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七十一章美女主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美女主持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掛斷沈江銘的電話,姚澤鬱悶的坐回了座椅,想著沈江銘在電話裡面說的事情,姚澤頭疼不已。

雖然老百姓的問題可以解決掉,有錢賠給他們,自然鬧不起事來,但現在的問題不是出在老百姓身上,而是在電台台長張國定那裡。

對於拆遷當天所發生的事情,姚澤大概的了解一點,當天電台主持人接到群眾電話說西河村受到了房管局和城管的聯合打壓,強制性的拆房,接到消息女主持將消息迅速告訴你電台主任,然後便帶人趕到了西河村,沒想到剛沒拍幾個畫面,城管的人強行奪了他們的攝影機,將裡面的膠帶給奪了過去銷毀,在推搡的過程中女主人無意間摔倒在地,受了點皮外傷,台長知道此事之後,大發雷霆,說要將城管和房管局的一些醜惡行為進行曝光,不僅要讓江平人民知道還要將消息傳到省里。

沈江銘意味深長的告訴姚澤說,張國定其實是想把事情高大!

姚澤就疑惑的問,這種事情江平市政府不應該把他大事化小嗎?

沈江銘只是淡淡的說了句,張國定是記張愛民的弟弟。

裡面隱含的含義到底是什麼姚澤暫時也沒弄明白,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記張愛民是支持自己弟弟把事情鬧起來的。

想想裡面牽扯的關係姚澤頓時鄒起了眉頭,起身站在窗邊點上一支煙慢慢抽了起來。

電台台長故意想把事情鬧到,就為一個女主持無意間的摔倒?

想從張國定那裡著手幾乎不可能,那麼現在唯一的突破口就在……

下班后,姚澤急急忙忙駕著車子朝著電台開去。

在電台門口蹲守了大概半個小時,只見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肩膀挎著一個漂亮的粉紅包包,踏著高跟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走了出來,她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披與肩頭,白皙的肌膚配上簡單的職業套裝,看上去極其具有都市女潮人的范。

姚澤上次在電視中見過她,她便是那名在拆遷現場受了小傷的女主持杜佳穎。

將煙頭扔出窗外,姚澤趕緊打開車門走了出去,「杜小姐,請等等1姚澤招手的喊道。

杜佳穎微微轉身看著姚澤一臉疑惑,「你在叫我?」

姚澤笑眯眯的走了過去,靠近她后從她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蘭花香味,心情頓時極其舒暢的點了點頭,大方的伸出手亮身份的介紹道:「杜小姐,我是房管局的姚澤,想請教你一點事情1

「房管局?」杜佳穎微微蹙起柳葉眉,出於禮貌,她還是伸出白嫩的小手和姚澤握了一下,然後迅速抽手,「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嘛?」

「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們換個地方可以嘛?」姚澤笑眯眯的問道。

杜佳穎眉頭蹙的更緊了,她有些不相信的瞥了姚澤一眼,輕聲說道:「把你工作證拿出來我看看1

「好的!你等等1姚澤笑著點了點頭,快步回到車裡,拿出皮包里的工作證,然後走到杜佳穎面前遞了過去,杜佳穎似信非信的接過,當他看到姚澤的職務是副局長時,俏麗的臉龐上頓時出現詫異之色,不過這種微微的動容只是片刻后就消失了。

「姚局長真是年輕有為!我弟弟和你差不多大,現在還在上學呢。」杜佳穎將工作證還給姚澤,抿嘴笑了一下。

姚澤苦笑著搖了搖頭,「杜小姐現在可以相信我了?」

「嗯1杜佳穎尷尬的拂了拂額間的劉海,抿嘴笑了笑,「現在的壞人太多,不得不提防著點1」

姚澤理解的點了點頭,笑著說:「也是,像你這種長的漂亮的名人,打你注意的人肯定多,謹慎點是對的。」

杜佳穎低頭看著自己鞋尖,輕聲說道:「什麼名人,還不是和打工一樣,一個月幾千塊錢,銀屏上看上去光鮮亮人,裡面的辛酸誰懂,其實比起普通打工都不如1

「這話到是有些誇張了1姚澤笑了笑,不願意再說這些,就轉會原話題道:「杜小姐我們換個地方聊聊怎麼樣?晚上我請你吃飯1

杜佳穎抬起頭,臉上有些猶豫,見姚澤一臉的真摯,她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那好,不過不能太晚!晚上我得早點回去。」

「沒問題1姚澤笑了笑,將杜佳穎請上車。

車子開到了一家有名的西餐廳門口停下,兩人進去后,選了個幽靜的位置坐下,姚澤點好餐后,雙手托著下巴,笑眯眯的看著杜佳穎問道:「杜小姐不是江平人?聽口音有點京腔味道1

杜佳穎將包包放在一旁,聽姚澤這麼問,神色黯然了一下,又恢復過來,勉強的笑著答道:「對,我在京城出生,算是半個京城人1

姚澤沒有注意到杜佳穎臉上的細節,繼續問道:「那你為什麼大老遠的跑到江平來工作?是以後全家遷居過來的?」

「不是1杜佳穎搖了搖頭,語氣淡然的說:「我一個人住在江平,父母已經不再世了,有個弟弟還在京城上學1

「噢,這樣啊1姚澤輕輕應了一聲,見杜佳穎臉色有些不對,頓時想來肯定是自己提到她的一些難過的往事,於是尷尬的咳嗽兩聲,輕聲轉移話題的說:「杜小姐應該知道我找你來的目地?」

杜佳穎點了點頭,情緒不太高的說道:「大概知道,為了上次採訪拆遷的事情?」

「對,我想知道杜小姐怎麼看待這個事情?」姚澤現在始終沒搞明白真正在裡面搞事的人是誰,沈江銘給他的提示並不清晰,只是說記是台長的哥哥,這兩者有什麼關聯姚澤這個剛剛進入官場門檻的人還真摸不透,於是他想先從杜佳穎這裡下手,看能不能發現些什麼。

杜佳穎沉思了一會,端起高腳杯裡面的涼水,輕輕抿了一口,然後正色的說道:「我覺得這是一起很嚴重的暴力犯罪事件,執法人員十幾號人,如土匪一般的衝進村子將別人房子全部給推了,即便是私改的房屋也可以協商解決,用這種手段未免太不人道1

「你說的有道理,這是我們工作沒做好,對於那些毫無紀律的隊伍,我們一定很做出嚴厲的懲罰。」姚澤一臉嚴肅的說道。

「呵呵,你別跟我說這些啊,我們這些老百姓只希望安安穩穩的生活就行了,不過你問我這些幹什麼?難道又出其他什麼事情了?」

見杜佳穎一臉疑惑,姚澤無奈的點了點頭,試探性的問道:「你們台長要把這件事情鬧大,你不知道嗎?」

「鬧大?」杜佳穎一臉茫然,「這個我還真沒聽說,不過領導們的事情我們也管不著,姚局長你是不是找錯人了,我幫不了你的1

姚澤笑了笑,說道:「我就是隨便問問你,看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你的回答已經幫助我了。」

杜佳穎沒聽明白姚澤的話,就淺淺一笑,低頭說:「你們這些當領導的說話總是遮遮掩掩,非要說的別人聽不懂才顯得出自己水平高?你是這樣,我們台長也是這樣1

姚澤聽了杜佳穎的話,頓時無聲的笑了起來,望著杜佳穎俏臉的臉龐,腦海中的苦悶思緒瞬間拋到了九霄雲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