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六十四章火爆牛與小警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火爆牛與小警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遠遠的,還沒到洛河派出門口,姚澤便在車中看見一抹窈窕的身影在派出所大門口徘徊著,焦急的踱著步子。

車子緩緩停在了派出所大門口,姚澤推開車門走了出來,林蕊馨瞧見姚澤眼前一亮,頓時叫快步迎了上來,抓住姚澤的胳膊,焦急的道:「姚澤,派出所你有沒有熟人啊?」

林蕊馨今天穿了一身很的靚裝,上身是一件修身的洗白牛仔外套,外套就那麼隨意的敞開著,露出裡面灰s的緊身小衫,小衫面料很薄,緊緊的將林蕊馨可愛的小胸部包裹著,露出抹胸的邊緣印記來,而那不足一握的腰身也被緊身小衫勒得突顯的很纖細、很有韌

下身,一件齊大腿的牛仔短裙包裹著挺翹的臀部勾勒出誘人的曲線,勻稱修長的美腿上套了一條黑s的尼龍襪,看上去既嬌俏又誘人。

咳咳!

姚澤感覺自己看林蕊馨的眼神有些不太禮貌,於是尷尬的咳嗽兩聲,掰開林蕊馨的小手后,打趣的說道:「知不知道這是公共場合,男女授受不親,拉拉扯扯的像什麼樣子1

「姚澤1林蕊馨氣的躲著小腳嬌憨的說道:「你到底幫不幫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人家都快急死了1

「你還知道急嗎?1姚澤佯怒的瞪了林蕊馨一眼,沒好氣的對著她的穿著指指點點的說道:「你瞧瞧你,瞧瞧你裝成什麼樣子了,學生就要穿的正規一點,怪不得人家要調戲你,你穿這麼暴露別人不調戲你才怪了,真是自找的1

林蕊馨被說的臉s一紅,下意識的用手扯了扯短裙的裙擺,見姚澤一臉促狹的看著自己,林蕊馨頓時氣結,瞪著美眸嬌喝道:「死姚澤,本小姐要你來是幹什麼的,難道你過來就是專門教訓本小姐的?你到底幫不幫忙?不想幫忙就直說1

「你這丫頭片子說你兩句脾氣還不小,小心我告訴你母親,看你母親怎麼收拾你1見林蕊馨當著向成東的面給自己甩臉子,姚澤又好氣又好笑,便拿李美蓮威脅林蕊馨。

><首><發>

「你這是哭什麼啊1姚澤見林蕊馨竟然哭了起來,頓時嚇了一跳,尷尬的看了看周圍說道:「別哭了,我又不是不幫你,只不過跟你開個玩笑,看把你急的,來擦擦眼淚,咱進去看看情況。哭哭啼啼的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呢1說著話,姚澤將自己的手帕遞給林蕊馨。

「就欺負我了1林蕊馨嬌橫的奪過手帕擦了擦眼角的眼淚,接著將手巾放在小鼻子上狠狠的擦了幾把鼻涕,才氣哼哼的遞給姚澤。

姚澤哭笑不得的望著自己的手帕,沒好氣道:「太不衛生了,你都這麼用了,我還怎麼樣?1

林蕊馨見姚澤一副無奈的表情,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感覺自己又哭又笑,甚是不好意思,於是紅著臉扭過頭,嬌聲說道:「活該,誰讓你欺負我的,還不進去1說著話,她率先邁著步子朝著里走去。

姚澤伸手將手帕塞進褲子口袋,笑著搖了搖頭,跟在林蕊馨身後走了進去。

此時,一名大約在三十歲左右的年輕翹著二郎腿在一張靠椅上舒服的半躺著喝茶,手裡拿著一份報紙,見林蕊馨進來,他皺著眉頭將茶杯和報紙放下,不耐煩的說道:說你這姑娘怎麼回事,說了關他兩天就必須關兩天,你在來一百遍都沒有,你以為是你家嗎!趕緊給我出去。」

「沒素質1林蕊馨瞪著美眸嘀咕一句,趕緊躲到了姚澤身後。

年輕氣結,伸手指著林蕊馨說道:「趕緊給我走,別再讓我看到你,如果你再鬧事我會把你也一起關起來1

「不知這位同志貴姓啊?」這時,姚澤笑著開口問道。

年輕瞥了姚澤一眼,坐回位子上,沒好氣道:「姓王,有什麼事?1

是這樣,裡面關著的男孩子還是江平大學的學生,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將人給放了得了,小孩子嘛,隨便給點教訓就行了,關兩天有些重了吧1姚澤伸手朝著姓王的遞上一支煙,沒想到他看都沒看一眼,板著臉擺手道:「我不抽煙,他關多久是我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教,你以為派出所是幼兒園,想啥時候接人就啥時候接人,關兩天已經是很輕的懲罰了,你們可別給我在這裡鬧事,趕緊走1

姓王的沒去接姚澤手中的煙,姚澤也不生氣,笑眯眯的縮回手,將煙放進煙盒,接著繼續說道:法律也不外乎人情,再說這孩子之間的打架也沒那麼惡劣,關兩天確實過了,你看能不能法外開情,將他放了1

姓王的瞪著眼睛站了起來,一臉怒意的喝道:「你們有病吧,聽不懂人話是吧,說了不行就是不行,再鬧事我立馬把你們幾個關進去1

「麻痹的,你才有病!你跟特么誰說話呢?!在給老子囂張,信不信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1站在姚澤身後的向成東見姚澤低聲下氣的和這小子說了半天,沒想到不放人不說還敢罵人,於是向成東怒氣衝天的從姚澤身後站了出來,指著姓王的鼻子罵道。

見有人吵架,旁邊的幾名也走了過來,姓王的仗著人多,氣勢當然就大了起來,他瞪著眼睛聽著胸膛大聲對向成東喝道:「你打的我滿地找牙?」說著話,他指著自己的臉繼續道:這裡打。試試看,只要你敢動手,我整不死……」

啪!

姓王的威脅的話還沒說完,向成東便猛的出手,清脆響亮的一巴掌在這個不太大的空間顯的異常響亮,「老子打你了怎麼滴?就你這種小癟三老子打你十個都不在話下1向成東指著被打蒙的惡狠狠的說道。

「你敢打老子!老子非打殘你不可1姓王的回過神,咬牙切齒揮拳朝著向成東的臉上砸去,那知道向成東反應速度極快,腳步輕輕往後退了一步,身子往後傾斜了一點便閃過揮來的一拳,接著他猛的伸出如鐵鉗一般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那的胳膊,猛的用力往前一拽臉s一變,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狼狽的摔倒在地。

向成東任然沒有放過他的意思,蹲身用膝蓋壓住他的身子,雙手扭住他的胳膊讓他動彈不得。

「放開我,你這狗雜種1在這麼多人讓自己如此狼狽,姓王的眼神狠毒的扭頭對著向成東破空大罵。

「你他們才是個狗雜種1向成東猛的使勁,姓王的感覺自己胳膊都快斷了,頓時慘叫一聲,額頭上的青筋迸發,身子頓時冷汗泠泠,「雜種,老子要殺了你1姓王的痛苦的閉著眼睛,嘴裡咬牙切齒的罵道。

「你幹什麼!趕緊給我放了小王,這可是派出所由不得你們胡來1剛才從兩人打王的被放倒在地,速度之快連一分鐘都沒要到,裡面圍觀的反應過來的時候,姓王的已經痛苦的倒在地上動彈不得,那幾名反應過來皺著眉頭掏出了眼神凌厲的看著向成東,隨時準備拿手裡的砸向向成東。

姚澤見事情鬧到這一步,無奈的嘆息一聲,心裡苦笑不得,「這向成東還真是個牛脾氣,惹事的主1

因為上次李美蓮的事情,姚澤和江平市市局局長張耀輝溝通過一次,找過他幫忙,所以留下了他的號碼,掏出手機,姚澤翻出了張耀輝的電話打了過去,沒幾下,張耀輝便在電話那頭爽朗的笑道:「是姚澤兄弟吧?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讓我猜猜,有事情了吧?1

姚澤沒有想到張耀輝竟然還記得自己,而且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彷彿很熟悉一般,頓時就明白他一定知道自己和沈江銘的關係,想清楚后,姚澤就苦笑的說道:「張局長,這次恐怕又要麻煩你一下了,我有一個朋友被關在洛河派出所了,希望你幫忙解決一下。」

話那頭張耀輝問道:「范的什麼事情,嚴不嚴重?1

「是這樣,我一個朋友他因為……」姚澤將事情的詳細經過講給張耀輝聽后,張耀輝在電話那頭笑著說小事情,我馬上就給洛河派出所所長打電話,讓他來解決。

掛斷電話,姚澤朝著一臉緊張看著自己的林蕊馨報以安慰一笑,小聲說道:「沒事,人馬上就會出來的1

此時,在場的人都聽到了姚澤打的這個電話,於是心裡就在猜測是哪個張局長?

難道是張耀輝局長猜到恐怕是他,心中皆是一緊。

不多時,一名大肚便便的中年男人便急速走了進來,照著擺出所東張西望幾眼,接著走到姚澤幾人跟前,笑眯眯的說道:「請問,不知哪位是姚澤先生?」

「我就是姚澤,你是廖所長?」姚澤站了出來,問道。

「對對對,我就是廖中仁,你好姚先生,剛才張局已經將情況給我說明了,我馬上就讓人把你朋友給放出來1廖中仁趕緊從荷包里掏出香煙遞給姚澤一根,語氣親和的說道。

「那就麻煩廖所長了。」姚澤接過煙,笑著點了點頭。

「不麻煩、不麻煩1說著話,他走到姓陳面前,見向成東還將他按倒在地,於是就有些尷尬的對姚澤說:「是不是先把他給放了?人是他關進去的,得讓他把人放出來。」

姚澤點了點頭對向成東示意一下,向成東示意過來,不爽的呸了他一口,才將手鬆開。

「小陳我不知道你在搞什麼名堂,人家就是孩子之間打一下架,你還想關人家幾天啊,真是胡鬧,趕緊去把人給我放了。」姓陳的剛剛從地上爬起來,就被廖所長埋怨一頓,還要讓自己去將人給放出來,自己剛才還說不到兩天不會放人,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我」

他心裡極其不願意,但是看廖中仁瞪來的眼神,他只好有些氣悶的轉身去放人,今天算是他這輩子最尷尬最窩囊的一天呢。

沒多多久,一個年輕帥氣的小夥子便從裡面走了出來,不過臉上卻是鼻青臉腫,看上去受了些皮外傷。

「曉楓,你沒事吧?!在裡面他們沒動手打你吧?」見那帥氣的小夥子從裡面出來,林蕊馨趕緊上前一步,挽住他的胳膊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回去再說1年輕人搖了搖頭,看了姚澤一眼,語氣平和的說道。

姚澤見人既然已經放出來,便對廖中仁笑著說了聲謝謝,便和他握手告辭。

幾人走出去后的一名老走到廖中仁面前,望著幾人的背影,低聲問道:「廖所,這什麼來頭啊?」

廖中仁白了他一眼,然後又看了看站在旁邊一臉鬱悶的小陳,沒好氣的說道:「大來頭!你們真是找事1說完,轉身朝著自己辦公室走去,留下一臉茫然的小陳

「今天真是謝謝你啦,姚澤同志1走出后,林蕊馨心情大好,拍著姚澤的肩膀學著姚澤剛才和聊中仁的語氣,老氣橫身的模樣說道。

「口頭上謝謝就行了?」姚澤沒好氣的拍開林蕊馨的手,看了看腕錶,說道:「吃飯去1

林蕊馨就撅著小嘴,故作不高興的模樣嬌憨道:點事情還要敲詐人家一頓飯,吃飯可以,不過得去便宜的地方1

問題。」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對向成東道:「成東,去把車開過來,咱去江平大酒店吃飯去勒1

「」林蕊馨對著姚澤翻了個死白眼,一副暈厥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