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七十二章請給我老公帶綠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請給我老公帶綠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誒,我很好奇你多大年齡了?」將切好的牛排放進嘴中慢慢嚼了幾下,杜佳穎端起杯子喝了口紅酒,笑眯眯的對姚澤問道。

「你猜猜看1姚澤伸手摸出煙,準備點上一根,才想起在西餐廳不準抽煙,於是只好悻悻的放回口袋,對著杜佳穎打趣的說道。

「你讓我猜,我覺得你想未成年1

「噗1姚澤一口紅酒噴了出老,哈哈笑道:「我看上去又那麼嫩?」

杜佳穎放下刀叉,把玩著蔥鬱的小手,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感覺和我弟弟差不多大呢1

「……」姚澤頓時無語,看來以後得穿西裝打領帶才行,否則自己一個堂堂的副局長哪來的威信。

吃完晚餐,姚澤和杜佳穎並肩走出餐廳,「你家在什麼地方?我送你回去1姚澤望著杜佳穎問道。

杜佳穎笑著搖了搖頭,俏生生的說道:「還是不用了,我自己打的士回去就行了,今天謝謝你的晚餐!味道很好1

說完,她嬌俏的朝姚澤揮了揮手,踏著高跟鞋朝著路邊走去。

望著杜佳穎窈窕的倩影,姚澤微微愣神片刻,心裡輕輕吁了口氣,「以後還有沒有交際的機會?」

此刻心裡竟然有些失落,苦笑著搖了搖頭,姚澤轉身剛準備去取車,卻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身嬌呼。

「讓你不要臉!讓你給老子戴綠帽子1

「呀,你幹什麼,我沒有1

姚澤轉身見一名男子正拉扯著杜佳穎的胳膊,朝著她俏臉的臉龐上狠狠扇去,杜佳穎捂著臉想要解釋卻不料那男人根本不給她解釋的機會,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姚澤頓時就陰沉著臉快步走了過去,「你幹什麼1男人再次要落到杜佳穎臉上的時候,姚澤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將他的手甩開,護著杜佳穎站在自己身後。

「好好好,很好1男人氣結不停的點頭,見姚澤身材高大他也不敢在主動動手,瞪著眼睛對姚澤喝道:「我敢什麼?你玩老子老婆,問老子幹什麼?」

「嘉興不是你想的……」

「你給老子閉嘴,死婊子1杜佳穎流著淚想要解釋反而招來男人的惡毒言語,「你還想說什麼,我親眼見你和這個男人親親密密的進餐廳吃燭光晚餐,眼見為實,我早就發現你有不軌行為,一開始我以為你和你們台長有一腿,蹲點在你們辦公的地方,沒想到竟然還有意外的發現,你說著好不好笑1中年男人如瘋子一般在大街上大喝道。

「你說什麼?」杜佳穎美眸泛著淚光,瞪大眼睛望著男人,一臉絕望的說道:「我真沒想到你竟然暗中監視我,還懷疑我和台長?!呵呵,這幾年你生意虧的傾家蕩產,情緒低落不想出去賺錢,可以,我理解,我拿工資養著你,你要賭博,我也把我自己捨不得買衣服的錢留給你,你還想怎麼樣?我做的已經夠仁至義盡了,你竟然還這麼對我,既然你這麼不相信我,那麼好,我們離婚1

「離婚?」男子瞪大了眼睛,接著狂笑了起來,「你想離婚,是為了這個男人?」他指了姚澤一下,接著繼續道:「放心,我不會那麼容易被你擺脫,我過的不舒服我要讓你也不舒心,想離婚門都沒有1

「跟我回去1男人上前一步,狠狠的拽著杜佳穎往大街上走,杜佳穎掙扎的嬌喝道:「放開我,我不會再回去了,你這種打老婆的男人我早就看透了1

「你還敢嘴硬1男子又要伸手打杜佳穎,卻被姚澤猛的一把推開,板著臉道:「你真的誤會杜小姐了,有什麼好好說,別給我動手動腳得1

男人氣憤的解開襯衣的扣子,憤怒的喝道:「我動手怎麼呢?我打我自己老婆挨著你他媽什麼事,趕緊給老子滾遠點1

「嘴巴放乾淨點,你知不知道打自己老婆也是犯法的?!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找警察把你抓進去1姚澤瞪著眼睛隨手將手機拿了出來準備撥號。

男人有些害怕,指著姚澤和杜佳穎恨聲說道:「好,你們兩個姦夫淫婦夠狠,合起伙來對付我,行咱們走著瞧1

「你這婊子,有本事別回來,回來我打不死你1男人惡狠狠的放下狠話,氣勢洶洶的朝著街對面走去。

「嗚嗚……」杜佳穎委屈的蹲在地上掩面哭了起來,姚澤向著四周指指點點的行人看了看,無奈的嘆息一聲,從口袋裡拿出紙巾蹲下,遞給杜佳穎。

杜佳穎哭夠了,聳了聳發紅的小鼻子,伸手接過姚澤的紙巾,可憐楚楚的低聲哽咽的說了聲謝謝,接著擦拭了一下發紅的眼角,低聲道:「對不起,讓你看笑話了1

姚澤嘆息的搖了搖頭,帶著歉意的道:「應該是我說對不起才對,如果我今天不約你出來,也許就不會發生這個事情了1

「不,這個事情不怪你1杜佳穎搶著說:「你不知道,他老早就懷疑我了,總是疑神疑鬼的,我覺得我已經做了妻子應盡的責任,但是他不但不信我,還對我拳腳相加,這日子確實沒法過了1

杜佳穎心煩意亂的站了起來,對姚澤說道:「可以陪我喝酒嘛?」

「好的,既然你心情不好,我陪你喝一點1

姚澤開著車子去了叫『夜朦朧』的酒,要了個單獨的小包廂,點了些啤酒和紅酒後,對杜佳穎笑著說道:「今天捨命陪君子了1

杜佳穎笑了笑,將皮包放在沙發上,脫掉身上的牛仔小外套,露出性感的黑色小弔帶,然後坐了下去,對姚澤問道:「你回去晚了女朋友不吃醋嗎?」

姚澤挨在杜佳穎身邊坐下,聞著從她身上散發的幽香,看著她那白的刺眼的玉潔肌膚,姚澤心裡一陣心猿意馬,他尷尬的咳嗽一聲,怕杜佳穎覺得他眼神的無力,他趕緊將視線轉開,伸手打開一瓶啤酒遞給杜佳穎,苦笑著說:「我還單身著了,沒有人會吃醋,所以你盡情的喝就是,喝醉了我送你回家1

杜佳穎將啤酒倒進玻璃杯中,端起來狠狠灌了一口,然後伸手抹了一把性感紅唇,黯然的說道:「那個家我不會再回去了,和那種打老婆的男人生活整天戰戰兢兢的,那種日子我過夠了,正好借著這次機會我和他做個徹底的了斷1

姚澤見識了那男人的本性,知道杜佳穎的苦衷,沒有虛偽的去勸說不要離婚之類的話,他伸手打開一瓶啤酒,小小的抿了一口,望著杜佳穎憂鬱的臉龐,輕聲說道:「可以和我講講你和你老公的事情嗎?說出來也許好受些1

杜佳穎張開櫻桃小嘴,將剩下的半杯喝完,才看著姚澤幽幽的說道:「其實這一切還得從我來江平說起。」杜佳穎目光凝視著對面的電視屏幕,輕聲的講述道:「因為一些原因,那時候我獨自一人從京城來到江平,當時年紀小無依無靠,遇見了做建材生意的老闆陳嘉興,在他熱情的追求下,我感動的嫁給了他,結婚後他用自己的關係把我安置進了電視台工作,日子本來過的還算舒服,可是自從兩年前他染上賭癮后,生意疏於打理,漸漸走向了衰敗,生意一日不如一日不說,輸的錢比賺的還多,就這樣沒多久,他原來的一些積蓄全部輸了出去,自那之後他性情大變,彷彿變了個人一般,脾氣暴躁,動不動就發火,每天在麻將館。輸了錢喝醉了還要打人,這兩年來我就是這麼過來的。」

「你覺得還有比我更倒霉的女人嘛?」杜佳穎自嘲一下,再次打開一瓶啤酒,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完一瓶,打了個酒嗝,眼神開始有些迷離起來。

「喝慢點,小心醉了1姚澤微微皺眉輕聲提醒道。

「沒事,沒事!喝……喝醉了才好1杜佳穎笑著擺了擺手,拿起啤酒就往嘴裡灌,眼淚順著眼角嘩嘩往外流,「咳咳咳1一口啤酒嗆的杜佳穎不停的咳嗽,臉龐憋的通紅。

姚澤伸手奪過杜佳穎手裡的啤酒,放在桌子上,皺著眉說道:「別那麼作踐自己,離開他你可以獲得自由開始新的生活,應該高興才對1

「對,我就是開心才喝酒的嘛,你幹嘛不讓我喝1杜佳穎一臉委屈模樣,俏麗的臉龐上充滿嫵媚的柔情,姚澤看了心慌意亂,心虛的道:「喝多了會醉的。」

「醉了不是還有你嘛!我不怕1杜佳穎意識已經有些不清醒,她雙眼迷離,笑著拿起桌上的啤酒再次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姚澤知道她需要發泄也就不再去管她,仍由她拚命的往肚子里灌酒。

見姚澤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喝酒,杜佳穎晃了晃昏沉的腦袋,笑眯眯的說道:「愣著幹嘛,你也喝啊?」

姚澤苦笑著搖了搖頭,輕聲道:「我就不喝了,喝醉了誰送你回去啊!難道都躺在大街上1

杜佳穎哭喪著臉,使勁的搖頭,不停的說:「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回去了那個可會打死我的,我再也不回去了1說完話,她可憐楚楚的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目不斜視的盯著自己,杜佳穎紅著臉笑了笑,眼神嫵媚的盯著姚澤,嬌俏的說道:「他不是一直說我給他戴綠帽子了嗎,既然他這麼認為,那我不給他戴一次豈不是太虧了么?」

「姚局長,你願意給他帶綠帽子嘛?」杜佳穎語氣極其溫柔的說完,誘人的身體緩緩向著姚澤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