姚澤身旁坐下,點上一根煙吸了一口后,說道:「什麼彙報不彙報,有什麼事情只管說就是了。」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擺手道:「那可不行,規矩還是要遵守的嗎,我過來的目的就是想和你談談上次拆遷所遺留下來的問題。」

「額?」張義目光閃爍的盯著姚澤,片刻后,才笑著問道:「昨天上任的時候不是說不管這事嗎?今天怎麼想通了?」

姚澤將張義給的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吐出濃濃的煙暈,見張義若有所思的盯著自己,姚澤苦笑了一下,說道:「談不上想通不想通,既然接管了這一塊,遺留下來的問題總是要解決的嘛,甩手不管也不是個辦法,畢竟人民的事情是大事,拖的久了恐生他們生出激憤的情緒,鬧出什麼大事來,到時候想補救都來不及了,所以為今之計只有儘快的解決才行1

「嗯,姚局長說的在理,那姚局長準備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我需要張局長的配合1姚澤看著張義說道。

張義點了點頭,將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說道:「怎麼個配合法?只要是對工作有利的事情,我一定配合」

姚澤就笑著說了聲謝謝,接著就道:「上次房管局聯合城管將西河村的強蓋房屋全部推倒了,這種做法本來就是過激行為,引起了西河村全體村民的憤怒,事情鬧的這麼大總得給他們一個說法,我的意思是現在先派出測量隊伍,將那些被毀房子的面積全部測量出來,然後登記下來我們按照成本給予他們補償,當然如果張局長同意,這筆錢的你向上申請,我來跑這件事情1

聽了姚澤的話,張義沉聲了片刻,正色的說道:「這應該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只不過我蓋了章子也沒用啊,我們自己做錯了事情,卻讓政府給咱們擦屁股,他們願意嘛?」

張義說出此話的目的是想探一探姚澤的口風,昨天自己大哥說過姚澤是個不能惹的人物,那麼他背後一定有很大的靠山,至於是誰。張義昨天晚上想了很久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市政府幾位高官裡面有誰能和姚澤關係比較密切?

對於張義的話,姚澤笑了笑,解釋道:「談不上幫咱們擦屁股,如果這件事情政府不解決,那些村民告到省里或者京城去了,不就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資金的事情張局長只用申請就行了,至於跑來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辦1

既然姚澤願意如此,張義又和何樂而不為,既能將拆遷的隱患接觸,還能探一探姚澤的底細,如果他真將款項申請下來,那麼只要追蹤到幫他的人,順藤摸瓜在後面的靠山自然浮出水面。

「行,那這個申請我來寫,跑路的事情就麻煩姚局長了1張義笑眯眯的點頭答應下來。

從張義的辦公室出來已經是中午,姚澤隨便在附近的小餐館炒了一個小菜扒了幾口飯後,便開著車子朝市政府開去。

一路上,姚澤接到何祥的電話,問上次說讓向成氖慮榛顧悴凰閌,何向東一直等著你的召喚呢,姚澤就笑眯眯的說道:「當然算數,這不昨天在上任,今天就忙的暈頭轉向,正好我現在要來政府一趟,你讓他過來,當面問清楚了,如果他願意那以後就給我當司機了。」

何祥在電話中笑著說道:「我問這小子了,他說他沒意見,見過你兩次他對你映像不錯,這是那小子的原話1

「他對我映像不錯?1姚澤哭笑不得的說道:「這怎麼他還成我領導了?架子還蠻大的。」

電話那頭何祥爽朗的笑了起來,「這小子啊,就是當初在部隊當兵當傻了,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到時候你還得多才是啊,事情那就這麼說定了,我馬上讓他到政府來一趟,你辦完事就可以直接讓他跟著你走了。」

姚澤聽何祥話的意思怎麼越想越覺得向成東好像是個賠錢貨似的,直接就可以跟著我走了?

貨品甩賣嗎?

姚澤無聲的笑了笑:「得,等我辦完事了再聯繫你。」

掛斷電話,姚澤將車子開進政府大院,坐在駕駛位置里,掏出手機翻出沈江銘的號碼撥了過去,電話裡面滴滴響了兩聲,那邊接通,沈江銘語氣溫和的說道:「小澤,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

姚澤笑著說:「有個事情想請沈叔叔幫忙,不知道沈叔叔現在說話方不方便。」

沈江銘在電話那頭說道:「現在沒什麼事情,中午休息時間在賓館呢,再過幾天我就從省里回來了。」

姚澤點了點頭就開始給沈江銘講述最近拆遷所發生的事情,然後把張義讓自己管拆遷這一塊的事情告訴了沈江銘。

沈江銘聽了就沉聲說道:「這個張義很會算計人嘛。你剛剛去房管局任職什麼都還沒摸清楚,就把這麼個爛攤子扔給你,真是沒有一點做領導的覺悟1

姚澤苦笑兩聲繼續說:「今天早上幾個村民已經鬧到房管局,如果不將這件事情擺平了,他們說會告到省里去,所以我想,按原價將那些推到的房子錢賠給他們,好安撫他們的心,不知道沈叔叔覺得這樣做可以嗎?」

電話那頭沉思一會,才出聲道:「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這樣,款項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安撫好河西村的村民,過兩天等我回來了,給你撥這筆款項。」

「這樣再好不過了。」姚澤笑眯眯答應一聲,又和沈江銘談了談工作的事情才掛斷電話。

剛把電話放進兜里,玻璃窗就被敲響,姚澤扭頭看去,見何祥正躬著腰輕輕敲著車窗,姚澤將車窗放了下去,笑著說道:「何哥,你眼睛夠尖嗎1

何祥笑了笑,拿出煙遞給姚澤一支,說道:「那是,我在辦公室窗口邊上盯老半天了,這來政府這是幹嘛呢?」

姚澤笑著說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需要來處理一下,何祥就點了點頭沒去細問,將身後的向成東推到姚澤跟前說道:「人給你帶來了,以後還請你多多關照了。」

姚澤朝著何祥點了點頭,笑著打趣道:「什麼照顧不照顧的,以後我還得小向照顧我呢,司機兼保鏢多劃算,只用出一份的工資1

對於姚澤的話向成東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告辭何祥,姚澤坐到了後排位置,讓向成東來開車,車廂內氣氛先的有些安靜,姚澤將窗子開了個小口拿出煙點上一根,然後朝著向成東遞了一根過去,「抽煙1

向成東搖了搖頭,語氣平淡的說道:「我開車不抽煙的。」

姚澤知道向成東的性子冷漠,也懶得和他客套,將煙收了回去,舒服的坐在車子裡面開始打盹。

正當姚澤精神恍恍惚惚,快要睡著的時候,急促的鈴聲將姚澤的睡意驚醒,他朝著窗外看了看,還沒到局裡,於是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號碼,見是李美蓮的女兒林蕊馨打來的,於是就笑著接通道:「怎麼,才兩天時間就要改善生活呢?」

電話那頭傳來林蕊馨清脆又焦急的聲音,「不是吃飯的事情,姚澤,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姚澤聽出了林蕊馨的焦急,於是坐正了身子,正色的問道:「出什麼事情了,你別急,先說給我聽聽。」

林蕊馨粗略的將事情講給姚澤聽了一遍,原來,中午林蕊馨和他男朋友去學校附近的小飯店吃飯,卻不料遇到幾個喝多了酒的酒鬼想要調戲林蕊馨,林蕊馨的男朋友氣不過就和那幾個酒鬼打了起來,由於動靜太大被人報了案,幾個打架的全被帶去了警局,幾個小時候,那幾個酒鬼都被放出來了,可是林蕊馨的男朋友還在裡面,林蕊馨氣不過就去找警察理論,那曉得得到的結果是,她男朋友先動的手打人,要關他兩天給點教訓。

林蕊馨想解釋原因那名警察卻不耐煩的將她趕出了警局。

林蕊馨在市裡沒什麼認識的人,焦急之下想到姚澤,就打了過來,希望姚澤能有辦法。

姚澤聽問,就皺眉問道:「你還在警局嘛?」

「恩,在警局門口呢。」林蕊馨輕聲說道。

「好,你在門口等著我,我馬上就到1說完,姚澤掛斷了電話,對向成東說,去洛河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