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七十五章對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對策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敲門如同悶雷一般,敲的震耳y永林皺著眉頭對其中一名保鏢道:「阿三,去看看是誰,給打發走1

叫阿三的保鏢點頭答應一聲,朝著門口走去,將門打開便沉聲喝道:「幹什麼的?」

「我找姚局長1門衛傳來向成東的聲音。

「什麼姚局長,這裡沒有,趕緊滾1阿三瞪了向成東一眼,隨手準備關門,這時裡面突然傳來姚澤的呼救聲:「向東,我在……」話還沒說完,就被人捂著了嘴巴!

向城東剛轉身準備再看看地址,是不是找錯了地方,那曉得突然聽見裡面傳來姚澤的聲音,頓時猛的回頭,在阿三關門之際,一腳將房門踹開。

說你小子找死是吧1房門被向成東踹開,阿三一臉怒意的朝著向成東撲去,這時向成東旁邊的笑傲天突然出手,在阿三的拳頭要落到向成東身上時,猛的拽住阿三的胳膊,往旁邊用力一扯,接著一個扳腿,阿三撲通一聲毫無還手之力的摔倒在地。

「就這點戰鬥力,還敢囂張?1笑傲天不屑的撇了撇嘴,跟在向成東身後進了房間。

秦永林瞧見笑傲天輕易的將阿三放倒,頓時就有了趕緊走人的念頭,於是對姚澤說道:「好小子,你夠聰明的,還知道找人來,今天算你幸運饒了你,不過你放心,我會讓你的仕途一片『光明』的咱們走著瞧1說著話,他朝著另一名保鏢使了個顏鏢會意的放開姚澤,跟著秦永林往外走。

「姚局長,怎麼回事?要不要我把他們幾個逮回來。」見秦永林走了出去,不明白情況的向成東見姚澤著臉,便皺著眉頭上前問道。

「不用了,讓他走吧1姚澤搖了搖頭,「既然他想玩我就陪他玩到底1姚澤雙手緊緊捏住拳頭,臉上怒氣大增。

「姚澤,對不起,都是我不好1見姚澤受了委屈,劉曉嵐走了過去抓住姚澤的胳膊,一臉歉意的對姚澤道歉,如果今天不喊姚澤到自己家來,也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而秦永林也不會和姚澤碰頭,更不會出現姚澤被打的事情,劉曉嵐心裡此時也是極其煩悶,對於秦永林的厭惡又加深了幾分。

向成東朝著劉曉嵐看看又朝著姚澤看看,頓時醒來不便於留在這裡,於是尷尬的咳嗽一聲,說道:「姚局長,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有事情再打我的電話1

姚澤此時也沒心情說什麼,於是點了點頭,往了笑傲天一眼,說道:「今天謝謝你和你兄弟了,哪天有空閑了我請你們吃飯1

的1向成東是個粗人,沒有說客氣的話,點了點頭答應一聲后,伸手拉扯著脖子看劉曉嵐的笑傲天走出了房間。

「成東,那個年輕人就是姚局長?這也太扯了點,他才多大啊?」走出房間后,笑傲天感慨的說道。

「人家有本事,有靠山,當然爬的快1

「也是。」笑傲天點了點頭,接著就眯著眼笑了起來,對向成才瞧見那個女人沒?真是賊他媽漂亮了,我這輩子如果能娶個那種老婆,死也甘心了。」

向成東見笑傲天一臉的嚮往,沒好氣的道:「你就做夢吧!現在的漂亮女人都是為當官的和有錢人準備的,你有哪一樣?」

笑傲天:「……」

……

「說說吧,給我說說你老公的事情1人都走光,房間一下子安靜下來,姚澤捂著肚子坐在了沙發上,然後示意劉曉嵐坐他旁邊,想她詢問秦永林的事情,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姚澤不希望自己多了一個厲害的敵人後,別人知道自己的底細,而自己卻一無所知。

劉曉嵐輕輕點頭,邁著步子走到姚澤身邊坐下,見姚澤捂著肚子,便柔聲關切的問道:「沒事吧?要不要去看看醫生。」

姚澤苦笑的搖了搖頭,「死不了,就是有點痛,其他倒沒什麼問題,從小到大還沒挨過打呢,今天為你算是被打的不輕,你以後可得對我好點1

了姚澤的話,劉曉嵐紅著眼眶輕輕點頭,然後伸出白皙的小手在姚澤額頭前面摩挲幾下,眼淚滑落出來,咬著嘴唇輕聲道:「這次都是我不好,害你受了這麼大的罪,以後我再也不和你對著幹了,會摹!

姚澤笑眯眯的幫劉曉嵐擦拭眼淚,溫和的說道:「傻瓜,可別對我好,我只是說著玩呢,你如果不和我對著干,還是我的曉嵐姐嘛?我還是喜歡那個處處想和我作對的曉嵐姐。」

「討厭1劉曉嵐癟嘴笑了一下,「你就是個受虐狂1

姚澤笑而不語,等劉曉嵐情緒恢復過來后,姚澤再次詢問秦永林的事情,劉曉嵐便從她和秦家聯姻開始說起

……

「這麼說,秦永林是湖光省省長的大兒子?」姚澤聽完敘述,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原來劉曉嵐是湖光省華天集團董事長劉正風的女兒,而秦永林是湖光省省長秦繁中的兒子。

「那你們兩家聯姻的目的是什麼?」姚澤仍然沒有從震驚中緩過氣來,省長,對於姚澤來說簡直是高不可及的存在,即便是沈江銘見了恐怕也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這裡面涉及的東西太多,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秦繁中讓他兒子和我結婚就是要藉助我家的力量,順利的在下一屆換屆的時候進駐

咕隆!

澤喉嚨暗自哽咽了一下,頓時露出一臉苦澀,自己這是得罪了什麼人啊?

竟然把省長的兒媳給上了!!!

見姚澤一臉愁苦模樣,劉曉嵐輕輕一笑,安慰的說道:「你也不用擔心,秦永林有他害怕的事情,現在還不敢對你做出什麼,不過這段時間看來我得回省里一趟了,這麼讓他監視著太過被動,我必須和他談判一下,如果他敢一意孤行,我就把他的一些骯髒事情抖露出去,大不了魚死網破1

聽了劉曉嵐的話,姚澤從中得到不少信息,從口袋裡拿出一支煙點上,輕輕吸了一口,眉頭微蹙,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