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七十八章血光之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血光之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見姚澤一臉沉思的低下頭,米雪疑惑的推了推姚澤的胳膊,輕聲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剛才那老尼姑說的什麼意思?一副神神叨叨的樣子。」

「沒事1姚澤對著米雪搖頭輕笑了一下,此刻他心裡翻江倒海一般,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慌感瞬間襲來,「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難道自己的身份和這句詩有關。

對於自己的身世,姚澤從來沒有主動問過母親而母親也沒有主動對姚澤說過。

姚澤只記得從小和母親住在一起,在自己映像中只要王漢中這麼一個父親,他一直不願意提起心中隱藏著的那樁未解的心事。

但今天老尼姑的一番話讓姚澤深埋多年的身世秘密被彷彿要重見天r。

「姚澤你真沒事?」米雪見姚澤扔讓愣愣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於是輕輕蹙眉的問道。

「沒事,咱走吧1姚澤又朝著老尼姑離開的放向深深的望了一眼,才帶著米雪朝著張義預定好的飯店而去。

夜s慢慢降臨,華燈初上,姚澤將車子停好朝著大江南酒店走去,米雪跟在身後,猶豫的說道:「我真的去嘛?你們領導都在哪裡,我去了會不會不妥?1

姚澤見米雪微微蹙眉,就輕笑著道:「沒事的,那裡還有個女客人,正好由你陪著1

「你說那個女主持1見姚澤點頭,米雪就笑了笑,「好吧,我只是在銀屏上見過她,不知道她真人有沒有電視上好看,走,瞧瞧去。」

「……」

此時,在大江南的一個豪華包廂內,坐著三男一女,分別是房管局局長張義,電視台台長張國定、副台長林劍容和電台女主持杜佳穎。

坐在杜佳穎身邊身穿黑s西服的大胖子,抬手看了看腕錶,皺著眉頭對張義道:「這個姚局長譜也太大了點吧?讓我們所以人等他?!張局長我這個人忍耐是有限度的,他再不來我可走了1

張義尷尬的笑了笑,解釋的說道:「張台長真是抱歉,再等等,姚局長馬上就到。」

「哼1張國定不耐煩的輕哼一聲,旋即將臉轉向杜佳穎眯著小眼睛,笑眯眯的道:「佳穎啊,是不是等急了,如果不相等我們這就走,換個地方吃飯,我請1

杜佳穎不自然的笑了笑,輕聲說道:「張台長沒事,既然來了就再等等吧。」

話音剛落,房門被敲響,姚澤帶著米雪含笑的推開包廂的門走了進去,「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晚上路上有點認攣易苑A獎算是給大家賠罪。」

「你就是姚局長?」見姚澤點頭,張國定眯眼看了姚澤一眼,見他如此年輕,眼中稍露驚訝之s,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沉聲道:「姚局長讓我們這些人等你一個,才罰兩杯是不是少了點?」

姚澤一臉清風雲淡模樣的搖了搖頭,笑著道:「既然張台長這麼說,等會罰多少杯你說了算1

>」

張國定眼神不經意瞥到姚澤旁邊的米雪,頓時愣了一下,見米雪身材高挑衣著靚麗,便不由得多看了幾眼,眼中流露出一股貪婪之s。

此時杜佳穎也站了起來,朝著姚澤點頭笑了笑,算是打過招呼,不過姚澤卻從她臉上看出了一絲羞澀之意,應該是還記得自己昨天晚上主動獻身的事情。

要到這裡姚澤不由得感到好笑。

眾人就坐后,米雪挨在姚澤身邊坐下,輕聲在他耳畔嘀咕道:「姚澤,那個死老頭剛才盯著我看呢1

姚澤沒好氣的朝著她全身打量一番,低聲道:「又沒少塊肉,他願意盯讓他盯著就是1

「你……」米雪氣結,偷偷在下面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狠踩了姚澤腳背一下,頓時把姚澤踩的齜牙利嘴起來,「你太狠了點吧?」姚澤瞪著眼睛望著米雪,感覺額頭冷汗淋淋。

「誰讓你那麼惹人厭1米雪不理會姚澤氣憤的眼神,主動的湊到另一旁和杜佳穎聊起天來。

女服務員將眾人酒給滿上后,張義便笑著站了起來,舉起杯子倒:「來來,這第一個酒咱們一起幹了吧,張台長今天能給我面子賞臉吃個飯,我老張很高興啊,等會一定要親自敬你幾杯,這杯咱先一起喝了1

張國定站了起來,搖晃著肥碩的身子,表情淡然的道:「張局長喝這酒總得有個說法吧?怎能隨隨便便就這麼喝了?1

張義苦笑的道:「這說法當然是有的,咱先喝了這杯慢慢說。」

張國定點了點頭,仰頭把一小杯酒喝了下去,坐了下去后,看著姚澤不yn不陽的笑著道:「姚局長,剛才承諾的罰酒呢?」

姚澤將杯中的酒喝掉后,向服務員要來酒瓶擺在自己面前,然後看著張國定說道:「張台長,說吧,讓我罰多少杯?1

張國定說道:「這個我還真不能說,得看姚局長的誠意1

姚澤點了點頭,心裡暗罵張國定老王八蛋,一上來就整自己,不過姚澤臉s沒有表現自己的不滿,「既然張台長這麼說了,那麼這麼著吧,剛才這裡有四人等了我,那麼我就罰四杯酒,你覺得怎麼樣?」

「恩。姚局長果然是年輕爽快1

見張國定點頭,姚澤咬了咬牙,連續幹了四杯酒,一股濃烈的酒氣直衝嗓子眼,米雪見了就微微蹙眉的道:「喝那麼急幹嘛,吃點菜壓壓酒氣1說著話,米雪夾起一筷子青菜放進姚澤碗里,坐在米雪旁邊的杜佳穎本來也夾了一筷子菜,準備讓姚澤壓酒氣,見米雪一副關切的模樣看著姚澤,杜佳穎輕笑了一下,將菜放進了自己碗中,沉默的低頭吃菜。

酒喝到最後一直是張國定和張義對決,兩人酒量都很好,最後雙雙喝的亂醉如泥,就差鑽桌子底了。

姚澤雖然開始喝的有些太急,不過此刻倒是很清醒,剛才在酒桌上的一番話,姚澤大概的弄清楚了,這頓飯算是沒有白請,張國定雖然沒有馬上答應不再追究拆遷事故的事情,但是話中還是含蓄的表達了自己不再追究的態度。

姚澤有些納悶,以沈江銘給自己的信息來看,張國定不應該就這麼簡單的了結此事才對啊,難道裡面有其他什麼門道?

此時喝的有些上頭,心裡雖然疑惑但是姚澤也懶得再去想那麼多。

飯後,副台長見張國定喝的大醉,於是就帶著他率先離開,張義來吃飯前心裡有所準備肯定會喝醉,所以事先讓司機在酒店外侯著,喝完酒讓司機送他回家。

走到酒店大門口,姚澤見天s已晚便說送兩女回家,想起今天買的首飾還沒給杜佳穎,姚澤便拍了拍自己腦袋,趕緊從自己公文包里拿出飾品盒遞給杜佳穎,笑著道:「這個送給你1

杜佳穎本來滿懷心事的想著和自己老公離婚的事情,姚澤突然遞過來的飾品盒讓她詫異不已,不由的疑惑的問道:「你這是幹嘛?」

一旁的米雪搶著笑眯眯的回答道:「這是咱局一點小小心意,算是上次拆遷事情對你做出了傷害的小小補償吧。」

姚澤點了點頭,給禮盒放在杜佳穎手中,剛準備說話時,便看見不遠處猛的衝出幾個手拿棍棒的年輕人,朝自己狂奔而來,接著便是在米雪和杜佳穎的驚恐眼神中,自己毫無還手之力的被放倒在地,拳腳加上棍棒讓姚澤意識慢慢模糊起來,隱約間聽見身邊有女孩子的哭泣聲,沒過多久姚澤感覺自己視線里全是血紅,「難道自己就這麼死了」姚澤在心裡嘆息一聲,慢慢的意識變的薄弱起來……