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七十六章柳嫣的心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柳嫣的心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一大早,劉曉嵐便收拾行李回了省里,姚澤暫時先將這事放下,以他現在的能力,如果秦家要整他簡直是分分鐘的事情,所以他現在能做的就是靜觀其變。

回到房管局姚澤剛進辦公室局長張義便笑眯眯的湊了進來,拍手笑道:「姚局長,真是太好了,拆遷賠償的那筆款項下來了,這速度真是沒得說,你可是咱們局的大功臣啊1

姚澤請張義到沙發上坐下,然後遞給他一支煙,笑著說道:「這是我工作的職責,大功臣有些誇張了,我可擔當不起。」

張義聽了就張著嘴哈哈笑了起來,旋即想到電視台的事情還沒搞定,心裡又有些愁苦起來,如果事情真鬧到省里,事情可就大了,搞不好自己這個局長都得保不祝

「姚局長,你說這張國定是什麼意思,難道就為了給一個女主持出氣,就不管市裡的安定團結,將事情捅到省里去對他有什麼好處,我看這種人就是人頭豬腦1張義說道氣憤出,忍不住罵了句髒話,想到在姚澤面前失了身份,他又悻悻的笑了笑,問道:「姚局長,這個事情你是怎麼看的?」

姚澤也沒弄清裡面的具體狀況,於是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張台長的確是有些小題大做了,但是他出於何種目的就不得而知了,這件事情傳到省里去肯定會對我們局有很大的影響,要不這樣,張局長以房管局的名譽,今天晚上將他約出來吃頓飯,探探他的口風,看看有沒有迴旋的餘地。」

「約出來吃飯,會不會太唐突了?」張義一臉思考模樣,點上姚澤遞給他的煙,深深吸了一口,片刻后他才用力的點了點頭,對姚澤說道:「行,等會我就打電話,晚上老弟就陪著一起,老哥酒量不行,怕喝多了亂說話1

姚澤苦笑了一下,點點頭,說道:「張局長太謙虛了,當一把手的哪個不海量?1

張義聽了就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姚澤道:「姚局長真是聰明人,這都瞞不過你1

姚澤笑著道:「這是官場的潛規則嘛,酒量有多大官就能做多大,張局長既然能做到一把手,酒量自然小不了。」

兩人閑聊幾句,張義便起身告辭說去準備晚上宴請的事情,走到門后姚澤又喊住張義提醒的說道:「張局長,晚宴將那名女主持一起請上,畢竟她才是這件事情的導火索1

張義聽了一拍腦門,「瞧我這腦袋,你不提醒我差點把這茬給忘了,行等會我約張台長的時候讓他把那個女主持也叫上,對了,那咱們要不要給那女主持準備份禮物?」

姚澤點了點頭,說道:「送一份禮物。」

張義說道:「那姚局長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你們年輕人會挑禮物,知道那些女孩子喜歡什麼,買禮物的錢到時候給你報銷1

姚澤笑著答應一聲,張義離開后,姚澤翻看了一會文件,想起已經半個多月沒有過問農改的事情,於是猶豫了一下,將柳嫣的號碼翻了出來,深呼吸了一下,平復心情后撥了過去。

電話撥通后,那邊一直沒有接聽,柳嫣大概正在猶豫要不要接通,正當姚澤準備掛斷的時候,一聲熟悉又清脆溫柔的聲音想起:「姚澤,有事嘛?」

柳嫣的聲音很僵硬而且好像故意拉遠和姚澤的距離,說話生分了許多。

一時之間姚澤心頭百感交集,幽幽嘆了口氣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站在窗邊,望著街道上的人來人往,輕聲問道:「嫂子,最近過的好嘛?」

電話那邊沉吟一會,才輕聲說道:「生活總是一天天過去,談不上好,也不壞1

姚澤聽柳嫣話的意思,彷彿對生活麻木了一般,於是趕緊關切的問道:「為什麼說的這麼消極,又和成偉哥吵架了?」

「沒有,他對我很好1柳嫣語氣變了一下,馬上又恢復過來,輕輕嘆了口氣,問道:「你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情嘛?」

姚澤知道現在的柳嫣對於自己心裡還是隔著一層膜,如果沒有一個契機讓她除去心裡的那層陰影,這輩子恐怕只能和柳嫣形同陌路,越隔越遠,想到這裡姚澤心裡竟是有些發酸,聲音有些苦澀,情緒低落的道:「沒什麼事情,就是想問問你最近的情況。」

「呃,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就掛電話了。」柳嫣的語氣從始至終透露著淡漠,好似不想和姚澤多少一句話似的。

「嫂子,等等1姚澤急忙說道:「我還有正事要問你1

柳嫣輕輕應諾一聲,「哦,那你問。」

「你知道的,雖然我調回了市裡,但是上面一直還讓我擔任著農改組組長的職務,我現在撒手不管了,但是基本情況還是需要理解一下的,我想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1

柳嫣頓了一會,輕聲道:「你不用擔心什麼的,一切都是按照你計劃上面的去實施,現在沒出現什麼問題,成功只是早晚的事情。」

「是嗎1姚澤輕輕笑了一下,柳嫣將話說道這個份上,姚澤也不還在繼續問話,於是有些不舍的說道:「那……那好,嫂子,你好好照顧自己1

「嗯。」柳嫣輕輕哼了一聲,頓了一會後才又低聲說道:「你也照顧好自己!再見1說完,電話裡面傳出嘟嘟的忙音。

聽著柳嫣說出的最後一句話,姚澤拿著電話愣了半響,才回過神,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

柳嫣此時正提著一袋子菜,走到家門口將房門打開走了進去,然後換上拖鞋,踱著步子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將菜放在茶几上后,她將腳從拖鞋裡抽了出來,微微蹙著柳眉將腳上的肉色短襪輕輕脫了下去,露出白皙漂亮的小腳,只不過此時她腳底有一塊磨破的痕,是因為到農村去調研走了太多山路,將腳給磨破了,直到昨天才回到鎮上買了藥水抹上,慢慢的好了一些,不過走起路來還是有些一瘸一拐,感覺很是彆扭。

她輕輕抬起腳,撅著嘴巴輕輕對著傷口吹了吹氣,想想自己的行為像小孩子一般,又覺得好笑,就將腳放了下去,坐在沙發上發獃,想著姚澤剛才打電話時語氣中帶著濃濃的關心意味,柳嫣表情黯然的微微輕嘆了口氣,陷入了沉默。

沒過多大一會,房門被打開,阮成為一臉苦悶的走了進去,唉聲嘆氣起來。

柳嫣回過神,扭頭開了阮成偉一眼,關切的問道:「怎麼又一臉的愁苦,記又為難你了?」

阮成偉一撲股坐在沙發上,點上一根煙悶悶的抽了起來,等將一支煙抽完后,他才板著臉說道:「孫有才這老東西簡直想將我排除在外,現在完全將我給架空了,我這副鎮長連發言的權利都沒有了,姚澤兄弟一走,他又變回了淮安鎮的土皇帝,哎,現在想想還真有些佩服姚澤兄弟,竟然能將孫有才那老東西治的死死的,現在我接替了他的位置卻……哎。」

阮成為一臉的苦悶。

柳嫣聽了丈夫的訴苦,情緒也有些煩悶起來,不過她還是耐著性子伸手拍了拍阮成偉的胳膊,輕聲細語的道:「孫有才在淮安做了一輩子土皇帝,你何必去和他較真,反正他年紀大了,馬上就得退下去,你在忍耐忍耐等他退休了你不就能有所好轉了嗎1

阮成偉心裡本來就窩火,聽了柳嫣的話,他沉聲道:「我就是咽不下那口氣,憑什麼要被那個老禿驢一直打壓著,我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走著瞧1阮成偉惡狠狠的說完,旋即又對柳嫣問道:「對了,最近姚澤兄弟有沒有聯繫過你?他回市裡都半個多月了,這麼一個電話都沒打給我1

柳嫣聽了阮成偉的話,臉上變的有些不自然起來,不過馬上就恢復了過來,有些心虛的道:「沒有聯繫過我,可能最近比較忙1

阮成偉就微微皺眉的道:「他該不會是把咱忘了?柳嫣你也是的,作為嫂子,你沒事多和他聯絡聯絡埃姚澤身份不簡單,能和他搞好關係,以後對我肯定有好處的。」

聽了阮成偉的抱怨,柳嫣心裡極其委屈,卻又不知該如何跟阮成偉說。

阮成偉見柳嫣低著頭悶不做聲,就微微搖頭,嘆息的道:「算了,過幾天我自己打個電話過去,什麼事情還是得靠自己1

「做飯吃,我餓了1阮成偉瞥了柳嫣一眼,然後起身朝著室走去,走到門口,他轉過身子,吩咐道:「飯好了叫我一聲,我先去眯一會,昨天加班太晚,這會瞌睡來了。」

柳嫣輕輕點了點頭答應一聲,見阮成偉將房門關上,她臉上閃過一絲悲傷,心裡有些難過起來,阮成偉現在越來越不在乎自己,和自己說話也不像以前那般溫和,就如同變了個人一般,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難道姚澤強迫和自己發生關係的那晚,他發現了?

想到這裡,柳嫣臉色變的極其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